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爱我你就说出来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再遇
    张梅抱住张榕,“不管怎么样,你对我的好是真的,我一直记得……如果他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短暂的错过就是一次考验而已,分别之后再重逢,你们会更加珍惜彼此……我们重新回来之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久别重逢这个词听着就很美好……如果他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次错过就没什么遗憾,你以后会遇到你的真命天子,他也会有他的幸福,你们各自安好,相忘于江湖,他只是给你留下一段美好记忆的过客,你偶尔想起他时,他依旧是你记忆中的翩翩少年,或许他也会偶尔想起你,你也依旧是他记忆中的亭亭少女,这样也挺好的。”

    张榕在退学之后就没想过还会再遇到赵昱铭,两世相遇,或许他注定只是她心中遥不可及的一个梦,她不敢奢望有一天能美梦成真。曾经他们一起同窗,互相认识却和陌生人差不多,能和他说一句话她都会莫名其妙的开心一整天,他就像是她枯燥难熬的高中生涯中唯一的阳光,那么耀眼又遥远,好似远在天边,无法占为己有,却又照进她的心里,驱逐了灰暗与绝望,温暖了她沉静冷淡的心,给她带来了希望和勇气。她只想每天见到他,在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的爱慕着他,看他的一举一动,听他的一言一语,感受他的喜怒哀乐。

    他若是发现了她的心事来问她,或许她会害羞的承认,希望他不会因此而疏远她、厌恶她;他若是从不知晓她的心事,她就一直默默地爱着,不去靠近,不去打扰,即使他在某天有了心爱之人,她也只愿他一切安好。她想让时间走得慢一点,想让各种假期短一点,想多见他一面,多看他一眼,多和他说一句话。

    退学之后她的确有些失落,她知道以后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他们不会再有任何联系,求而不得最揪心,她不求与他有任何接近的可能,只求在他周围默默关注他,退学之后她唯一的渴求也破灭了,再也实现不了了。那时候她茫然失措,就像梦醒那一瞬间,恍然间不知自己是谁、身在何处,他是她的梦,她愿沉睡于梦境中永不清醒,然而梦醒了,她回到了没有他的生活,就像高中之前不认识他的时候,可是她知道,不一样了,他住进了她的心里,无穷无尽的思念在心底蔓延,她的心再也无法回归平静。可是她能怎么办呢?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分别已有五年,她一直没有忘记他,经常不经意的想起他,她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思。这几年里,她也有过几个追求者,她一一拒绝,前几年李文惠说她年纪小,谈恋爱要慎重考虑,不要着急,她也不想谈恋爱,后来李文惠说遇到合适的可以试着交往,家里人会给她把关,可是没有人能让她有心动的感觉。现在她并不排斥爱情,如果有人能令她心动,她也不会逃避,她已经接受了现实,他是她的梦,只是她的梦,而她不能一直活在梦里,她总要醒来。她期待着遇见一个人,这个人不仅能成为她的梦,还能在现实里陪着她一起做梦,这个人会尊重她天马行空的幻想,也能听懂她不切实际的梦话,这个人代表着爱情,又不仅仅是爱情。这个人还没有出现,他再次出现了,她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他,她多么希望他就是她期待的这个人,也不枉她一梦多年。

    8月2日早上,他们一家人出发去Z省,张梅早已经制定好了旅游攻略,一家人一起开心的玩了五天,6日下午,刘万成、李文惠、刘皓先回去了,餐馆和书店有不少事需要刘万成处理,李文惠还要去暑假辅导班,刘皓不能请假更多,张榕和张梅可以留下多玩几天。

    7日傍晚,姐妹俩一起在一家招牌面馆吃面,张梅先吃完了,她对张榕说着计划明天去哪里,张榕简单的回应两句,张榕吃完面,拿着纸巾擦嘴,张梅说刚才进来一个帅哥,看着有点眼熟。张榕把纸巾扔进桌边的垃圾桶,顺着张梅的视线看去,她一下子愣住了。张梅看着张榕脸上的表情,恍然大悟,“我靠……你别告诉我那帅哥是你梦中情人……”张榕对着张梅点了点头。张梅看上去比张榕还要高兴激动,“大好机会啊!你快过去和他说话,问他要微信、电话号码什么的……”张榕没有行动。张梅坐不住了,“你不去我去,我看他像是在等人,一时半会不会走……”张梅说完就背起包,起身往赵昱铭的方向走去。张榕怕张梅乱说些什么,也拿起包跟过去。

    张梅坐到赵昱铭对面,开门见山的说,“帅哥,我姐说你很像她的一个同学,我过来帮她问一下。”赵昱铭把视线从窗外转移过来,他打量了一眼张梅,继而看到了已经走到张梅身后的张榕,他有些不确定的问:“张榕?”张榕点了点头。张梅拉着张榕坐下,笑着对赵昱铭说:“我姐没认错啊,你们真是同学啊。”赵昱铭的目光始终落在张榕脸上,他眼带笑意,“好几年没见了,差点没认出来。”

