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如意枝头 > 章节目录 第998章 冯云
    徐婉如还没反应过来,冯云就已经点头称是,应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姚宣见徐婉如诧异,就解释道,“冯云原是我长姐的陪嫁,谢家的事情,他再清楚不过了。”

    就这么一句话,徐婉如就无法再推辞了。

    她奉了暗旨,要去查谢家如何一夜消失的秘密。当年谢克宽如何丢下冯绮雯,这事最了解的,就是冯绮雯身边的人。而冯云,恰恰是经过当年旧事的亲历者。

    若是有冯云陪嫁,徐婉如进了谢家,就不用眼前一抹黑的从头开始查。当年有什么疑点,徐婉如完全可以从冯绮雯的教训入手。不管怎么说,有冯云相助,徐婉如去谢家的事情,至少有了个顺利的好开头。

    只是,冯云是姚家旧仆,怎么都会心向旧主。贸然去用,徐婉如多少有些疑虑。

    姚宣倒是看明白了这一点,吩咐道,“让他们进来。”

    他们?徐婉如看向门口,就见三个年轻男子快速进了屋子,见过姚宣,又来拜见自己。

    “这是老夫的三个孙儿,”姚宣指了最左边的一个说道,“这是老大绍平,他边上是老二绍宁,最小的是绍安。他们父亲如今都在路上,姚家的未来,就看他们三个了。”

    姚宣有二子,孙辈就三个男儿,如今算是一口气,全投了徐婉如门下。姚家入仕的这个法子,倒是颇有些与众不同。

    算起来,徐婉如和姚绍平三人,是表兄妹的关系。只是有肃宗这一层关系在,徐婉如无论是郡主还是公主,姚家人相见的时候,都免不了多礼。

    徐婉如与姚家兄弟见过礼,才回位置上坐下。姚宣在场,姚家兄弟只侧立一边,并不落座。徐婉如看了一眼,见姚绍平二十四五的年纪,脸色有些偏黑。想来姚家的商道,这个嫡长孙走的也不算少。姚绍宁看着比他兄长少个几岁,肤色白皙,眼神却精明许多。再看最年少的姚绍安,却见他微微红了耳朵,低头并不看自己。

    徐婉如总觉得姚绍安有些眼熟,就听见姚绍宁笑着说道,“三弟去姑父家里的时候,曾见过郡主一面,想来,郡主应该是没什么印象了。”

    徐婉如唔了一声,原来如此,难怪她总觉得姚绍安有些眼熟。他比朱时雨大了两岁,表兄弟之间来往的不算多,却也比其他姚家人频繁。她在朱家,倒是见过几个朱时雨同龄的同学朋友。想来当时,姚绍安就在其中。

    姚宣见小辈们见过礼,就吩咐道,“日后郡主有什么吩咐,你们务必当做我的话来听,不得违背。”

    姚绍平等人点头称是,徐婉如心中的疑问,倒是多少有些解开了。姚家人要找一个前途,而姚宣又深恨谢家,现如今,怎么看,她这个如意郡主,都是姚家最好的选择。既然如此,她自然乐意相从了。多一分助力,怎么看,都是好事。

    徐婉如正跟姚宣说话呢,外面却有人来报,说福王府的长史来访。

    姚宣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夫避世多年,与福王府素日并无来往。他们的长史上门,想来是找郡主的,让他去花厅里候着。”

    既然如此,徐婉如便起身告辞。姚宣等人散去,倒是跟冯云嘀咕了一句,“小妹和念心都是水做的人,可自恒却是个七窍玲珑的,而这个郡主,也不是个简单的。”

    冯云笑着说道,“到底是我们家的人,老将军见了,只怕也要欢喜的。”

    姚宣抬头看了一眼冯云,只见他眼中,隐约有些泪光。是啊,父亲当年,最喜欢的就是长姐了。还曾说过,若长姐是个男儿郎,这天下说不定还得易主。

    冯云的父亲是冯家的仆从,却在战场上立了军功。冯征给他赐了姓,又解了他们一家的奴籍。而后冯云跟在冯征身边长大,骑射兵器,都是冯征亲手所教。冯绮雯出嫁的时候,冯云一家就自告奋勇,跟着她去了京城,做了冯绮雯的家将。

    冯绮雯身死,跟着她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冯云的父母皆死于非命,只有冯云逃出了京城。当年的事情,除去谢家的人,这世上就剩了这么一个亲历者。

    姚宣咬了咬牙,血债就要用血来偿还,谢家上下,你们准备好了吗。他还以为,肃宗的刀,不会那么快地举起来,现在看来,狡兔死走狗烹,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谢家这样的背主之人,荣华富贵了这么些年,也该梦醒了。

    冯云拭了拭眼角,又拍了拍姚宣的肩膀。他们名为主仆,实为兄弟。这么些年,彼此扶持着在京城站稳了脚跟,现在,总算到了要复仇的时候。

    徐婉如进了姚家女眷会客的花厅,花青和胭脂也已经等着了。见徐婉如面色如常地从书房出来,两人也猜不透姚家老爷子跟郡主说了些什么。

    一会儿,姚家下人就带着福王府的长史进来了。

    “见过郡主,”来的长史姓郑,是福王郑侧妃的兄长。五官颇为书生气,只是人到中年,添了些福气,倒是有几分富家员外郎的模样。

    “郑长史有礼了,”徐婉如示意他坐下说话。

    见徐婉如记得自己姓氏,郑京颇为自得,再三礼让,到底还是坐在了徐婉如右首第二把椅子上。

    “王爷听说郡主来了广平胡同,”郑京说道,“就吩咐小的过来探视一二。”

    “今日是来探访家中长辈,”徐婉如笑着说道,“不好贸然去福王府上请安,还望长史回去,替我表达一下歉意。改日得空,自然要去府上问安请罪。”

    “不敢不敢,”郑京来此,不过是打听一下,如意郡主为何要来姚家。既然徐婉如都承认了探访长辈,那他就这般回复福王就是了。

    只是听说,姚家这个老顽固,连朱家的人都懒得搭理。如何现在倒是请了如意郡主上门,郑京心中好奇,问了几句,却被徐婉如打了太极,推了回来。既然问不出什么,郑京也起身回去复命,毕竟,福王还等着他的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