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大救星 > 章节目录 第190章 苟富贵,勿相忘
    董寿的激将法毫无意义。因为王烁,原本就真的很想亲自砍下他的人头,去祭奠那些被他害死的人。

    但是王烁没有这么做。他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问案室,把董寿甩在那一张紧闭的大门后面。

    曾经的董寿,是一条被人驱使四处伤人的恶犬。

    现在的董寿,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

    他的死亡已是定局。

    但是现在杀了他,最高兴的不会是王烁和那些冤死的灵魂,而是有待被他指证的亚里斯和董延光。

    王烁出来后,董寿冲到门边大力的砸门,“什么时候拘捕董延光?”

    “我要去现场!”

    “我要亲眼看到,他被打成一条落水之狗!”

    “我要亲眼看到,他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崔敬就站在不远处。

    王烁走过去,看着他。

    崔敬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他的心里,只剩下了仇恨。”王烁说道。

    “没有办法。”崔敬摇头,“他从小,就养成了这种极端的性格。这有点像董延光。”

    “这不是你的错。”

    “这就是我的错。”

    王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崔敬站在门外,久久的凝视那一张,关闭的门。

    王烁回到自己的官署,亲自认真的整理了一下手头的证据。

    董寿的供词,米罕留下的秘册名录,钱三的供词,康道满的供词,还有段宠、于道智及秦氏母女与米罕等人的验尸纪录,等等。

    一一归纳整理完毕,王烁在心中仔细的梳理思路,准备去向皇帝做一个总结汇报,并正式请命对亚里斯进行抓捕。

    王烁预计,皇帝不会轻饶了亚里斯。因为他此前已经通过派谴飞龙禁军来参与行动,间接表过态了。

    但是亚里斯的身份比较特殊,首先他是一位祅教的宗教领袖。大唐的两京一带光是祅祠就有六座,祅教徒挺多。尤其是在西域和丝绸之路上,祅教的影响力更大。

    其次,亚里斯还是波斯商盟驻京城商会的会主,手中掌握有极其雄厚的财富,在商界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再者,亚里斯的案子,还牵涉到许多京城的官员。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王烁很想亲手宰了亚里斯,但草率动手肯定会带来一连串不良后果。

    因此,现在很有必要去请示皇帝由他定夺。何况,这件案子原本就是皇帝亲自交办的。

    正要动身进宫,王烁心中一动,皇帝派杨钊来和我一起经办此案,他还是我名义上的“领导”。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上他一起去进宫面圣呢?

    他心中细细的思忖,这件案子办下来,多少会有一点功劳。杨钊是一个典型的“无利不起早”的势利小人,他现在对我很客气,无非就是巴望着我尽快破案,他好跟着一起瓜分功劳。

    如果自己撇开杨钊越级上报,他定然恼羞成怒。

    王烁觉得,虽说以后的事情不大好讲。至少就目前来说,杨钊这个人还是可以“团结”一下的。

    砒霜尚能入药。按历史的走势来分析的话,拉杨钊来对付李林甫,这思路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想清楚之后,王烁便带上了丁贵和几名亲卫,去了京兆府。

    一行几骑刚刚走到京兆府门口,刚好遇到杨钊从里面走出来。

    “王将军?”杨钊有点惊讶,“我正准备去左街署找你。”

    “巧了。”王烁笑道,“我已经来到了京兆府,专寻杨御史。”

    “来,快请。”杨钊颇有一点喜出望外,“来人,速备酒宴。”

    “杨御史,酒宴就不用了。”王烁道,“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还是饮茶吧!”

    “好,那就赶紧置茶!”

    二人往府里走,王烁一眼瞟到了不远处屋檐下躲躲闪闪的元载,不由得暗自好笑。心想,这厮肯定把秘册名录的事情跟杨钊说了。要不然,杨钊不会这么急着去找我。

    无所谓,自己就没打算瞒着杨钊。

    秘册名录通过元载的口说出来,定能调足杨钊的胃口,会更加显得“奇货可居”。

    但是它涉及的京城官员太多了,对自己来说,它就是一个烫手的山竽。让杨钊这个御史来接盘处理,显然更加合适。

    二人进了会客室,茶艺姬煮好茶后,杨钊就叫她退下了。

    屋中只剩下王烁和杨钊两人。

    “萧府尹真会享受,这可是湖州的贡茶清明笋尖。”杨钊道,“王将军,请品尝。”

    王烁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比这个茶叶更加名贵的,恐怕是那一位技艺超群的茶艺姬。”王烁道,“王某素来爱好饮茶。有朝一日杨御史真正成为了京兆尹,王某倒想把这位茶艺姬借用几日。”

