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修仙者公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语颂
    其实,阴水宗要做的正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而天杺宗便是属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在这个弱肉强食、人心叵测的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为奇,强者可以去选择,弱者则只能被选择。

    又可引以阴水宗的宗旨:或许一个人强大了,能够庇护一宗一门,但是一个宗门强大了则能盛世一方水土。

    ——

    罗少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他们的那间房屋其实也包含了其余四大宗门的弟子以及很多名门圣宗的弟子也都来到了这间庞大的房屋内。

    这四大宗以及其余一些宗门的弟子们刚一碰面就让场面的气氛有些僵硬,亦或者说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阵势,但好在彼此都能够忍耐下去。

    在这几十名弟子中,有的人打坐,有的年轻弟子则是与同门师妹谈情说爱,更有甚者直接从身上取出一根细小的竹签掏起耳朵,不用说此人自然就是东方败北无疑。

    而在远处的一弟子中,一位身穿青色着装的少年他手持一根玉笛,十分清秀。

    他眼角的余光已经注意到了东方败北,他内心咋舌;

    “此人看似平平无奇,却又给人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高手,想必这定是四大宗中的一位高手吧!”

    那随性的动作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还有那每一次都能掏出许多的耳屎,这不正是强者常年闭关所导致的吗?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则是这少年弯曲的手简直就如同是张开的上古神弓,非同凡响。

    他心中惊叹不已,自己在阴水宗早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他是多么的寂寞,这一次他仿佛遇到了对手。

    他其实并非这四大宗以及其余宗门的弟子,乃是阴水宗的天才少年,名叫书如玉,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只是混入其中,只是想看看这四大宗门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反正这四大宗门的弟子彼此也不太熟络,他混入其中别人只会把他当做其余宗门的弟子,完全认不出他的真实身份。

    此时,他虽然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是内心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当那竹签落地的瞬间,这书如玉已经是知道那高手应该是要开打了。

    “这么快就要开打了?一点杀气都没有,真是不可置信。”他已经将目光落在了东方败北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他这目光,所有人都变得警惕了起来。

    竹签落地,十几名弟子已经是缠斗在了一起。

    看到这个场面,书如玉觉得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吧!不用动手也能泛起狂风骤雨。

    东方败北是有些无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掏了掏耳朵就引起了一场恶斗,当然了,要不是因为方才大家的神经都绷得死死的,也不至于弄得剑拔弩张。

    这些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劝架的,或者干脆直接在远处看戏了,对于他们来说,打得越凶越好,那样也能少一根对手不是吗?

    此地不宜久留,书如玉要再是走慢一步估计也会被牵扯进去,而他也对此次前来的这些年轻弟子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看样子他也应该回去向叶依师姐禀报一番了。

    走在路上他仍旧是心有余悸,他是遇到强者了,这些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特别是那位掏耳朵的少年更是不一般啊!他一定要亲自挑战一番此人。

    半路上,他十步一回头,小心翼翼,生怕有人尾随,在他看来,这是圣师的基本意识,不能马虎,正如师傅说的那样,在圣师界中一个马虎可能就会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菜,

    “你偷偷摸摸的干啥啊!”叶依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脑海。

    东方败北心中一凝,本能的就将手中玉笛比划而出,以作防御态势。

    噔~

    叶依二话不说,直接将其放倒。

    师姐.....

    书如玉脑袋有些痛,也看清楚了来人居然是自己的师姐,他顿时有些尴尬。

    “你真是我的师弟吗?昨天一个外门弟子你都打不过。”叶依没好气的说道。

    “师姐,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以退为进,以输为胜,他们那些小杂鱼怎么和你师弟相提并论呢!他们沾沾自喜的时候,就是你师弟发奋图强的时候。”书如玉打了一个笑脸。

    “那五天前呢!十天前!十五天前又该作何解释呢?”叶依娇哼。

    自己这个师弟整天不务正业,还特别爱吹捧自己,整天疑神疑鬼,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要暗杀他的坏人。

    书如玉挠了挠头,有些尴尬,赶忙将自己方才遇到的那位强者少年给说了出来。

    不过叶依却不以为意,对于自己师弟的举动早就见怪不怪了,强者?难道还能跟她比较吗?

    “你说的那个少年,我能一个打十个......”

    书如玉点了点头,赶忙上去给自己的师姐捶背了起来,不断的巴结着:“对,师姐你说什么都对。”

    “哼,这还差不多,我要去找师姐了,你自己看着办。”叶依说完便不打算理会自己这个二货师弟了,自己一个人离去。

    书如玉赶紧追上,沐薇师姐他也好久没有看到了,按照对方这话语,看样子沐薇师姐是回来了。

    ——

    小书童刚一进屋就看到了这混乱的一幕,已经是瞠目结舌了,她这才离开多久啊!没想到这些各个宗门的翘楚弟子就这样大打出手了起来?

    很快,在这小书童的制止下这些人才纷纷停歇了下来,倒是那些至始至终也从未将注意力放在这些人身上的弟子有些鄙夷。

    这些随意大打出手的弟子还真是肤浅,丢人现眼不说,还拉低了自己宗门的风度。

    天杺宗六人并未出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怎么可能随意出手,而且掌门都已经是下过重令,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随意对任何宗门弟子出手,因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仪。

    在小书童将场面看到小瑶后,双手按着自己的脸,对着小瑶做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旋即她对着大厅中所有的翘楚弟子道:“我呢是阴水宗的一位小书童,名字你们就不用知晓了,就叫我小书童即可。”她可爱的顿了顿话语,继续道:“你们最好不要惹事生非哦!这里可是阴水宗,你们的宗门长辈都在议事厅听候我们阴水宗的语颂,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老实的一点好。”

    那些方才因为一点小事打得不可开交的各宗弟子们已经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至于为什么要大打出手,其实他们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总之方才那种压抑的场面要是不出手就容易让人“窒息”。

    小书童口中的“语颂”乃是上宗对于众下宗的一种仪式,也是象征着一股权力。

    “每次上宗试炼前都会有五名下宗弟子参加树木净目,这次正好是由我来挑选幸运的下宗弟子。”小书童看着这几十名弟子,她在迟疑到底应该挑选那些下宗弟子前去。

    神木所流出的露水能够让圣师的眸子更加清明,这也是上宗为下宗弟子准备的一份小礼物。

    紧接着,这些翘楚弟子们便纷纷来了兴趣,他们也在宗门听说过关于这阴水宗的神木,确实能够让擦拭者净化双目,能够让人目望星辰而悟其心,极为神妙。

    他们将期待的目光纷纷投向了这个小书童,都希望自己会是那个极为幸运的人。

    很快小书童便开始在这些圣师们中挑选出了四个人,这其中就包括了小瑶、罗少卿以及其余两名弟子。

    所有人都在希望最后一个名额能够是自己的时候,小书童却将粉嫩嫩的小手落向了最不起眼的一个白衣青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