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轮回乐园 > 《轮回乐园》正文 第六十四章:元素力量
    听闻有机会报仇,乌鸦女的双眼逐渐恢复以往的神采,想来,最近一段时间,她遭受了不少怀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本质上来讲,乌鸦女没背叛奥术永恒星,她只是败给了苏晓,这和背叛奥术永恒星有本质上的区别。

    乌鸦女所擅长的领域是暗杀、毒杀、陷阱布设等,只要给她提供目标的资料与行动轨迹,让她有时间准备,那她暗杀掉目标的概率在97.8%以上。

    问题就出在这,术业有专攻,乌鸦女擅长杀死目标,但她的追杀能力,最多在中上水平,在预定位置等待狩猎目标,和满世界追踪目标是不同的,擅长这方面的银瞳女,多年前死于和狠人兄的交锋中,原本搭档的两人,只剩乌鸦女自己。

    就算如此,乌鸦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能完美完成任务,她在小时,就被奥术永恒星送到猎人公会培养,一共去了100多名孩子,最终只有乌鸦和银瞳活到合格,获得了猎人公会的猎人徽章。

    说起来,之前苏晓在根源·死寂城遇到的冒牌乌鸦医生,穿着一身黑色乌鸦羽翼的女猎人·黑羽,对方其实和乌鸦女是同一名师傅。

    准确的说,乌鸦女、银瞳、黑羽三人,都是猎人公会一名叫枭的老猎人所教导出,只不过,三人都没能学到枭的全部本领。

    乌鸦女学到了枭的暗杀本领,银瞳学会了枭的追猎本领,黑羽学会了枭的正面对敌能力,她们三人如若合作,所展现出的杀伤力,绝不是1+1+那么简单。

    “让我有报仇的机会?我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都不一定,永恒星上,看我不顺眼的人很多。”

    乌鸦女说到最后,眼中有几分不甘,她对奥术永恒星倒是没多忠心,从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被利用,只不过「誓约之痕」在心脏上铭刻着,她想摆脱奥术永恒星的控制,可能性不大。

    “说说你是怎么把死灵之书带回来。”

    苏晓开口,虽说他是此事的始作俑者,乃至于,他比乌鸦女更清楚,对方是怎么把「死灵之书」带到奥术永恒星,但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瑟菲莉娅肯定在暗中监视牢房内的情况。

    “事情是这样……”

    乌鸦女开始叙述高墙城内所发生的事,值得一提的是,乌鸦女并未如实交代,例如在那场战斗中,她为了掩护其他人逃走,几个回合就被苏晓打躺,这被她改成和苏晓死斗一番,惜败。

    “要不是我当时旧伤复发,说不准就赢了。”

    乌鸦女说完,目光下意识飘忽了那么一瞬间,只能说,乌鸦女其实很纯粹,也正因如此,在遇到苏晓、伍德、罪亚斯、灰绅士、神父等老阴哔后,她才会感觉那般迷茫。

    “情况我了解了。”

    苏晓向牢房外走去,他能来到这地下监牢的最底层,其实也算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之前他说可以帮奥术永恒星解决死灵之书的问题时,就和瑟菲莉娅提及,要知晓「死灵之书」具体是怎么被带到奥术永恒星的。

    苏晓预估的情况有二,1.乌鸦女被带出关押处,去湖畔宿舍见他,2.瑟菲莉娅与休格等人,带他来关押乌鸦女的地方。

    苏晓之前的猜想是,后一种可能出现的概率在八成以上,现在看来,他的估测没错。

    不仅如此,苏晓推测出一种可能,以乌鸦女将死灵之书带回到奥术永恒星的行为,她肯定会被关押在看守最严密,最难以逃脱的地方。

    来见乌鸦女不是重点,重点是能来到乌鸦女所被关押之处,按照计划,罪亚斯明天也会被关押到此地。

    当苏晓来到此地,看到十间牢房中,一间关着深渊滋生物,一间关着一具诡异骸骨,一间关着乌鸦女,最后一间关着元素学家·赫洛斯后,苏晓就确定,当明天罪亚斯被生擒后,以那家伙古神系能力的诡谲程度,百分百会被关押到此地。

