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天唐锦绣》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大战爆发
    这番话是转述长孙无忌之言,明面上说的挺好,实则本意便是四个字——各安天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之所以东西两路军队沿着长安城两侧一齐向北挺进,就是欺负右屯卫兵力不足,难以同时抵御两股大军进逼,顾此失彼之下,必然有一方失守。但右屯卫的战力摆在那里,一旦其决定放一路、打一路,那么被打的这一路所面对的将是右屯卫凶猛的攻击。

    损失惨重乃是必然。

    但长孙无忌为了避免被关陇内部质疑其借机消耗盟友,干脆将长孙家的家底也搬上台面,由长孙嘉庆率领。关陇门阀之中排名第一第二的两大家族同时倾其所有,其余人家又有什么理由不竭尽全力呢?

    宇文陇没法拒绝这道命令,他固然有面临被右屯卫凶猛攻击的危险,长孙嘉庆那边同样如此,剩下的就要看右屯卫到底选择放哪一个、打哪一个,这一点谁也无法揣测房俊的心思,所以才说是“各安天命”。

    挨打的那一个倒霉透顶,放掉的那一个则有可能直逼玄武门下,一举将右屯卫彻底击溃,覆亡东宫……

    宇文陇没什么好纠结的,长孙无忌已经尽可能的做到公正,长孙家与宇文家两支军队的运气由天而定,是死是活无话可说。可若是这个时候他敢质疑长孙无忌的命令,甚至违令而行,必将引发整个关陇门阀的声讨与敌视,无论此战是胜是败,宇文家将会背负所有人的骂名,沦为关陇的罪人。

    深吸一口气,他冲着传令校尉缓缓颔首,继而转过身,对身边将校道:“传令下去,大军即刻开拔,沿着城墙向景耀门、芳林门方向挺进,斥候时刻关注右屯卫之动向,敌军若有异动,即刻来报!”

    “喏!”

    周边将校得令,赶紧四散而开,一边将命令传达各部,一边约束自己的部队集结起来,继续沿着长安城的北城墙向东挺进。

    数万大军旌旗招展、军容鼎盛,缓缓向着景耀门方向移动,对于面前的高侃部、身后的吐蕃胡骑视若无睹。

    这就好似赌博一般,不知道对方手里是什么牌,只能梗着脖子来一句“我赌你不敢过来打我”……

    何其悲壮也?

    *****

    高侃顶盔贯甲,策骑立于军阵之中,永安渠水在身后湍湍流淌,河岸两侧林密稀疏。芳林园乃是前隋皇家禁苑,大唐立国之后,对长安城多方修缮,连带着周边的景物也予以维护修葺,只不过因为隋末之时长安连番大战,导致禁苑之中林木多被焚毁,二十余年的时间杂树倒是长出一些,却疏密不一,犹如斑秃……

    斥候带来最新战报,宇文陇部先是在光化门西侧不远的地方停驻,不久之后又再度启程直奔景耀门而来,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

    大军出征,无论令行禁止都必须有其缘由,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忽而停驻、忽而前行,千军万马一停一进之间阵型之变幻、军伍之进退都会露出极大的破绽,一旦被对手抓住,极易导致一场大败。

    那么,宇文陇先是停驻,继而行进的原因是什么?

    根据现有的情报,他看不破,更猜不透……好在他也毋须理会太多,房俊下令他率军抵达此处,却并未令其立即发动攻势,显然是在权衡叛军东西两路之间到底谁主攻、谁牵制,未能洞彻叛军战略意图之前,不敢轻易择选一路予以攻击。

    但房俊的心里还是倾向于猛打宇文陇这一路的,故而令他与赞婆同时开拔,接近敌军。

    自己要做的便是将所有的预备都做好,只要房俊下定决心猛打宇文陇,即可全力出击,不使得战机稍纵即逝。

    夜幕之下,密林苍茫,几场春雨使得芳林园的土地沾染着湿气,夜半之时微风徐徐,凉意沁人。

    两万右屯卫精兵陈兵于永安渠西岸,前阵轻骑、中军火枪、后阵重甲步兵,各军之间阵列严谨、联系紧密,即不会相互干扰,又能及时予以协助,只需一声令下便会如狼似虎一般扑向迎面而来的叛军,予以迎头痛击。

