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28章 nbsp; 帝后恩爱
    昭元帝驾崩于九月,;;一个月的国丧解除后,京城下了一场大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瑞雪兆丰,这是吉兆。

    ;;;;;;;;帝宋池并没有昭元帝刚登基时那么繁忙。

    ;;;;;;;;果将大周的江山比成一棵树,;;正德帝留给昭元帝的是一棵长满蠹虫的树,随时都有可能耗尽元气轰然坍塌,而昭元帝在位的里,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抓出这些蠹虫,;;一边治虫一边修剪着枝干。所,当昭元帝病逝时,;;他留给侄子宋池的,;;是一棵重焕发出郁郁生机的参天大树,;;宋池只需要维护树的正常生长,不用再大动干戈。

    ;;;;;;;;江山稳固,宋池又参与政多,;;虽然轻却绝非朝臣可欺的无知帝,他这番登基,也便鱼得水,游刃有余。

    ;;;;;;;;朝臣们并不敢看轻宋池,;;兢兢业业地辅佐着帝王,;;只是,;;宋池在政上无可指摘,后宫可太冷清了些。

    ;;;;;;;;陆续有大臣劝谏宋池选妃充盈后宫。

    ;;;;;;;;宋池积着这些折子,;;积攒的差不多了,前最后一次朝会上,宋池将这些折子都拿了出来,用一副与群臣闲聊家常的语气道:“朕生于太原的晋王府,朕的伯父是爱妻之人,;;从未纳妾,朕的父亲亦是痴情之人,太后世,他老人家宁可自断红尘,也不肯再娶。后来朕长于护国公府,沈家有男子无后不得纳妾之家风,朕亦深为然。故而,朕迎娶皇后时曾许下承诺,今生只她一妻,绝不纳妾或收用通房,朕不愿做背信弃义之人,后宫之,也请诸位爱卿不必再劝。”

    ;;;;;;;;大臣们闻言,不地看沈二爷、沈爷。

    ;;;;;;;;沈二爷是沈家人,亦是长公主的驸马,在众臣复杂的注视下,沈二爷『摸』着自己的便便大腹,颔首道:“皇上所言不虚,先帝与太上皇都是痴情之人,我沈家男儿也从不纳妾,皇上耳濡目染,再加上与皇后伉俪情深,你们就不要再『逼』皇上逆而为了,皇上无后宫之扰,才能全全意地处理朝政嘛。”

    ;;;;;;;;沈爷是皇后的亲舅舅,他不方便多言,反正话已经被兄长说了,他只是谦逊地垂眸而立。

    ;;;;;;;;那位曾经帮徐简出力揭发前驸马李锡之丑的御史孙清又始耿直了,出言道:“话虽,皇后膝下无子,只有一位公主,为了皇家子嗣,皇后也该谅解皇上,主动劝说皇上纳妃,才为贤后之典范。”

    ;;;;;;;;沈爷不爱听了,侧身对孙御史道:“皇后与皇上成亲才载,皇后无子这话,孙大人未必说得过早。”

    ;;;;;;;;孙清还要再说,宋池抬手,示意他不用多言,道:“朕还轻,子嗣不急,况且朕中只有皇后一人,皇后若劝我纳妃,便是要朕做朕不喜之,一个时时给夫君添堵的妻子,又算什么贤后?今,皇后待朕温柔,呵护备至,朕见之便能展『露』欢颜,无琐烦忧,在朕眼里,这样的皇后就是贤后,诸位为何?”

    ;;;;;;;;沈二爷第一个道:“皇上明鉴,皇后大贤!”

    ;;;;;;;;于是其他臣子也都附庸起来,一边行礼一边呼皇后大贤。

    ;;;;;;;;孙清讨了个没趣,只好暂且压下这气,寻思着过完他再来规劝皇上。

    ;;;;;;;;朝会结束,宋池与大臣们一起,都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假。

    ;;;;;;;;“父皇!”

    ;;;;;;;;乾明宫后殿,明珠公主正在跟娘亲、宫女们玩捉『迷』藏,看到宋池,公主便跑了过来。

    ;;;;;;;;宋池一把将女儿抱了起来,冬天天冷,公主穿得像个棉球,分量也加了不少,沉甸甸的。

    ;;;;;;;;“母后呢?”宋池扫眼堂屋,问。

    ;;;;;;;;公主:“藏起来了,找!”

