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帝大道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石口镇(五)
    雷氏赌坊的打手们都是些地痞流氓,其中也有一两人是仙士,而老高只是个普通百姓,没几下就被打得口喷鲜血,筋断骨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在晋凌还没打定出意要不要出手相助的时候,雷斌目光一转,上前一步,一脚踢出,重重地踢在老高胸前。

    他是仙师级的实力,这一脚是有意杀人。老高当即被踢得胸骨寸断,内脏破损,伏在地上大口咯血,气息渐弱。没一会儿便僵死在场。

    围观者中有人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百姓们一阵慌乱,不过还是敢怒不敢言。稍顷大家便走个精光,不想卷入这场人命是非中去。

    雷斌则对地上的尸首毫不在意,扯着那名少女玉英就往赌坊而去。

    “真是无法无天!”晋凌正准备从街边铺口走出去,可是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是庞氏匠作铺的掌柜庞少坚。

    “你想作什么?”庞少坚焦黄的面皮上一阵抖动。

    “救人啊。”晋凌脱口而出。

    “别去。”庞少坚摇摇头,“雷家,不是你能够招惹得起的。”

    望着街上被拖行越来越远的少女玉英,晋凌捏紧拳头:“难道就这样听之任之?偌大的石口镇,面对这等恶事,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少年人,你是个外乡人,初来乍到,不知道雷家的厉害。”庞少坚说道,“那雷斌是一名仙师,你未必胜得过他。你若胜不过他,你的下场比起这高氏父女好不到哪里去。你若胜得过他,他背后有雷家的强力支持,你将面对着无休止的报复。而且,不但是你自己一人,你还要连累庞氏匠作铺,以及你认识的所有人。”

    庞少坚所说的厉害关系,让晋凌沉默了。的确,以他现在已经恢复过来的实力,仙将级的强者,杀死雷斌为高氏父女报仇,只不过是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可是,如果刚才出手了,肯定也要连累庞氏匠作铺。

    庞掌柜对自己不错,自己不能连累他。

    而且,他不能轻易地暴露出自己还活着这个消息,至少不能在面上给予别人线索。

    但是,这等不平之事,总是要管的。

    晋凌心中,很快有了主意。

    雷斌当众打死老高,将玉英带回了雷家赌坊,绑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准备在将这少女卖入青楼之前,好好品尝一下她的美妙滋味。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天色渐渐晚了。他让赌坊的打手们买来了酒菜,带着几个心腹吃喝着。

    “斌少,我们打杀了那个高老头,官府不会来找麻烦吧?”吃喝中,一名心腹担忧地问。

    “官府?”雷斌冷笑一声,“在石口镇,我们雷家就是官府!镇主府什么时候敢拿正眼看一眼我们?”

    “也是。”一名心腹笑道,“雷团长回来之后,镇主府看见我们雷家,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我亲眼见到,洪镇主与雷团长见面时,脸上那卑谦之色,实在是好笑。”

    “没有雷团长的支持,洪镇主这镇主之位,也坐不安稳。”雷斌大笑道,“镇主府若是敢管今日之事,早就派人来问了。到现在屁动静也没有,说明他们也知道这事不能管。”

    众人大笑。

    “斌少,你要的西街烤羊送来了。”这时候,门口一名护卫引着一个抬着大食盒的少年进来。少年将食盒放下,打开盒盖,一阵焦香之气瞬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好香啊!”在座的人们说道。

    雷斌打量了一下送烤羊的少年,后者正在安安静静地将烤羊取出,置于酒桌之上。

    “少年人,西街烤羊我吃过多年,怎么从没见过你?”雷斌虽然有些酒意,神智仍然清楚,打量着少年问道。

    “回大爷,我是新来的,刚在店里打杂没几天。”少年人回答。

    “哦,新来的。”雷斌笑道,“看来是店主老王又起了心思,想在人工上面省些钱了。”

    少年人将整只烤羊陆续取出,然后收拾了食盒,缓缓离去。

    雷斌等人便继续吃喝,一直到半夜才散去。

    回房间之前,雷斌带着一身的酒意,前往茅厕解手。这时候已经接近深夜子时,赌坊已经歇业,后面的住处除了一些人的鼾声之外,别无其它声息。

    “赶紧尿完,玉英那小美人儿,还在房间里等着我哪。”雷斌心想着,刚进入茅房,解开裤带,就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一股强大的气息瞬时笼罩了他的全身。

    “什么鬼!”他慌乱地想提起仙力,却半点也动弹不得。想呼喊,也是半点声音也呼喊不出。

    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戴着一件青铜面具。

    “雷斌,雷氏赌坊之主,作恶多年,逼良为娼,草菅人命。”黑衣人用很不自然的声音说道,“今日更当街打死百姓,强抢民女。因此,本队长判你,死刑!”

    什么队长?什么死刑?雷斌心中大恐,拼命挣扎,却仍是无法动弹。他才知道,自己的仙力已经完全被对方控制。

    对方的修为,要强于自己太多,太多。

    他眼神之中的恐惧之色大弹,惶然地看着对方,内中多了许多乞求之意。

    不过,黑衣人并不管这些,随手一拧,直接拧断其左手,臂骨顿时断成多截。

    雷斌闷声惨呼。

    黑衣人陆续拧断他的另外的手脚,接着双手一旋,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雷斌的身体便像一滩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不急离开,扯开雷斌的一片衣服,蘸着其断骨刺出处的鲜血,在茅厕墙上写了几个字:逼良为娼,草菅人命,该死!

    在这行字之下,简单地画了一个苍鹰图案。

    这黑衣人正是晋凌。白天他不方便出手,容易连累庞掌柜,便决定晚上动手。那个送烤羊的少年,便是他通过千颜改头换面。他通过送烤羊,仔细地了解了赌坊的地形以及雷斌的住处,为下一步的暗杀作了情报上的准备。然后趁夜而来,一击而杀。

    墙上这个图案,长年以来牢牢地记在他的心里。这里脑海中另一个世界的他,所在的鹰魂小队的队标。

    做完这一切之后,晋凌再度检查了一下现场的痕迹,确认没有破绽,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

    次日雷氏赌坊的伙计早起打扫,在茅厕边发现了惨死的雷斌,以及墙上的字,恐慌地大叫起来。

    随后,雷斌深夜惨死之事,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石口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