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章 谍影重重塞外风
    王妙音点了点头:“裕哥哥,你可别忘了,在我之前,我娘就是多年负责了谢家的情报工作,甚至我从小就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若不是因为她毕竟是女流之辈,直接去跟慕容垂,姚苌这些名将接头有可能会给轻视,不然只怕玄叔的任务,也是要她承担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裕笑了起来:“夫人确实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不可简单以男女之别论之,妙音,你也一样。那夫人到草原上,是去和贺兰部接头了?”

    王妙音摇了摇头:“不,她第一次去草原,不是找贺兰部,而是找了独孤部,毕竟,在弄清楚草原各方势力的情况和底牌之前,那个已经近百年没用的贺兰部神木匕首,是不宜轻易动用的。若不是拓跋硅人在后燕,其实我娘当时更希望接触的,是拓跋部。”

    刘裕叹道:“拓跋部当时已经没了,自从代国灭亡后,拓跋什翼健一族给全部迁到了长安,脱离了草原,草原上由刘库仁和独孤部代管,而拓跋部的部众则分散编入了各个部落,最多的就是独孤部,但独孤部无论是实力还是声望都和当年的代国相差甚远,各部并不接受被其统治,加上又和刘卫辰的匈奴铁弗势同水火,这样在草原上各部林立,相互征伐,对中原暂时无法构成威胁,不得不说,这一招很高明。”

    王妙音笑道:“对草原蛮夷,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分而治之,不能让他们集合起来,有个强大的首领,那就是中原的灾难了。裕哥哥,其实当时我在草原上看着你一路扶持拓跋硅一统草原,我心里这个急啊,恨不得去提醒你呢。”

    刘裕勾了勾嘴角:“那是因为我需要草原上出现一个强大的势力去牵制慕容垂的后燕,说到底,还是为了大晋。一旦让慕容垂稳定下来,那一定会首先攻击大晋,以当时大晋内部四分五裂,矛盾重重的情况,是挡不住的。换了今天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这要做,只不过,可能我低估了拓跋硅的本事,更低估了他的残暴,要我再选一次的话,可能会选择另一个人,而不是他。”

    王妙音点了点头:“这事后面再说,我娘去草原,伪装成商队,而接触的,则是拓跋硅的生母,贺兰夫人。”

    刘裕有些意外:“贺兰夫人?她一个老妇人能做什么?我还以为她是去找刘库仁呢。”

    王妙音摇了摇头:“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刘库仁是必须要给除掉的,因为他是不折不扣的前秦死忠,甚至后来他为了援救邺城的苻丕,不惜起兵去攻打慕容垂,我们当时不能允许这个人继续掌权。”

    刘裕的眉头一皱:“刘库仁帮着我们对付慕容垂,这不是求之不得的事吗,为什么你们要阻止呢?”

    王妙音叹了口气:“因为我们不希望草原上出现一个独大的势力,刘库仁是借着为前秦尽忠而整合草原各部,让他们跟着自己征战,事后得到好处和利益,就象他之前为代国而战,最后表现得很忠义,甚至在代国灭亡后也是一直收留和抚养贺兰氏,这并不是他为人真有这么好,而是他要借此赚取名声,收买人心。一旦他真的借机发展起来,必会吞并贺兰部,这样我们在北方草原,就不会再有什么可以依赖的力量了。”

    刘裕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们归根到底还是要联络贺兰部啊。”

    王妙音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我娘和相公大人的计划是想办法把拓跋硅或者拓跋窟咄救出,送到贺兰部,以贺兰部的力量来帮他打败独孤部,一统草原,这样拓跋氏有名份,而贺兰部有实力,两边可以形成一股平衡,最后为我所用。”

    刘裕摇了摇头:“可是就算你们计划成功,两边势力平衡,相持不下,那又如何能对付得了强大的慕容垂呢?”

    王妙音笑道:“如果真的有了矛盾,那找一个外敌,就是化解这种矛盾的最好办法,哪怕是我们大晋的各方势力,包括黑手党斗得如此激烈,只要胡虏一来,不也是可以团结到一起了吗?”

    刘裕长舒了一口气:“相公大人的眼光见识,是我当时所不及的,我错就错在帮拓跋硅打下草原的同时,没有留下足以牵制他的力量,让他发展得太快太猛了。夫人到草原上,这些事情做得顺利吗?”

    王妙音勾了勾嘴角:“我娘也只是初步接触了一下而已,甚至没有完全亮明自己的身份,本来相公大人的意思是打到河北时才要用到草原的力量,但没有想到,五桥泽一战大败而归,连你都失踪了,后面如何保全谢家,进而如何保伍玄武一职,才成了关键,这草原上的行动,也只能因此而终止。”

    刘裕的眼神中闪出一丝无奈和落寞:“都是天道盟和黑手党的阴谋,坏了大好的局势,如果北伐能打赢,甚至不用草原的力量就能收复中原。太可惜了。不过,后来贺兰夫人做了什么?”

    王妙音摇了摇头:“这次的草原之行,不仅无功而返,可能还反过来给黑手党和天道盟利用了,我娘是跟贺兰夫人说,刘库仁和拓跋部不可信,要她准备好迎接儿子或者拓跋氏的子孙回来重建代国,为此需要她联系娘家贺兰部落以为援手。可这个消息好像走漏了风声,让黑手党知道了,后面就是慕容垂反过来派你和慕容兰去了草原,以扶持拓跋硅,消灭独孤部。”

    刘裕的眉头一皱:“他们要做的,为何跟你们想做的一样呢?”

    王妙音笑道:“因为,他们都高估了独孤部,低估了拓跋硅。在他们看来,拓跋硅不过是一头没有尖牙利爪的小狼,而刘库仁,才是真正的大敌。恐怕,现在无论是相公大人还是慕容垂,肠子都要悔青了。我娘在走之前收买了一些人,本是为了护送贺兰夫人母子逃回贺兰部的,却没想到,这些人能趁着刘库仁出兵,大举征兵引发民怨时,趁机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