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医行天下 > 《医行天下》正文 第两千二百六十二章 这是在找死
    “净水佛莲?”

    敖成呵呵一笑,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还以为什么大事,这事情梼将军和我说了,是我大意,来,这次我自饮一杯,就当赔罪了!”

    敖成说完,端起自己面前的夜光琉璃杯,一饮而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谷元山怒目而视:“这么大的事情,你一句大意就解决了?”

    “怎么?

    谷家主觉得我如此态度还不够?”

    敖成慢慢放下琉璃杯,声音里已经带着几分不满。

    “谷兄,三皇孙已经饮酒赔罪,这件事情也不算大事,何必再纠缠!”

    “是啊!谷家主,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闹下去,怕是面子也不好看!”

    “谷兄,再有几日,就是海皇寿诞,你现在再纠结这些没有意义,有这时间,还不如赶紧再寻找合适的寿诞之礼!”

    周围的那些海族一起开口劝道。

    说是劝慰,但实际上,其实都站在了敖成这一边。

    谷元山眼睛眯起,环视一周,他有心想要发火,但此时这么多海族在,要是真的闹起来,确实很难收场,尤其是敖成已经先放下了姿态,要是自己再一直咬着不放,倒是显得自己有些小气!“哼!”

    谷元山气的一脚踩在地面之上,震的万宝楼都摇晃了几下:“敖成,这次我先不和你计较,日后若是再敢如此,我直接打上你家大门,去讨一个公道!”

    虽然依旧满是怒气,但是看其模样显然已经不准备再闹下去。

    “呵呵!这就对了嘛!”

    敖成呵呵一笑,然后开口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来人,给谷家主准备桌椅碗筷,请他一起赴宴!”

    “哎!”

    王昊在一旁微微摇头。

    看来谷元山最终还是少了那种一往无前的血气。

    其实这也正常。

    就好比许多人在怒火之下,气冲冲的找人寻仇,但这也不过是一时而已,等到真的见到仇人的时候,很容易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比如实力,比如劝解,比如其余的担忧……“你就是那个人族的丹师?”

    听到王昊叹息,敖成把目光投到了王昊的身上,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继续开口道:“我们海族也讲究礼仪!既然有丹师到来,不妨一起畅饮!来人,再加一副!”

    讲究礼仪?

    谷元山眯了眯眼睛:“敖成,你是想拉拢这位小友?”

    “这是自然!”

    敖成坦然承认。

    丹师的价值,每个海族都知道。

    他从梼明的口里听说王昊也不过刚来海皇城不久,显然和谷元山的关系也不是很熟,既然这样,自己倒是不妨试着拉拢一番。

    听到敖成的话,王昊神色淡然,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道:“若是宴请,那自然是所有人,我们一行四人,你是不是要准备四个位置?”

    嗯?

    听到王昊的话,敖成的眉梢微微挑动了几下。

    海族根本没有把人族放在眼里,这次要不是因为王昊丹师的身份,连和敖成对话的资格都没有,谁能想到,这个人族不仅不知道感恩,反而还要让另外两个家伙也入座,这简直是不知好歹!啪!还不等敖成说话,早有人忍耐不住。

    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海族猛地一拍桌面,站了起来,声音阴冷的开口道:“区区一个人族丹师,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若不是有谷家主在,这万宝楼的顶层,你们连站立的资格都没有,赏赐你一个座位还不知足,还妄图把身边下贱的人都带上,再敢聒噪,我直接将你们都丢出去!”

    这是海皇城木家家主,木海平,也是妖皇修为。

    此时开口间,声音宛如闷雷,在四周环绕,炸的方圆十几里的海面都一起沸腾起来,整个万宝楼内都是回音!远处,万宝楼内的大管家闻讯而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不由心中叫苦,这些都是海皇城的大人物,他一个也得罪不起啊,只能小心的站在一旁,不敢插话!“你是什么意思?”

    谷元山目光一横,冷声道。

    “谷家主莫要在意!此事和你无关,我只是不想这些肮脏卑微的蝼蚁坐在一起而已!”

    木海平冷笑道。

    “不错!我们是何等身份,这么几个人族,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并肩入座?

    这个丹师若是愿意归附三皇孙,我们倒是勉强可以赏赐一个座位,至于其余的两个,还是赶紧滚出去为好!”

    梼明在一旁也开口讽刺道。

    不久前,王昊等人在谷家把他当场拆穿,让梼明狼狈而走,这件事情,如鲠在喉,让他无比恼火,如今刚好尽数发泄出来。

    敖志文这点修为,根本不算什么,金乌虽然是妖族,但是并不属于海族,而且在座的,都是妖皇修为,自然不会畏惧。

    “呵呵!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待客之道?”

    王昊背负双手,神色冷漠的笑道。

    “呵呵!人类,你要有自知之明,三皇孙不过是看上了你的丹师身份,你若是依附,我们倒可以赏赐你一二,至于其余的,不过是卑贱之人,哪里有资格坐下!”

    木海平怒斥道。

    “我……”敖志文气的面色通红。

    自己身上还带也有海皇血脉,可是在这里居然屡凡被羞辱,但是在如今的情况下,却只是敢怒不敢言!没有办法,实力低微,就只能忍辱负重。

    “说你是客,是三皇孙看得起你,别不知好歹!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梼明也在一旁冷笑。

    “不错!”

    “一个丹师,也不是什么必不可缺的人物!我们大可以再寻找几个!”

    周围海族纷纷点头。

    那敖成坐在中间,神色淡然,一言不发。

    在他看来,主人就要有主人的样子,自己只是招揽一下,若是这个人类丹师不领情,也没有必要在他的身上耗费多少心思!这里的动静自然引来不少海族的围观,每个看到的海族,都不屑摇头。

    拉拢一下,是给你面子,而你倒好,居然不知道感恩,反而还试图让自己身边的仆人护卫也一起入席?

    区区卑微的人类,也敢在海族内自持身份,这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