返回

毒女手勾勾:美男跟着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章 用?不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倾倾身子不敢妄动,只觉得自己的小腿在不停的打颤,过了一会,师倾倾才颤颤巍巍的开口道:你你

    寒尊者向前了两步,将剑收回来,然后递到了师倾倾的面前,认真的说道:我说了你不会有事的。

    师倾倾低头一看,上面有着她自己的一根头发在剑尖处晃晃悠悠且萧瑟的飘荡着。

    一如她如今的心情。

    你刚刚是师倾倾颤颤巍巍的开口问道。

    寒尊者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向你证明我不会伤到你。

    看着师倾倾的脸色不太好,寒尊者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你若是还是觉得不放心,我可以

    放心放心,我放一百个心!

    不等寒尊者下面的话说完,师倾倾就立刻大声说道。

    娘嘞,头发丝还不够细,大哥你接下来打算弄我哪啊?我可玩不起啊!

    恩,那我们出发吧。寒尊者将剑收回剑鞘,对师倾倾淡淡说道。

    师倾倾立刻转身,兔子一般快速的跑过去把自己的小包袱背起来,乖巧的很。

    寒尊者大步流星走在前面,师倾倾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跑。

    要不就是说啊:有一些人吧,天生嘴巴就闲不住,在贴切且简略一点的形容呢,那就是——

    犯贱!

    师倾倾就是那种人。

    你看明明知道你旁边那个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而且一看不就是什么好人的人,你就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跑不就行了吗?

    可师倾倾呢?

    还没有半盏茶的时间,师倾倾就忘记了自己刚刚被吓得险些大小便失禁的事了,一边奋力追赶着寒尊者的步伐,一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你叫什么名字啊?

    好歹我也救了你的性命,你总不会小气到连名字都不告诉我吧?

    喂喂喂!你到底叫什么啊!

    寒尊者权当师倾倾的说话声是空气,脚下却是又加快了步子。

    暖暖的日光星星点点的照耀在身上,随着走动,映的脸庞也是光影斑驳。

    享受着暖暖的阳光,听着背后那女声叽叽喳喳的话语

    寒尊者唇角微不可见的勾起了一下,第一次,感觉,这日光,这女子,也不是那么讨厌啊。

    不走了不走了,我走不动了!师倾倾没有丝毫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树下,伸出袖子,使劲的给自己扇着。

    距离师倾倾有着十几丈的寒尊者听到师倾倾的话以后,回头望去,看到的就是师倾倾和放荡不拘的男子一般坐在地上。

    寒尊者停顿了一下,转身走向师倾倾的方向。

    起来。

    短短的两个字,却如同雪山之上的雪风一般,冰冷与清冷。

    师倾倾扭头撇嘴:不起!

    为何?

    没力气,走不动了,还有——师倾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扁嘴道:我饿了。

    寒尊者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午时左右。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娇娇滴滴的,想必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这酷暑天气可以走上一个上午也实属不易,再加上早上没有吃饭,饿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寒尊者说完这句话,身子已经瞬间飞出数丈远。

    哎哎哎!你别走啊!看到寒尊者的身影眨眼消失不见,师倾倾站起身,喊了几声,却没有得到半分回应,只好又坐回了原地。

    真是的,怎么说跑就跑了啊,好歹也要和我说一声做什么去了吧,真是没礼貌没素质的讨厌的家伙。

    师倾倾在哪里自言自语的说了半天,寒尊者还是没有回来,师倾倾有些坐不住了。

    丫的,那人不会扔下自己跑了吧。

    可是,把自己扔在这里,他的毒谁给他解啊?

    师倾倾伸长了脖子,左顾右盼,还是没有看到那一席黑衣。

    师倾倾低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都一个时辰了,人呢?

