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十绝山 > 《十绝山》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一身轻-1:想通了
    八公山虽然有山,但出来却是广袤的平原,迎着朝阳看过去,氤氲中幻着彩光,蒸腾中映着无数的剪影,原野中露出一片迷幻之气,天气好,翁锐的心情也好,所以步子就迈得格外轻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逍遥居出来,翁锐就把一件事情想通了,他不管以后和朱玉会怎么样,但现在却不能慢待了莫珺,对他来说,她也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却让整个江湖耻笑,他要给她一个名分,所以这次他们的目标是莫干剑庄。

    “为什么要走这么快,我都有点跟不上了。”莫珺紧赶慢赶道。

    “哈哈哈,我心情好。”翁锐开朗的笑道。

    是啊,自从为她的事翁锐和朱玉正面冲突之后,莫珺就从没见翁锐心情有这么好过,到了这个时候,她自己也是感慨万千,甚至有些激动,因为对她来说这是一条真正回家的路。

    “我也看出来了,在八公山你师父那里,你比哪里都开心,为什么不多呆一些时间?”莫珺道。

    “师父、师娘都是高人,他们看问题就像站在高山之巅看芸芸众生,自然能使人想开很多问题,”翁锐道,“我看你最近也难得这么高兴过。”

    “你师父、师娘对我很好,阿玉姐姐也对我从不见外,这让我很是感动,”莫珺悠然道,“自从和你在一起,在别人眼里我都是个坏人,到哪里,看到的都是别人的白眼,只有在这里,我才感觉像个家人。”

    这也是最近这段时间特别令翁锐难受的地方,在秦仁阁,莫珺感受到的是冷漠,几乎没人跟她主动搭话,在平阳,翁家一家人待她就像客人,尊敬有余而热情不足,在荆州,朱山眼里的她简直就是仇人,还被翁娴骂作坏姨姨,而在江湖上,众人眼里的她几乎就是个很有心机的小人,什么难听的话都有,实在是让莫珺受了不少委屈,师父师娘的宽容与坦然,孙庸阿玉的热情与友好,不光使莫珺很感动,很开心,他自己也很受感染。

    “其实他们也没有怎么特别照顾你,”翁锐是想尽可能地说得轻松点,“玉儿在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来去都自由自在,在他们看来,万物一体,人与人也是一样的。”

    “但像你师父师娘有这么深道行的人却很少,”莫珺道,“在他们看来,我们每个人不管遭受什么样的境遇,都是很自然的事,似乎这天道不仅表现在自然,人与人之间悲欢离合也是天道,这太有意思了。”

    “师父师娘这一生经历的事情太多,”翁锐道,“经历越多,对道法的理解也就越是深刻,到了现在就越显得平和和不经意,听他们讲话,感觉就是一种滋润。”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多呆一些时间,”莫珺道,“我刚才就问过,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等不及了。”翁锐道。

    “等不及了?”莫珺故作惊讶道,“难道你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然了,呵呵,”翁锐笑道,“去拜访我的老丈人,你说这事重要不重要?”

    “你看你,什么老丈人?我还没准备好呢!”莫珺一脸娇羞。

    “我们都是夫妻了,不叫老丈人叫什么?”翁锐忽然停下来,瞪大眼睛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

    “你,你……”莫珺被翁锐一激,顿时满脸通红,完全不见了平时的洒脱,说到最后竟然声若蚊蝇,“谁说我不愿意了?”

    “哈哈哈,珺儿愿意就好,”翁锐道,“只要你愿意,就啥也不用准备了。”

    “但我爹那里总得打个招呼吧?”莫珺道。

    “这你就放心吧,”翁锐道,“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让你爹不知道呢,我早就安排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爹一定会同意我们的事?”莫珺道。

    “不光你爹会同意,”翁锐道,“他还会让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你是我专门上莫干剑庄求来的,不管到哪里,珺儿都是我身边的一块宝。”

    “翁哥哥,谢谢你!”

    莫珺太知道翁锐一定要这么做的用意,她嘴里说不在意什么名份,但当这一切摆在眼前,她又怎能拒绝,一生能嫁这么一位夫君,也算不枉此生了,莫珺动情地上前拥吻翁锐。

    “好啦好啦,”翁锐道,“你我之间还用说什么谢字。”

    “哪玉姐姐怎么办,你不再找她啦?”莫珺道。

    “唉,随缘吧,”翁锐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就像师父说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自己选择的结果,走上了这条路,就一定会错过另一条路的风景,或许风景都会很好,只是不同罢了,这种公平也是天道。”

    “但你还是会想念玉姐姐?”莫珺道。

    “会的,但也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翁锐道,“玉儿恨我很深,她都把自己埋在了坟墓里,是铁了心不再跟我见了,想又有什么用?”

    “但你们还有孩子?”莫珺道。

    “孩子永远都是我的孩子,这些我都会处理好的,”翁锐道,“我现在只是希望她也能快乐。”

    “听说钟铉一直跟着她,哪…哪他们会不会在一起?”莫珺有点忐忑的问道。

    “这就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事了,”翁锐道,“这个钟铉的命是我们两人救的,小时候也很喜欢玉儿,也是因为这件事弄得到现在一直未娶,我以前一直放不下玉儿,现在倒是真的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只要玉儿开心就好。”

    “这位钟公子倒很是痴情,”莫珺道,“只是他的嘴太过刻薄一点。”

    “这你也不用去怪他,”翁锐道,“当年他就对我说过,我要是待玉儿不好,他就不会放过我,这也都是每个人的债。”

    “但在我心里,我总是有点过意不去,”莫珺道,“都是因为我你们才闹成现在的样子,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真的错了。”

    “小傻瓜,这也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你也得接受,”翁锐道,“好了,不说他们了,我们有自己的事,我们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