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一帘惊梦
    何玉登时只觉得背后冷风涔涔,似被莫名的强大存在锁住了七魂六魄,一举一动,不敢有丝毫逾越,心如电转,他决定按照最常规、也最合理的处理方式,唤醒眼前这位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同船修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狗?”

    他轻声呼唤,准备去摇醒对方,轻抚对方品阶不高的道袍,只觉得入手触感真实,并无任何幻觉的痕迹,这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不是幻觉,其二便是对手太强大,超出了自己的应对能力。

    他不禁心中暗忖,该来的总会来,并不会因为如何处理而改变了结果,能隔绝甚至迷惑自己神识,将一名修士放在自己身边而全程不被发现,这种情况多半属于后者。

    既然没有能力反抗,那就默默享受吧。

    “二狗,快醒醒!”

    他再度低声呼唤,那名曰“陈二狗”的修士却只是翻身换了个方向,随后睁开眼,一双晦暗无神的眼勉强睁开,映出了何玉还算英俊的白净面皮。

    白雾苍茫,人影绰绰。

    眨眼间,何玉便来了一处还算恢弘壮观的楼观附近,熊熊烈火似远还近,在混乱的喧嚣声中,在狼奔豕突的乱流中,叫骂、嘶喊、哭泣、哀求的声音不绝于耳,他见到数名刚刚认识的同宗修士,也见到不少入侵者火红或橘黄的袍服,穿着在那看似矫捷灵动的身影之上,他心中忍不住嗤笑一声,却见一个虚胖的身影向自己奔来。

    那人影脏污的袍服上,已然有多处破损,正手执一把染着微黄光芒的法剑,跌跌撞撞的飞掠过断壁残垣,用了数十息,才到了近前。

    “何玉,快走吧,忘秦门已经亡了!”

    何玉下意识的想要听从,大厦将倾,宗门覆灭存亡之际,他一个修为低微,只加入宗门才三天的小修士,不跑还能做什么?他知道这是幻觉,虽然这事情真切存在过,但还未等他出声应和,却有另一个声音从识海之中自动翻涌而出。

    “不,我不走!”决绝的神色,正是曾经的自己。

    “你——”

    那人影明显怔了一下,似乎期盼的答案并未出现,他用那热忱而又坚定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何玉一番,“先避到大库,那里有护山法阵庇护,多半能坚持到明日,待到此间事了,和我一同去投奔云岚宗,他们答应给我们重新选一块领地,虽然只能带三千领民。”

    领民?

    何玉的思路陡然有些凝固了,似乎回忆起什么,他正想要抓住来者,这位刚刚被任命为掌门的男子,那修者气息低微的人影,却瞬间如烟尘般溃散了,眼前景物飞快旋转,破碎,仿若一道本来坚韧的外壳一般,碾成齑粉,不复存在。

    白雾再度蔓延,待到再次清晰时,鼻翼间却已先被海风卷来的潮气填满。

    那是无边无际的海。

    各色海鸟成群结队,或翱翔天际,或落于余晖洒满的沙滩,寻着当日的食饵。

    鲸海群岛,摸鱼岛。

    正是他此行的去处,一个让他心存感恩,又存着复杂情愫的存在。可惜了,物是人非,眼角的清泪还未凝结,他却看见了两个不同寻常的身影。

    阚福师兄?如琳师妹?

    “师弟你可回来了,延误了两天,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怎么样,掌门交代你的任务完成的如何?青川宗还不错吧?他们是否有认掌门的印信,带你去藏经阁?是不是大宗大派就和我们不一样?”

    “对啊对啊,玉师兄,快给我们讲讲,听闻大宗派的人和我们这小岛上的小门户不同呢,女修衣裙下摆和袖口都有特别的讲究,我嘱咐你帮忙看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绘成图样,我好和周师姐一起研究。”

    两人一左一右,问个不停。

    何玉却觉得有些恍惚,青川宗诚然是不错的,有更好的传承,有更多的典籍,更纯净的灵气,更重要的是,有修为更高,可以指点自己大道的师父,虽然自己的资质在这摸鱼岛上数一数二,但到了青川宗,却只能算落得上乘,好在那位李师伯,似乎很看重自己,几次三番的邀请自己加入青川宗,可是这摸鱼岛的一切……

