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美漫世界当宅男 > 《美漫世界当宅男》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道门交流大会
    很快,在天师道中安顿下来之后,梁月这位一派之掌教,便被邀请过去参加进了本次道门交流大会的诸多仪式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幸亏在来的路上,还有过去的几年里,梁月这货曾经恶补过许多道门的礼仪,规范,与拜祭规格传统。

    不然的话,像这种专业的东西,他这种半路出家的,恐怕还真难应付的来!

    可惜,这几日里的所谓仪式祷告祭拜等活动,其实也就只是个仪式而已,各种礼仪与操作,看着声势不小,往来间宾客观礼人数众多。

    但这其实只是些做给外人看的表面工程而已,真正的实质性规范本也没有那么的复杂。

    不过,这一套流程在外人看来却十分的庄重与肃穆,多年来已经形成了惯例,所以也必须得走完。

    等他到们结束了这一切,并应付走了各种前来拜会,求愿,与征求指点的繁杂之人后,竟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

    在此期间,一些闲暇时刻里,梁月他们倒也没有闲着。

    小昭,杨不悔两个,已经开始教导那四个弟子进行修炼了。

    梁月这边,则也是跟周围的一众道门分支领袖们,混了个脸熟,最起码已经是把人给记全活了。

    其中,与他最为亲近和交谈甚欢的,自然就要数全真道的掌教,以及他带来的亲传弟子王玄海了。

    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除了同道之外,还是邻居。

    一边在终南山上修行,一边在太白山上开宗立派,都是处在西安的地界之上,几乎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天然的就该去相互亲近。

    另外在私下里,全真道的掌教也是对梁月在北方驱逐毛熊,为华夏打下了大片疆土的举动,十分的赞扬。

    并言明,若有需要,尽管招呼……

    看样子,当初他们对自家的纯阳祖师下凡,借身传话的举动,确实是听进去了。

    言谈间,似乎也有要借着乱世,派弟子出山行侠仗义,驱逐外寇的意思。

    梁月对此,也很是赞同……

    ……

    送走了那些山外之人的纷扰之后,在座的诸多道门内部人士,也终于是得出了空闲,紧闭山门,开始了一场只属于道门内部的交流大会。

    本次的大会目的很明确,或者说,历次的道门交流大会都很明确。

    一般都是为了互通有无,交流心得,与在场诸多的同道之人相互印证修行和修炼的经验。

    多少有点,洪荒世界里,一帮子大佬们聚在一起,相互讲道,参悟,印证彼此的意思。

    当然,除此之外,如若是赶上了一些大势变动,例如世俗中的政权更替,战乱四起的时候,一帮道人们也会聚在一起商量出个对策来,争取采取统一的立场。

    另外,一些存在于道门内部的矛盾,个人恩怨等问题,如果是闹得比较大的那种,也会顺带着在这个场合里,予以调节和斡旋。

    而本次的交流大会,因为正赶上了时局动荡,乱世将起的阶段,就连上界的祖师都为此借机附身之际,连连发来了训言。

    因此,也显得格外的重要。

    总的来说,因为上界传讯的缘故,道门诸派对接下来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局态度已经十分的明确。

    就是要,出山救世,济辅苍生。

    只是,具体的需要怎么来操作,到底要去辅助哪一股力量,诸人间却还有些众说纷纭,统一不了意见。

    有的人认为,当今北方政府已经掌控了大半个华夏,威势已成,且兵强马壮,又兼有逼退鞑清,迫使清帝退位的功绩在身,理当被辅佐。

    有的人则认为,南方政府才是代表着当下世俗中的发展潮流。

    诸党派纷纷崛起,相互议事,共同决定国家与民族的走向,且已是颇得人心,这才是一条真正的明光大道。

    双方可谓是各有各的理由,为此争论不休,但也始终都难以说服对方。

    在这种情况下,与会之上,一些人在目光乱瞟,心绪游移不定,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不自觉地目光就开始瞄上了那个,虽然位置座次不低,但却一直都没怎么发言的小透明身上。

    不用多说,此君正是梁月……

    作为一个,已经以实际行动来践行了上界祖师的指点,以功绩来凭算,足以位列在座诸人最前端的道门新秀。

    梁月实际上,也早已是被多方人员所关注许久,不过因为其出道时间太短的缘故,许多人对他还都不怎么熟悉。

    现在,既然是在这道门交流大会上见到了面,那自然也免不了要来交流与了解一番。

    于是乎,很快,下首角落里的某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清修之士,便就代替在场众人问到了他的身上~

    “梁掌教~近年来于我华夏之功绩,颇为不俗,与那些世俗中人接触也更多一些,不知道友,对我等方才所谈之事,有何看法?”

    听到有人点名问到了自己,梁月这边自然也是不虚,于是便不疾不徐的开口答道。

    “以在下对当今局势的了解,我华夏之乱象,犹如史书上的五代十国,野心家太多,但能够力挽狂澜的人却又太少,十几二十年内,怕是也难有稳定下来的迹象。

    再者,国际局势复杂多变,诸列强国度对我国族也是虎视眈眈,将来必定还要再生是非,所以~依在下之见,我等道门同仁还是先等等看吧。”

    “哦?此话~乃是何意啊?道友自己,不是也早已在北方之地出手了吗?”

    “在下的意思是,出山救世,驱除鞑虏,救济百姓等这些分内之事,我们当然要尽力而为,但若是谈到在南北两个政府中,具体要支持哪一个,却还是有些为时尚早啊。”

    “不知道友,何出此言呢?”

    “莫非,对那两个政府,你哪一个都不看好?”

    “可否具体说一说呢?”

    “梁道友在平日里,与那些政府官员接触的也应该较为频繁,此番之言,想必定是有所指吧?”

    “诸位道友明见,此事~说来还得从几年前的南北合力,逼清帝退位开始算起,诸位都知道,凡古来政权之轮替,朝代之更迭,从来都是一场残酷的争夺战。

    生灵涂炭,黎民十不存一的情况,在是史书上也早已屡见不鲜,前番能够和平促使鞑清退场,也确实是一种难得的善举,但这样一来,却也留下了许多隐患。”

    “什么隐患?”

    “历朝历代,政权更迭,所伴随而来的,也必定是天下财富,利益的重新分配,土地,权利,治理等,都将在这一阶段被重新理清脉络。

    进入又一轮的循环罔替之中,然而这一次的清帝退位,实际上只是皇帝没了,鞑清被迫退场了,但与他们的朝代相关联的大批利益集团却依旧还在。

    大量的土地,资源被牢牢地把控在这些人手里,官僚,士绅,地主这些人与广大劳苦百姓间的矛盾,并没有减少。

    说句换汤不换药,想来应该也是恰如其分,这才是如今我华夏大地,民生艰苦的根本原因。”

    说着,梁月忽而语气一顿,眼睛在周围一众道长身上扫过,而后继续道。

    “这种情况下,再有外部势力多方插手我华夏事务,图谋不轨,人为的制造各种矛盾,使得诸政权,军阀间。

    一直都是矛盾重重,改革无力,更加难以落实,有的权贵,则干脆就成了外部势力的代言人,如此形势下,我华夏亿万黎民又能有什么出路?

    所以在下说,我等道门志士,还是再等等看吧,那两个政权,暂时都不值得去辅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