    因此主动挑明圣焰药师这身份,是当初在深渊侵蚀区唤醒「死灵之书」的人,看似冒险,其实是一手好牌。

    这么做之后,不仅在今晚拖住了四领袖一段时间,还来到了这必定会关押罪亚斯的地方,这让计划的成功率,最起码再提两成。

    至于罪亚斯明天为何会被关押到此,不仅是罪亚斯会被关押,在明天的「斗技竞赛」开始后,以灭法为首的奇袭队会‘败’。

    苏晓从不会小看自己的敌人,尤其这次对付的是奥术永恒星,乍一看,到了此地后,计划一直都很顺利,但有时计划太顺,或许就是敌人在故意卖破绽。

    苏晓来之前,在死灰地堡雇佣了暗杀者,可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哪怕是那暗杀者被抓,也应该有点动静。

    此等情况下,苏晓让凯撒那边,帮忙秘密联络死灰地堡那边,结果是联系不上,那感觉,仿佛是死灰地堡已经不存在了般。

    在奥术永恒星上看似风平浪静的情况下,施法者们不仅悄无声息的识破暗杀者的潜入,还撬开了对方的嘴,紧接着灭掉死灰地堡。

    拥有强大的力量,大张旗鼓的灭掉一个亡命徒势力不可怕,可怕的是这般悄无声息就做到。

    所以说,想对付这虚空霸主,不付出些代价,想无伤完胜是不可能的,要先‘败’,才能胜。

    奥术永恒星很强大没错,但它不是没弱点,这边在获胜后,难免会松懈,尤其是明天将灭法所代表的一行人‘击溃’,一扫前几次对付灭法的不畅后,施法者们的心情会很好。

    到了那时,就算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不放松警惕,但中下层的施法者们,有不少人会放松警惕,那才是最适合给予奥术永恒星痛击的时刻,在这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一刻所准备。

    当然,罪亚斯这次被生擒,体验肯定会很难忘,但不要忘了这家伙是古神系,是脑袋被重创,为了在战斗中更快恢复,自己斩下自己的头颅,重新长出一个的古神系。

    古神系的恢复力就够惊人,古神系中的不灭分支,更是难杀到极点。

    之前在根源·死寂城,罪亚斯收了苏晓的【无尽本源】,那东西对于古神而言是至宝,已被罪亚斯交给自己势力的古神。

    有时,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换作以往,罪亚斯这狗贼,肯定不同意被奥术永恒星生擒,但这次,他以一种很‘甘心情愿’的语气在小队频道内说道:‘我们都是兄弟,这事交给我吧。’

    苏晓走到玻璃般的透明封壁前,这封壁逐渐隐没,他从牢房内走出,目光转向斜对面的一间牢房。

    牢房内的人穿着束缚衣,脸上戴着嘴套,身上打满附有元素力量的金属钉,这满头长发披散的男人坐在地上,虽是囚徒,但他的双眼很亮,相比上次见面时,眼中更有神。

    上次苏晓与对方见面,双方还是敌人,没错,牢房内的男人是元素学者·赫洛斯。

    四目相对,牢房内的赫洛斯盯着苏晓看了片刻,最终目光温和的点了下头,他并不认得苏晓,但他没在苏晓身上感觉到元素力量。

    苏晓刚到地下监牢最底层的长廊,瑟菲莉娅三人已迎面走来。

    “情况和我预想的接近,不会有问题。”

    得到苏晓这明确保证,瑟菲莉娅没多说其他,只是让休格带路,一行人出了地下监牢。

    当苏晓回到湖畔宿舍时,已是十二点后,洗了个澡,他到卧室内休息。

    房间内漆黑一片,贝妮已在高处的猫架上熟睡,看似苏晓已躺在床|上睡着,其实他正以团队频道,与小队中的其他几人以文字形式交谈。

    罪亚斯:“凯撒,你那边没问题了?”

    凯撒:“如果你被关进白夜今晚去的地牢,那就没问题,已经定好坐标。”

    罪亚斯:“最好是没问题,否则我就出不去了。”

    伍德:“放心,你要是出不去,圣剑就没办法引爆,后天肯定是先帮你脱困。”

    罪亚斯:“伍德,要不咱俩换换?”

