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何日请长缨》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要动真格的
    一项政策,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就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了,王柄森对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枫铺镇机床造假,在非洲闹出了事情,如果仅仅是当成一个市场行为去看待,临机集团自己找宝南当地的工商部门来解决就可以了。就算担心宝南省搞地方保护,不愿意处理那些涉事企业,以临机集团的地位,在高层找人说句话,打个招呼,也不愁收拾不了几家镇上的小企业。

    但现在,来的却是大腕教授王梓杰,而且声称是领导派他来的,这就意味着国家是要拿枫铺镇做一个典型,狠狠地煞一下这种坑害国外用户的风气。国家搞的一带一路倡议,是百年大计,绝不容许有人为了短期利益而损害这个长远战略。

    悟出这一点,王柄森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这是他将功折罪的机会。

    “胡主任,通知所有的班子成员到镇政府来开会,人到了之后,所有手机都要上交,镇政府的人员不得外出。”

    王柄森当机立断地向胡秋下达了命令。在他说完这些之后,他偷眼看了一下那位张宇处长,发现对方脸上有一缕微不可察的笑意,这笑意让王柄森不禁有些后怕。

    幸好自己反应得快……

    镇里的一干干部迅速地到齐了。胡秋挨个地收缴着大家的手机,大家略微有些意外,但也没提出什么质疑。镇上过去也搞过几次这样的行动,也是同样的程序。大家更多的只是好奇这一回要做什么而已。

    “咱们枫铺镇,从干部到普通群众,长期以来一直存在政治意识、法律意识不强的问题,发生过好几次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虽然每一次我们都对这样的事件进行了打击,但打击力度不够,对违法分子缺乏震慑力,造成违法现象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危及到了国家的整体战略,到了不得不出重手打击的时候了。”

    王柄森一张嘴,便是上纲上线,让参会的所有镇干部都觉得心中一凛。有人开始注意到,在王柄森身边,还坐着几位气度不凡的陌生人,一看就是从“上头”下来的大员。看起来,这件事还真的很严重了。

    接下来,王柄森便把枫铺机床在非洲惹出的麻烦向众人介绍了一遍,具体的细节他倒反而是不用说得太清楚的,因为干部们大多也都知道一些。他重点讲的,是这件事造成的恶劣影响,把刚才唐子风、王梓杰说的那些大道理又加了一些作料,重油重盐地复述了一遍。

    “镇长,这件事……,我觉得也没那么严重吧?就咱们那几家私人小企业,怎么就会影响到国家的战略了?”

    有人提出质疑了。众人都知道,此人的大舅子就是一家造假机床企业的老板,至于他自己有没有在企业里参股,那就是呵呵的事情了。

    王柄森冷冷一笑,对那人说道:“老刘,这件事情,国家已经定性了,严重不严重,不是你一个经管服务中心主任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这个镇长说了算的。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人民大学的王梓杰教授,他是给中央领导讲过课的,这一次也是受中央领导的指派专门到枫铺镇来督办此事的。

    “我告诉大家,这件事情,性质非常恶劣,影响非常坏,涉事人员必须依法得到严厉的处罚。在座的各位,如果敢向涉事人员通风报信,敢为他们充当保护伞,也必将受到党纪政纪和国法的严惩,我希望大家不要自误。”

    一席话说出来,眼见着现场有那么几位的脸就变成青色了,再没人敢提出什么质疑。

    “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全镇的涉事企业一共有34家,在座的干部划片包干,一家也不能放过。首先,要控制住企业经营者,包括他们的家人。其次,要控制住他们的厂子和家,避免他们转移财产。

    “临机集团的唐总为我们带来了这些企业在非洲销售劣质假冒机床造成损失的详细资料,还有用户索赔的文件。因为这些机床冒用国内知名企业的品牌,对这些企业的声誉造成了影响,这些企业也提出了赔偿要求。

    “这一次,我们要让这些涉事企业彻底赔偿他们造成的损失,哪怕让他们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如果不能让这些造假者受到真正的惩罚,他们未来还会继续违法,而且也不足以威慑其他潜在的造假者。

    “总之,一句话,这一次我们要动真格的。”

    镇政府办事,还真有些雷厉风行的作风。王柄森一声令下,由机关干部、派出所民警和民兵组成的执法队伍便分头奔向了各家涉事企业以及经营者的家。没等这些小老板们反应过来,他们以及家人已经被严格监控起来,工厂和汽车都被贴上了封条,家里的财产也被盯着,让他们来不及转移。

