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人魔之路》正文 第1306章 邪无法
    在冷婉婉的带领下,两人最终来到了城中心一座高塔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层高塔造型奇特,而且每一层之间,并没有连通的通道或者阶梯,想要到达某一层,只能通过传送阵。

    二人站在第一层的传送阵上,随着阵法上灵光的亮起,身形就从阵法消失无踪。

    当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另外一座阵法上。两人从阵法上走下来,北河目光四下扫视,就看到周围极为开阔。

    随着冷婉婉绕过一扇屏风,这时北河就看到,在正前方的有一高座,高座上还有一个身着绿色长袍的老者。

    此人虽然一头黑发,脸上却有遍布皱纹。而且双目阴翳,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咦!”

    当看到冷婉婉后,只听高座上老者一声轻咦。

    似乎对于冷婉婉的到来,有些意外。

    而后又听此人轻笑道:“当真是说不得,一说就来了。邪无法,你不是想见见宿女吗,她来了。”

    闻言,在这位天荒族天尊下方客座上的一个魁梧人影,当即向着冷婉婉扫了过来。

    此人不但身影魁梧,而且四肢粗壮,背后更是有一双巨大的肉翅。

    而观其外形,和勾弘倒是极为相似,这也是一个天鬼族人。

    从之前绿袍老者的话来看,此人就是邪无法。也是天鬼族中,那位将在三十年后,和冷婉婉联姻的人。

    此刻邪无法的目光,落在了冷婉婉的身上。

    当看到身着黑色长裙,宛如一朵圣洁的黑色莲花的冷婉婉,他不知不觉的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灼热之色。

    而对于冷婉婉身侧的北河,他已经直接忽略了。

    冷婉婉走上前来,向着高座上的绿袍老者行了一礼,而后道:“见过族老。”

    “宿女这次能够安然归来,实在是可喜可贺。”绿袍老者开口。

    “多谢族老挂心。”冷婉婉道。

    说完后,她就站直了身躯,并看向了天鬼族修士邪无法,微微皱起了眉头。

    邪无法立刻起身,向着冷婉婉抱了一拳,而后道:“冷仙子,多年不见,不知近来可好。”

    “倒不是太好。”冷婉婉不冷不热道。

    “哦?莫非冷仙子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不成,若是可以的话,说出来或许邪某能给你分担一二。”

    “哼!不用了。”冷婉婉一声冷哼,而后面向主座上的绿袍老者道:“启禀族老,这一次我来,是打算给族老介绍一个人的。”

    眼看被冷婉婉直接无视,邪无法目光深处流露出了一丝恼怒,不过下一息,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北河的身上。

    对于低阶修士来说,从外貌上是很难分辨出人族和天荒族修士的区别。但是于高阶修士而言,就很容易区分了。

    因为人族和天荒族,气息上完全不同,所以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人族修士。”只听绿袍老者诧异开口。

    “人族?”邪无法有些疑惑,同时他脑海中在不断的回忆。

    紧接着他就想到了什么,同样诧异无比,因为他想起人族修士,似乎是天澜大陆上的一个种族。此族实力在整个天澜大陆上,都只能排在中上游,算不得什么大族。

    这时只听绿袍老者道:“此子是谁?”

    “这位北河北道友是人族修士,不过却来自古魔大陆的魔王殿。”冷婉婉道。

    其话音刚落,北河心中一惊,更是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

    此女直接将家门给他报了魔王殿,让他有些意外。但是这种情况,他当然不可能表露出什么,而是静观其变。

    “哦?来自魔王殿吗……”绿袍老者越发讶然了。

    在下方的邪无法神色微动,虽然人族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寻常小族,但是古魔大陆以及魔王殿,就完全不同了。

    古魔大陆势力极为庞大,可以说在诸多的族群中,都是顶尖的存在。而魔王殿,则是古魔大陆上诸多魔修的领军。

    所有强大的魔修以及天尊境的存在,全都是魔王殿的人。

    北河能够加入魔王殿,想来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修为,必然还有不凡的天资和实力。

    “然后呢!”又听绿袍老者开口。

    “然后……”