    天空碧蓝如洗,水清如练。有着善良的师兄,慈祥的师父,宽容的掌门,以及还算可人,对自己也甚好的师妹。

    呵。

    不过我

    好像忘记了如琳师妹的交代,青川宗的女修,似乎腿更白,更长的样子,以至于忘了去观察那些平素也不甚注意的细节,虽然她们看自己的样子,就像是看见了乡下人,但只要随同的东方师兄介绍自己的资质,并伪称自己是李师伯新收的弟子,她们的态度登时就改观了很多,变得热络起来,甚至邀请自己去她们的洞府做客。

    “我是来辞行的。”

    恍惚间,另一个声音忽然在耳边突兀响起,替他做出了回答,围在一旁的阚福师兄和如琳师妹顿时便如泥塑一般,变得晦暗无神,接踵崩裂于前,眼前的景物再度飞快旋转,迷乱,失却了原本的色彩。

    白雾再度蔓延,待到再清晰时,他已被稀薄的灵气萦绕,那是山间清晨偶尔才会浮现的,不仔细感知根本不会觉察出的存在,他忽然记起来,这里已算是血煞宗后山灵气最为浓郁的修炼地,也是太上掌门平日的居所。

    而自己所居的茅屋,必须要时时借助祭炼生灵,方可勉强修炼。

    何玉此时却只看得见冰冷的地面,因为他正跪在一人身前,浑厚的长者气息,虽然并不压抑,但却真实的将他层层包裹,毫无匝缝。

    元真境,不知何年何月,需要血炼多少生灵,我方能修炼到太上掌门这等境界。

    “既然你已经借我炼制的天奴血丹,到了破天境,那便去替我做件事。此事事关宗门未来福祉,或许需要数十年方有结果,但你既是我的亲传弟子,这一使命便是你的命运。”

    “你只需将这件物事纳入识海,待穿过这道门,修为道法便会被我设下的禁制封印,以便承继另一名修士之命运,但务必谨守本心,记住我交给你的使命,将另一界的信息完整记录,以助我遴选合适的地点迁移本宗。”

    “倘若我不幸沦为蝼蚁……”何玉想到了一种可能。

    “那便如你的四位师兄一般,我会另行派人前往,但天奴血丹炼制不易,或许……已经没有下次了。”那声音听起来无奈且苍老,随即长叹一声,“好在你到了异界,尚有两次机会再度改换命运,附着魂魄到极远处的人身上,不至于如你的四位师兄一般,待到事情圆满,你触发身上的禁制,我自会召你回来。待到那时,便是我血煞宗改换命运,整体迁移到另一界的良机。”

    “是,何玉定不辱使命!”

    那道声音还未消散,却有一股巨力,如潮水般涌来,将那一切都浑然抹去了,只听得一声叹息:

    “原来如此!改换数次身份,你果然并非本界中人!”

    眼前景物快速消逝,冥冥中无数记忆碎片飞快聚合,又快速离散,有一只金光绚烂的巨手,凌空飞掠过来,像是抓取了什么,末了只听得一声脆响,似乎有某种牵扯,被忽然斩断了。

    “元真境?尚且不及半圣,也敢染指本界!”

    那声音苍凉而恢弘,与方才的声音似乎并不是出于同一人,但随后的一声轻笑,更像是出自第三人,随而出言嘲笑,何必选一个妖族做内应,诸如此类,何玉听得真切,但却不敢动,更不敢出言辩驳,双瞳游走,佯做战栗,待到半晌之后,他只瞥得一道身影由远及近,看不清面目,更看不透修为。

    “你与过去的一切,已被我彻底斩断,我会抹去你身上的禁制,但从今日起,你要为我做事。”

    那声音还未彻底消散,眼前景象便紧随着一段传音消散无际,何玉只觉得眼前一黑,登时觉得周身赤热难当,恨不得找一冰窟投入其中,他赶紧静心屏气凝神,却只觉得修为一路攀升,澎湃的灵气疯狂涌入四肢百骸,待到再度睁眼时,已到了玄级圆满。

    可惜了,运气一直不好,每次使用太上掌门赐予的手段,都未能附身到修为更高的人身上,以至于自己一身修为都未能承继。

    太上掌门?

