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光怪陆离侦探社》正文 一百六十一.贝尔,贝尔法斯特,随处充斥着麻烦与机会

《光怪陆离侦探社》正文 一百六十一.贝尔,贝尔法斯特,随处充斥着麻烦与机会

    即使凛凛寒风也难以吹散笼罩大地的雾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倾斜雪线闯入昏黄油灯下,与积雪里的脚印一起融入黑暗。

    污染的希姆法斯特周围存在一些村落与农庄,没有更详细的线索,他们只能围绕城市一个个向下找。

    记载希姆法斯特的详细地图被商人安东尼取出,离他们最近的地点是三里外的麦肯其农庄。

    不算很远,但雾潮和永夜中即使原地不动也会遇到不可预测的麻烦。

    蠕虫这时又排上用场,尽管会令蠕虫领地扩大。

    蠕虫不能交流,没有智慧,只能听懂简单指令。由大姐头交流,排出他们的蠕虫开始挪动,地面震颤间形成通往麦肯其农庄的通道。

    这只蠕虫800米长度,两次就可以让他们抵达麦肯其农庄。

    大姐头一脸嫌恶地让吃下黄梅草的陆离抹上粘液,钻进兜帽。

    等到商人安东尼的粘液覆盖背包,他们踏入温暖柔软的虫道,被包裹着在地底快速潜进。

    ……

    麦肯其农庄。

    在很久以前就要在前面加上废弃的前缀。

    植物灾祸之后,农庄这种再无用的建筑便被废弃,只剩不愿离开家园的农户。

    商人安东尼带回的另一份被市政厅智囊团整理的资料里写着农庄规模。除了中心的农庄大屋与地下室,还有谷仓和柴房。

    粘稠湿漉的众人在麦肯其农庄外出现。

    擦拭身体的时候,奥菲莉亚感受到农庄里的晦涩气息。

    “我先去……你……留下。”

    奥菲莉亚打算探路。

    “一起。”

    陆离换上新的斗篷。

    他们走入前方的幽暗,蠕虫会在这里等候。

    迎面吹来的寒风冻僵脸庞的同时,带来一阵粪便淤泥般的恶臭。

    随臭味浮现的还有琐碎猪哼声。

    没过太久,伴随靠近黑暗雾潮中的麦肯其农庄,猪猡的轮廓在围栏后浮现。

    它们躺在半凝固的泥浆里,懒洋洋地吧唧嘴巴,对围栏外的不速之客毫不在意。

    “不是……这里。”

    占据此地的是另一群怪异。

    陆离未作回应,他的黑色眼眸凝视向围栏内的幽暗。

    光亮的边缘浮现一双站在泥浆中的白皙脚趾,看上去那么一尘不染,只是脚踝之上没入黑暗,只显露一道幽深剪影。

    安娜站在黑暗中,轻轻向这边挥手。

    “下一个……去哪?”

    询问的奥菲莉亚看见陆离伸手推开围栏门,走入农庄。

    她和商人跟在后面,接近雪线深处的谷仓轮廓。

    安娜的幻象消失在谷仓门前,比淤泥更浓郁的恶臭从谷仓里散发。

    风雪声随踏入谷仓被阻隔在外,谷仓深处,一道肥硕,巨大,散发恶臭的轮廓倚靠着,被油灯照亮的肚皮随呼吸起伏。

    “咕噜……”

    轮廓发出闷雷般的哼声。

    “我听懂了!它问我们为什么来打扰它!”

    “我们在找阴影教会,一群异教徒。”陆离仰头注视那道巨硕轮廓,平静地说。

    “它说会告诉我们,但让我们成为食物,或者留下同等重量的食物……”

    “可以。”

    轮廓继续发出含糊咕噜声,被大姐头翻译:“往背面……”

    陆离展开地图,看向轮廓背后指向的方向。

    十几里远的位置有一处标注为石林的区域。

    咕噜——

    轮廓发出不满的含糊声,像在陆离催促尽快交出食物。

    陆离让商人把20箱罐头送来。

    这些望海崖存放二十四年的过期罐头有了用武之地。

    未显露全貌的轮廓表示满意,示意交易完成,陆离可以在它领地随处走动。

    等价交易,对怪异而言难得的品质,就像陆离曾经篝火旁遇到的给予他怪异货币的存在。

    告别猪之领主,他们回到围栏外,让蠕虫绕过麦肯其农庄,向石林挖掘。

    那里是希姆法斯特郊外,曾经比艺术之都更负盛名的石林,或者说是艺术之都的起源。

    曾经因政变被流放至艾伦半岛的瓦伦坦大公带着他数以百计的名家雕刻雕像,在这里建立名为石林的地下庄园,也因此间接提升了希姆法斯特民众对艺术的欣赏能力,最后在麦克唐纳家族出于商业目的的推动下,让希姆法斯特摘得艺术之都桂冠。

    如今那些雕像应该早已转移,石林名不副实。

    安娜会在那里吗?

    陆离忽然想到安娜的家族。她的祖父曾是瓦伦坦大公的管家,并提起过瓦伦坦大公赠送他们家族的雕像……

    黏稠扩张声响起,闭合的虫道张开。

    他们可以出发了。

    收起地图和杂物,他们再次吃下黄梅草,跳进虫道。

    十几里的距离令他们不得不像是雨天浮出水面的鱼,频繁回到地面等待。

    临近下午,借助蠕虫他们靠近石林外围,积雪下的冻土也被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取代。

    “什么……也……感觉……不到。但……好像……有东西……在这里。”奥菲莉亚低语。

    陆离注视幽暗边缘向他招手的安娜,提起油灯,沿着被雪覆盖的青石板路前进。

    在青石板路尽头,显露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

    还有地下边缘,一行浅浅地,快要被新雪覆盖的脚印。

    ……

    挂在墙壁上的老式油灯缓缓亮起。

    少女那纤细优雅的影子更加清晰的浮现。

    “油灯只剩十几分钟。”

    她转了半圈,白裙飘扬。

    跟随而来的琼恩瑟瑟发抖,他脸庞和缩进袖子的拳头冻得通红,鞋子里的脚趾蜷起。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而您救了我。”

    哆嗦的琼恩断断续续说。

    他的确几次想要放弃。过于真实的寒冷甚至让他怀疑自己从未死过,直到他从胸口空洞触摸到冰冻得如石头的心脏。

    而每当坚持不住放缓速度时,少女之影就会停下,就好像在等待他跟上。

    “你可以留在这里。”

    “这里……”

    缩着脖子的琼恩环视被油灯照亮的周围,通道的墨阳像是他曾见过的描绘遗迹的壁画。

    “这里是哪——”

    “他来了……”

    就在这时,少女之影好像感觉到什么,优雅剪影转向通道的入口,呢喃低语。

    “不继续躲藏在地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