    ;;;;;;;;宋池就抱着女儿了殿内,最后在书房的门后找到了虞宁初。

    ;;;;;;;;“今天怎么这么早?”陪女儿笑过后,虞宁初意外地问宋池。

    ;;;;;;;;宋池:“要过了,大臣们都放假了,没道理我这个皇上还要继续忙。”

    ;;;;;;;;虞宁初其实很喜欢宋池这种做皇帝的态度,该忙的时候他绝不沉湎享乐,但该休息的时候,他也绝不会勉强自己。

    ;;;;;;;;昭元帝世地太早,虞宁初真怕宋池也学昭元帝那样过分勤勉,累出一身病来。

    ;;;;;;;;虽然,宋池还是有些情要处理,陪娘俩玩了一会儿就御书房了,吃午饭的时候再过来。

    ;;;;;;;;饭后,公主乖乖跟着嬷嬷睡觉,宋池也牵着虞宁初了内殿,坐在宽阔舒适温暖的龙榻上,宋池脱了外袍,对虞宁初道:“肩膀有点酸,你帮我捏捏。”

    ;;;;;;;;做皇上肯定比做王爷辛苦,虞宁初不疑有他,脱了鞋子来到他身后跪立着,调整力度帮他捏了起来。

    ;;;;;;;;宋池提到了那些请他纳妃的折子,前他并没有对虞宁初说过,宋湘、长公主人也不会主动告诉虞宁初给她添堵。

    ;;;;;;;;但虞宁初其实早有准备,只是没想到这类折子会来的这么早。

    ;;;;;;;;“你怎么说?”她若无其地继续帮他捏。

    ;;;;;;;;宋池侧身,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到怀里抱着,笑道:“你猜我怎么说的?”

    ;;;;;;;;虞宁初不猜,只是瞪着他。

    ;;;;;;;;宋池捏捏她鼓起来的腮,道:“我明告诉他们我这辈子就你一个,让他们不必多言。”

    ;;;;;;;;虞宁初:“他们就都听你的了?”

    ;;;;;;;;宋池:“有个御史还想反对,说你膝下没有儿子。”

    ;;;;;;;;虞宁初脸『色』微变,瞪宋池瞪得更凶了,她为什么没有儿子,还不是宋池不知从哪弄了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来,阻隔了她受孕。

    ;;;;;;;;“今天始不用了,早点生一个,堵住他们的嘴。”宋池凑到她耳边,笑着道,手也始『乱』动。

    ;;;;;;;;虞宁初:……

    ;;;;;;;;原来他铺垫了那么多,最终只是为了白日荒唐而已。

    ;;;;;;;;她就知道,无论他是沈府的表公子后来的郡王端王还是今日的皇帝,该坏的时候他还是那么无赖无耻。

    ;;;;;;;;帝后恩爱,次春天,虞宁初便再次诊出了喜脉。

    ;;;;;;;;驸马爷徐简请孙清大人喝茶,劝孙清不要再盯着后宫的。

    ;;;;;;;;孙清直接将茶碗一放,怒容道:“本官身为御史,便有监察朝、规劝皇上之责,我也知道,安乐公主与皇后交好,驸马莫非是受了公主与皇后的指,来游说于我?”

    ;;;;;;;;徐简板了脸,正『色』道:“我是因为与你有些交情,所劝你不要坏了帝后的恩爱,与公主、娘娘何干?大人休要人之度君子之腹。”

    ;;;;;;;;孙清冷哼:“我倒不知何时与驸马有了交情,罢了,话不投机,告辞!”

    ;;;;;;;;说完,孙清拂袖而。

    ;;;;;;;;徐简生了会儿气,后来又想通了,孙清这种人大概不懂情爱为何,他与他计较什么。

    ;;;;;;;;.

    ;;;;;;;;四月里,虞尚的前妻、虞宁初的前继母陈氏来到京城时,还没找到四井胡同,先听说了孙御史再次劝谏皇上纳妃而被皇上置之不理一。

    ;;;;;;;;“皇上真是宠爱皇后呢,皇后都怀孕了,皇上宁可忍着私欲也不顺理成章地纳妃。”

    ;;;;;;;;“是啊,不过我可听说了,皇后娘娘貌过人,据说全京城都找不到一个比她更的人,皇上有了这种人,又怎么看得上旁人。”

    ;;;;;;;;偷听的陈氏便想起了一张十四岁的人的脸。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虞宁初的貌,那孩子,七八岁时就出落地我见犹怜了,很多时候她都怕虞尚会软重视长女,幸好虞尚从来都不是软的人。

    ;;;;;;;;打听出一双儿女今都住在四井胡同,陈氏就直接寻过了,见到虞扬、虞菱兄妹俩,陈氏大哭了一场,说自己被虞尚休弃时是多么不舍得兄妹俩,说虞尚病了那她多想回到孩子们身边,又怕自己耽误了兄妹俩的前程,宁可装狠无情离,只为了兄妹俩能跟着长姐进京过好日子。

    ;;;;;;;;虞扬面无表情地听着,包括虞菱,在温嬷嬷的亲自教导下,这两也明白了很多道理,更明白当母亲离的原因并没有她说得这么好听。

    ;;;;;;;;“您不是改嫁了吗,现在回来又为何?”

