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万界仙王 > 《万界仙王》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七章 诡计
    穆志飞被这么一推,整个人发懵,直接从天而降,穿破云层,很快见到了前面赶路的“李大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带着数千精英小队,个个都是神庭中的执法队成员,看他们的阵势,气势汹汹,似乎并不好惹。

    眼见他们要对下面的人不利,穆志飞心里打起鼓来。

    该如何是好?

    他回头看去,大腿能对付的了那圣者么?恐怕是不成的,一想到这里,穆志飞的心头泛起一丝苦涩。

    但……

    他扭身刚想回去,又止住了脚步。自己就算去帮手,能做到什么呢?大腿的实力如此强,也不是圣者的对手……

    他回头看去,见下面的情况更是惨烈。

    工事能占据的优势,几乎已经被那些汹涌冲上的神奴给推平了,战火,逐渐波及到了军帐当中,若是自己不去帮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

    穆志飞上下不停地打量,却陷入了两难。

    该如何是好……?若是天蓬元帅还活着,他,又会怎么做?

    穆志飞伸出手掌,掌间散发一抹幽蓝色的光彩,这是……他的力量?

    穆志飞深咽了一口唾沫,咬咬牙:“妈的,豁出去了!”

    ……

    军帐当中,最后一间帐篷里,剑痕的身躯躺在床沿,仍旧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而小洛,已经筋疲力竭了。

    他从没这么累过,即使上阵杀敌,与数万敌军作战,也远不及此刻他身心的疲倦,更别提,这还只是“疗伤”。

    小洛调动全身心的专注力,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剑痕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上,尽全力替他祛除神念的阻力。

    但是,这难度,比他想象的还要高。

    剑痕的身体,就像是被种下了某种致命的诅咒一般。

    小洛额头上疯狂淌汗,一时间,白毛细汗如同泉水涌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成了一个水人儿。

    一旁的巧儿和小奴看的也是揪心。

    小奴两拳紧攥,大声道:“妈的,赶紧醒过来!”

    没有动静。

    剑痕就像是已经失去了生命一般,静静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动静。

    小洛没说什么,巧儿却泛起嘀咕。

    “我们该不会是白费劲吧。”巧儿望着小洛,见他如此疲倦,身体眼看吃不消,有些心疼。

    小奴瞪了巧儿一眼:“说什么呢!不是你们说肯定能救的么?”

    巧儿倒有些委屈:“又不是我许给你的!是叶枫。”

    “分不清你们这些!”小奴摆摆手。

    两人说话间,屋外又响起焦急的脚步声。

    二女互看一眼,对视之时,各自挂起了微笑。

    短时间内,她们竟然建立起一种奇妙的默契。

    “上一把你赢了,不过,这一把我可不会输。”巧儿吸了一口气,从腰间取下佩剑。

    小奴不甘示弱:“嘿嘿,就你跟本姑娘比?差得远呢!”

    话音刚落,帐篷外飞身钻进几个身披黑色铁甲的神奴。

    “上!”

    “走!!”

    二女怒吼一声,各自出手。

    小奴的身影如同一道赤练红光,她连眼睛都闪耀着血腥味,一瞬间扑入整个军阵当中,尽管鱼贯而入百十号人,但是却被她攻了一个措手不及。

    几乎就在同一时

    间,她的血爪在空中虚划,一道一道瀑布似的疯狂斩击从天而落,在地面弥漫出刺骨的寒意,轰轰轰连续几声爆响,整个神奴军阵被冲散开来。

    瞅准这个机会,巧儿那鬼魅一般的灵巧身姿不甘示弱,她的剑总能从不可思议的地方刺出,而且速度极快,又准又狠。

    巧儿的动作并不花哨,也不复杂,只是对穿捅入,身子从一个神奴的怀中,又压低身影贯入另一个,雪白的手掌溅上些许血迹,身子鲤鱼打挺似的已经过了十几人。

    行云流水一般,这十几人应声倒地。

    二女对看一眼,发现彼此战果也都差不多,更加起了心思,踏踏踏几步,直冲向帐外。

    这一次来的神奴人数不少,并且全副武装。

    但二女的身手却已经是顶尖水准,几乎是一呼一吸之间,就撂倒了他们。

    小奴拍拍手,把她“清理”好的神奴堆成了山,斜眼看向巧儿,那边竟然也差不多。

    “我胜你一个。”巧儿微微一笑,她心细一些,已经把人数数好了。

    “上一把你还输着哩!”小奴颇不服气。

    巧儿笑道:“那这就算又平了?”

    小奴一听,皱着眉头使劲摇头:“不成,那不成——依我看,还是我赢。”

    巧儿挽了个剑花,将长剑反手握住,道:“凭什么?”

    “每次他们冲阵,可都是我旗开得胜乱了他们的阵脚,你?也只是收收尾!”小奴抬起头。

    巧儿笑道:“若不是有我收尾,你腹背受敌,未见得能赢哩。”

    二女争执不下,就在这档口,门外踏踏踏又传来脚步声。

    二女同时道:“不如,以这个来决个胜负!”

