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孽子 > 《大唐孽子》正文 第1297章 被拯救的鲸鱼
    萧府之中,萧瑀难得的回府之后就把萧锴叫到了跟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已经上了年纪的萧瑀,身体已经开始变差。

    不过面对这个不断变化的形势,却是一直都保持还算清醒的认识。

    “大郎,这个煤油灯,你觉得好用不?”

    虽然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完全的暗下来,但是萧府的不少房间已经点起了煤油灯。

    萧家作为南朝皇族,又是隋朝的后族,底蕴自然非常的深厚。

    他们不仅有仅次于楚王府的造船作坊,跟人合作的平安贸易也发展的非常不错。

    甚至在登州和蒲罗中,萧家的捕鲸队伍也是规模排名前列的。

    “阿耶,这个煤油灯制作的非常精美,特别是直接使用了玻璃作为灯罩,几乎可以不受大风影响,比鲸油蜡烛要好用很多。”

    萧锴实事求是的将自己的体会说了出来。

    “照明这个东西,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必不可缺的,配合着打火机,这个煤油灯的前途非常广大。

    但是煤油灯的前途广大了,就意味着鲸油蜡烛的前途要受到影响了,你有什么考虑?”

    虽然萧瑀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不过他还是想要听一听萧锴的想法。

    毕竟,萧家将来是要交到萧锴手中的。

    “煤油灯虽然前途广大,但是想要取代鲸油蜡烛,应该也是很难的。不说鲸油蜡烛的卖相要更好,就是现在的煤油灯价格,也要比鲸油蜡烛高上不少吧?”

    萧锴思索了一会之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过,很显然这个答案让萧瑀有点失望。

    “没错,现在的煤油灯,随随便便都要一两贯钱,不是普通百姓买得起的。

    但是这是因为煤油灯外面的灯罩和灯座制作的特别精美,如果只是单纯的购买煤油的话,几文钱就能买到一斤,而一斤煤油,普通人家就是用上一个月也用不完吧?”

    萧瑀这么一说,萧锴立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您的意思是说,以后楚王府会重点推销煤油,而不是煤油灯?

    楚王殿下想让普通百姓也能用上煤油灯?”

    “这几乎是必然的事情!楚王殿下做事,你一定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猜测他的动机。

    只是单纯的售卖一些煤油灯来挣钱,绝对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你没有注意到,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已经有一些其他的作坊表示自己也能生产煤油灯了吗?

    楚王府对这样的行为,不仅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似乎还在暗暗支持。

    因为所有生产这些煤油灯的商家,都是从观狮山书院火油研究所购买的煤油。

    煤油,才是楚王殿下在意的东西。”

    见识多了各种各样场面的萧瑀,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要是李宽在这里的话,估计会忍不住给他点一个赞。

    姜还是老的辣啊。

    “可是这个煤油现在一斤只要几文钱,能挣什么钱呢?”

    相比几贯钱一盏的煤油灯,煤油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

    在萧锴看来,这么低的价格,楚王府是挣不到什么钱的。

    “如果只是有几户人家使用,那自然是挣不到什么钱。别说挣钱,楚王殿下肯定还要亏钱。

    但是如果整个大唐,家家户户都使用煤油灯呢?哪怕是楚王殿下从每户人家一年挣个几文钱,一年下来,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最关键是这样的收益,是每年都有的,并且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

    几文钱一斤的煤油,鲸油蜡烛能够比得过吗?”

    萧瑀绕了一圈,把话题重新落到了鲸油蜡烛上面。

    没办法,鲸油蜡烛如今是萧家最来钱的三个产业之一。

    虽然煤油办法跟平安贸易的锡矿’那样躺着挣钱,但是也算是来钱比较轻松的了。

    毕竟这个年代的渔业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

    萧家自己就有造船作坊,捕鲸队的规模,更是一年比一年大。

    甚至在函馆港那边,如今都有了萧家的船队。

    “如果真的像是您说的这样发展下去,鲸油蜡烛还真的有麻烦了。不过这应该有一个过程,不会立马下滑。”

    “是有一个过程,但是这个过程,很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快。虽然鲸油蜡烛的降价,可以缓解这一个进程,但是一旦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大家出海捕鲸鱼的热情就会下降,到时候煤油灯代替鲸油蜡烛,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毕竟人家火油是从地下面不断冒出来的,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可是出海捕鲸鱼,那是需要购买船只,冒着巨大风险的。”

    “那……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现在开始就要削减捕鲸队的规模呢?”

    萧锴有点不舍的问道。

    捕鲸业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比较成熟了。

    不管是鲸油还是鲸鱼肉,亦或是鲸鱼的皮和骨架,都能找到它们自己的用途。

    售卖一只鲸鱼,能够获得的利益还真是不少呢。

    “削减捕鲸队伍的规模,这是必然的事情。只不过这个动作可以不用那么的迅速,毕竟鲸油的需求,不是立马下滑的。

    鲸油除了用来制作鲸油蜡烛,也是四轮马车和自行车上的润滑油,需求还是在的。

    不过,捕鲸鱼的收益,肯定是下降的,我们一方面要把船队转向海鱼捕捉,一方面要跟在楚王府后面,看看能不能找到火油矿藏。”

    萧瑀做事,自然不会那极端。

    “这个好办,我前几天收到倭国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倭国北部的函馆港外面,有着非常巨大的渔场,那里的渔业资源之丰富,简直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我觉得家里可以把登州那边的一部分作坊和船只调派到函馆港那边。

    与此同时,以函馆港为据点,我们也可以考虑进入北美洲,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机会。

    至于寻找火油矿藏,这个可能一时半刻不一定会有结果呢。”

    萧锴自然知道李耿的船队在探索北太平洋的航线。

    一旦成功,那么以后去北美洲就会变得方便很多。

    “哪怕是一时半刻没有结果,我们也要努力。大不了就从观狮山书院多找几个学员加入到探矿的队伍之中,反正也花费不了多少钱财。”

    萧瑀这个决定,让萧家一直都能跟随者时代的步伐而动,不至于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