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何日请长缨》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和谐共赢
    “王镇长,你们枫铺镇外销的机床,质量低劣,严重损害了国外用户的利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些用户投诉无门,迁怒到了所有的国产机床上,导致中国机床乃至所有的中国产品在国外的声誉都受到了严重影响。这件事,你知道吗?”

    王梓杰沉声问道。

    王柄森下意识地摇摇头,想了一下,又点点头,说道:“关于这一点,我略有耳闻。王教授,你是知道的,我是学经济出身的,对机床不太了解。

    “我听说,枫铺产的这些机床,虽然质量不如唐总他们那样的正规大公司,但在非洲那些落后地区用一用,还是可以的。毕竟,非洲的企业资金也不太充裕,正规大品牌的机床,他们也不一定能买得起。”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们的技术水平比非洲当地高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赚他们的钱,而不必提出更高的要求?”王梓杰问道。

    王柄森不吭声了。王梓杰这话,明显就是在斥责他了,但王柄森却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技术比别人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西方人在非洲就是这样做的。当年中国自己的技术水平低,西方人把产品卖到中国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

    很多书上都记载过这样的事情,中国从西方引进的设备,只是换一个零件,人家就敢收上万美元。而当我们自己掌握了这项技术之后,人家立马降价,降到免费都有可能。

    说到底,发展技术不就是为了薅别人的羊毛吗?这可以算是国际惯例了。

    西方人薅得,我们为什么薅不得?我们一直说和国际接轨,接的不就是这个轨吗?

    王梓杰看出了王柄森的想法,他叹了口气,说道:“王镇长,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你非但法律意识不强,政治意识也不强。你是一级政府官员,对于国家政策应当有更深刻的理解。你说说看,咱们国家搞一带一路倡议,是为了什么?”

    “为了和西方国家争夺市场啊。”王梓杰脱口而出。他也不愧是经济学硕士,平日里还是喜欢琢磨点国家大事的。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就是如此,所以听王梓杰问起来,便连脑子也没过就回答出来了。

    “错!”

    王梓杰厉声道。他扫了一眼在场的枫铺镇的干部们,说道:

    “各位,你们记住,中国搞一带一路倡议,终极目标是重塑全球治理体系,把世界从西方主导的丛林法则中解脱出来,走向共同繁荣的天下大同目标。我们不搞殖民,也不搞掠夺,我们要做的,是帮助欠发达地区摆脱贫困。

    “地球村这样的概念,是西方人最早提出来的,但他们并没有真正地实践地球村的理想。而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知道,只有各国共同繁荣,世界才能和谐。如果地球上还有70%的人口处于贫困之中,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和谐的。”

    “这……”王柄森一下子有点懵,他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王梓杰,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王梓杰说的这些道理,王柄森当然也是听过的。报纸上、电视里,说的都是这些。但王柄森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能够机智地看出这些道理不过是说给别人听的,并不是国家的真实想法。

    他的本科和硕士阶段接受的都是经典的西方经济学理论教育,西方经济学的鼻祖斯密就认为,人都是自私的,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国家间的关系也是如此,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殖民是理所应当的,是符合经济学原则的。那么,现在中国强大了,难道不应当学着西方的样子去做吗?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识,所以当他知道枫铺镇生产的那些劣质机床都是销往海外的时候,他是丝毫没有一点罪恶感的。我们又没有坑中国人,坑的都是那些落后国家的用户,有什么不行吗?

    “王镇长,你是不是觉得王教授的话是在唱高调?”唐子风笑呵呵地开口了,一语道破了王柄森的内心所想。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样想呢……”王柄森掩饰着否定道,但言不由衷,他说话的底气自然是有些弱的。

    唐子风说:“这不奇怪啊,因为你是被西方强权理论洗过脑的,觉得弱肉强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凌强扶弱反而是虚伪,是这样吧?”