    张梅见张榕傻愣愣的不说话,只好继续和赵昱铭搭话,“你还记得我姐啊,我姐说她以前的同学可能早就不记得她了。你对我姐还有印象吗?”赵昱铭说:“张榕的性格一点没变。”张榕脸色微红,赵昱铭深邃的眼神一如当年,她恍惚看到了当年的少年,他就在不远不近的距离,沉默的看着她,眼神中似有千言万语,让她怎么都猜不透。眼前的他不再是少年时青涩稚气的模样,但此刻他好似还是当年的少年,还是照进她心里的那束阳光。

    赵昱铭一直看着张榕,过去了几年,张榕好像还是当年那个沉默安静、害羞胆小、容易脸红的小姑娘,柔弱乖巧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好好保护她,生怕谁欺负了她。她那样胆小,一句玩笑话也会让她惊慌失措,让人不敢随意靠近她,生怕吓坏了她。她那样温和,总是尽力的帮助别人,从来不会不耐烦,谁都不会讨厌那样的她。她又是那样认真,对着物理题皱着眉头一脸苦恼,对着一堆试卷一脸生无可恋,却没有放弃、没有懈怠,有时候她会在课间趴在课桌上闭目小憩,安静柔和的样子,只会让人期盼时间就此静止,生怕上课铃声惊扰了她。时间从来没有静止过,张榕却好像没有改变过,她还是那样安静温和,她也改变了,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她温柔待人待物,时间也温柔对待她。

    张梅注意到了赵昱铭一直停留在张榕身上的目光,再看张榕红着脸不说话的羞怯模样,顿时产生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张榕这么怂,只能她出马当助攻了,她主动问赵昱铭,“你上个月是不是在英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看你很眼熟。”赵昱铭挑了挑眉,“在青桥路上吧。”刚才看到张榕和张梅,他很快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两个女孩,那个叫他名字的女孩应该就是张榕。张梅瞬间尴尬了,“我当时有点喝醉了,你别介意啊……我姐上次就说你很像是她的同学,既然这么有缘分,咱们认识一下吧,帅哥,加个微信呗。”赵昱铭应了一声“嗯”。

    赵昱铭打开微信二维码名片,把手机放到张榕和张梅面前,张梅和张榕依次拿着手机扫码加了赵昱铭。赵昱铭拿回手机,同意了好友申请,张梅又问赵昱铭,“帅哥,还不知道你名字呢。”赵昱铭说:“我给你发过去。”张梅继续说:“我叫张梅,梅花的梅。”赵昱铭没说话,张榕更是一言不发,张梅心想这两个人都这么话少,真要谈恋爱了还不得闷死。张梅再次主动搭话,“你今年大学毕业了吧?以后不回英宛发展吗?”赵昱铭回答,“已经回英宛了。这次来这边是参加朋友婚礼。”张梅立马高兴了,“那太好了,我姐一直在英宛,以后你们常联系啊,你多介绍些朋友给她认识,她的生活太闷了,可以多介绍几个帅哥,我姐还没脱单呢。”

    赵昱铭看着张榕,“张榕现在在做什么?”张梅碰了一下张榕的胳膊,张榕小声回答,“我一直在书店上班。”赵昱铭说:“挺好。书店很适合你,你喜欢安静,喜欢看书。”张梅问:“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赵昱铭回答,“酒店经理,酒店是刘奕坤家开的。”张榕有些惊讶,“刘奕坤?他也回英宛了吗?”赵昱铭微微点头,“嗯。他爸给了他一家酒店让他经营。”

    张梅还想问赵昱铭有没有女朋友,赵昱铭朝着她们身后挥了一下手,接着有人走过来,“老赵,让你久等了啊……”那人坐到赵昱铭身边,盯着张榕和张梅看,赵昱铭主动介绍,“我大学同学陈骏,明天他结婚,我来参加婚礼。”陈骏很是好奇,“老赵,这两位美女是……”赵昱铭刚要回答,张榕说:“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了……”张榕拉着张梅站起来,对着陈骏笑了一下,又看向赵昱铭,她面露微笑,眼眸似水。赵昱铭浅笑着点了点头,张榕和张梅缓步离开。走到店门口,张榕回头看赵昱铭,看到赵昱铭也在看她,她再次勾起嘴角笑了。张梅注意到张榕的举动,也回头看去,她朝着赵昱铭挥了挥手,然后挽着张榕的手离开。

    刚出店门走了两步,张梅晃着张榕的手臂,激动的说:“姐,我就说你们能再见面!你眼光真不错,他长得很帅啊!你一定要把他拿下!”张榕红着脸没说话。张梅突然摇着头叹了口气,“姐,你也太怂了,你这样可不行。我看他也不是多么热情的人,你俩要是真在一起了,谁也不说话,不怕闷死啊……还有啊,你干嘛拉着我走,和他朋友认识一下多好啊……”张榕还是不说话。

    赵昱铭的视线还落在店门口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脑海里是刚才张榕对着他回眸一笑的画面。陈骏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调侃,“老赵,你这笑得有点渗人啊……”赵昱铭没有理会陈骏,他已经陷入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