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末开封一秀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青田道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明崇祯九年,皇太极在沈阳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同年,起义军首领闯王高迎祥战败被杀,李自成代为闯王。

    夏日、午后。

    窗外的小池塘里,蝉鸣蛙叫声不绝于耳。

    窗内的书案前,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正在提笔作画。

    他画的是一幅仕女图,画中少女双十年华,乘着小船游湖赏荷。一袭淡粉色衣裙,满池荷花都无颜与她媲美。容貌清丽,脸上淡施粉黛,肤若凝脂,眉如新月,眸含秋水,菱形唇瓣,颈项纤细修长如天鹅,手如柔荑真个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恐怕相比洛神也不惶多让。

    而这作画的男子长的却也俊美不凡。他身上一袭白色道袍,眉目清朗,温润如玉,脸色略显苍白,嘴角轻扬,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此人,便是李修文。只是此修文非彼修文,此修文现在拥有两世记忆。准确的说,他来自三百多年后,本是个刚刚步入的小职员,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他叫杨元吉,24岁,刚刚大学毕业步入社会,进入了一家本地有名的公司,做最底层的业务员。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希望能透过自己的努力,打拼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他很努力的学习着在学校里所不曾接触过的知识,日夜不辍。有时候他也会怀疑,那么多年的大学所学到的知识,到底对现在的自己有什么用处。难道只是为了拿那个小小的证件,寻求一块敲门砖吗?

    在一次意外落水昏迷后,醒来时就发现眼前的环境,和自己原先身处的那个时代有所不同。古老的房子,木制的家具,古典的装饰,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预示着这不是21世纪!

    刚刚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呃,没有知觉?原来我真的是在做梦!咦,不对呀,他又掐了掐自己苍白的小脸,疼!我真的穿越了?!!原以为穿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小说家们的而已。瞎编乱造,各种胡扯,怎么可能会有穿越这种奇怪的事情,完全不能理解!可是,这一刻的经历,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真的真的,千真万确地穿越了!比珍珠还真!

    他震惊了!怔了怔,一股纷乱的记忆向他脑海里席卷而来李家长子,李修文,字衡之,开封府诸生,年方弱冠,文采不凡

    他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明朝崇祯九年,占据了李修文的身体,继承了他的一切,成为一个富家少爷。现在自己就这么离开,离开了那个生活过二十多年的地方,父母一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非常的伤心吧?唉,真想念他们,可惜,却回不去了。

    如今他来到这里有几天了。在这个没有电脑、手机、电视等高科技产品的时代,便只能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为伴了。

    李家家境殷实。李修文的父亲,名叫李鸿深,是开封府有名的商贾。李家经营有店铺、作坊、采石场等产业。李鸿深妻子早亡,多年来一直没有续弦。李修文还有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弟弟,李修德。以及一个年方十五的妹妹,李明珊。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原先的李修文身中寒疾,身体羸弱多病。且因病导致下身瘫痪,出入都要坐在轮椅上,出门都要书童跟着。这两年来药石不断,身体却每况愈下,在这炎炎夏日,他都觉得寒凉无比。终日感到疲劳,容易昏睡。

    此时,李修文正在给画作着色。

    却听门外有女子轻喚“大哥,大哥,门外有个道士上门!”

    随着话落,只见一及笄少女跨门而入。少女身上穿着一袭荷叶色的衣裙,瓜子脸、柳叶眉、嘴唇小巧如樱桃,眼睛清澈明亮,眸子转动间透出一股机灵的味道。她的脚步轻快,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青春的气息。她便是李修文的妹妹,李家三小姐,李明珊。

    “哦?道士?道士上门找谁?”李修文清秀的眉毛一挑,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出声问道。

    “是啊,像是找大哥你的咦,这是谁家小姐?”

    李明珊说着,劈手就夺过了画卷,品头论足的观赏了起来“唔纤腰跷臀,倒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我也不知是哪家小姐,只是前日游湖偶然所遇。你说有道长上门?”

    李修文摇头苦笑,这妹妹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当然,放在现在来讲,确实还没成年呢。

    “不认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对人家一见钟情,念念不忘了吧?嘻嘻。”

    李明珊俏皮的眨眨眼,取笑自己的兄长,却自动忽略了他后边的问题。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呈现出两个小酒窝,样子甜美可爱。

    “别闹,那道长还在门外么?”

    李修文说着,对旁边的书童吩咐“李东,去请道长进来。”

    “是,少爷。”李东应了声便出去了。

    要会见客人,李明珊就回避了。李修文继续完成画卷,在右上方题上了一句词“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下书李衡之,并钤盖印章。如此,一幅赏荷仕女图便完成了。

    这时,李东已经从外边,把李明珊说的那位道士带过来了。李东走到门口便停下,只把那道士请了进来。

    李修文转身,只见那道长身穿一袭青色道袍,两鬓有些稀疏的白发,面相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的年纪。不过他的眉目有神,目光深邃中透着睿智。

    李修文请他入座,丫鬟巧云奉上香茗便退了下去。

    “道长如何称呼?今日所为何来?”李修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笑出声。

    那道长笑道“贫道姓刘名基,字伯温,号青田。”

    “啊!你竟是刘伯温?”

    李修文惊讶不已,当场便有些失态,差点打翻手里的茶杯。这也难怪,刘伯温是明朝开国元勋,到现在都多少年了,他居然还活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道士,任谁都难以想象,他是活了几百岁的老妖怪。

    “正是,贫道今日为你而来。”刘伯温对他的失态并不感到奇怪。

    “为我而来?道长,好像我没见过你吧?”李修文听了纳罕不已。

    “是,又不是。”

    不等李修文发问,刘伯温便接着道“贫道路过此地,感应到天机的气息,是以才会找上你,现在见了你,便知我所料不差。”

    “哦?什么天机?”

    李修文暗自心惊,这老道不会知道我是穿越来的吧?

    “可否告诉贫道,你如何来到这里?”

    刘伯温又丢下一颗重磅炸弹,眼睛盯着李修文的眼睛,捕捉他的每一个眼神变化。

    李修文自知瞒不过这老道,便也没有否认,简单地给他讲了自己的离奇经历,对于自己如何到来,他却无法说清楚。

    “唉!贫道苦修多年,一直无法参透天机。罢了罢了”

    刘伯温脸上略带失望的神色,接着又对他说道“不过,贫道或许能治好你的寒疾。”

    “道长所言当真?”

    “当真!”

    “如此,拜托道长了。只要能让在下痊愈,我李家必有重谢!”

    李修文拱手作了个揖,激动不已。两年前,李修文考上了秀才后,突然昏迷,开始并不重视,只当是过度疲劳所致。后来身体每况愈下,才找大夫看病,大夫们确诊为寒症,却又都束手无策。后来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四处寻医而无果,也因此耽搁了科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