    我想,他估计不会回来了。一道阴森的声音突然响起。

    什么人?!师倾倾立刻抬起头,双拳攥在了一起。

    却发现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想藏匿一个人,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哈哈哈!小丫头,别看了,还是乖乖和我回去吧。这道声音话音一落,师倾倾就感觉自己肩膀一沉,转头,看到的就是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衣里的人。

    师倾倾的腿并没有受到控制,向后一踢,目标正是所有男人都最脆弱的地方。

    黑衣人没有想到师倾倾会来这么一小子,但也反应迅速,手搭在师倾倾的肩膀上,身子凌空而起。

    整个人的重量差不多都压在了师倾倾的肩膀上。

    师倾倾忍着疼,对着黑衣人,手一挥,一直藏在手中的药粉就飞向黑衣人。

    黑衣人根本就想不到师倾倾还有这招在等着他,虽然及时屏蔽了呼吸,但还是吸入了一些毒药。

    搭在师倾倾身上的手臂没有了力气的支撑,半空中的身子‘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师倾倾对自己制造出来的毒药还是很有自信的,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没有了之后,就知道自己没有危险了。

    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丫丫的,该死的混蛋,差点把她的肩膀都给压碎了。

    师倾倾恨恨的踢了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黑衣人。

    自己不过刚刚下山而已,也没有和谁结仇,更没有认识什么人啊,怎么会有人来抓自己。

    不对,还是有的。

    师倾倾想到了昨天的那群黑衣人。

    昨天的是黑衣人,今天还是黑衣人,而且,自己救下来的那个人还说什么没时间了,会不会,这个人和那些人是一伙,来杀自己救得那个黑衣人呢?

    没错!

    只有这一个可能性了。

    既然有人来抓自己了,而他那么久还没有回来,可以肯定,他肯定是被那群黑衣人给缠住了。

    师倾倾立刻呆不住了,拿起包袱就想赶去帮他。

    跑了两步,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走啊!

    目光又落在了昏迷不醒的那个黑衣人身上。

    手攥紧了一个青花瓷瓶。

    师倾倾的目光中中闪过挣扎。

    用这种药的话,这个黑衣人一个时辰后就会直接死亡,而在这一个时辰里,他会完全听从他一睁眼所看到的那个人的命令。

    说白了,也就是制造出来一个只能存活一个时辰的傀儡罢了。

    而这中药,都只是师倾倾无聊时研究出来的,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把这药用在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

    用?

    不用?

    手中的青花瓷瓶都要捏碎了,师倾倾的嘴唇也被自己咬的泛白。

    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师倾倾深呼吸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

    打开瓶子,倒出来一颗褐色的药丸,慢慢的走到黑衣人身边,蹲下身,师倾倾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自己这样,相当于杀了一个人啊!

    可是,自己不杀他,另外一人就是凶多吉少了。

    师倾倾闭上眼,将手心的药丸猛地送入黑衣人的喉咙中。

    脸色苍白!

    药的药效发挥的很快,黑衣人很快挣开双眼,一个翻身,单膝跪地,声音机械而平板:主人。

    事情已经做出来了,再后悔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师倾倾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了一些,说道:带我去你们今天要追杀的那个人那里。

    是。

    黑衣人单手环住师倾倾的腰,脚尖在树上连点,向东方飞去去。

    没过多久,师倾倾就听到了兵器交战的声响,鼻子也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一时之间,更加心乱如麻,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寒尊者没事,不然自己相当于白杀了一条性命。

    黑衣人大概是察觉到了师倾倾的焦虑,身形更快了一些,很快就来到了两方交战的地方。

    地上躺了十几具尸体,空气里只有着刺鼻的师倾倾强压着不适,对黑衣人吩咐道:我们去他身边。

    伸出手,指向被一群黑衣人围攻在一起的寒尊者。

    是。

    黑衣人杀入包围圈中,和寒尊者可以说是里应外合,在加上师倾倾在一旁有着毒药压阵,短短一下的时间,地上又多了五六具黑衣人的尸体。

    一下子损失了五六人,领头的黑衣人立刻一挥手,有七八名黑衣人就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师倾倾两人包围在了一起,而其他的十来个黑衣人继续围攻着师倾倾。

    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去半空?因为护着师倾倾的缘故,这个黑衣人的身上已经多了七八处伤痕。

    可以。黑衣人将师倾倾的身体用力一托,然后不顾身旁的刀剑,带着师倾倾飞到半空。

    同一时间,这个黑衣人身上血流如注。

    因为放弃了护体,所以身上眨眼间中了五六刀。

    师倾倾并没有看到,她现在全部的精力都落在了地面。

    两方分散,自己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两边的人全部放倒,而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这可怎么办?

    师倾倾忍不住伸手挠了一下头,却碰到了一根冰凉的发簪。

    有了!</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