    伍德:“可以,明天你负责拖住灵魂派系的追杀队,我被生擒。”

    罪亚斯:“当我没说,我还是被生擒吧,白牛先生,你部下那边没问题吧,明天开始后,立即能送走我妻子和伍德他妹?”

    白牛:“没问题。”

    伍德:“那明天我们就败的惨些。”

    白夜:“凯撒,明天斗技竞赛的抽签,准备好了吗。”

    凯撒:“准备妥了,明天羽族的羽璃,会对上灵魂派系的艾尔奇。”

    伍德:“会不会有点明显?”

    罪亚斯:“不露破绽,我们后续怎么会败的那么惨,所以合情合理。”

    ……

    苏晓隐没小队频道的发言,看似是明天开始计划,其实不然,明天的真正目的,是麻痹敌人,以及捞一大笔好处。

    后天才是对奥术永恒星下死手的时候,虽说不足以让奥术永恒星就此陨寂,但也足够让其痛彻心扉,每每想到苏晓、伍德、罪亚斯、凯撒四人,都会恨到目露杀意。

    没一会,苏晓就睡去,可他刚要睡着时,就听到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苏晓从床|上起身,出了卧室开门后,发现是幸运女神在门外。

    “有事?”

    “这个嘛……”

    幸运女神欲言又止,见此,苏晓让幸运女神进来说,并让贝妮去弄两杯热茶。

    片刻后,双手捧着茶杯的幸运女神,小饮了口热茶,她带着几分踌躇的说道:“我刚才正睡着,突然一下就惊醒,我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事,要发生在我身上了。”

    听闻此言,苏晓神色如常的放下茶杯,问道:“你以前有过类似的预感?”

    “那倒是没有,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突然就惊醒,我铺的绒毯,都快被汗浸透,肯定是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事要发生,难不成,是那灭法来找我了?”

    说到这,幸运女神打了个寒颤。

    “……”

    苏晓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幸运女神,他示意贝妮取来个药剂盒,打开后,从其中取出瓶药剂:

    “你这是长时间内心紧张,导致的梦悸症,喝了它,回去休息吧。”

    “可是……”

    “没有可是,这里是永恒星,就算那灭法想找你,也不会来这。”

    “额~,倒也是这样,难道是我多心了?可刚才的惊悸感,好强烈。”

    “……”

    苏晓没说话,以送客的目光看着幸运女神,这让幸运女神心中略有尴尬,起身回了隔壁。

    幸运女神来此,当然不是找苏晓,而是来找贝妮。

    房间内,幸运女神刚走,苏晓的眸子眯起几分,他沉吟片刻,道:“贝妮,她刚才是来找你,你去盯着她,别让她溜了。”

    “喵~”

    贝妮跳上飞毯,去了隔壁。

    当清晨的初阳升起时,湖畔餐厅内,苏晓在此享用早餐,昨晚他睡的很不错,或许是经历的生死之战多了,越是在重要的计划实施前,他休息的反而越好。

    苏晓向窗外看去,虽相隔非常远,但已经能开始看到,在「星辰广场」那边升空的巨大礼花,那代表,斗技竞赛快要开始了。

    吃完早餐,苏晓带着贝妮乘坐轨道列车,当他到「星辰广场」中后区的「斗技场」时,斗技竞赛的开幕式已结束,高台上的羽族解说,开始介绍第一轮登场的两名选手。

    苏晓从入口走进斗技场后,第一感觉是此地之广阔,整个斗技场呈圆形,周边是阶梯式的环形座椅,越向中间的座椅越低。

    在最中心处,是一处直径50米的圆形黄沙战斗场地,多数斗技场都是这种场地,斗技不是生死战,要考虑到观赏性方面,打起来细沙犹如水波般四溅,拍上周边的防护结界,视觉效果极佳。

    苏晓刚从入口走进斗技场最外环,潮水般的欢呼声传来,入目的阶梯座椅上座无虚席,有些干脆站在最顶部的空地上。

    最高处的高台上,那名身穿白色羽衣,戴着小圆墨镜,声音亢奋的男性羽族解说,把气氛烘托到最高|潮,一旁的雾耳族妹子,则用她的嗓音,把热烈的气氛降温几分,两人的组合,整体给人种热而不燥的感觉。

    “圣焰先生,这边。”

    距离很远,苏晓就看到格林·薇朝自己摆手,他没到施法者们所在的席位,而是坐在最外环的护栏上。

    见苏晓没去那边,格林·薇离开施法者们所在的席位,到苏晓一旁后,问道:“圣焰先生,你怎么不去前排的席位?”

