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女手勾勾:美男跟着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有何目的?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将寒尊者扔到树下,师倾倾一手叉腰,一手扶着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呼!好累。

    这人看上去不怎么重,怎么实际上却那么沉啊!

    休息了一会,师倾倾起身去找了几片大树叶,放在溪水里洗干净,然后捧了些水,一点一点喂着寒尊者喝了下去。

    寒尊者坐在地下,后背靠着树,一动不动的任由师倾倾折腾。

    师倾倾从身上摸出来了自己制作出来的可以暂缓毒性的药丸,喂着寒尊者吃下,然后无聊的蹲在寒尊者对面的位置,看着从头到脚都被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来一双眼的寒尊者,心里头猫抓似的痒。

    怎么办怎么办?好像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啊,真的好想看看啊,怎么办啊?

    按照自己看的那些话本子,这个时候自己遇到的要不就是一个绝世美男,要不就是一个貌不惊人的男子,要不就是一个丑的没法见人的人。

    怎么办?真的好想看!

    自己到底是看还是看呢,哎呀呀!好纠结啊!

    师倾倾在纠结了足足一分钟后,果断的伸出揭下了寒尊者的面纱。

    里面露出来的‘脸’彻底让师倾倾傻眼了。

    没有绝世美男!

    没有貌不惊人!

    没有丑得无法见人!

    因为里面的那张脸

    卧槽!竟然还有一张鬼脸面具,而且看起来还不是自己可以拿的下来的。

    好坑爹啊,有木有。

    谁能想象的出来,那种一个绝世大秘密你终于可以发现了,结果最后却是满满的失望。

    把你一颗本来就玻璃的心彻底给打的支离破碎啊!

    师倾倾恨恨的将面纱扔到了地下。

    讨厌啊!

    不就是一张脸吗?

    脸不就是让人看得吗?

    你怎么遮起来对得起你那张脸吗?

    寒尊者眼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然后慢慢地张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女子背对着自己,好似在发泄怒气。

    寒尊者微微动了动身子,感觉胸口处没有之前的灼痛感,好受了很多。

    微微蹩起了眉头。

    自己这毒是幽都的人亲自下的,一直以来无人可解,平日里就一直发作,尤其是月圆之夜发作的最为厉害。

    可如今,虽然说胸口的疼痛感还在,但比起之前,无疑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你救了我!明明是一句疑问,但从寒尊者口中说出,但就是十足的肯定。

    咦?听到寒尊者的声音,师倾倾不敢相信的回头,就看到寒尊者倚在树下,身形分外清冷。

    师倾倾忍不住啧啧称奇:看不出来啊,你竟然可以这么快就醒了,我以为你至少也要二三个时辰才可以醒过来呢。

    寒尊者默不作声。

    师倾倾也不觉的尴尬,自顾自的在寒尊者面前蹲下身,熟练的将手指搭在寒尊者的脉搏上。

    寒尊者在师倾倾的手指伸上他手腕的那一刻,手腕发力,一把扣住师倾倾的手腕。

    痛痛痛!师倾倾立刻惨叫起来:快放手啊!

    寒尊者依旧单手扣住师倾倾的手腕,力道不减半分:你是什么人?

    当然是救了你的人啊!你快放手啊!

    什么人啊?自己好心给他把脉,他竟然这样对待自己!

    我知道。寒尊者低下头,目光犹如锋利的利刃,刺入师倾倾的眼睛里:我说的是,你接近我,受谁所托?有何目的?

    喂!师倾倾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气愤的说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好心救了你,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你还这样对待我,有没有良心啊你?

    寒尊者嗤笑一声,道:良心?那是什么东西?

    师倾倾:算你狠!

    你先放开我。

    寒尊者在扣住师倾倾的脉门以后,就知道她没有武功,所以,十分配合的松开了禁锢师倾倾的手。

    师倾倾一得到只有,就迫不及待的挽起袖子一看,就发现自己的手腕处一圈青紫。

    心疼的揉了揉自己手腕,没好气的瞪了寒尊者一眼。

    你是什么人?有何目的?

    师倾倾翻白眼,有些无力的说道:我就一普普通通的弱女子而已,遇到大侠你,纯属意外,哪来的什么目的啊?

    是吗?寒尊者不相信的反问道。

    你说呢?师倾倾没好气的回道。

    寒尊者审视的瞥了师倾倾一眼,然后收回目光,道:暂且信你。

    喂喂喂!