    重新燃起的胜负欲催动她们出手,行动比说话还快,巧儿的剑锋如一点寒芒刺去,身旁的小奴不甘示弱,张牙舞爪的血气也蔓延过来。

    “停手!!”

    当中这倒霉蛋儿高喊。

    二女立刻停住脚步,剑尖指在他的脖颈上,另一边,小奴的血气也包裹住此人的全身,只差一厘一毫,他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这同时,二女“咦”了一声,十分整齐。

    他们对付的不是别人,正是穆志飞。

    “你小子!”小奴收起掌,上下打量穆志飞:“来了也不说一声。”

    穆志飞挠挠头:“我这不是看姑娘你们是否安全么?别杀我呀!”

    巧儿狐疑看去,缓缓收剑。

    “对了,剑痕在哪?我得去看看!”穆志飞这便起身。

    “我带你去看看。”

    “巧儿姑娘,请你守在屋外。”穆志飞嘱托一声,跟随小奴正准备进去。

    巧儿却高喊:“小奴,留神!听那客气的声音,他不是——”

    话音未落,小奴便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声,巧儿不假思索冲入,见到那“穆志飞”阴笑着侧脸看来,手掌上多了一把玄铁兵刃,正把小奴的腰间捅了个对穿。

    “找死!!”巧儿横剑挺去。

    那“穆志飞”却根本不顾,身后呲啦一声,被巧儿的长剑正中,胸口一股热气腾腾的血箭飙出,却连眉头也不皱一皱,扭身扑向一旁的小洛,啪一声,在剑痕的肉体之上按下什么。

    轰!!

    顷刻之间,这“穆志飞”的肉体四分五裂炸开,随着那声尖锐可怖的笑声凄厉传来,四散开来的肉块黏着在整个军帐的四处角落。

    小洛伤得不轻,身子一摇一摆起身,当即差点晕厥过去。

    这是……刺客?

    小奴懵了,她扁扁嘴唇,似乎正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又给咽了回去,眼睛闪烁不定:“喂,你们……”

    她挺着腹中一抽一抽的丑陋伤口,捂着汩汩溢出的血,感觉到自己的体温疯狂溢出,才走出一步,整个人便软倒在地。

    巧儿立刻起身,拦腰封住了小奴腰上的穴道,替她阻住血液流失,这才解释:

    “刚才这人分明是个假的,真的穆志飞,才不会对你我这般客气。”

    小奴还是懵的:“你不要紧吧!”她看向小洛。

    她心里很清楚,此时此刻,只有小洛能救得了剑痕。

    小洛的伤十分严重,正面一股灵气爆破的破坏力十分惊人,但万幸没有波及性命。

    他艰难地坐直了身子。

    “你行么!”巧儿见小洛仍然逞强,多少有些于心不忍,道:“要不,先歇歇……”

    小洛使劲摇头:“没时间了,我答应过前辈,一定要让这家伙复原,说到做到!”

    他强行催动体内的灵气,继续替剑痕疗伤。

    但身子骨已经吃不消,速度眼见慢了下来,小洛混杂着血液的汗水一股股形成巨流,但是仍然坚持着毫不动摇。

    小奴这下也算是于心不忍,但剑痕毕竟没醒,她捂着伤口,成大字状摆在门前,大口吸气,脸色十分难看,她的伤也不轻,一时半会未见得能够恢复。

    见她这样,巧儿心里更是打起鼓来。

    神庭的手段,越发下作了。

    “剑痕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对吧。”巧儿替小洛处理完伤口,来到小奴身边,见她也是可怜人,一同靠在墙边,问道。

    小奴的眼光游移,这件事,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其实,不是我……但,是我重要的人。”

    巧儿嗯了一声,没有多问。

    不知道小洛的治疗需要多久,更不清楚剑痕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而唯一明确的事,便是大祸临头。

    巧儿怔怔看着手心,手心上有一条“蛇”样的印记,一闪一闪,发着微光。

    小奴见她有事无事,一直盯着那东西看,也很好奇,于是问道:“那是什么?”

    “是我族妖祖大人的生命迹象。”

    巧儿不假思索回答,但是……她提起这个,肉眼可见的脸上落寞下来,原因无他,因为这个迹象比起数天前,越来越微弱了。

    这件事她还没有跟旁人提起,因为巧儿跟随叶枫他们反抗神庭这么久,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都算是懂了个遍,现在情况危急,大家都不好过,她也不能太自私。

    “她也是你重要的人吧。”小奴问。

    巧儿一听这话,眼泪便不自主盘在眼眶里打转,重重点了点头,声音又低沉嘶哑了下去:“是……”

    “说起来,你之所以跟他们一起反抗神庭,也是为了这个重要的人?”

    小奴问。

    巧儿一愣,点点头,道:“但是……她快死了。”

    随着手掌掌心那生命迹象逐渐流逝,巧儿心里的情绪也跟着一起一伏。

    小奴紧皱着眉头,巧儿又道:“叶枫说,只有从神庭那里夺回战神的甲胄,才能救她……可是,现在我们自身难保。”

    小奴的脸上也染上一层低迷的哀伤。

    她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