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女手勾勾:美男跟着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下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

    清晨的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稀疏不一的落叶,在照耀到树下的时候,只余下斑斑驳驳的光影。

    树林的环境静谧而安详,可那一声石破天惊的惨叫声明显的破坏了这种氛围。

    师倾倾惊恐且不敢置信的看着四周到处都是野草和参天大树的环境。

    自己一觉起来,怎么就这样了?

    师倾倾回忆了一下昨天。

    她记得昨天是自己十六岁的生辰,一向懒惰的师傅破天荒的给自己做了一大桌子山珍海味,还灌了自己不少酒,然后,自己就睡过去了

    师傅再怎么样也不会狠心到把自己扔到这种深山老林的地方来喂狼吧

    可要不是师傅,自己怎么会醒来就在这里,自己又没有梦游的好习惯啊!

    昨夜喝了太多的酒,再加上一睁眼就是这样的情况,师倾倾头痛的抬起手臂打算揉揉眉心。

    一抬手,就看到了一张纸张悠悠的向地下飘落。

    师倾倾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打开一看,险些鼻子都给气歪了。

    没错!

    这张纸就是师倾倾那个无良师傅留下来的。

    上面只有寥寥几笔,写的大概意思就是:

    师倾倾也已经成年了,该下山历练历练了,因为她舍不得师徒两人分别的场景,所以就把师倾倾灌醉,扔到这了。

    师倾倾看完以后,直起身子,单手叉腰,破口大骂起来。

    丫的,合着你舍不得师徒分离的场景,舍得把徒弟扔下山去喂狼啊!!!

    如果可以,师倾倾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去去找自己那个混蛋师傅算账去,可惜,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处深山老林里面,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算账都找不到人啊!

    幸好,自己那个师傅还有一点良知,给自己了两套换洗衣服还有吃的。

    师倾倾认命的拎起了自己脚下的小包袱,拍了拍上面的泥土。

    师倾倾觉得,自己应该是站在山坡上,十分不屑的对自己师傅吼一嗓子:哼!不就是下山历练吗?看我回来的时候不亮瞎你的眼!

    可是,这深山老林里别说山坡了,就连土堆都没有一个。

    但是师倾倾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来那么一嗓子,才显得自己走的潇洒至极,而不是狼狈的被自己师傅给扔下山了。

    幸好身边还有树,师倾倾干脆三下并作两下的‘蹭蹭’爬上了树,站得高看得远不是,师倾倾这一站,顿时感觉豪气顿生,随便对着一个方向大喊道:我!师倾倾!一定会回来的!啊啊啊!!!

    最后那连串啊啊啊!却是豪气太大了,树枝都承受不住师倾倾释放出来的气势了,然后,师倾倾十分不幸的啪!的掉下去了。

    师倾倾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不咋地,在这个鬼林子里饶了半天了,还是找不到出口,到处都是树,她一个人在这树林里走,感觉好像进了鬼林子。

    呜呜呜呜救命啊!等到晚上要是还出不去,她可怎么办啊!

    师倾倾一想到晚上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鬼林子的场景,就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加快了脚步,认准一个方向拼命赶路。

    哐当当!

    一阵兵器交锋的声音突然想起来,让脚下好像安装了风火轮的师倾倾瞬间停下脚步。

    声音是从左面传过来的,师倾倾站在原地,纠结的想着,自己是过去呢,还是不过去啊?

    过去的话,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个带自己走出这个鬼林子的人呢,可万一他们杀红了眼,不分敌我,乱砍一通,自己岂不是小命难保?

    可要是不过去,自己要是天黑还走不出去的话

    算了,反正都有危险,两权相害取其轻,去看!

    大不了自己躲远一点就是了。

    师倾倾立刻行动起来,身子半弓,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什么响声的走到了传来声音的地方。

    没走两步,师倾倾就看到了打斗的场景。

    是一群黑衣人围攻一个黑衣人。

    师倾倾很奇怪他们究竟是怎么分出来敌我的,就不怕砍到自己人吗?

    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只是在切磋而已。

    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请他们带上自己了,也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了。

    师倾倾的一张脸瞬间笑成了菊花。

    唰的站起身子,师倾倾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挥着手,喊道:哎!

