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何日请长缨》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我们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何日请长缨》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我们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见王柄森被唐子风说得哑口无言,胡秋很自觉地出来救场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向唐子风问道:“唐总,你说的这个道理,嗯嗯,肯定是对的。可是这样一来,咱们中国人不就成了冤大头了?咱们也是发展中国家啊,凭什么这个什么全球治理的事情,要咱们出钱出力的?”

    唐子风没有直接回答胡秋的问题,而是转向王柄森问道:“王镇长,你也是这个想法吗?”

    “这个……”王柄森又语塞了。他的确是有这个想法,但不能说出来,胡秋实际上是替他把话说出来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刚才唐子风的话对他触动也很大,他觉得自己先前的想法可能也是有问题的,只是一时还想不出自己错在哪里。

    唐子风说:“这就是领导要派王教授带队到枫铺镇来的原因所在了。如果咱们的基层干部都不能理解国家的政策,类似于枫铺镇这样的事情,未来还会层出不穷。

    “全球治理,追求的是多赢的结果,而不是让中国吃亏。你们光看到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出钱出力,却看不到中国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受益者,这就是你们的局限性。”

    “唐总,关于这一点,还得请您给我们解惑。”王柄森说。

    “我举个例子说吧。”唐子风说,“宝南是全球闻名的小家电生产基地,咱们的一些小家电,产量已经达到了全球产量的90%以上,这一点你们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知道!”一众镇干部点头不迭。

    “但是,近几年来,宝南的小家电生产陷入了停滞,发展速度远不如前几年,这一点你们也知道吧?”

    “这个……主要是因为市场饱和了,和我们宝南的企业是不是努力,关系倒不大。”副镇长李世伟辩解道。

    过去也有经济学家跑到宝南来指手画脚,说宝南这几年经济发展速度慢,是观念问题啥的,宝南本地人对此是很不服的。

    过去宝南的发展速度快,是因为宝南的企业在抢国外企业的市场份额,抢到一点就是一点利润。现在宝南生产的小家电,已经占领了全球90%的市场,余下的10%中间,还有一些是国内其他省市的企业占着的。宝南的企业就算再努力,把这10%也抢过来,增长潜力也就那么一点点了。

    市场就这么大,能怪我们吗?

    李世伟刚才所说,就是想反驳那些经济学家的指责,在他看来,唐子风肯定也是要说这套陈词滥调了。

    谁曾想,唐子风说的却并不是这个,他对李世伟翘了个大拇指,说道:“李镇长说得很好啊,市场饱和了,企业再努力,也不可能做出更大的业绩。可是,如果我们能够把市场扩大,从20亿人口的市场,扩大到亿,那么我们的企业是不是就有更大的利润空间了?”

    “把市场扩大?怎么扩?”李世伟有些懵。

    王柄森却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说道:“唐总的意思是说,我们帮助一带一路国家发展,就是让那里的百姓也能够有消费能力,这样他们也能够买得起我们宝南的小家电,市场就扩大了?”

    “正是如此。”唐子风说,“你们想想看,宝南的小家电,传统上就是出口到欧美。欧洲加上美国,最多再加上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啥的,总共也就是10亿人吧?他们一年能消费多少小家电?

    “而如果我们能够把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非洲这些地方都开发出来,这就是足足30亿人口的市场。哪怕只有1/3的人口能够消费得起我们的产品,也就相当于开发出了一个新的欧美市场,这个市场还不够我们去做吗?”

    “可是,这些地方如果发展起来了,他们也会造小家电,岂不是反过来抢了我们的市场?”李世伟呛声道。

    “这个问题很好啊。”唐子风又夸了李世伟一句,“没错,东南亚、南亚、非洲这些地方,都是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地区。他们一旦发展起来,肯定会抢我们在劳动力密集型产品上的市场。

    “但是,咱们中国难道要永远做劳动密集型产品吗?咱们的工人难道就不该干些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吗?咱们难道就不该像西方国家那样,靠高技术去赚钱吗?”

