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路 > 章节目录 第42章【大魔王!】
    篝火成碳、金辉灿烂,碧翠草地滴露着微小的水珠,韩月从屋内将俩女喊醒,睁着朦胧睡眼的两女嘟囔着道:“月姐……”

    “快起来吧,太阳都晒屁股了!”

    “那家伙呢?”,青衣女子衣衫凌乱翻滚着坐起问道。

    “早走了,快点,咱们早点赶回学院!”

    “走了?”

    迦南学院内院,天焚练气塔前人流涌动,凌蕴歌身在其中看着前面缓缓打开的塔门,眸露精光,跟随着人流一起进去。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加玛帝国东部繁华城市盐城,阴暗的街道中,两人身处在阴影里看着大街上如织的人流,海波东皱眉凝重道:“打听清楚了?“

    “嗯,青鳞应该就在墨家手中……”,萧炎抿了抿嘴唇看着街道上的人。

    “今晚似乎是墨家的喜庆日子,正好去吃一顿饭!”,海波东笑着道。

    “而且还不用给钱……”,萧炎也笑道。

    “走,先去找一家旅馆住下,今晚就去吃一顿霸王餐!”,萧炎说着,率先走出破落的街道,海波东跟着说道:“你知道你师兄走前跟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萧炎转首看着他。

    “有事提前通知,他会赶回来!”,海波东笑着道,又给他看了一枚温润的血色玉佩,“这枚玉佩就是信号,捏碎他它,你师兄在万里之外也能知道。”

    “你们两个,真的只是普通的师兄弟关系?“,海波东的笑容有点揶揄,他看着萧炎道。

    “废话……”,萧炎翻了白眼,走进一家旅馆说道:“你想知道,可以去问凌师兄啊”

    海波东干笑几声,没说什么。

    夜色初降,幽幽的星空点点星辉洒落,数不尽的星辰眨着眼,晚上的盐城繁华又热闹,街道上魔兽拉着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赶往某一地。

    萧炎两人寻找着不起眼的马车查看着,另一侧灯火通明繁华热闹的府邸就是墨家,突然一辆华贵无比带着云岚宗徽章的马车停在墨府门前,从中走下一个月白色衣裙、黑色长发齐腰的女子,那容颜、那笑容,刹那间让萧炎玩笑的脸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海波东瞬间感觉到身边这个少年气息的突变,看着他那阴沉的脸,顺着目光看去。

    一个容颜秀美贵气的白衣少女正在与迎接的墨家人交谈,他看了几眼发现那个少女的实力也没多强,只不过是云岚宗的人,身边这个一向冷静的少年突然色变。

    “没事……”,萧炎嘴角都咬出血迹,目光缓缓恢复,他早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少年了,不知不觉在凌蕴歌的影响下,他也明白这个世界上光用嘴巴说是没什么用的,只有实力才能让人得以重视。

    “冤家路窄!”,萧炎深吸一口气,冷哼道。

    “怎么,她就是那个……”,海波东也是极为聪明之人,一会儿就将事情联系了起来。

    萧炎点了点头,看着那个走进墨家的玲珑背影……

    “小子,好好努力!”海波东张了张嘴,想要说几句,可发现在这种事情上他也不能说什么,很复杂。

    “你说,如果是凌师兄遭遇这种事会怎么办?”,萧炎沉默着,突然问道,这句话不仅是在问海波东,还是在问纳戒中的药老。

    “呃……”,海波东想了想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

    “反正我觉得当时他可能不会说什么大话,他只会在事后完成一件事情吧!”

    “什么事?”,萧炎也是心情有些憋闷故此一问,所以听到海波东的话也有些好奇。

    “血洗云岚宗……”

    萧炎一窒,沉默想着。

    “你师兄的性格在我看来有些复杂,在他眼中似乎只有三种人,敌人、路人、朋友……”

    “正如同你一样,在乎的不是这张婚约,而是打上门,被踩在脚下的“尊严”,当然那时候你们都还小,无论做错什么,都情有可原,但是双方的意志是不一样的!”

    “这个大陆上说白了就是弱肉强食,你师兄看的最为透彻……”

    海波东看着他道:“你师兄别看着整日一副面无表情的淡然样子,实际上是一个大魔王!”

    这时,药老的声音也传音给萧炎:“傻小子,想那么多干什么,云岚之巅那一战是关系到你们萧家与云岚宗纳兰家尊严的一战,无论外界人怎样传,不打这一场怎么才能解开你的心结?”

    “正如这个老小子说的,事情如果放在你师兄身上,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了!”,药老也思索感叹道:“你师兄小时候与现在的变化之大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至于你说的做法,呵呵……”,药老笑着道:“他心里就藏着一头大魔王,小时候看着那么乖巧,现在心若坚冰,恐怕到老我都未必抱的上孙子!”

    “扑哧……”,萧炎听着也笑了起来,相比于他,那个师兄更加复杂。

    “目标来了,准备动手!”,海波东的声音传来。

    只见远处一架马车几个护卫缓缓驶来,一些话说出口,分散了一点压力,萧炎的内心也不是那么压抑了,心神凝聚,开始接下来的计划。

    夜色低迷,走在迦南内院街道上的凌蕴歌自然不知道在遥远的地域,正有人谈论着他,此时他心情凝重,天焚练气塔下的陨落心炎,比他想象的还要危险,竟然是有着一定智慧的。

    这下有点麻烦了!

    他背负着手躯体躯体模糊无比隐在夜色中,这段时日的探索让他直到这迦南内院不简单,如果是想要悄悄窃走,那基本不可能,至于说待人集体过来抢掠,那还是有点麻烦……

    “大不了,我在这里呆几天,看看情况再想办法离去……”,凌蕴歌郁闷的踢着地上的石子道:“异火那么多,我不能光把时间耗在这里……”

    “嗯,就这样……”

    他近乎于消失般躯体几息间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内院外面的原始丛林了,这次他没有再回原先的那个地方,月辉明净的清澈潭水,点点波纹扩散……

    凌蕴歌挥手将其中隐藏的一头魔兽反手拍死,抽筋剥皮,拿出大鼎,小火慢慢炖了起来……

    夜色沉静,他默默翻看着脑海中血脉传承的宝典秘法,时间就这样跳动着,风吹叶落飒飒声响,残月在夜空上闪烁,无垠的大地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