    师倾倾下面的话在看到一个黑衣人手中利剑毫不留情,挥向另一个黑衣人的脖颈处,然后一颗大好头颅高高飞起,猩红色的鲜血喷洒而出是,彻底卡在喉咙里,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妈呀!!!

    怎么会这样,切磋也不是这么一个切磋发啊!

    难不成他们其实不是一伙人,看那人出手毫不留情,要是给自己一剑,自己应该不会那么疼吧。

    可是,呜呜呜,她还没有活够啊。

    师傅,救命啊!

    师倾倾很想拔腿就跑,可一动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力量,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享受’着被她刚刚那一嗓子吸引过来的黑衣人的目光。

    我,我就是一个路过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呜呜呜,别杀我。

    师倾倾十分没有骨气的求起饶来。

    哼。一个黑衣人冷哼一声,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一道寒光闪现,‘嗖’的冲向了师倾倾。

    师倾倾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那枚毒镖飞向自己,忘记了做出任何反应,就在师倾倾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要在劫难逃的时候——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

    发出毒镖的黑衣人怒目望向发出飞镖打落他的毒镖的黑衣人,不敢置信且讥讽的说道:怎么,寒尊者也有了仁心不成?

    被称呼为寒尊者的黑衣人淡淡道:放她走。

    哼,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黑衣人冷喝道,同时,做出了一个手势,他身后的黑衣人立刻就将寒尊者包围在了中间,而他则手持利剑,刺向师倾倾。

    好在师倾倾经过了一下缓冲,回过来了点神,堪堪躲过了黑衣人的这一剑。

    被围在中间的寒尊者听到了师倾倾的喊声,眼角余光撇过师倾倾的方向,运起内力,突破了黑衣人的包围圈,落到师倾倾的身边。

    恰恰好,为师倾倾挡住了即将挥向她脖颈的一剑。

    两把利剑悬在脖子上,师倾倾感觉自己现在的现在真是生不如死。

    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这两位大哥拿剑的手都要稳当一点啊,可别一个不小心就送她去见了阎王。

    寒尊者和黑衣人各自手持利剑,架在师倾倾的脖子上,两人四目相对,噼里啪啦的闪耀出了无数的火花。

    师倾倾见两人半天都没有动作,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提议道:那个,你们可不可以先把你们的武器拿开一点点,在交战啊?

    一片沉默。

    师倾倾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忽视,但是,这两尊大神,自己都惹不起啊,他们只要轻轻一动,自己就可以找阎王去聊天去了,所以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呆着不动比较好。

    沉默了半天,要不是脖子上有两把剑的存在,师倾倾觉得自己都可以无聊的睡着的时候,黑衣人率先开口了:

    你当真决定背叛幽都?

    我从未说过我是幽都的人,谈何背叛?寒尊者嗓音清冷。

    黑衣人不死心,再次问道:你确定?你一旦背叛幽都,等待你的就将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寒尊者目光淡淡:你觉得,我会怕吗?

    你!黑衣人气急。

    寒尊者手上用力,将黑衣人的长剑自师倾倾的脖颈上打落,清冷开口:共事一场,我也不愿杀你们,你们走吧。

    师倾倾看着地上五六具尸体,很想破口大骂:

    卧槽,你这还叫不愿意杀人,你要是愿意杀起来,要杀多少人啊!

    黑衣人也知道自己这些人不是寒尊者的对手,愤愤收回长剑,撂下了一句狠话: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然后飞身离去,其余的黑衣人也紧随着离去。

    寒尊者站在师倾倾身前,一动不动,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就在师倾倾觉得这人是不是入定了的时候,寒尊者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身子随后也滑落在地,手中的利剑没有了力量,也‘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喂喂喂!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喂!师倾倾蹲下身子,轻轻拍着他的脸,但他却躺在地下,一动不动。

    师倾倾伸手搭上他的脉搏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喃喃道:好厉害的毒。

    看着昏迷在地的寒尊者,再看看自己身后那些尸体,师倾倾感觉自己有点反胃。

    师倾倾一刻也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将寒尊者扶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费力的带着他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去。

    师倾倾这个路痴的运气终于好了一点,这一次走了没多久,就来到了一条小溪的边上。</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