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玄浑道章》正文 第五十三章 攀法附全己
    方因醢虽然看着倨傲,但熟知他的人却是知晓,此刻他对张御其实已算非常客气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是因为张御功行足够高,他也难以看透,故平日姿态已然是有所收敛了。

    可究其本心,对于天夏修道人是不怎么看得起的,实际上他是看不起所有的外世修道人。

    虽然他本人也是出身外世,可是自从自投靠了元夏,并且获得了上乘法仪之后,他已然是将自己看作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元夏修道人了。或许是为了与以往的身份做切割,所以他对于其余外世修道人都是异常鄙夷。

    在他认知之中,没有比元夏更为上层的修道之世存在了,元夏道法在诸世之中也无疑是最高的。虽然他本人修持的不是元夏正道,可这些年来心慕上道,浸淫上法许久,自认眼界远远高于那些外世修道士,也就仅仅输弱于那些元夏修士罢了。

    这一局道棋,他自认可令张御分辨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差距。

    张御见他剖开棋局阴阳,便也伸手出去,挪动布子,开始变演自身之道法。

    方因醢也只整理棋子,同样摆开道法,随后便开始试探接触,互相对抗。

    张御与其人往来数回,发现这位的确有自傲的资本,此人求全道法不说,且还是他到元夏之世后所遇到的道法最高之人了。只是这位若没有这样的本事,怕也不会被东始世道所看重,更不会赋予其人上乘法仪了。

    棋局一开始是势均力敌的,但是半天过后,方因醢神色之中渐渐出现变化,略微有些难看起来。尽管场中局面看着还算稳妥,可是他只能局限于一处,张御将他们所有可得变化的棋路都是堵住,要往外去,几乎是没有可能了。

    道法之强弱不在于同辈之间的较量,更在于看谁更有可能登临上境,现在他上境之路俱被堵死,反而张御却是可以自如追攀上法,若是棋局自此而断,那么已然可以判他为负了。

    不过他却不甘心到此为止,被堵之路可以突破,被阻之法可以打破,他却不信张御能一直这么遮挡下去。

    于是他神情凝肃,把手一拨,手下棋路也是骤然一变,其所运用的道法已与之前大为不同。

    但是这只是徒自挣扎,以张御所具备的深湛底蕴,只要占据了上风,那就不可能再让他扳了回去,对于其人尝试的各种突破,不是一步步从容化解,就是将之反顶了回去,根本不给其任何机会。

    方因醢本来可以在棋局终了前维持一个体面的平局,可是由于他太过想要求胜,所有突破的可能都被斩绝,且因为所有道法变化已被对面摸透,哪怕推倒重来,他都没有多少赢的可能了。他的脸色一时也是阴沉无比。

    张御却是没有如以往与符姓修士对弈那般给他留什么情面,在斩断一应变化后,见其已然技穷,便毫不客气展开围剿,没用多时,就将方因醢所掌握的棋子消杀一空。

    到得对面最后一枚道棋化去,他才是收手,抬首看向对面,抬手一礼,淡然道:“多谢方上真赐教了。”

    方因醢神情难看,他哼了一声,自座上站了起来,根本不曾还礼,就这么拂袖而去了。

    张御没去管他如何,也自座上起身,来到拱桥平台之上,眺望远处风景。

    方因醢与他对抗的前半局,一直是用自己的道法,只是始终为他所压制,用了很多办法都没办法解决,所以到了后半局,他只能不停得将自己所得来其余道法的抛出来。

    这一望而知不是自己他自所修炼的,其却将之当做了底牌,结果非但没能挽救局面,反而是被他打得溃不成军,其人最后恼羞成怒,恐怕因为没有能用此成功翻盘有关。

    方因醢身为求全道法之人,并不愚蠢,在道法对弈之中一开始也与他有来有往,可是有一点,其深心之中似是无限推崇元夏道法,从对话上也可以看出,似乎其一遇到元夏的东西,就失去了正常判断能力。

    好像其人完全视元夏的一切为至上,根本不会去考虑其中之对错利弊。

    而他认为,这不是没有缘故的。

    通过那一番道法试探,他认为这应该是出于一种寄托的手段。

    这位把自己心神乃至于一切都是交给了元夏,连自身道法都是屈从元夏道法,完全舍弃了自我上进之路,这般做法看似无智,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他本人出身外世修道人,但后又融入元夏的矛盾。

    现在还难知这是方因醢本人的选择还是那上乘法仪的原因。

    严鱼明走了过来,道:“老师,那位蔡行真人来了。”

    张御点了下头,道:“唤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蔡行走了过来,执有一礼,道:“张正使,上真托我来问一声,方才既见过了方上真,不知张正使觉得如何?”