    姓甚名谁来着?他忽然记不起来这段前尘往事,只记得冥冥中那道身影交代自己,快速赶奔鲸海群岛的一处所在,去投靠那名曰“孤星”的强者。

    “接受他的指点,突破玄级到地级,取得他的信任。”

    那声音细密如丝,但却真切入耳。何玉痴了许久,终于定下心来,暗忖还是坦然接受命运,往事如一帘惊梦,如今只成泡影。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浅山宗这最后一段经历,

    他似乎还记得分明。末了只得暗自长叹一声命运多舛,轻抚胸口,想要平息体内因窠臼崩坏而泛滥的乱流,却浑然发现自己周身衣袍均已焚毁。

    而眼前的陈二狗,也因方才自己冲破桎梏的热流,变得寸缕皆无,此刻刚刚醒转,正瞪着眼,看着同样不着衣物,周身血色淋漓的自己。

    马车早已不见踪迹,四野俱寂,空有月色撩人。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何玉登时化掌为锤,打晕了神色异常的陈二狗,他忽然记起,那位无名高人似乎额外叮嘱过自己,不允许杀掉此人。

    …………

    罪城。

    向上的扶梯冰冷而晶莹,即便能借助修士体魄的便利,江枫一路行来,也觉得甚是疲惫,不难发现,这里似乎不止有身体的锤锻,而更有精神的磨练。

    经历了罪城一层和二层,江枫已然有了些认知,每一层的世界都各自不同,这与每层的主人息息相关。一层幽城的布置并无多少特殊,因为他对众人没有什么索求,只是要求找个送信人而已,而在紫苏离去的二层,更像是个隐遁了出口的修炼地,以及锚定“真视道标”的道场,更是引诱后来人的陷阱。

    只不过因为流波帝君的出现,自己并未深度卷入,这不得不说是个幸运,但也说明,流波帝君对自己一行的关注度,远高于他人。

    能够照拂自己的,是引路的黑蛇之灵,这一点,流波帝君点破,江枫信,但也不完全信,他相信对方那句“更好的选择”绝非空穴来风。

    不过眼下并不是辨明这些的时候。

    几乎垂直向上的扶梯已经到了尽头,而眼前的景致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不过这又是哪里?

    体表贴附的灵气迅速流失,这明显是一处灵气空乏的所在,眼前白茫茫一片,湿润微凉的气息紧紧的包覆周身,但江枫却能感受到一抹纯真,无味,无害。

    “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冥冥之中,我觉得这里与我的身世有些牵扯。”黑蛇之灵左右徘徊,凭借直觉辨明了方向,“我们走这边!”

    江枫移步,尾随黑蛇之灵太华,脚下的路渐渐有些泥泞,视线只得在左右一丈,即便借着灵力探视,那抹灵力也会很快消散,融入到这水润的氛围之中,偶尔有滴答的水落声,但江枫猜测那并非有生灵在作怪。

    这似乎是一处罕有人际的荒芜。

    目力所及,根本没有一棵杂草,或者虫豸存活,即便残骸也无,直到行了近三个时辰,待到精神甚是疲倦,昏昏欲睡之时,那无尽的白雾,方才有了一处明显的缺口。

    江枫一脚踏入,只觉得耳边风声如割,目力所及之处,青山如障,绿草如茵,数十个村庄鳞次栉比的罗列在前,炊烟袅袅,一副田园景象。

    多少有点大荒镇的感觉,这种印象刚刚滋生,那景致便衍生得更加真切,仿佛画卷之中添了点睛之笔,池塘之中多了游鱼鸣蛙一般,变得灵动鲜活起来。

    “这里便是此地原初的模样。”黑蛇之灵太华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抹黑影,那黑影与黑蛇之灵有些相似,但更接近于人形,只是弓着背,气息亘古而苍凉。

    “你便是真正的和蛇吧?”

    感受到那抹熟悉却陌生的气息,江枫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只是留在此地的一抹残影,好比夕阳映照下,波澜处扭动的落日残影。”那身影自嘲道,没有否定江枫的猜测,“跟我走吧,我来讲讲这里的因果,或许能助你解决此界的困境,虽然我今日见到你之后,发现这只是奢望。”

    他回转身,只露出两只漆黑模糊的眼眸,但却似乎洞穿了一切,江枫瞬间有种身体被彻底剖开的感觉,识海中,永恒之塔轻颤铮鸣,旋即被一抹不知源自何处的气息抚平,再无波动。

    “当然,倘若你有机会,也可以讲给那些人。”

    “哪些人?”

    “身居高位,生灵覆灭之际,需要挺身而出的人。他们比你似乎更靠谱,虽然这些因果也因他们而生。”和蛇说的玄奥,江枫听得一知半解,但他知道眼前并不是多问的时机,有和蛇带领,几息之间,他们便跨越数道有形或无形的障碍,进了一处村落。

    这里与普通的凡人村落,并无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