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盖世》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为主
    虞渊以完整体屹立在斩龙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噼里啪啦!嗤嗤!

    在他本体抵达,阴神融入的那一霎,斩龙台内部的两个小天地,有暗藏的道则被触发,化作众多的秩序神链,突然密集地闪现。

    只是,外人根本无从感知。

    他阴神在的时候,他的感觉不直观,也达不到激发那些秩序道则的程度,所以斩龙台藏隐的奇奥未现天地。

    随着本体的归来,阴神和阳神的融合,再加上……他所在的污浊之地,本就是斩龙台极力镇压地!

    于是,隐藏的秩序神链,被突然给点燃唤醒!

    虞渊双眸中,顿时耀出令人不敢直视的神光,他脸上笑容,也因此灿烂许多。

    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出,从那两个小天地,突然闪现的规则闪电,要去约束限制的,就是长居污浊之地的所有鬼物。

    还有地魔!

    一种强大的自信,顿时涌入心头,他意识到不论袁青玺,还是所谓的巫鬼,地魔始祖煌胤,加诸多的地魔异类,其实全部受限于斩龙台!

    在此的邪魔,巫鬼和地魔,当真动起手来,未必就能讨到便宜。

    唯一的例外,就是态度不明的白骨……

    白骨成神之后,再也不受斩龙台的约束,身为主人的虞渊,无法通过斩龙台,感受到对白骨的压制。

    同为鬼物,至尊级别的白骨,超脱了大道的限制,独一无二。

    “主人!”

    虞依依的轻喝声,从煞魔鼎中传来,她神色急切地望着虞渊。

    虞渊心领神会,于是便直面袁青玺,还做出了伸手索要的姿态,“拿来!”

    袁青玺一愣。

    浮出煞魔鼎的虞依依,在虞渊本体降临时,和他的心神通畅,知他所思所想……

    虞依依当机立断地,解开了一切防御,让至强煞魔蜕变的冰莹甲胄,凝为了一截锋利无匹的冰刃。

    此冰刃,烙印着极寒奥义的精妙,被虞依依握在手中,在大鼎的边沿划了一圈。

    哧啦!

    玉帛被撕扯的声响,从那大鼎的边沿传开,千万缕原先不显的魂丝灰线,骤然冒出,就被寒妃化作的冰刃切割开来。

    从袁青玺背后飞出,本看不见的,环绕着煞魔鼎的魂丝灰线,纷纷断裂。

    这个鬼巫宗的老祖,感受到了掌心的刺痛,不得不放手。

    眼看煞魔鼎失去掌控,他一边摇晃着枯爪般的手,一边朝着虞依依吐了口浊气。

    灰黑色的浊气,如一条被污秽的阴间冥河,无比的浑浊,仿佛浮沉着数不尽的阴尸和亡灵。

    阴尸和亡灵,充满了河流,此刻皆在疯狂咆哮,释放着极端的,负面的恶念,杀戮,战争和毁灭,将生灵恶的一面尽情地宣泄。

    “你只是一介婢女,也敢对我们指手画脚,趾高气扬?”

    袁青玺也被激怒,眼瞳悄然变作灰白色,看着仿佛没了人类应有的情感,只剩空洞和麻木的躯壳。

    一般人,和此刻的他,只要对视一眼,似乎就会被抽离出灵魂,被他给掌控。

    鼎魂虞依依,自然不是一般人。

    看着那条浑浊的,遭受污秽的气流,化为溪河而来的攻势,虞依依还不忘嗤

    笑一声,“不过是几个,见不得光的,臭水沟的老鼠罢了。我家主人移开斩龙台,释放了你们,你们不仅不感恩戴德,还想砸碎斩龙台,活该死透!”

    嗖!

    煞魔鼎飘逝在斩龙台上方,就在虞渊的头顶,虞依依提着寒妃化作的锋利冰刃,仿佛突然有了底气。

    她看着那浑浊气流的飞逝,夷然不惧,嘴角不屑的笑容更明显。

    斩龙台上的虞渊,看着那条浑浊气流,化作怪异溪河,看到如不真实的阴尸……

    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想到了阴尸王。

    传说中,邪王虞檄偶然参悟了炼阴尸的秘法,还有过一番尝试,后来因为太邪恶,他没有在这方面浸没太深。

    可炼尸的法子,还是流传了出去,然后形成了阴尸宗。

    侍奉溟沌鲲的,这个时代的阴尸王,所修行的法子,追溯源头的话,似乎也是邪王虞檄。

    如今再看,炼制阴尸的邪术,应该是邪王虞檄与生俱来的。

    ——本就出自远古鬼巫宗。

    还有,虞瑛放在虞家地底的,那个“魂木灵偶”,只要将人的灵魂印记,或阴神弄进去,就能彻底奴役此人。

    齐雲泓,就曾经被他以“魂木灵偶”控制过一阵子。

    联想起,初见袁青玺的时候,他放风筝般,飘摇在他后方的那些巫鬼……

    虞渊突然意识到,“魂木灵偶”的制作方式,要么是邪王虞檄无意识的作为,要么就是袁青玺悄悄地,帮他炼制而成的。

    动用的,依然还是鬼巫宗的不传秘术。

    这么来看的话,虞家因为邪王虞檄的原因,和作恶多端的鬼巫宗,还真是早就栓在一起,很难完全撇清干系。

    种种念头,电光火闪间掠过识海,却并不影响虞渊的当下。

    就在当下!

