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墨唐 > 《墨唐》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高阳的自由
    “少爷回府了!”

    随着长孙冲踏门而入,整个长孙府一片欢呼,人人振奋不已,长孙冲的安然归来,再一次证明了长孙府权势无可匹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少爷得胜而归,受到小人的陷害,所幸陛下慧眼识珠,还了少爷的清白。”长孙管家吹捧道。

    长孙冲冷哼一声道:“只要有皇后姑姑在,我长孙家倒不了。”

    “那是,那是!”长孙府管家连连应声道。

    “逆子,慎言!”长孙无忌怒斥道,他原本以为长孙冲经历过生死局之后,就会收敛一些,没有想到还是这样口无遮拦,虽然长孙皇后乃是长孙家最大的靠山,但是也不能肆意宣扬。

    长孙冲这才收敛,俯身向长孙无忌郑重一礼道:“孩儿受小人陷害,全赖父亲出手相助。”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你总算能体会为父的一片苦心。这一次算你侥幸,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一旦你真的坐实让长孙府蒙羞之事,那就别怪为父不讲父子情面。”

    长孙冲顿时心中一寒,他自然听得出来长孙无忌的警告,如果真的无法给他翻案,那么父亲在朝堂的大义灭亲恐怕将会变成现实。

    “孩儿谨记父亲的教诲。”长孙冲俯首帖耳道。

    长孙无忌这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回来了,就多在家呆着,好好陪陪高阳。”

    长孙无忌话中有话,这些日子高阳公主根本不顾他的禁令,公然高调的在长安城行走,他作为公公不便多说什么,只能隐晦的示意长孙冲管管。

    长孙冲点了点头,拱手道:“孩儿知道,孩儿告辞。”

    “参见驸马!”

    长孙冲回到自己的庭院,发现迎接他只是一批宫女,并没有发现高阳公主的踪迹。

    “公主呢?”长孙冲眉头一皱道。

    “回禀驸马,公主出门听曲了。”为首的宫女如实的回答道。

    长孙冲顿时怒不可歇,作为丈夫的他才刚刚度过鬼门关,作为妻子的高阳公主非但没有在家中担忧等待,反而去外面听曲,这让长孙冲十分难堪。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过了一会,庭院外传来高阳公主的轻声哼唱。

    在公孙月传唱《木兰曲》之后,就有意识的培养歌女传唱《木兰曲》,如今木兰曲在长安城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妇孺皆知。

    “啊!你已经回来了,我正想着早回来一会,准备去迎接你呢?”高阳公主看到长孙冲在一脸讶然道,她自然记得长孙冲今日殿审,听完曲就匆匆回家,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长孙冲这么快就回来了。

    饶是如此,身为公主的高阳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她现在已经被自由的理念所洗脑,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

    “怎么,你巴不得为夫打入天牢,回不来了这样你就影响你听曲了。”长孙冲脸色阴沉道。

    高阳公主闻言脸色一沉,道:“你发什么疯,算了,看在你刚刚打仗归来,我不跟你一番见识。”

    高阳公主自知理亏,不想纠缠,而长孙冲却不然,他在战场上刚刚遭遇生死局,又在朝堂之上面对百官的审查,心中早就窝了一团无名之火,如今看到家中高阳公主如此骄纵,瞬间被引爆。

    “《木兰辞》《木兰曲》乃是墨家子所做,你不知道为夫和墨家子的关系,非但不夫唱妇随,还助纣为虐,你还把为夫放在眼中么?”长孙冲怒气冲冲道。

    在高阳公主没有回来之前,他可是从宫女嘴中了解到了《木兰辞》、《木兰曲》可是墨家子的手笔,留在长安城的墨家子春风得意,而他取代墨家子成为火器军将军,却在草原之上九死一生,这样天差地别的待遇又怎能让长孙冲心中平衡。

    高阳公主却冷笑道:“不就听个小曲么,现在《木兰曲》可是火遍了整个长安城,哪一个女人没有听过,可偏偏在这你过不去了,莫非本公主还没有听曲的自由了,你要是有本事能够写一部曲,本公主天天捧你的场。”

    长孙冲愤然道:“什么《木兰曲》,宣扬一些女子不守妇道之事,简直是伤风败俗。”

    这并非是长孙冲的口不择言,而是代表着一大批男人根深蒂固的看法,他们坚信男尊女卑,根本不相信所谓的女人能够成就什么事业。

    高阳公主愕然的长孙冲,他没有想到长孙冲竟然如此看不起花木兰,而花木兰乃是她的精神偶像,那岂不是说长孙冲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女人。

    高阳公主怒声道:“别人看不起花木兰也就算了,而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花木兰,花木兰北击柔然,归来见天子之时,可是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而你呢?贪生怕死,弃军而逃,连将军之位都丢了,连个女人都不如,简直是银枪蜡枪头。”

    “你…………。”长孙冲顿时感觉一口逆血冲上头来。

    高阳公主道:“别给我说什么危急时刻,当机立断,我对你很了解,你就是贪生怕死,你就是金玉在外败絮其内,你就是纸上谈兵,若非陛下念及皇后,念及本公主,就凭你那漏洞百出的理由,你以为你糊弄过去,换个人早就押进天牢了。”

    诚然换个其他人,恐怕早就被李绩当场已正军法了,而他之所以站在这里,正是沾了皇家的光。

    “你这个泼妇!”

    长孙冲的遮羞布被高阳公主赤裸裸的剥开,顿时恼羞成怒,手中的巴掌高高扬起,但是怎么也挥不下,一方面是因为高阳公主的身份,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正是敏感的时刻,刚刚脱罪,如果再闹出风波,要是被秋后算账就惨了。

    高阳公主蔑视一笑道:“你要是敢打,本公主承认你算个男人,你现在让本公主很失望。”

    说吧,高阳公主傲然转身离去,留下长孙冲颓然的站在那里。

    “墨家子!”

    长孙冲咬牙切齿道,他本是高高在上的长安第一世家公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而自从遇到了墨家子之后,他可是流年不利,这一切都怪墨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