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逍遥侯》正文 第1544章 忠臣
    “据查,逃入沙漠里的部落,共有五部,其各族老小,大约十二万人,战士约三万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考虑到,沙漠里的绿洲和水源地十分有限,容不下太多的人。随军参议司认为,我军只须出两万骑兵,即可将其全面歼灭。”

    “我军骑兵的标准装备,骑弓一,步弓一,战刀一,短刀一,袖弩一,小标枪三支,小盾一面,战马三匹,骆驼一匹。水囊7只,干粮为二十日的烙饼,备用的羊肉干四斤,防晒头巾和白袍两套……”

    作战装备和行军装备,洋洋大观,可谓是应有尽有,李中易满意的直点头。

    如此超豪华的武备,齐全的后勤物资,一人三马的机动力,加上充足的军饷,极高的荣誉感,颇有点武装到牙齿的派头了!

    “根据随军参议司的判断,咱们需要派出大部兵力,提防北边的契丹人,所以,参议司的建议是,召集草原上的各部,每部出三千人,协同我汉军主力,埋伏于灵江谷中……”

    李中易大为满意,夫战,未料胜,先算败,方为正道理也!

    草原上的蛮子们,敢于不听话,背后没人挑唆,谁信呢?

    从草原各部,抽调勇士参战,除了防备他们暗中搞鬼之外,也有让他们表态站队的意思。

    以往,唐军出击的时候,往往只把蛮子们当作是替补的偏师。战胜了,还好说。一旦战败,率先反水的就这些蛮子们。

    如今,李中易吸取了前朝的教训,出战之时,一律让协从的部落,率先对敌人发起进攻。

    即使,这帮家伙临阵反水,也会因为被夹击,而损失惨重。

    客观的说,李中易从来没有相信过草原上的异族人。所以,胆敢背叛他的蛮子们,到目前为止,都被杀得很惨。

    远的不说,沙角部落七万人,除了女人和不高于车轮的小孩子之外,都被杀得一干二净。

    蛮族,畏威而不怀德,李中易的这个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再也难改。

    躲进大沙漠的蛮子们,看起来有十几万人,实际上,沙漠里除了沙子和狂风之外,能有啥?

    显然,有人是想把他们当作是诱饵,想骗汉军入伏尔!

    派大军进入沙漠,去进攻十几万人的几个部落,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干。

    但是,兵者诡道也。敌人越是疏忽大意的地方,越有可能被汉军钻了空子。

    只有铁和血,才会让蛮子们的脑袋更加清醒。

    “此次进兵,由宋大总管领兵进入沙漠,皇上坐镇银州,总控全局。”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一定是宋云祥的主意。也是,他这个皇帝,若是进了沙漠,天知道会出什么事?

    “轻兵突袭就由我来代劳吧!”灵州军甲厢副都指挥使薛胜利,霍地起身,急切的想抢头功。

    经过整编之后,朝廷禁军的野战力量总员额为四十万,西北方向就占了十万。

    如今,各个州县的防守力量,已经全面由各地乡军接手,朝廷禁军只专注于战略打击的方向。

    李中易创造性的组建了以村为单位的乡军之后,朝廷禁军也就从繁冗的地方守备事务之中,脱身出来。

    通俗的说,镇压叛乱,抵御外侮,才是朝廷禁军的主要职责。

    朝廷禁军职业化、正规化、集约化的好处,异常之明显。方圆五百里以内,必有一万步骑混编的精锐野战部队,枕戈待旦,时刻备战。

    不夸张的说,这五百里的范围内,从叛乱发生,到大军赶来镇压,顶多只需要十天而已,打击的速度非常之快。

    精锐野战部队负责打击敌军的主力,召集来的乡军,则控制道路,抓捕信使,看守俘虏,分工清晰明确。

    李中易敢于限田,垄断粮食贸易,开办皇家钱庄,彻底剥夺乡绅们的特权,这一切都和各亭各村组建起来的乡军,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李中易笑了,说:“那是我的活计,都不许和我抢。”

    “啊……”众将都惊呆了,皇帝居然要亲身涉险,这怎么可以呢?

    “皇上,您乃万金之尊,岂容半点闪失?”宋云祥十分佩服李中易的胆量,但该劝,还必须劝。

    李中易摆了摆手,说:“朕意已决,不须多言。”

    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李中易下定了决心,必定是九牛拉不回。

    见皇帝执意要进沙漠,宋云祥没了招,只得让随军参议司,修改作战计划。

    其实,参议司早有备用作战计划。只是,进军沙漠的主帅换成了皇帝本人,制订计划的参议们,禁不住的肝儿颤了。

    万一,皇帝在大沙漠里出了不可测的大事,上头追责下来,他们几个小小的参议,焉有命在?

