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光怪陆离侦探社》正文 一百六十三.交错的时间
    “安娜在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离问自称琼恩的主教。奥菲莉亚犹如卫兵,绷紧涌动晦涩力量的身躯。

    教徒们伫立油灯旁,拉得狭长的影子指向中心的陆离,犹如诡秘仪式。

    “我们也在寻找主的下落,一遍又一遍……”琼恩悲伤的垂下头颅。“但恕您最忠诚的仆从直言,也许吾主已经牺牲了自己。”

    “牺牲……什么意思。”

    “她用自己换回了您的归来。”

    主教琼恩说。

    【也许连你的脱困也与她有关?地底岩层犹如母亲的子宫,包裹的汹涌暗流犹如带来养分的羊水。当你浸泡河流,艰难钻过狭窄隘口,来到外界,就犹如婴儿初生……】

    苏格拉之底,沉思者石像闪烁微光时的低语仿佛耳畔响起。

    【她就在你身旁,从未离开你……】

    “告诉我细节。”陆离继续追问。

    “当然……哪怕付出生命代价。”

    主教琼恩缓缓抬起头颅,弥漫灰雾的眼瞳浮现追忆:“那是一个与今夜同样寒冷的雪夜……”

    本该死去的琼恩被安娜复活。观察琼恩状况之后,她准备像其他被复活的残缺试验品那样抛弃。但琼恩选择跟随她的足迹,直到石林。

    琼恩祈求安娜将无家可归的他收下,而在这时。

    “祂说迎接一位客人。”

    ……

    “阿当芙娅在哪。”

    披着风雪的特斯拉踏出幽暗边缘,油灯照亮他比曾经更削瘦憔悴的脸庞。

    优雅的少女之影并未回应。

    “阿当芙娅,在哪!”特斯拉向前迈动,再一次重复。

    少女的剪影缓缓抬起脑袋,发丝飞舞:“你在质问我?质问一只恶灵……?”

    “告诉我……告诉我她的下落……”

    特斯拉拖着冻僵的身躯,行尸走肉般向前踉跄,再不见曾经调查员时的自信与高贵。

    “我不能没有她。”

    他的祈求似乎令少女之影动容,飘舞的发丝轻轻落下。

    “……天堂谷,那是我唯一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她与那里有关。”

    特斯拉还保留最后一部分调查员的敏锐,又或是因为他不想再次失望落空。

    “我和他离开后,蕾米她们离开寻找我们。当我回到望海崖看到信使的尸体和泡碎的信纸,上面只能辨认天堂谷的名字。”

    安娜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

    “谢谢……你也会找到陆离的。”

    特斯拉记住这个名字,转身踉跄离开。

    注视着特斯拉踏入幽暗,呢喃低语在地下大厅回荡。

    “当然……”

    ……

    琼恩最终也没能成为安娜的仆从。

    融入深渊的她不再需要同伴,与她相伴的只有曾经的执念。

    或许还有被扭曲的强烈情感。

    以仆从自居的琼恩从此跟随安娜的足迹,收纳那些被安娜复活的存在,还要因安娜事迹而信仰之人。

    阴影教会因此出现。

    在少女之影消失之后,它们坚持祂的仪式,寻找陆离的下落,并每隔一段时间会在这片土地重启仪式。

    安娜最后在大地之上消失,归来的陆离从未与她有过交集——他一路追寻而来的线索就是阴影教会留下的。

    讲述完一切,主教琼恩安静等待自己的融化。

    但时间推移,死寂笼罩周围,什么也没发生。

    “为什么我没——”

    “我知道安娜的仪式,知道怎么避开触发它。”

    陆离说,伸手捂住额头。

    幻象更严重了,连听进耳边的话都被嘶嘶噪音压制……

    “吾主救了我一次,而您救了我第二次。”

    主教琼恩躬身行礼,难掩激动地宣誓效忠。

    “阴影教会将是您最忠实的仆从。”

    墙壁前的几十道轮廓同样尊敬矮身行礼。

    只有陆离能注视到的虚幻丝线从它们兜帽浮现,被无形力量牵引来身躯周,如被抛弃般无助萦绕,寻求与陆离的连接。

    陆离忽视这些飘渺,具有神秘力量的丝线,凝视地下大厅的深处。

    “喜欢我为您准备的礼物吗?”

    安娜轻声诉说,话语钻过噪音,清晰响在耳畔。

    “安娜留下了什么吗。”

    陆离问低矮的主教琼恩。

    “祂曾憩息的房间……”

    主教琼恩再次低头:“我们不敢亵渎那间房间……”

    哪怕它们一次次施展仪式失败,寻找安娜无果,都未踏足也许存在安娜线索的房间。

    所以异教徒从来是这片土地最难招惹的存在。

    信仰让它们无所畏惧而又疯狂。

    “带我去。”

    主教琼恩走在前面带路。

    陆离他们跟随着,穿过地底大厅,进入石林内部,曾经瓦伦坦大公休息的生活区。

    除了深处地底而缺少足够的光,这里与地面上的庄园城堡没有任何区别,只有时光和劫掠让它褪色。

    但在阴影教会占据之后,这里又重新焕发生机。

    走过两旁点燃烛光的红毯长廊,他们抵达尽头深处的房间。

    守护门外的教徒躬身退下,斗篷下的狂热即使布料也难以阻挡。

    “就是这里……”

    黑袍下蠕动,主教琼恩献上一枚铜钥匙。

    陆离接过铜钥匙,插入锁孔扭动。

    咔嚓——

    尘封叙旧的雕花木门缓缓敞开。

    主教琼恩退开,奥菲莉亚和商人也没踏进,大姐头也被奥菲莉亚拎出兜帽。只有收起银钥匙的陆离走入木门。

    一只柔软冰冷的手忽然握住陆离口袋里的手掌。当他抽出手,只看到自己抓着一本书。

    《贝尔法斯特》

    那本真实图书馆里,图书精灵抽出一部分的书籍,被陆离带走后遗忘在口袋。

    陆离驻足,翻开书的扉页,注视浮现的前言。

    【真心相爱的两人被迫分开,少女寻找少年,少年也在寻找少女,而他们的结局——】

    陆离径直翻向后页,但书页缺失了一部分。

    不知是图书精灵还是永梦者干的。

    这是当初图书精灵给予的提示?

    暂时收起《贝尔法斯特》,门前的陆离踏入房间。

    油画,雕像,艺术品。被搜刮一空的房间只剩下床铺和书桌。

    还有一本后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

    陆离来到桌边,拿起这本右下角印着【贝尔法斯特印刷厂】标识的笔记,轻轻翻开。

    空白笔记上只有一行文字。

    【无论你在哪,我会找到你,然后带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