    夜风拂过山林,沙沙作响。

    斥候不断的自前方送回战报,叛军每前进一步都会得到反馈,高侃沉稳如山,心里默默的算着敌我之间的距离,以及附近的地势。他的沉稳气度影响着周边的将校、兵卒,因为敌人越来越近而引起的焦躁兴奋被死死的压抑着。

    都明白如今叛军两路大军齐发,右屯卫如何抉择至关重要,若是此刻冲上去与敌军混战,但随后大帅的命令却是退守玄武门打击另一边的东路叛军,那可就麻烦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敌军越来越近。

    就在两万兵卒心浮气躁、军心不稳之时,几骑快马自玄武门方向疾驰而来,马蹄踩踏着永安渠上的浮桥发出的“嘚嘚”声在暗夜里传出老远,附近兵卒全部都竖起耳朵。

    来了!

    大帅的命令终于抵达,大家都急切的关注着,到底是立即开战,还是后撤退守玄武门?

    骑兵迅疾如雷一般疾驰而至,来到高侃面前飞身下马,单膝跪地,大声道:“大帅有令,命高侃部即可出击,对宇文陇部予以迎头痛击!同时命赞婆率领吐蕃胡骑继续向南穿插,截断宇文陇部退路,围而歼之!”

    “轰!”

    左右听闻消息的将校兵卒发出一阵低沉的欢呼,各个兴奋异常、激动不已,只听军令,便可见大帅之气魄!

    对面可是足足六万关陇叛军,兵力几乎是右屯卫的两倍,其中宇文家出自与沃野镇的精锐不下于三万,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支足以影响大战胜负的存在。但就是这样一支横行关陇的军队,大帅下达的命令却是“围而歼之”!

    普天之下,又有谁能有此等气慨?

    由此可见,大帅对于右屯卫麾下的兵卒是何等信任,相信他们足以击溃当今世上任何一支强军!

    高侃深呼吸一口,感受着热血在体内沸腾澎湃,脸孔微微有些涨红。因为他知道这一战极有可能彻底奠定长安之局势,东宫是依旧屈从于叛军淫威之下动辄有倾覆之祸,还是彻底扭转颓势屹立不倒,全在眼下这一战。

    高侃环顾四周,沉声道:“诸位,大帅信任吾等能够将宇文家的沃野镇军卒围而歼之,吾等自然不能辜负大帅之信任!不仅如此,吾等还要速战速决,大帅既然下达了由吾等猛攻宇文陇部的命令,那么另一边的长孙嘉庆部必然缺乏必要之防御,很可能威胁大营!大帅家眷尽在营中,若是有一丝半点的闪失,吾等有何颜面再见大帅?”

    “战!战!战!”

    四周将校兵卒群情激昂,振臂高呼,进而影响到身边兵卒,所有人都知道此战之重要,更知道其中之凶险,但没有一人胆怯怯懦,唯有沸腾的壮志冲天而起,誓要速战速决,歼灭这一支关陇的精锐军队,不使得大帅极其家眷收到一丝半点的伤害。

    为此,他们不惜代价,死不旋踵!

    高侃端坐马背上不言不语,任凭兵卒们的情绪酝酿至顶点,这才大手一挥,沉喝道:“各部按原定之计划行动,无论敌军如何顽抗,都要将其一击击碎,吾等不能辜负大帅之信任,不能辜负太子之厚望,更不能辜负天下人之期盼!听吾将令,全军出击!”

    “杀!”

    最前头的轻骑兵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嘶喊,纷纷策马扬鞭,自密林之中猛地跃出,向着前方迎面而来的敌军猛冲而去。紧接着,中军扛着火枪的兵卒小跑着跟上去,最后才是身着重甲、手持陌刀的重甲步兵,这些身材高大、力大无穷的兵卒与具装铁骑一样皆是百里挑一,不仅身体素质出色,作战经验更是丰富,此刻不紧不慢的跟上大部队。

    轻骑兵能够冲散敌军阵列,火枪兵能够杀伤敌军兵卒,但是最后想要收割胜利,却还是要依靠他们这些武装到牙齿可以在敌军从中横行无忌的重甲步卒……

    对面,行进之中的宇文陇已然获悉高侃部全军出击的军情,面色凝重之际,当即下令全军戒备,然而未等他调整阵列,无数右屯卫兵卒已经自漆黑的夜幕之中陡然跃出,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杀来。

    厮杀声响彻云霄,大战瞬间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