    那条浑浊的,充满污秽异物的溪河,临近斩龙台时,虞渊突一声低笑。

    咔嚓!

    一道雪白的冰光,从斩龙台的一方世界窜出。

    此冰光颇为宽阔,像是封冻着许多碎小的魂芒和幽电,组成极为繁琐神秘的秩序链条,璀璨到令所有亡魂鬼物,看一眼就要灵魂爆灭。

    单单只是光芒,就令那条浑浊溪河内,数不尽的阴尸和亡灵化作烟雾。

    阴尸和亡灵的邪念,诸多的恶,杀戮、毁灭的情绪和负面影响力,更是因那冰光的形成,遭受了天然的压制。

    然后便是……惩治和消融!

    蓬!

    被袁青玺吐出的浑浊气流,凝炼而成的邪诡河流,在那道雪白冰光划过后,焰火般爆炸开来。

    亡灵鬼物融为轻烟,所谓的阴尸,则是变作浓郁且污浊的阴气,消失在大地。

    袁青玺脸色微沉。

    另一端,地魔始祖之一的煌胤,低声轻啸起来。

    咻咻咻!

    臃肿的魔躯,扎根在七彩湖的魔怪,伸出了千百滑腻的触手。

    每一个触手上,仿佛还盘踞着,密密麻麻如蚊虫般的幼小魔头。

    紫色狸猫形态的幽狸,眼瞳中的紫色火苗,一闪一闪地,突然死死地盯着虞渊。

    一道隐秘的精神连接,仿佛化作了雕工精美的桥梁,在虞渊和它之间成功

    搭建。

    紫色晶玉雕琢的桥,出现于虞渊识海,他看到一只紫色狸猫蹲伏着,优美地缓缓舒展身子,竟化作了一位妖娆美貌的女子。

    此女子,容貌不断地变幻,一会儿是辕莲瑶,一会儿是纪凝霜,一会儿是柳莺,还想朝着陈青凰变化……

    可就在她试图变幻为陈青凰,去蛊惑虞渊的内心,诱惑虞渊灵魂的时候,却怎么都无法实现。

    身为当世的不死鸟,那位不知身在何处的女皇陛下,隔着无垠的星空,似乎都能施加影响。

    影响,幽狸向她进行的蜕变!

    幽狸变幻陈青凰不成,还猛然遭受了一股意识的侵蚀,突然发出了尖啸。

    “巢穴,她放置在浩漭的巢穴,都能对我造成攻击!”

    幽狸在那座,出现于虞渊识海中的紫晶桥梁上,凄厉尖叫,她扭曲着身影,化作了一团紫色魔魂。

    魔魂涌动着,又成了奇妙的漩涡,将那紫晶桥梁裹着,向虞渊的阴神而来。

    霍!

    虞渊的阴神,在自己的识海小天地,突然无限地壮大。

    “大阴魂术!”

    念头一动,他的阴神仿佛变作顶天立地,从浑沌时期,就傲然矗立在渺渺星河深处的古老神灵。

    以阴神幻化出的古老神灵,捏碎天地的大手,落入那紫色魔魂中。

    喀嚓!

    紫晶的桥梁瞬间断裂为两截,变成了,幽狸的两截狸猫身子。

    她的魔魂汹涌而动,试图重炼魔躯时,被虞渊阴神给扯住,一把丢向了外界。

    嗖!

    断为两截的幽狸,从虞渊眉心飞出,瞬间被煞魔鼎吞没。

    另一边。

    虞渊从斩龙台凌空而起,接过虞依依递来的,由寒妃化成的锋利冰刃。

    然后,以擎天九斩中的断魂斩和惊魔斩,朝着那一根根滑腻的触手劈去。

    道道虹电疾射而出!

    寒妃体内原有的,斩龙台中的极寒异能,结合聂擎天的剑决,让那魔怪的触手,瞬间像被剁碎的八爪鱼。

    一块块触手,从天空碎裂落下,未到七彩湖就炸开了。

    “煌胤,你这个地魔一族的始祖,真以为在你的领地,就能为所欲为了?”

    虞渊持寒妃化作的锋利冰棱,悬空在那地魔前方,“你难道不知,我手中的两块斩龙台,原本镇压的就是这片污浊大地?你,还有袁青玺,所有的地魔和鬼物,有没有生出束手束脚的感觉?”

    “你们的所谓优势,天时地利人和,在斩龙台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这般讲话时,斩龙台的台面上,有七彩色的霞光涟漪形成。

    旋即就有七彩龙息,化作一条条灵动的七彩小龙,飞射到煞魔鼎。

    时空之龙,在以前被称作七彩龙神,其龙躯色泽和鲜艳,和眼前的七彩湖一致。

    也是因他埋尸在斩龙台,才能以他为主体,凝为秩序链条,去镇压地魔一族!

    “我就知道!”

    鼎中的虞依依,毫不意外地轻喝,她低头望着鼎中的小天地,眼中浮现笑意。

    被七彩湖水冻住,如琥珀中蚊虫般的煞魔,迅速开始挣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