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29章 大结局纵使百年千年,生死不离
    陈氏虽然被罚,;;她的现多少是影响了虞扬、虞菱兄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扬好,只要他来考取功名,娶个好妻子并不难,;;但虞菱是姑娘家,父亲已经疯了,母亲做的那些事比疯了不如,很难让名门之家接受她做儿媳。

    ;;;;;;;;如果虞宁初对虞菱热络一些,;;时常叫进宫中说话,旁人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大概也接纳虞菱。

    ;;;;;;;;可虞宁初对虞菱并没有多深的姐妹谊,;;她也不想强迫自己去增进这种姐妹,;;骨血是父母给的,但姐妹谊是自己处来的,在虞宁初心中,;;她只有两个好姐妹,一个是宋湘,一个是沈明岚。

    ;;;;;;;;她兄妹俩带到京城,给了他们栖身之地,;;给了他们一份好教养,;;便算尽了一个长姐的职责。

    ;;;;;;;;虞菱十五岁的时候,;;虞宁初的舅母三夫人牵线,嫁给了一位年轻官员为妻,;;男方家里三代为官了,虽然官职都不高,但这门第配虞菱也绰绰有余,更何况男方也是仪表堂堂的人,无论谁见了,;;都觉得这门婚事很好,没有委屈虞菱分毫。

    ;;;;;;;;虞宁初虞尚的家产分了一半给虞菱做嫁妆,她也赐下一笔丰厚的嫁妆,全了虞菱一份体面。

    ;;;;;;;;姑娘十五岁嫁刚刚好,虞扬就不急了,这年都无须虞宁初牵挂什么。

    ;;;;;;;;.

    ;;;;;;;;宋池登基的第二年,改年号为承平,寓意承接昭元帝创下的太平盛世。

    ;;;;;;;;承平元年冬,虞宁初生下大皇子。

    ;;;;;;;;承平四年夏,虞宁初又顺利生下二皇子,两个皇子都健康可爱,总算让那位孙御史消停了。

    ;;;;;;;;到了承平五年,二皇子庆完周岁没多久,秋风一凉,不不觉又是一年中秋。

    ;;;;;;;;八月十四傍晚,宋池抱着二皇子,虞宁初一手牵着女儿明珠,一手牵着大皇子,一家五简单地在宫里赏了一番花灯。

    ;;;;;;;;“父皇,想去宫外赏灯。”

    ;;;;;;;;逛了一圈,明珠眺望京城条繁华大街的方向,向父皇撒娇道。

    ;;;;;;;;宋池笑道:“明晚父皇带你们去。”

    ;;;;;;;;明珠:“为何不是今晚?”

    ;;;;;;;;宋池道:“今晚来不及了,而且明父皇要做一些安排。”

    ;;;;;;;;明珠道,他们一家个个身份尊贵,去一趟至少得安排两队侍卫暗中保护。

    ;;;;;;;;哎,做公主就是这么麻烦。

    ;;;;;;;;孩子们都睡下后,宋池牵着虞宁初来到内殿的衣柜前,取一身常服递给她。

    ;;;;;;;;虞宁初不是很懂。

    ;;;;;;;;宋池笑道:“宫里的灯确没意,咱们去逛逛。”

    ;;;;;;;;虞宁初更困『惑』了:“你不是答应明珠明晚再去?”

    ;;;;;;;;宋池意味深长:“明晚咱们一家五同行,今晚只有你。”

    ;;;;;;;;成亲这么久,孩子也生了仨,虞宁初竟然是被宋池的目光烫到了,低眸道:“都老夫老妻了……”

    ;;;;;;;;“才二十八,你也才二十四,谈何言老?”宋池一把自己的皇后拉到怀里,开始替她更衣。

    ;;;;;;;;虞宁初怕他『乱』来,抱着衣裳自己去换了。

    ;;;;;;;;宋池也要更衣,就没去追她。

    ;;;;;;;;不久之后,帝后二人坐上一辆看来普普通通的马车,阿默亲自赶车,离开了皇宫。

    ;;;;;;;;虞宁初很久没有宫了,这趟意外的宫机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她不是一个母亲,甚至也不是宋池的妻子,她只是虞宁初,一个尚未嫁的姑娘,什么琐事都不想,可以轻轻松松地好好逛一场。不过,她与别的姑娘不一样,因为她带了一位郎。

    ;;;;;;;;“喜欢吗?”

    ;;;;;;;;宋池从身后抱住她,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耳上。

    ;;;;;;;;虞宁初点点头,轻声问:“今晚要去哪?”