    话到此处,冷婉婉脸上浮现了一丝迟疑。

    见此,绿袍老者神色有些微沉,任谁都看得出来,此刻的他已经有些不快了。

    至于一旁的邪无法,对于眼前的这一幕一直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紧接着,就见冷婉婉一咬牙,“这位北道友,其实和晚辈之间早有情意,而在晚辈看来,选择道侣上,北道友要比这邪无法更加适合。”

    冷婉婉的话音落下,此地陷入了一种诡谲的气氛。

    绿袍老者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目光更是注视着冷婉婉,微微眯起,无形中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

    邪无法一愣之下,脸色变得铁青,同时他在看向北河的时候,眼神深处还浮现了些许杀机。

    “宿女应该知道,合适不合适,并非你说了算,而是要听从族中的安排。”绿袍老者道。

    冷婉婉脸上同样生出了一丝恼怒。这邪无法的师尊,跟前方绿袍老者有一定的交情,多半是邪无法的师尊,跟绿袍老者打过招呼了,而绿袍老者又作为她的顶头上司,所以这件事情很难让对方改变决定。

    但这一丝恼怒立刻就被她掩饰了下去,同时只听冷婉婉道:“族老,晚辈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说吧!”

    绿袍老者道。

    冷婉婉并未立刻开口,而是看了邪无法一眼,“此事不适合让他听到。”

    邪无法越发恼怒,甚至都微微握起了拳头。

    对此冷婉婉视而不见,而是向着高座上的绿袍老者行去,当从邪无法身侧走过,来到绿袍老者的下方,就见她看向绿袍老者贝齿轻启的开口。但不管是北河还是邪无法,都听不到任何声音,因为她用的是唇语。

    只是片刻的功夫,主座上的绿袍老者竟然微微变了脸色,同时在看向北河的时候,露出了明显的吃惊。

    “此话当真?”只听绿袍老者道。

    “这种事情,晚辈当然不可能说假。”冷婉婉道。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不过北河还是能够猜测,冷婉婉应该给对方说了,他领悟了时间法则的事情。这让他有些担忧,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引起什么麻烦。

    不过一想到此女不可能坑害他,他就稍稍放心了一些。

    当看到绿袍老者脸上的吃惊,下方的邪无法,对冷婉婉告诉绿袍老者的事情极为好奇,同时心中也生出了百般猜测。

    此刻绿袍老者看向北河,没有了之前的轻视,而是道:“不知道这位北小友家师是谁。”

    “晚辈只是魔王殿中一位内阁长老,并无师从。”北河道。

    “哦?”绿袍老者有些不太相信。

    不过仔细一思量,他倒觉得北河所说并非是假话。他虽然不了解魔王殿,但是也听闻过,其中的制度只有严格的上下级,没有师尊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北河还不是一般的执事长老,而是有实权的内阁长老,这也符合他领悟了时间法则的地位和身份。

    此人心中如此想到时,又听北河道:“晚辈和冷仙子相识已经多年,而且对冷仙子倾慕已久。他日会带上殿中诸位尊者的引荐函,前来向仙子提亲的。”

    闻言,绿袍老者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摸了摸下巴的胡须,似乎是在斟酌。

    邪无法见此大怒,只听他道:“小子,别以为来自魔王殿,就将自己当成人物了。”

    北河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你!”

    见此,邪无法气急败坏。

    只听他道:“好好好……我观你修为也不弱,既然都敢向冷仙子提亲,不知道有没有胆子,跟我比划比划呢!”

    不等北河开口,上方的绿袍老者,眼中一抹奇光闪烁,只听他道:“既如此,那你们就比划比划吧。”

    冷婉婉哪里不明白,对方多半是想看看北河的实力,以及北河是否真的领悟了时间法则。

    邪无法有着法元中期修为,实力极为强悍,据闻此人在同阶修士中,还没有碰到过对手。而且还曾斩杀过不止一位法元后期的存在。

    听到绿袍老者的话,邪无法大喜,而后看向了北河。

    在三人的注视下,只听北河道:“刀剑无眼,要是伤了你,可怪不得谁。”

    他倒是不介意,给这邪无法一点颜色看看。

    “找死!”

    眼看北河不过法元初期修为,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邪无法双翅一振,身形骤然从原地消失。

    与此同时,北河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