    “坐前排,万一结界被打破,我岂不是很危险,实不相瞒,我并不擅长战斗。”

    苏晓从贝妮的飞毯上拿起瓶果汁,插上吸管后,慢慢喝着。

    “结界怎么可能被打破,那结界可是……”

    格林·薇说到这,忽然想起,在她参与斗技竞赛的那一届,她恰巧从对手那夺到了刀,结果她竟鬼使神差的会用,还一刀把结界斩穿,她至今还记得,那名坐在结界后,全身黑岩,身高至少四米的石卢族,被吓得头上草都竖起来。

    “也对,坐高处视野好。”

    说完,格林·薇也坐上护栏,还从贝妮的飞毯上顺走几个果冻。

    轰的一声闷响传来,中心场地对战的两人中,一名逆齿族的年轻一辈,把一名恶魔族轰到结界上。

    这一幕,让周边观众席爆发出惊呼声,接着是议论的嗡嗡声,逆齿族对恶魔族,虽说对上的不是用熔火战剑的亚巴,但这也是爆冷了。

    苏晓对逆齿族的印象比较深,这是个中小型种族,族人都是蜥蜴头,有遍布鳞片的双臂与手爪,以及鳄鱼般的长尾,作为直立行走的种族,他们却很讨厌科技造物。

    逆齿族给其他族的第一印象,就是头铁,人均铁憨憨,想来也是,昨晚他们的代表,还竞拍「死灵之书」,最后居然竞拍成功了,若非奥术永恒星干涉,「死灵之书」就被逆齿族卖去,不莽到一定程度,的确干不出这事。

    苏晓全程观看这场斗技,作为药师,他理应对此感兴趣,可问题是,虚空各族的年轻一辈虽都比较有实战经验,都也是有限度的,看菜鸡互啄看的聚精会神,比较需要演技。

    比如身旁完全不演的格林·薇,就一副恨恨的模样,嘴里还念叨着:“你还恶魔族,你的熔岩呢,聚起来轰出扇形拍他啊,你可真菜。”

    格林·薇的代入感十足,说话间,还从贝妮的飞毯上抓起一袋薯条撕开吃。

    格林·薇的话,让周边的其他观众,纷纷投来目光,其中有个暴躁老哥准备怼几句,可他越看格林·薇,越感觉眼熟,仔细回忆,这特么不是以前某届斗技竞赛的冠军吗,那没事了。

    很快,第二场开始,场上选手打的异常激烈,格林·薇看的则代入感更足,与之相随的,贝妮飞毯上的零食越来越少,贝妮的怒气值逐渐提升。

    “对,就这样锤他,别踏前,完了你没了。”

    格林·薇话音刚落,第二场斗技的红须族选手应声落败,躺在沙地上失去意识。

    如果对比实力,苏晓要强于格林·薇,此等情况下,他一边要看着场下的菜鸡互啄,还要听一旁的格林·薇指点江山,属实不算轻松。

    “闭嘴,安静观战。”

    苏晓的话,让一旁的格林·薇闭嘴了几分钟,但几分钟后她开始碎碎念,半小时不到,又重新开始指点江山。

    一场场比赛开始又结束,整个上午,苏晓没感觉比赛有多精彩,但斗技场的果汁,是真的挺好喝,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果实榨的。