    这几个参议,专门去找了宋云祥,开诚布公的说:“宋帅,某等万万不敢在作战计划上署名。”

    宋云祥看眼他们几个,淡淡的说:“天塌下来,自有本帅撑着,与你等何干?”

    “可是……”

    “没有可是。咱们这支队伍,从来没有追究下级军官的传统。没错,作战计划是你们制订的,却是本帅批准的,懂么?”宋云祥心里比谁都清楚,万一皇帝出了事,他和他全家的脑袋肯定不保。

    不管是哪个皇子继承了皇位,都会拿宋云祥的全家老小开刀,不可能有例外。

    问题是,军中拍板的人,只能有一个。皇帝慎重考虑后,决定的作战计划,改无更改的可能性。

    话虽如此,宋云祥还是想去找皇帝碰碰运气。

    李中易见宋云祥来了,知道他是想劝,就笑着说:“十余万大军在外,两万精骑在侧,又是有心算无心,我很少打这么顺心的仗。”

    得,皇帝给面子,已经解释得如此清楚了,宋云祥也不劝了。

    “臣本微末小吏,蒙主上不弃,屡屡超拔,擢为封疆。臣粉身碎骨,难报圣恩之万一。请主上允了臣的两个儿子,让他们替臣尽忠,和您一起进沙漠。不然的话,臣宁愿全家死绝,也绝不敢奉令。”宋云祥双膝跪地,死死的抱住李中易的右腿,放声大哭。

    李中易也知道宋云祥实在是有些为难,便蹲下身子,搀住宋云祥的胳膊,笑道:“蠢才,说的像是生离死别一般,晦气之极。哭啥呢,还不滚起来?”

    宋云祥一直大哭,就是不肯起身。

    李中易想起来了,不由气乐了,抬腿一脚,踢在宋云祥的屁股上,骂道:“兀娘贼,非要挨了踢,心里才舒坦了?滚吧。”

    挨了踢后,宋云祥真的舒坦了,爬起身子,美滋滋的走了。

    一旁的近侍们全都看傻了眼,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摸不着头脑。

    下值后,带御器械近侍长李五十九,含笑揭晓了谜底:没资格挨踢的臣子,也配称为心腹重臣?

    哦,原来如此啊,难怪宋云祥哭着喊着,求官家踢他的屁股来着。

    皇帝御驾亲征,征西将军府岂能等闲视之?

    送宋云祥,一直到参议司的小参议,反复则折腾作战计划,惟恐出现算漏了的情况。

    “必须多备水囊。”宋云祥一样一样的核对着作战物资,沙漠缺水,那是要人命的大事。

    “禀宋帅,水囊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十只,不能再多了。再多,外围的十几万主力部队,无人保证人手一只水囊了。”

    宋云祥点点头,又说:“马匹和骆驼,必须一匹匹的检查,发现病弱的,有暗疾的,不能丝毫犹豫,必须剔出。”

    “喏。”

    “拓拔勇那里,有何异动?”宋云祥始终对改名为李勇的拓拔勇,很不放心。

    只是,皇上显得异常信任拓拔勇,宋云祥也不好说啥。

    负责监视的拓拔勇的人,抱拳禀道:“完全正常,他一直窝在他自己的小院子里,从不出门。”

    宋云祥点点头,李勇所居的小院子,就在将军府内,即使李勇有心,蛮子们也没办法进来此地。

    如今的李勇,已经是朝廷禁军的马军厢都指挥使。禁军整编之后,厢是比军更高一级的存在,属于方面大员的范畴。

    安排妥当后勤物资和人员之后,宋云祥把两个儿子找来,仔细的交代他们,“都听好了,在主上的身边伺候着,一定要放机灵点,随时随地充当主上的眼睛和耳目。非常时期,不要怕闹,捅破了天,自有老夫顶着。”

    宋云祥追随于李中易的左右,已经十几年了,自然了解皇帝的脾气。

    皇帝是个异常念旧之人,宋云祥的两个儿子即使犯了重罪,也必受皇帝的召见。

    宋云祥年近四十岁,只有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都跟着皇帝进了沙漠,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与皇帝患难于共。

    别的人,宋云祥不知道,他绝对忠诚于李中易,属于彻头彻尾的帝党。

    如今,已经不是以往,皇长子也有十四岁了。哪怕皇帝有个闪失,偌大的帝国不愁后继无人。

    这年月,十四岁已经可以娶妻生子,算是成年了!

    宋云祥的各种部署,李中易自是了如指掌,他叹了口气,说:“忠也。”

    既然劝不动李中易,宋云祥的做法是,坚定的和皇帝站在一起,生死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