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对外建功平内患
    陶渊明说到这里,举起面前的水杯,呷了一口,继续说道:“司马国璠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他以司马氏宗室的名义起兵勤王,说刘裕屠戮宗室,有谋逆之心,那暗中不满刘裕的世家,就会派这些自己在豫北的势力,暗中加入司马国璠,而这些人,就会对刘裕留守国内的大将们,真正构成威胁了!”

    姚兴笑道:“原来如此,这么看来,司马国璠只是个幌子,真正能对刘裕构成威胁,在国内能造成动乱的,还是要靠这些背后的世家大族才行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陶渊明点了点头:“是的,其实世家里没几个是真心支持刘裕的,因为士庶不两立,刘裕给庶人好处,就是要夺士族世家的利益,他们又岂可甘心?但如果没人领头反抗,谁敢贸然出头,那就会是太原王氏那样的下场,所以他们也只能通过支持刘毅来对抗刘裕,可是刘毅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可能公开起兵和刘裕为敌,所以这面大旗,只有司马氏这个皇家宗室最合适。其他的如桓氏,天师道等,本就是篡逆反贼,作为世家是不会追随的。”

    姚兴勾了勾嘴角:“岭南不是还有天师道吗,先生和他们有没有联系?要说跟刘裕的死敌,这天师道才是头号,而且他们的战斗力很强,我如果扶持你说的这三股势力起兵,先生能不能让天师道也加入进来?”

    陶渊明摇了摇头:“我一向在荆州,跟天师道素无交情,不过,我想他们曾经在吴地造成了这么大的动乱,如果真的晋国大规模内忧外患,四处烽烟,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只不过,这同样需要时间准备。而且,天师道和世家大族之间的仇恨极深,如果开始就起兵作乱,恐怕会让本来可以暗中支持司马国璠的那些世家,重新考虑,毕竟当年帮他们打跑了天师道,夺回家业的,还是刘裕啊。”

    姚兴点了点头:“那就暂时不考虑这天师道的力量了,陶先生,你说的这几股力量,倒确实可以利用,可是我真的有必要,为了帮你,帮这些刘裕的敌人跟刘裕为敌,就要跟刘裕撕破脸开战吗?以前我为了跟刘裕言和,可是奉还了南阳十二郡,现在为了收留司马国璠他们,就要把这些得来不易的示好之举全部葬送,你真的觉得值得吗?”

    陶渊明微微一笑:“上次陛下也不是主动交还南阳十二郡,而是刘裕派我前来索要,是他无礼在先,陛下当时同意送还诸郡,是不想为了无法防守的这十二郡而妄动刀兵,乃是仁义之举,并算不得什么损失,就象凉州,您曾经起兵灭了后凉,但也不是因为无法防守而撤军,把攻占的土地送给三凉了吗?”

    “可现在不一样了,刘裕已经正式开始北伐,南燕已经危在旦夕,而您收留了桓谦等人,已经给了刘裕起兵的理由,就算你没收留这些人,也曾经援助过谯蜀,甚至退一万步,你现在占了这关中之地,就足以成为刘裕打你的理由,毕竟什么汉胡不两立,北伐中原,收复两京这些话,可是他成天挂在嘴边的。”

    姚兴咬了咬牙:“可是刘裕这么多年来,也只是在掌握晋国内部的权力罢了,打南燕毕竟是因为燕军公然攻击了东晋,掳掠百姓杀害官吏,作为国家,出兵报仇是必然的事,但我跟东晋可没这么大的怨恨,援蜀和收留叛臣,不过是在乱世中大家都在做的事,刘裕内有敌人,又想实现他的那个理想,恐怕更多的精力要用在内部治理上,不会这么轻易地与大秦为敌!”

    陶渊明笑道:“正是因为内部不稳,所以刘裕才需要对外打一些必胜之战,来巩固自己的权威,而如果能灭国夺地,有了更多可分配的利益,也能缓解这些矛盾,这就是刘裕打南燕的原因,不知道陛下有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慕容德在位之时,刘裕哪怕人家动员大军要打到国门之外时,他都不敢主动反击南燕,只能委屈求和,可是这慕容超一即位,他就马上找了个借口出兵呢?你真以为,慕容超一次掳掠性的小规模攻击,抢了两千多百姓,杀了几百个官吏士兵,就值得这样起倾国之兵打灭国之战?”

    姚兴的眉头一皱:“你难道是想说,刘裕这次出兵,是有必胜的把握?”

    陶渊明的眼中冷芒一闪:“在他出兵前,尽管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希望渺茫,但是刘裕还坚持出兵,对于刘裕,我认为就军事的认知和判断,当世几乎无人可敌,他看似冒险,但实际上都是见机行事,一步步地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就象这次伐燕,他开始打出要报仇雪恨,灭国破军的口号,并借此征召了六万大军,这可是东晋多年来没有拿出的强大军队,但实际上,他开始根本没有全面攻燕,只是派先头部队去抢占大岘山的穆陵关,这说明他的目的,最开始不是灭燕,而只是夺取燕国的山南州郡。达到这一步,就算是重创了燕国,也算是给北伐一个交代了。”

    姚兴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得不错,刘裕确实开始只是夺取山南之地,但他很快就派大军通过大岘山,直指临朐,与燕军决战了呀,这还不够冒险吗?”

    陶渊明摇了摇头:“那是因为燕国给他这样打了个措手不及,来不及在山南抵抗,而是尽撤南边的守军,退到临朐一带防守,甚至连慕容超的甲骑大军,也是后来赶来的。”

    “刘裕本只想占个山南,但发现燕国的守备空虚,甚至越过大岘山的先头部队,还得到了当地汉人的拥戴和欢迎,由此他得知南燕老皇帝去世,新主登基根基不稳,汉人又和鲜卑人离心,这正是一举灭国的良机,所以这才一举带兵越过大岘山,前出临朐与敌军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