    到了中午,斗技竞赛暂停一小时,下午一点时重新开始。

    一艘飞艇从上空飞过,就在这时,苏晓忽然有种心悸感,他没立即向那让他心悸的方向看去,而是神色如常的观看比赛。

    过了片刻,苏晓的目光无意间看向施法者们所在席位的靠后方,浓郁到肉眼可见的元素力量在此汇聚,乃至于,元素力量都浓郁到开始扭曲,不同属性的自然元素,出现了被迫融合迹象。

    在这浓郁到足以遮挡视线、感知的元素力量间,一道身影坐在席位上,他哪怕没放出气息,更是敛迹气场,但他周边十几米内,无人敢近前,是至高之人。

    看到是至高之人到场,苏晓并没立即移开视线,而是带着几分诧异的打量,仿佛是首次见到至高之人。

    “圣焰先生,转头啊,别盯着那边看。”

    格林·薇低声开口,她话音刚落,苏晓就感到空间波动出现,下一秒,他已到了施法者们所在的席位,一旁就是瑟菲莉娅、凛风王、魂大人,以及地位稍次的奥术永恒星中高层。

    “座。”

    瑟菲莉娅开口,不知为何,她的语气竟有些玩味,苏晓刚落座,瑟菲莉娅就说道:

    “圣焰,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好消息是,你们轮回乐园那灭法,快要藏不住了,坏消息是,你那三个老朋友都有问题。”

    瑟菲莉娅所说的老朋友,是伪装成地精商会股东的凯撒,以及伪装为地精助手的癞蛤蟆与暴鼠。

    听瑟菲莉娅这么说,苏晓心中反而安稳,和他预估的一样,奥术永恒星的弱点是傲慢,哪怕明知灭法可能会袭来,依然不取消斗技竞赛的举办。

    “老朋友?什么老朋友?”

    苏晓狐疑的看着邻座的瑟菲莉娅。

    “那三只地精。”

    听闻瑟菲莉娅此言,苏晓心中不仅没有一点意外,反而知道,之前没贪心的把地精支票全花在拍卖会,而是留一张10万额度的,是很绝妙的后手。

    眼下就是这后手,能让苏晓在奥术永恒星手中,谋得一大笔资源。

    在苏晓看来,以【时间沙漏】收拾小辈施法者,已不重要,况且现在至高之人在场,事态会发展成怎样,还有待观察。

    相比以【时间沙漏】收拾小辈施法者,等此事结束后,施法者高层们会发现,他们拿出了一大笔资源,给了作为灭法之影的苏晓,这已经不是心态爆炸的问题,而是他们在敌人最需要时,他们狠狠资敌了一波。

    “谁告诉你,他们三个是我的老朋友……”

    苏晓的话还没说完,观众们的哗然声与欢呼声,淹没了他的声音,第十七场斗技的抽签结果出来了,羽族的羽璃,对上灵魂派系的艾尔奇,两大夺冠热门在首日的斗技中就遇到,观众们当然喜闻乐见。

    不过,这种斗技竞赛,并非一场决胜负,哪怕败了,后续只要多赢几场,依然有机会打上高名次,乃至在决赛中重新赢回来。

    苏晓却仿佛对此毫不关心,他不顾及瑟菲莉娅的态度,问道:

    “那三个地精,出了什么问题?”

    见苏晓的态度如此强势,这次反倒是瑟菲莉娅感到意外,这局面让她有种,理亏的反而是他们奥术永恒星?

    “他们三个付的地精支票有问题,那三人是伪装成地精商会的股东,那是三个骗子。”

    “你确定?”

    “当然。”

    “……”

    苏晓不再说话,这时,场上的羽璃和艾尔奇,已战在一起,众人原本认为,两人应该是战的难解难分才对,可真的交手后,羽璃从开始到现在,都处于随时被击溃的边缘。

    也难怪格林·薇之前说,让艾尔奇参加这次的斗技竞赛,是有些欺负其他参赛者,这开了六个脑洞的家伙,在同辈中简直是开了挂的存在。

    黄沙场地上,身上羽衣残破,左臂软软垂下的羽璃,大口喘息着,鲜血顺着他的下巴滴落,他的视线已发红模糊,他看着前方长发几米长,所有头发自由飘散的强敌,这是他作为羽族天才,最受打击的一刻。

    “这,不可能。”

    羽璃愤愤的盯着自己的对手,输他可以接受,但全程被吊打,他是真的无法接受。

    “败犬的哀嚎。”

    艾尔奇作势要抬手,给予羽璃重创,可就在此时,对面十几米外的羽璃突然张大嘴,这一举动,突然到了极点,羽璃没有任何情绪的酝酿,例如喊一声我不会输一类的话,但正因突然,才难以防范。

    羽族的俊美人尽皆知,但此刻羽璃的嘴,长大到惊悚的程度,不仅如此,仰着头的他,从口中吐出一根沾满口水的沙漏。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羽璃激活了【时间沙漏】。

    砰!!

