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独孤和拓跋
    拓跋菩萨心中念头急转,思考对策,在他的气机感应中,这位吴家剑冠年龄不足双十,内息虽然浑厚,但必然有限,与自己相比更是不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在这奇怪的域场内,交手到现在,对方浑身气机丝毫没有下降的反应,想来是能够得到外界的元气补充。

    所以对耗内息,自己必然会落败,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直接摧毁斩杀对方,这域场自然破去,另一种退路就是脱离这个域场。

    他是老牌武道宗师,自然知道对方这种域场不可能太大。

    心中想定,拓跋菩萨精神遥遥锁定身影闪烁变幻的灰衣青年,眸中金光大盛,原本附着于体表的金色气机炸开,声如雷炸,将身体周围的剑气崩散开来。

    同时右手横举,猛地推出,掌风罡气肆虐,形成一个夸张的淡金色气柱,这气柱遥遥对着独孤求败,肃清了身前的剑气,形成了一个干净的通道形状。

    没了无处不在密密麻麻的剑气所阻,拓跋菩萨整个人双脚猛地一踏,轰然一声大地震颤,地面出现一个圆坑,仿佛一道金光,伴随着猛烈的气爆声,瞬息间来到了独孤求败身前。

    这一刻,北莽第一人强悍的实力开始真正显露。

    剑域之外,两方人马不知何时早已停战,所有的目光都望着战场中央的地方。

    那里烟尘肆虐,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仿佛雷霆一般的炸响,不时地从里面传出来。

    所有人都知道,胶着了三个月的战场,终于要出一个结果了。

    而这结果,就看里面这两人谁胜谁负了。

    那灰衣青年胜,北莽兵士没了拓跋军神这个主心骨,必然军心溃散,面对同样凶悍的北莽军,必败无疑,若是拓跋菩萨胜,经此一战,必然不再留手,也不会再忌惮武帝城的那一位,整个战场无人能够阻拦这位北莽第一人,徐骁等人只有死路一条。

    剑域内,面对迎面而来的金黄色拳头,独孤求败面沉似水,此刻他占据四象阵的北方玄武位,玄武主防御。

    他心神一动,身旁的透明的玄武剑器晃动,剑域内的剑意剑气,仿佛沸水一样,裹挟着漫天的烟尘,在其身前形成数层仿佛幕布一般的“帘子”。

    金色拳头砸来,这帘子面对刚猛无铸的拳劲,几乎是一触即碎。

    砸碎这数层剑气帘幕,拳劲去势不减,轰然砸在了玄武位置的透明剑器上,剑器应声崩散,但几乎瞬间又有新的透明剑器生成。

    时间虽短,但也足够独孤求败抽身脱离了。

    拓跋菩萨面色沉凝,心中有所预料,开始执行第二套方案。

    毫不迟疑,身影疾掠,往远处奔驰。

    独孤求败飘忽的身影一顿,显露身形,转瞬间便知道对方的意图,身躯晃动,化为一道灰蒙蒙的的剑光,紧跟其上。

    剑域裹挟打斗而成的烟尘,这些烟尘化为剑域剑气的一部分。

    所以外界的两国士兵和江湖中人,便看到了这一幕。

    一大片灰色烟尘像云团,仿佛活物,在急速移动,烟尘中一个散发着金光的魁梧身影,在急速的奔跑,其双脚踩踏大地,大地都在颤动,仿佛千军万马奔腾,极为骇人。

    人们的视线中,尽管那金色人影速度很快,但始终未曾脱离那片灰色烟尘。

    拓跋菩萨也发现了这个现状,自己的速度和对方差距不算很大,现在自己始终在趟着“剑河”狂奔,速度虽然快了一丝,但却不可能甩脱这奇怪的域场。

    他还要警惕后方,不时的有锋锐无匹的剑气刺来。

    这漫天烟尘形成的阴影,此刻有些蔓延到了他心里。

    独孤求败此刻也并非轻松,剑域的维持,极为消耗精气神,虽然可以以天地间的元气作为补充,但转化效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对方若真是这样一直跑下去,自己绝对拦不住他。

    独孤求败默默思索着对策。

    但另一边,拓跋菩萨眼眸一转,身躯横折,速度极快的奔向北凉军阵。

    独孤求败紧跟其后。

    金色的魁梧身影入了军阵,仿佛虎入羊群,将前方躲让不急的北凉兵士撞得支离破碎,惨叫四起。

    有那些没有被撞到的兵士,同样因为拓跋菩萨的靠近,进入了剑域。

    “嗤……嗤……”

    这些普通的兵士哪里抵御得了剑域内无处不在可怕剑气,浑身被戳满了空洞,立毙当场。

    独孤求败皱眉,立即收敛心神,剑域内无处不在的细密剑气散去。

    但剑域仍如跗骨之蛆一般,紧贴着拓跋菩萨。

    拓跋菩萨自然发现了这一现状,心中转过念头,更是深入北凉军阵中军所在,想要一次削弱对方那奇怪域场的实力。

    “拓跋,枉你身为北莽第一人,竟如此不顾武者面皮。”一声大喝从北凉诸将方向传来。

    拓跋菩萨面色平静,丝毫不以为意。

    但紧接着,北凉的江湖人也开始大声喝骂,这些江湖中人,人员驳杂,士族大阀有之,底层小门小派有之,混江湖的混混也有。

    那些士族大阀,高门大派有着矜持,之乎者也的骂了几句,但紧接着就闭嘴了。

    实在是身边传来的粗言秽语,让他们皱眉。

    那些底层江湖人,本就是一直在社会的阴暗面摸爬滚打,骂人的话可比士族大阀这辈子听到的话还要多,也更加不堪入耳。

    北莽江湖人也是糙人,不甘示弱,两方对骂起来。

    北凉的江湖人似乎对于能当着拓跋菩萨骂这位北莽第一人异常兴奋,那种异样的兴奋感,促使着他们虽然在和北莽江湖人对骂,但火力都落在拓跋菩萨身上。

    拓跋菩萨再好的脾气,听着耳边问候自己家人的粗鄙话,也不禁大怒,高高在上的武道天人,怎能被这些蝼蚁侮辱诋毁。

    他扭头看向远处的江湖人,眸子中杀机大盛。

    “找死。”

    拓跋菩萨迅速脱离军阵,往江湖人群疾掠。

    北凉的江湖人见状,大骇,顿时逃散,骂归骂,却也都知道,这位北莽江湖第一人弄死自己和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杀了十几人后,拓跋菩萨怒火褪去,感受着丹田的内息再度减弱,这才悚然惊醒。

    不知何时,那原本消散的细密剑气,又出现了,犹如无数的细密小虫,不停的磨灭着自己的内息精气。

    就在此时,东南西北四把透明剑器一起晃动。

    “嗡”冲天杀机再度盈野,比之前的任何一刻都要盛。

    四道霸道无匹的凌厉剑气,仿佛能穿透一切,往他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