    什么叫做暂且信我?

    我又不是杀手又不是什么的,犯得着要你的命吗?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大女子之腹,哼!

    师倾倾不想理他,很不想理他!

    但是她不理寒尊者,寒尊者却和她说起话来了。

    我的毒,你,可有,办法?短短几个字,寒尊者却是停顿了数次。

    师倾倾心底冷哼,刚刚怕我杀你,现在又想让我救你了吗?

    哼!告诉你:

    没门!

    师倾倾硬邦邦的回道:没有!

    哦。寒尊者轻轻答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言语,靠在树上,闭目养神起来。

    气鼓鼓的等着寒尊者来给自己认错的师倾倾,等啊等,等啊等,身后的人却出了一开始的一句哦以外,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回头一看,人家正靠在树上,休息去了。

    我去!

    不带这样的啊!

    师倾倾深呼吸然后在深呼吸,三分钟后,师倾倾怒道:你不要我救你吗?

    你不是说你救不了吗?

    大哥,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玩笑话气话?师倾倾感觉自己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真的好无力啊。

    寒尊者却是睁开眼,想了想,然后认真的摇了摇头,肯定的回答道:不知道。

    师倾倾无语了,半天才从嘴里憋出来了一句:你赢了。

    你身上的毒,中的时间太久了,毒性也很霸道,要不是你武功高强,意志力也比常人坚强很多,只怕你也活不到现在。

    师倾倾继续道:这种毒,我虽然从未见过,但可以解开他我还是有六成把握的。

    六成?寒尊者重复一遍。

    师倾倾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以我的医术,这个概率实在是

    太低了。

    这三个字师倾倾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就被寒尊者打断:很高了。

    可是我觉得这个很低啊,要不你在等等,等我在研究一下,再给你解毒,到时候至少也增加两成的把握。

    寒尊者拒绝了师倾倾的这一番好意,道:可是我等不及了,别说六成,就算只有一成的把握,我也会一试!

    声音坚定,不容置喙!

    你!你这人,多两成活命的几率为什么不要啊。师倾倾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寒尊者垂下双眸,低声道:时间,容不得我等。

    再抬起头的时候,声音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师倾倾没好气的说道:再快也要先离开这个鬼林子啊,药材还有工具我现在都没有,怎么开始?

    哼,你别听我的话啊,到时候我就说这个药材不好,那个药材不够,拖时间的话,我师倾倾可是一把好手呢!

    寒尊者看了看天色,即将就要黑透了,自己一人自是没有问题可加上这个女子

    罢了,反正也不差这一晚的时间。

    寒尊者主意打定,道:那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

    好啊。同样心中主意打定的师倾倾也自然是欣然同意。

    第二日天不过才蒙蒙亮,师倾倾就被寒尊者叫了起来。

    寒尊者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时刻可以感觉到自己背后始终有一道视线在紧紧的追随自己,如影随形,让一向敏感的他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有些受不了身后人的目光,寒尊者转身,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总是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师倾倾不说话,抿着唇,依旧狠狠的瞪着寒尊者。

    寒尊者有些头痛,突然觉得自己以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一句话,说的是:女子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

    如今想来,倒也还真是古人诚不欺我也。

    你想做什么?

    师倾倾依旧不说话。

    寒尊者本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也很少和人说话,一般这种情况他的反应是——

    要不然他潇洒离去。

    要不然那人血溅三尺。

    两人的东西本来都没有多少,短短几分钟,寒尊者就已经准备妥当,可师倾倾还是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依旧直勾勾的看着她。

    寒尊者扭头,淡淡道:我们出发吧。

    出发出发!出发什么啊!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武功高强就可以随意的恣意妄为了,信不信我一挥手毒死你!师倾倾突然毫无预兆的爆发了。

    寒尊者:

    至于如此吗?不过就是叫你起床而已。

    有你那样叫人起床的啊,直接把你的剑往别人的脖子上一放,本姑娘还是二八大好年华呢,还没活够呢,你怎么可以

    你不会有事的。寒尊者声音不起波澜,但却充满肯定。

    你怎么知道?师倾倾依旧怒气冲冲。

    寒尊者不说话,只是默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剑,然后手轻轻一用力,利剑‘锵’的一声瞬间出鞘。

    ‘唰’的一声破空的声音。</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