    【时间沙漏】爆炸,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感到眼前白茫茫一片,位于场地上,距离羽璃最近的艾尔奇,只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感出现,这是死亡扑面而来的感觉,在这一刻,这开了六个脑洞的少年,真切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他的瞳孔瞬间缩小到极点。

    从上空俯瞰会看到,在【时间沙漏】爆炸的瞬间,场上的羽璃最先衰老到极点,之后艾尔奇也快速衰老。

    【时间沙漏】从出现到被激活,都在寄髓虫的影响下,因此突然到了极点,在那代表时间流逝的白光中,斗技场地周边的结界瞬间被溶解,不是冲破,而是犹如高温下的冰雪般消融。

    咚!!!

    一声炸响,让场上十几万观众,耳中先是嗡的一声,转而进入暂时的失聪。

    在时间尘光扩散到观众席前排的瞬间,一只元素大手在上空出现,在这大手向下的按压中,扩散的时间尘光,陡然停止,并随着元素大手向下的握紧,尘光被快速握揽,就算面对时间,至高之人也以元素力量,将其抓握在手中。

    咔咔咔~

    空间犹如玻璃般开裂,原本扩散的时间尘光,被元素大手抓握在手中,随着压力的加大,时间尘光被压缩到磨盘大小,最终结晶化,凝固在一起。

    随着元素大手消散,磨盘大小的一块「时间晶化物」,啪嗒一声摔落在固化的沙地上,摔碎成十几块。

    接连的倒地声传来,不只是场上的羽璃与艾尔奇倒下,坐在最前排一圈,和奥术永恒星关系最好的贵宾们,也倒了最起码半数以上,哪怕至高之人以让人惊骇的强大手段,让【时间沙漏】的爆炸范围缩小,但这些被波及到的贵宾也都衰老到濒死,只不过,他们没被时间尘光直接笼罩,而是被照耀到。

    瑟菲莉娅瞬间出现在场地上,她单手捏着羽璃的脖颈,将其从地上拎起,随着她的双眼化为黎金色,一根吸入发丝的半透明细虫,从羽璃的眉心被扯出。

    “这是……陨灭星的寄髓虫。”

    瑟菲莉娅陡然消失在原地。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十秒。

    瑟菲莉娅重新出现,脸颊溅上星星点点血迹的她,一手刺穿罪亚斯的喉颈,直接抓着对方的脊椎骨,将其对方拎在手中,另一只手中握着个冒出黑烟的窟窿头。

    砰的一声,骷髅头被瑟菲莉娅捏碎,黑烟消散,也就是伍德的逃命手段多,外加在凯撒的商量下,伍德能临时带着深渊之罐,否则他这次就栽了,这就是法师贤者·瑟菲莉娅,一共十秒,解决了已跑到「灯塔星」的罪亚斯,还差点逮住法之门附近的伍德。

    “所以,这就是你们筹备了许久的计划?”

    瑟菲莉娅单手举起罪亚斯,罪亚斯却只是口涌鲜血的笑着。

    观众席上,苏晓拍了拍身前格林·薇的肩膀,示意奇袭结束了,不用再挡在他前面。

    “圣焰先生,你没事吧。”

    格林·薇说话间,依然警惕的环视周边。

    “没事。”

    苏晓看向后方的至高之人,却只看到浓郁的自然元素,至高之人不知去哪了。

    苏晓的目光转向场地上那十几块「时间晶化物」,这是意料之外的产物,计划要稍微做出些变更,这些「时间晶化物」,一定要弄到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