    镇干部中间,倒还真的出了两个要钱不要命的,趁着别人不注意的工夫,偷着给自己的涉事亲戚发了消息,让他们立即卷款出逃。谁曾想,这些出逃的小老板刚到镇口,就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警察给截住了,据目击者称,这些警察的普通话很标准,一听就知道不是宝南本地的。

    果然……

    王柄森在得到消息之后,背心又出了一层透汗。

    合着人家到枫铺镇来的时候,就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只看枫铺镇是不是识时务。如果他这个镇长哼哼哈哈不予配合,甚至暗中鼓动村民反抗,那么现在被按住的就不是那两个给涉事老板通风报信的倒霉蛋,而是他这个镇长了。

    镇上的其他干部,反应比王柄森稍慢一拍,但经人点醒后,也都吓出了个好歹。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心存侥幸了,只想着如何配合国家意志,把自己这个反面典型做好。

    取缔制假企业!

    没收全部非法所得!

    赔偿用户损失和国内大品牌的声誉损失!

    承担所有相关费用!

    罚款!

    一条条处罚决定迅速地做出了。

    在王梓杰的提醒下,王柄森没有忘记为每一项决定找到相应的法律依据。王梓杰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把枫铺镇的事情做成一个典型案例,这其中当然不能留下违法的破绽。

    唐子风事先便安排人在非洲做了详尽的调查,搜集到了枫铺镇这些造假企业造假售假的铁证,并让受到损害的用户提出了索赔要求。临机集团有很强的法律团队,足以把所有的法律材料做实,王柄森不过是充当了一个工具人的角色而已。

    “镇长,罗祖根闹得很厉害,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说宁可去坐牢,也不会拿出一分钱来赔给那些非洲人。”

    镇政府里,胡秋向王柄森汇报道,同时用眼睛偷偷瞟着仍守在办公室里等着看结果的王梓杰、唐子风等人。

    “他的那些非法收入呢?”唐子风问道。

    “都拿去盖房子了。”胡秋说,“他家建了一幢超豪华的房子,听说光装修就花了100多万。他现在在跟我们叫板,说我们有本事就把他的房子拆了。”

    “那就拆呗。”唐子风笑道,“真以为耍赖就可以过关了?”

    “这……”胡秋苦着脸,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在他想来,唐子风这话就是在抬杠了,那么好的房子,哪有说拆就拆的?

    “拆!”王柄森断然地说,“老胡,你去告诉罗祖根,要么马上筹钱交纳所有的赔偿款,要么就马上从他新建的房子里搬出来。如果他交不上钱,房子就要没收,按枫铺镇平均房价的一半抵扣他的赔偿款。房子没收之后,马上就地拆除。”

    “这……这是不是太可惜了?”胡秋心疼地争辩道。

    当地人对于房子是有执念的,许多人节衣缩食也要盖一幢好房子,那些靠走偏门赚了点钱的小老板就更是热衷于盖豪华小楼,以此来炫耀自己的财富。

    他说的那位罗祖根,就是一位靠制售伪劣机床发了财的小老板,赚到钱之后,立马就把原来的房子拆了,盖了现在这幢洋楼。这幢楼之豪华,在枫铺镇都是出了名的,具有地标性质。

    罗祖根敢和镇政府叫板,是他坚信镇政府拿他的房子没办法。镇政府当然可以没收他的房子,但没收之后的处置是一件头疼的事。镇政府不可能把房子留在自己手上,只能按照规定进行拍卖。

    在枫铺镇,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那就是大家都不会去购买政府拍卖的房产,因为大家会认为你是落井下石,这是很败坏人品的事情。

    别人不出手购买,最后就只有原来的房主去买,由于没有竞拍者,原来的房主就可以把价钱压得很低。

    想想看,政府没收一幢房子,用于冲抵10万元的罚款。最终这幢子却被原来的房主以1万元的价格买回去,这不就成了一个笑话吗?

    至于说政府把房子没收之后直接拆除,这样的选项是不可能存在的,这个损失谁来付?

    “国家来承担。”

    这是王梓杰给王柄森吃的定心丸。

    几十万的罚款并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让制假售假者看到国家的决心。

    那么,还有什么比直接拆了制假售假者的豪宅更震撼人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