    王梓杰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他对于唐子风说他是被洗过脑这一点有些不服,他觉得人家西方人的理论就是对的,自己是被启蒙了,而不是被洗脑了。但他不敢与唐子风争论,因为他知道唐子风地位比他高,他不服也不能说出来,于是就只能沉默了。

    唐子风笑道:“我说你被西方人洗了脑,想必你是不服气的。我告诉你,西方人懂个屁啊?中国人谈论天下的时候,西方人还在树上叨毛呢。他们不懂得和谐共存才是最高的境界,总觉得能抢到一点、偷到一点,就是赚大便宜了。

    “这也难怪,西方人没有历史,他们从来没有思考过超过10年的事情,他们信奉的是死后不管洪水滔天。

    “从大航海开始,他们就在掠夺非洲和亚洲,靠着掠夺积累起了财富,过上了骄奢淫逸的生活。可当非洲和亚洲的财富都被掠夺完了,无力再供给他们,他们的好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你看看今天的世界,有这么高的科技水平,原本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过得很好。而实际情况,却是有几十亿人生活在贫困之中。这些贫困人口集聚的地方,往往成为世界混乱的策源地,欧洲也罢,美国也罢,都受到了威胁。

    “这十几年来,美国深陷反恐漩涡,欧洲深陷难民危机,都是因为他们把事情搞砸了。欧美有这么强的技术,这么雄厚的经济实力,还有无数政治经济精英,却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失败吗?”

    “可是……”

    王柄森想说点啥,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唐子风的这番话,可谓是颠覆了王柄森的三观,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唐子风说的这些是有道理的,他没法反驳。

    王柄森只是一个镇长,但架不住他也有一颗想当球长的心。他也的确很认真地思考过这颗蓝球上的事情,很多时候也觉得困惑。

    欧洲也罢,美国也罢,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是非常关心贫困国家的。君不见欧美的艺术家成天搞点啥行为艺术,都是关怀贫困国家的儿童啊、枪击啊、女性地位啊,那X格别提多高了。还有什么盖茨、马斯克啥的大富翁,动辄为非洲捐款多少多少亿美元,建立了无数的基金会,还捐出太太去当基金会负责人,那爱心秀得不要不要的。

    西方的孩子们也是如此,什么能够过滤脏水的净水书,什么能够发电的足球,都是那些西方孩子发明出来的,那叫一个真爱啊。

    可是……没鸟用啊!

    非洲还是越来越贫困,南亚还是有百分之好几十的儿童营养不良,拉美还是遍地贫民窟。明星们拉着几个穿上新衣的非洲小姑娘拍照的时候,数以十万、百万计的非洲孩子正在遭受着饥饿。

    作为一名中国的基层官员,王柄森知道很多中国的扶贫故事。这些故事里没有爱心净水书、没有爱心发电足球,却有着实实在在的成效。

    西方国家比中国更有钱,扶贫的调门比中国政府高出百倍都不止,却为什么连1%的成效都没有取得,这难道不是一件怪事吗?

    难道,真的是西方人错了?

    王柄森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

    西方人错了,西方的理论错了,这怎么可能呢?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唐子风说。

    他从王柄森的脸上看到了对方的动摇,他也知道王柄森在想什么。西方的政治学、经济学理论,并非没有可取之处,甚至可以说,这些理论还是非常卓越的,都是出自于一些大思想家的脑子。

    唐子风自己也曾系统地学习过这些理论,如果没有一个穿越者的高度,他没准也会成为这些理论的忠实信徒。

    中国其实是有自己的一套思想体系的。但近代以来,中国的科技落后了,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了国门,陷入了贫困与战乱之中。一代代有识之士为了寻求救国之道,引进了各种各样的西方理论,丰富了中国的思想,但也难免会出现一些食洋不化的情况。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人开始变得越来越有自信,对待西方理论也就逐渐由仰视变成了平视,甚至还有转向俯视的迹象。中国人开始意识到,西方理论中间是有许多本质缺陷的,这与西方的历史太短有关。与中国5000年文明积累下来的智慧相比,那些西方的思想实在是太过于狭隘了。

    “西方人主导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时代是属于中国的。中国能够贡献给世界的,是更先进的全球治理思想,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世界的和谐共赢。”

    唐子风向众人郑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