    “不不,杨某资历太浅,绝对不敢觊觎京兆尹这样的重职。”杨钊一个劲的摆手。

    王烁笑了一笑,“资历这个东西,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重要。但杨御史,可不是一般人。”

    “京城这地方太复杂了,遍地的王侯贵族。京兆尹位高权重,我嘛呵呵!”杨钊仍是摆着手,“我是真的不行。你也看到了,光是一个右街署,我都镇不住。”

    “那是因为,杨御史只是暂时代理。”王烁笑了一笑,“等到正式上任,那个右街使韦由再敢那么嚣张的话,那除非是他不想在京城官场混下去了。”

    杨钊眼睛稍稍一眯,“王将军你说,那个韦由是不是很想自己取代萧炅,成为新的京兆尹?”

    “这还真是说不准。”王烁道,“他有出身有背景,品衔资历也够,再加上还有一个关系密切,担任吏部侍郎的堂兄弟韦陟,在背后替他撑腰。”

    “没错,没错啊”杨钊若有所思的连连点头,“吏部侍郎,可真是手握官员升迁任免之大权!”

    “所以,杨御史”王烁颇带暗示意味的微然一笑,“要下手,得趁早。”

    杨钊眼睛一亮,心领神会的叉手一拜,“还请王将军,助我一臂之力?”

    王烁呵呵一笑,从怀里拿出那一本秘册名录,端端正正的放在了茶几上。

    “杨御史,请过目。”

    杨钊激动不已,连忙拿起秘册名录,小心翼翼的一张一张的翻看起来。

    他的口中,还不知不觉的念起了一些人的姓名。

    “刑部尚书兼领京兆尹萧炅,左金吾将军领左街使董延光,大理少卿杨璹哈哈,右金吾卫将军领右街使,韦由!”

    “老小子,你竟敢贪脏受贿,可算是逮着你了!”

    杨钊,当场大喜!

    王烁平静的问道:“杨御史,如果让圣人看到了这一份秘册名录,当会如何?”

    杨钊微微一怔,很快冷静了下来。他慢慢的合上了秘册名录,寻思了片刻,说道:“牵涉面太广了。不太好办。”

    “我也是这么认为。”王烁道,“真要一一查办下来,京城的官场要发生一场巨大的地震。”

    “怕是有过半的朝廷大员,将会受到牵连。”杨钊皱起了眉头,“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胡商神棍亚里斯,竟然能在京城搞出这么大的乱子!”

    王烁道:“那我们还要不要,将这本秘册名录交给圣人?”

    “当然要。”杨钊倒是答得毫不犹豫,“这种事情,必须请由圣人亲自定夺。”

    “我也是这么想。”王烁点头。

    杨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又诡谲的笑容,说道:“王将军,此番你真是立下了大功。圣人一定有重赏!”

    “王某查案全是职责所在,不敢邀赏。”王烁道,“倒是杨御史,一口气查出了京城这么多的贪官。有此一项大功,圣人一定会对你青睐有嘉,重赏提拔。”

    王烁这话说得很清楚了,摆明就是要把“秘册名录”的功劳让给杨钊。他是御史,监督和纠察百官正是他的职责所在。

    杨钊,两眼都在放光了!

    “有朝一日!”他有些激动,但还是忍住了冲动没有把话说得太过露骨直白,而是面带笑容压低了声音,“杨某,一定不会忘了王将军今日的义气与恩德!”

    王烁笑道,“苟富贵,勿相忘?”

    杨钊大笑,“苟富贵,勿相忘!”

    此刻,王烁真的很有一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如今看来,和小人相处其实不难。

    他们的心思,可比伪君子简单多了。

    像杨钊这样的小人,他想要什么会表达得很是清楚,并且喜欢“明码标价”的进行利益交换。自己投其所好给了他好处,他会很直接的给出回报。

    相比之下,像萧炅这样的伪君子,真的是城府太深反复无常,令人有与虎谋皮之感,根本防不胜防。

    “王将军,你看这样可好?”杨钊问道,“我先拿着这份秘册名录,进宫去求见圣人,把案情大致跟圣人通报一下。如果圣人想听详情,自会召见王将军亲自入宫,前去详解。如若不然,圣人也会给出旨意,告诉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王烁一听,还想把我撇开不成?

    “王将军千万不要误会!”杨钊连忙压住嗓门,小声说道,“圣人和贵妃刚刚闹了一点小别扭,心情不是太好。所以”

    王烁点头笑了一笑,同样也压低了声音,“那杨御史,可得千万小心!”

    “放心,放心,我会见机行事。”杨钊一脸的灿烂笑容,小声道,“王将军,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