    ;;;;;;;;宋池蹭着她的脸,道:“先去看看街上有没有套圈的摊子,再给你套个小瓷龙,成双成对。”

    ;;;;;;;;虞宁初想,应该没有那么巧吧。

    ;;;;;;;;到了街上,两人牵着手恣意地闲逛来,套圈的摊子也有,但再也没有那样圆润可爱的小瓷龙了,倒让虞宁初发现一只木头制的哨子,胖嘟嘟的小鸟身子,哨嘴设在尾巴一端。

    ;;;;;;;;“睿哥儿肯定喜欢。”虞宁初指着哨子对宋池道。

    ;;;;;;;;宋池便从摊主那里买了两个圈,他一手扶着虞宁初的左肩,一手握着她的右手,借虞宁初的手去扔圈。

    ;;;;;;;;人来人往且周围有百姓驻足的街上,他这么贴上来,虞宁初怪不好意的。

    ;;;;;;;;宋池在她耳边笑:“娘娘都老了,脸皮薄呢?”

    ;;;;;;;;他故意虞宁初的“老夫老妻”调侃道。

    ;;;;;;;;虞宁初恼得脚踩他,她只是觉得两人的夫妻分已经到了不必刻意私的地步,才不是说自己老了。

    ;;;;;;;;笑闹间,圈子飞手去,套中了那只哨子。

    ;;;;;;;;宋池又握着她的手扔了一次,旁边一只哨子也套中,回头女儿长子一人一个,老三小,给了他也不吹。

    ;;;;;;;;收获了两只哨,宋池牵着虞宁初往朝月楼的方向去了。

    ;;;;;;;;自从虞宁初进京,帝王已经换下两个,但朝月楼的规矩依然不变,想要登楼,香客得先让僧人在手背上盖个印有诗句的红泥小戳。

    ;;;;;;;;排队的时候,宋池低声问虞宁初:“你说,这次咱们有缘吗?”

    ;;;;;;;;虞宁初便想十年前的那次,她的诗句是“秋风吹不尽”,宋池则得了个“总是玉关”。

    ;;;;;;;;她不道这次不继续那么巧。

    ;;;;;;;;轮到他们了,她先。

    ;;;;;;;;盖了戳,走队伍后,虞宁初再挡着手背,自己看印记,然后问宋池:“你的是什么?”

    ;;;;;;;;宋池笑:“你先说。”

    ;;;;;;;;说就说,虞宁初:“深林人不。”

    ;;;;;;;;宋池便抬手背给她看:“明月来相照,好巧,今夜与表妹亦是有缘人。”

    ;;;;;;;;两句诗句,都是自王维的《竹里馆》,且是上下联句。

    ;;;;;;;;虞宁初看向那个盖戳的小僧人,小僧人一直低着头,都没有仔细打量过他们,所以,真的是巧合?

    ;;;;;;;;盖了戳,接下来要等观音庙的主持抽读朝月楼各层楼对应的诗词。

    ;;;;;;;;顶楼的诗,竟然就是《竹里馆》。

    ;;;;;;;;虞宁初再不怀疑就是傻子了,审问宋池:“都是你提前安排好的,对不对?”

    ;;;;;;;;宋池笑:“天意而已。”

    ;;;;;;;;帝王便是天,就算是他安排的,那也是天意。

    ;;;;;;;;虞宁初说不过他,不过她很喜欢宋池选的这首诗,让她想到了她与宋池之间发生的很多事,隐秘禁忌,除了他们二人,便只有明月晓。

    ;;;;;;;;两人携手登上了朝月楼的顶楼。

    ;;;;;;;;宋池挑了朝着皇宫的一侧,斗篷罩住虞宁初,旁若无人地相拥。

    ;;;;;;;;帝后气度非凡,同楼的其他人自觉地没有过来打扰。

    ;;;;;;;;“冷吗?”宋池问。

    ;;;;;;;;虞宁初摇摇头。

    ;;;;;;;;宋池回忆道:“那年你便是在这里吹风受寒,第二晚烧得快熟了。”

    ;;;;;;;;虞宁初微赧:“十年前的事了,你记得这么清楚吗?”

    ;;;;;;;;宋池:“当然记得,如果不是你在,不去沈家花园听戏,也幸好去了,不然你可能人都烧没了。”

    ;;;;;;;;他略带责备的语气,责备下的关心,竟让虞宁初湿了眼眶。

    ;;;;;;;;她也记得。

    ;;;;;;;;病得很难受,可那样的子,她一个初来乍到的表姑娘,哪敢给个个权贵的舅舅舅母们添晦气?

    ;;;;;;;;“最看不得你那副小可怜的样子,每次见了,都想抱你。”

    ;;;;;;;;宋池偏头,亲走她滑落的泪。

    ;;;;;;;;虞宁初转过来,环住他的腰,自己完完全全地藏在了他的斗篷下。

    ;;;;;;;;以前没抱没关系,重要的是,现在他来抱了,她也在他怀里。

    ;;;;;;;;“宋池。”

    ;;;;;;;;“嗯?”

    ;;;;;;;;“可能再也离不开你了。”

    ;;;;;;;;离不开这样温暖的怀抱,离不开这样温柔的人,他仿佛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若分开,疼得要命。

    ;;;;;;;;“那就别离开。”

    ;;;;;;;;她的脸从斗篷下抬来,宋池轻轻亲在她的鼻尖,亲在她的眉梢:“阿芜,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

    ;;;;;;;;十年算什么,纵使百年千年,他与她都在一,生死不离。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