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帝大道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兽场追杀
    北晋王国东北方,青林仙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片广袤无际的森林中,坐落着一片修炼场及大量建筑。

    这便是晋园兽场。

    日上三竿。兽场场主陈明理双手笼在袖中,一脸忧色地望着西南方向。那个方向,是北晋王国国都晋华城所在。

    他这样的观望,已经有多日了。

    王国朝中剧变的消息,在多日前已经传到了兽场。青涵殿下忙于处置晋园大事要务,还没有亲身到兽场来,不过已经让一队晋园新军带着她的亲笔信进驻。

    信中要求,陈明理作为兽场场主,要全力安抚下兽场内外晋园下属,尤其是要安抚好以朱玉强兄妹为首的魔野猪群,不要出什么乱子。

    陈明理非常为难。

    晋园兽场不但是晋园重要的魔兽、原材料来源地,也是最重要的训练场。晋凌的铁标心腹杨力宣,曾经担任过兽场场主好一段时间。

    现在,晋园之主易人,青涵殿下与晋城一起,夺得了北晋王国大权。少主晋凌从大牢中离开,不知所踪。这些消息像风暴一样,席卷了兽场内外,使人心浮动。

    其他人好说。长年以来,除军队外,晋园的大小事务,都由青涵殿下以及后来的晋城具体处置。包括兽场的上上下下,都已经习惯了听从青涵及晋城的命令。

    可就是以朱氏兄妹为首的魔野猪群,力大无穷,脑子简单,又是受了晋凌大恩从黑松林迁过来的,脑子里基本上只认晋凌一人。

    自从王国事变以来,朱玉强兄妹就不断地生事,向陈明理要求前往晋华城,与晋城、青涵理论个是非明白。陈明理用尽一切心思手段苦苦劝住,已经将二人重重地得罪了。

    眼看,已经劝不住了,陈明理满心忧愁。

    晋凌已去,晋园兽场上下数千人的生活还要继续,不能跟着少主一起覆灭,不能像杨力宣那样身消。如果真的发生哗变,他陈明理就是晋园的罪人。

    即使少主还活着,想必也不愿意见到这种场景。

    “砰!砰!”

    远处的森林中,响起一排急促响亮的火枪声。

    这排枪声,让沉寂多日的兽场上下,顿时惊惶起来。

    陈明理跃下看台,急忙在众人的慌乱中,点起一队晋园火枪队员,往火枪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场主,发生什么事了?”下属们问道,“那不是火枪的声音?”

    “不知道,看看再说,吩咐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陈明理说道。

    兽场也是训练场,驻扎了很多晋园火枪队的后备队员进行训练。此外,青涵殿下亲领的晋园新军的后备队员,也在此地训练。这些后备队员们的战斗力虽然不如正式队员,但也算不错。

    目前晋园的力量主要分为四个方向,晋园兽场是预备队训练地,灵山营地是主要的晋园军队和空中力量的驻扎地,晋华城是晋园新军的驻扎地,还有南水军港是晋园军队水上力量的驻扎地。

    此外,在孤竹国和三蛮之地,还有晋园留下的联络队、教导队。

    陈明理是晋园兽场场主兼火枪队训练基地的主管,不管是火枪队还是新军的后备队员,都要听从他的命令。因此,五百余人的后备队员,带着火枪等装备,在他的带领下,向枪声传来的方向合围过去。

    稍顷,他们刚进入森林一个人影就迎面而来。这人尖耳长脸,骑着一匹巨大的白狼。正是叶枭和他的坐骑白牙。

    可是不管是叶枭还是白牙,此刻都是浑身浴血。他们身上各自被火枪枪弹击中多处,伤势严重。

    “叶枭少爷!”陈明理一惊,赶紧让后备队员们将一人一狼保护起来。

    “叶枭少爷,怎么回事,是谁要杀你?”陈明理带着人将叶枭扶下狼背,查看伤势。

    叶枭身上一共中了四枪,其中一枪在胸腹之间,距离心脏只有毫厘之差。鲜血将他大半身都染得通红,想必是仓促之间,他根本没有来得及止血,只顾逃命。

    “陈、陈场主。”叶枭眼睛盯着陈明理,又扫视着四周的后备队员们。

    他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前方森林中一片坐骑蹄声以及摩擦林叶之声越来越近。一会儿,一队约五十人的晋园新军出现在他们面前。带队者,是果玉刚。

    叶枭冷冷地看着果玉刚,一对刃爪重新套于爪上。

    “果堂主,这是怎么回事?”陈明理惊疑不定地上前问道。果玉刚曾经担任过晋园刑堂堂主,因此他以堂主相称。

    果玉刚坐在狼马上,沉默地看着叶枭,一会儿才沉声说道:“奉青涵殿下之命,捉拿叶枭,请将人交给我。”

    “叶枭他,犯了何事?”陈明理质问。

    “殿下之命,不可违抗。”果玉刚没有正面回答,“陈场主,这事不是你我两个下属所能置喙的。”

    “果玉刚。”陈明理看着对方,眼睛中有深深的伤痛,“晋园是少主一手建立起来的,叶枭是少主多年的至交好友,从北晋王国,一直到山海宗,再到三蛮,孤竹之地,出生入死。叶枭没有加入晋园,但是比起晋园绝大多数人,更能得到少主的信任。你们捉拿他,是什么意思?”

    “陈场主,你不要让我为难。”果玉刚面有难色。

    “你们这样做,对得起少主吗?”有人高声喊道,“少主现在是逃亡在外,他若是回来,第一个就砍了你的狗头!”

    “少主他,不会回来了。”果玉刚抬眼望天,眼睛中掠过一阵伤痛,“国主陛下亲赴南方,在腾格里大沙漠中亲手将少主击杀。”

    四周的晋园人马,听了这话,都是一惊。

    这事,还未公开。

    “混、混帐!”叶枭紧咬牙齿,捏紧拳头,指甲刺入肉中。然而马上他又摇头,“不,我不信!晋凌、晋凌他,是不会轻易死去的!”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上他是死了。”果玉刚说道,“商氏的人,现在困在大牢里,不日也将面临刑罚。现在的北晋王国,是国主陛下的北晋王国,不再是晋凌、晋园的北晋王国了。陛下登基之日,就一举吞并孤竹,这是北晋王国千百年来未有之盛举!”

    “现在的北晋王国,百姓们已经只记得国主陛下的荣耀,而忘记晋凌的往昔了!”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