    ;;;;;;;;与女人过招,虞扬不适合,虞菱淡淡地问道。

    ;;;;;;;;十一岁的姑娘,从经历又复杂,时的行做派,甚至比一些十四五岁的姑娘还要冷静。

    ;;;;;;;;陈氏没想到曾经极其依赖自己的女儿,会这么与她说话。

    ;;;;;;;;陈氏过来,自然是因为听说了宋池登基虞宁初封后的,她就想重嫁给虞尚,哪怕嫁不成,她终究是虞扬虞菱兄妹俩的亲生母亲,孩子们会收留她。兄妹俩可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亲妹妹,后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她跟着儿子,怎么都比留在扬州做一个普通的『妇』人强。

    ;;;;;;;;陈氏还要谢她的第二任丈夫是个短命鬼,免了她多费功夫离丈夫。

    ;;;;;;;;然而无论陈氏何巧舌簧何悲伤哭泣,虞扬、虞菱都不想再认这个母亲。

    ;;;;;;;;温嬷嬷也十分鄙夷陈氏,真正为孩子着想的母亲,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来京城的,因为陈氏的到来,只会让虞扬兄妹俩在朋友们面前抬不起头。

    ;;;;;;;;可陈氏又是兄妹俩的生母,真的将她赶走,外人又会说兄妹俩不孝。

    ;;;;;;;;温嬷嬷就进宫了,将禀报虞宁初,请虞宁初拿个主意。

    ;;;;;;;;虞宁初很久没听人提过继母陈氏了。

    ;;;;;;;;时过境迁,陈氏已经激不起虞宁初的什么情绪,只是,陈氏的到来,会给虞扬兄妹添麻烦。

    ;;;;;;;;拜周老的教导与温嬷嬷的看顾,兄妹俩一个聪敏稳重,一个也越来越有闺秀应有的端庄知礼,不该再受生母所累。

    ;;;;;;;;虞宁初的办法,是让陈氏做虞尚的妾,陪虞尚郊外一个庄子居住,只说庄子的环境更适合虞尚养病,陈氏随虞尚一起困在庄子上,打扰不到任何人。果陈氏答应,她可支配虞尚的那笔银子,果陈氏拒绝,她最终也只会害得她的亲生儿女颜面尽失,于虞宁初无损。

    ;;;;;;;;无论何,虞宁初对陈氏都很宽容了。

    ;;;;;;;;温嬷嬷将虞宁初的话传达给了陈氏。

    ;;;;;;;;陈氏不满意,她要的是富贵,要的是被人羡慕,她明明可为皇后的继母养尊处优,为何要庄子上见不得人?

    ;;;;;;;;温嬷嬷:“你再闹下,害得是你的亲生骨肉。”

    ;;;;;;;;陈氏笑道:“只要皇后娘娘应了我重嫁给老爷做正室,我自然不会闹。”

    ;;;;;;;;温嬷嬷看虞扬、虞菱。

    ;;;;;;;;虞扬突然道:“父亲已经休了你,绝不会再娶你,你若只是想与我们兄妹团聚,那好,我们随你回扬州。”

    ;;;;;;;;他们兄妹已经欠了长姐很多,不该再因为这样的母亲连累长姐。

    ;;;;;;;;虞菱咬咬唇,虽然不甘,但若她是长姐,她也不会允许一个曾经差点害死自己的继母重嫁给父亲,再继母的身份借孝道耍威风。

    ;;;;;;;;她支持兄长的决定。

    ;;;;;;;;陈氏急了,她想留在京城做贵『妇』人,才不要跟着儿女回扬州继续默默无闻。

    ;;;;;;;;儿女不肯妥协,陈氏豁出了,找到那位据说一直针对皇后娘娘的孙御史,搬弄是非,痛斥皇后的欺人太甚。

    ;;;;;;;;孙御史暗中调查一番,将陈氏的所所为查得清清楚楚,无论为继母坑害原配所出的女儿,还是为生母在明明可留在虞家的那狠抛弃两个孩子改嫁,陈氏都成了今孙御史最唾弃的一个人。

    ;;;;;;;;孙御史只是希望皇上纳妃延绵子嗣,对皇后本人并无任何不满或私仇。

    ;;;;;;;;陈氏自己撞到他手里,孙御史就在朝会上参了陈氏一本,要求皇上赶紧将这背信弃义、抛夫弃子今又胆敢胁迫皇后娘娘的人治罪。

    ;;;;;;;;宋池看孙清总算顺眼了些。

    ;;;;;;;;陈氏抛夫弃子都只是私德有损,但她拿名声威胁皇后娘娘便是大不敬了,帝后仁慈免了她的死罪,只罚其流放边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