    “这个恐怕很难吧。”胡秋说,“人家西方人有技术,早就占着那些赚钱的产品了,他们怎么肯让出来?”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了。”唐子风说,“咱们不能永远守着产业链的底端,我们要逐步地把那些辛苦的、有污染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转移到欠发达国家去。而我们自己,则要成为装备制造商、高端材料供应商、品牌拥有商、技术标准制订商。

    “西方人过去怎么从咱们这些赚钱,未来咱们也要怎么从其他国家赚钱。首先,我们可以到那些发展中国家建厂,把原来自己生产的小家电放到那些国家去制造,让当地的工人赚到工资,而我们赚到利润。

    “其次,小家电的核心部件还是在中国制造的,而这些核心部件是利润最高的。相当于我们吃肉,别人跟着喝汤,这就是共赢的含义。

    “再往上,生产小家电用的设备,比如各种机床,是由我们提供的。机床的技术含量比小家电高得多,利润也更高,我们赚的是这种高技术的钱。”

    “那么日本人和德国人呢,人家不会买他们的机床吗?”李世伟脱口而出。

    唐子风说:“到目前为止,日本人和德国人在机床市场上的份额还是最大的,但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挤占他们的市场份额。事实上,我们已经做得很好,在卢桑亚,长缨机床的声誉已经超过了日本、德国的那些知名品牌,假以时日,我们把日本、德国的机床完全挤出卢桑亚也并非不可能。”

    “那可太美了!”胡秋感慨道,“过去我看过人家转的文章,说咱们国家的企业辛辛苦苦制造袜子手套啥的,卖一集装箱的货也没有人家一台机床赚得多。现在咱们的机床也卖到国外去了,赚的钱可比过去多得多了。”

    “这个,恐怕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吧?”王柄森犹豫着说。

    “其实也很快。”唐子风说,“王镇长,你想想看,咱们从建国到现在才多少年?建国的时候,咱们几乎没有造机床的能力,连钉子都要进口。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和机床强国掰腕子了。

    “十年,或者二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可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不过是短短一瞬。只要我们的道路走对了,不懈怠,在技术上打败欧美列强有什么难的?”

    “我明白了。”王柄森点着头说,“我们实在是太狭隘了,眼睛只看到枫铺这一条山沟,想不到国家的大局。听王教授和唐总这番教导,我们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光开眼界可不够。”王梓杰发话了,“小王,你现在告诉我,你知道你们犯的错误是什么吗?”

    “我们生产质量低劣的机床,还仿冒了长缨品牌,坑害了非洲的用户。我们这样做,不仅破坏了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还败坏了国家的声誉,影响了唐总他们和西方国家的竞争。我们这种行为,当真是……,呃……”

    王柄森说不下去了。顺着他的话头,他怎么也得说自己是猪狗不如,或者罪恶滔天啥的。可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能给自己扣这么大的帽子,万一对面这几个憨憨拿着他的话来说事,他岂不是作茧自缚?

    “算了,大帽子就别扣了。王镇长,现在道理你也懂了,我们的来意,你也明白了。说说看吧,你们枫铺镇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唐子风说道。

    “我们立即取缔所有涉事的企业,让它们关门!”李世伟抢答道。

    “还要罚款,重重地罚!一家起码要罚……10万!”胡秋也跟着支招,只是在说到罚款金额的时候,嘴巴难免要突鲁一下。乡里乡亲的,下手不好太狠吧。

    “这样做,其实没啥效果。”王柄森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意思?”李世伟和胡秋都是一愣。

    王柄森说:“老李,老胡,你们也都是枫铺镇的老人了,你们觉得,光是取缔这些企业,再加上10万元的罚款,就能够震慑住这些人吗?”

    “这个……”两个人都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枫铺镇就是靠着造假起家的,这些年也没少接受过各种各样的检查、处罚啥的,关停企业的事情是家常便饭。但每一次风头过去,这些不法奸商又会死灰复燃,此前的处罚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伤不着皮毛。

    王梓杰一来就给王柄森等人扣了一顶帽子,说他的政治意识差。这就说明这一次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不法经营的问题,而是一个影响国家政治大局的问题。在这样的问题面前,仅仅采取一些象征性的处罚手段,能过得了关吗?

    别忘了,随同王梓杰、唐子风过来的,还有神秘部门的张宇处长。如果枫铺镇拿不出一个让国家满意的处理方法,国家就会自己出手了。届时,一个小小的枫铺镇,能承受得起这雷霆之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