    张御道:“虽是见过了方上真,解了些许疑难,但是心中仍有许多疑问。”

    蔡行笑了起来,道:“不妨事,张正使又不急着离去,可以慢慢在我这里寻到解答,我们不会像伏青世道那般设置阻碍。”

    他想了想,又低声道:“张使者,有些时候,要得到某些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总是要有所付出的。”

    张御看向他,道:“蔡真人,有一事可否帮忙?”

    蔡行道:“张正使尽可吩咐。”

    张御道:“虽然来到了贵地不少时日,但是对贵地仍然说不上有多少了解,这几日贵方送来的书册已然看过,可否再多取拿一些各方典籍过来观阅?”

    蔡行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书册,想了想,道:“这等事情,在下无法作主,需要回去请示一下上真。”

    张御点道:“那就劳烦了。”

    蔡行从他这里告辞出来,就来到了蔡上真居殿之内,向其禀告了此番对话,又说了张御需要元夏典籍一事。

    蔡离不在意道:“他要看,那便就给他好了。就把那本隋真人编写的‘无孔元录’拿给他好了。”

    蔡行不由一惊,道:“上真,这‘无孔元录’之中不但有我元夏各方道法脉络,还有我元夏从各世搜罗来的一些技艺……”

    蔡离似笑非笑道:“我怕他知晓么?难道看了这些他,他便能进入上层境界么?看了这些,就有倾覆我元夏之力么?”

    蔡行立刻道:“这当是不可能的。”

    蔡离漫不经心道:“那又怕个什么?你知道我与这位在对弈之中,发现了什么么?”

    蔡行道:“属下愚钝,难知上真睿思。”

    蔡离道:“我发现这位没有敬畏,这与以往与我接触过的外世修道人都不同,这是因为对我元夏知道的还是太少,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多知道一点,”他悠悠言道:“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多,便越是绝望。”

    蔡行躬身道:“还是上真思谋深远,是属下器局小了,属下这就前去准备。”

    蔡离嗯了一声,挥袖道:“下去吧。”

    此时此刻,邢道人走入了位于元墩的最高处,这里是一座凌空高台,四面俱是悬空,在他来到来之后,一个个由金光凝聚的人影自环绕台沿的一圈的龛台之中浮现了出来。

    其中看着地位较高的一人道:“邢司议,你好像未能阻住天夏使团?”

    邢道人道:“此回错过了天夏使者的实力。”

    另一人道:“此事看来唯有另想办法了,现在天夏正使已是进入了东始世道,等其人出来,当已是谈妥了条件,若是有着天夏使团的配合,在征伐天夏之事上诸世道恐怕会比我们抢先一步。”

    邢道人抬头道:“诸位司议,此事万不能放弃!”

    那一个个金光人影不由都是向他望来,他走前两步,环视一圈,道:“我们若是没拦阻还罢了,可这天夏使者竟敢对我们还击,越是如此,越是不能这么轻易放此他们回去,必须加以打压,不然我元夏威信何在?”

    又有人质疑道:“此辈谈妥条件之后,就算打压了他们,又有什么用呢?”

    邢道人道:“有用的,因为我已是查过了,天夏来此使者都是外身,只要打灭了,他们正身无法知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论他们谈了什么,都没有用处。”

    有人道:“诸世道会阻拦,也可能派人护送,届时你又打算如何做?我们是不可能支持你与诸世道之人公然对抗的。”

    邢道人毫不迟疑道:“动用‘赤魄寂光’便可。”

    周围一众金光人影都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那地位最高之人道:“动用镇道之宝,是可以解决此事,可是难免波及到护送使团的诸世道修士,到时候你又如何交代?”

    邢道人道:“这是我犯下的错处,自然由我去纠正,我愿意一力承担下此事,且就算诸世道护送天夏使团归返,也不可能全由诸世道内的修士出面,多半是将此事交给那些寄附其下的外世修道人,便是一起打灭了,也不算什么。”

    一众金色人影互相对视了几眼,最后那地位较高之人道:“邢司议,此事先不用急着决定,你先回元上殿,再是详细一议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