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nbsp; 辞旧迎新,宋池继位
    端王封了太子,;;家人就要搬到东宫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新太子宋池还是早晚归的,搬家事宜全部交到了虞宁初手里。

    ;;;;;;;;其也没么大件可搬,东宫里的桌椅床柜乃至各种瓷器都是崭新崭新的,;;只会比端王府在用的更好,家三口只要带走所有家产就好。

    ;;;;;;;;虞宁初先看着丫鬟们收拾好宋池的衣,轮到宋池的书房时,丫鬟们不能去了,;;阿默、阿谨这两个宋池的心腹亲自将宋池的藏书信件等装箱子,虞宁初坐在旁看着他们忙忙碌碌。

    ;;;;;;;;她嫁给宋池年多了,;;几乎没怎么来过宋池的书房,;;这会儿东看看西看看,;;处处都觉得新鲜。

    ;;;;;;;;阿默从个抽屉里取只圆圆胖胖的小瓷龙,这种单独收藏的瓷器,阿默想了想,;;准备找个匣子将小瓷龙装起来,再放箱笼。

    ;;;;;;;;他在那里『色』适合的匣子,转身,让虞宁初看到了他手里的东西。

    ;;;;;;;;惊讶浮脸,;;虞宁初下意识对阿默道:“那是么,;;拿来给我看看。”

    ;;;;;;;;阿默立刻垂眸走了过来,;;双手奉这只看就不怎么值钱却被王爷特别收藏的小瓷龙。

    ;;;;;;;;是因为瓷器质并不名贵,虞宁初才无比确定,;;这就是当年中秋她在京城某个套圈摊子看中的小瓷龙,宋池身纹的那条小龙,也完全脱胎于眼前这只。

    ;;;;;;;;不过,这只小瓷龙不该在宋湘那里吗,怎么被宋池收起来了?

    ;;;;;;;;虽然心里有疑『惑』,;;虞宁初看着小瓷龙的目光却无比温柔,唇角翘起,透几分甜蜜来。

    ;;;;;;;;春光照来,美艳的王妃就坐在那片柔和的光晕中,这笑,把阿默、阿谨都看愣了。

    ;;;;;;;;“这个我收着,你们继续忙吧。”欣赏够了,虞宁初霸道扣下了小瓷龙。

    ;;;;;;;;王妃要王爷的东西,又有谁敢反对呢?

    ;;;;;;;;阿谨更是猜到,王妃属龙,那小瓷龙的来历或许就与王妃有关,不然哪值得王爷珍视?

    ;;;;;;;;阿默无意间献宝逗笑了王妃,阿谨想了想,直接搬来个长长的抽屉,对虞宁初道:“王妃瞧瞧,这是王爷以前画的猫,画得多好。”

    ;;;;;;;;将抽屉放到虞宁初身边的桌子,阿谨就又去忙了。

    ;;;;;;;;虞宁初发,抽屉里有厚厚叠画纸,最面的画纸铺了层纱。

    ;;;;;;;;她取开纱布,就看到了只坐在花轿里的猫。

    ;;;;;;;;猫与宋池养得那只很像,可谁家的猫坐过花轿?

    ;;;;;;;;再看画纸下方标注的年日,是她嫁的前晚。

    ;;;;;;;;怦然心动,虞宁初抱过匣子,页页看了起来,可能有百张图吧,每张都画了只猫,或是坐在船,或是坐在马车,或是在吃荔枝,或是在吃扣肉,或是在『荡』秋千,或是在赏牡丹……每幅图,都能让虞宁初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所处过的环境。

    ;;;;;;;;看着看着,只剩最张了。

    ;;;;;;;;这张画的是沈家的那处飞瀑,画里的猫蹲在虞宁初曾经躲藏的方,也是她无意间撞见宋池在飞瀑面的青石作画的方。

    ;;;;;;;;原来早在那个时候,她已成了宋池心里的只猫吗?

    ;;;;;;;;阿谨悄悄朝王妃看来,就见王妃对着抽屉的猫图,也『露』了那种甜蜜的笑容。

    ;;;;;;;;阿谨得意看向阿默。

    ;;;;;;;;阿默埋头整理着箱笼,压根没察觉阿谨做了么。

    ;;;;;;;;傍晚宋池回来,逗逗女儿再吃个晚饭,要内室休息了,才在虞宁初的梳妆台看到了那只熟悉的小瓷龙。

    ;;;;;;;;再去看虞宁初,佯装梳头的王妃从镜子里默默观察他。

    ;;;;;;;;宋池笑了笑,么也没说,仿佛此事点也不需要解释。

    ;;;;;;;;洗了脚,丫鬟们都退下了,见宋池竟然还想装睡,虞宁初坐起来半压在他身,审问道:“那龙怎么在你这里?”

    ;;;;;;;;宋池:“阿湘嫌丑又嫌,回来路丢给我了。”

    ;;;;;;;;虞宁初:“那你为何没丢了?你不嫌丑?”

    ;;;;;;;;宋池:“毕竟是我套中的,赐的缘分不能违。”

    ;;;;;;;;虞宁初迟疑道:“真是意外套中的?”

    ;;;;;;;;宋池捏了捏她的唇角:“不是意外,是我发有位虞家表妹喜欢它,我想,如我套中送给她,虞家表妹或许会对我另眼相看。”

    ;;;;;;;;虞宁初的心里冒起了甜蜜的泡泡,串串冒个不停。

    ;;;;;;;;两人换了换姿势,虞宁初面趴在他的怀里。

    ;;;;;;;;“来呢,那位虞家表妹有没有领你的情?”她『摸』着他的下巴,故意问。

    ;;;;;;;;宋池轻叹:“不曾,虞家表妹冷冰冰的,害我夜不能寐,日思夜想。”

    ;;;;;;;;虞宁初的指腹挪到了他的喉结,绕着那里转圈:“那肯定是因为你时时非礼她,她才不待见你。”

    ;;;;;;;;宋池箍着她的腰,声音开始带了丝哑:“再不待见,最还是落到了我手里。”

    ;;;;;;;;.

    ;;;;;;;;月初,黄道吉日,宋池式册封为太子,虞宁初也授了太子妃。

    ;;;;;;;;身份更尊贵了,但因为住在宫里,虞宁初不再方门,幸好宋湘还能时常过来陪她,家里的小郡主也越来越活泼可爱。

    ;;;;;;;;小郡主就像只小嫩芽,吸收着阳光雨『露』,从会爬到会扶着床边摇摇摆摆走,从咿咿呀呀『乱』哼哼,到清晰喊“娘娘”、“爹爹。”

    ;;;;;;;;与之相反,昭元帝日渐憔悴起来。

    ;;;;;;;;郑皇去世不久,昭元帝就病了,御医劝他休息,昭元帝从来不听,还是像以前样忙碌,只是他批阅奏折的时候会叫宋池起帮忙,有时候他会拿封折子,让宋池发表见解,有时候他会故意犯错,看看宋池能不能发。

    ;;;;;;;;宋池或许年有为,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昭元帝难免有不放心之处。

    ;;;;;;;;幸好,宋池次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偶尔宋池会抱女儿来陪昭元帝吃饭,昭元帝再忙,只要看到小郡主,都会腾时间,像个普通祖父那般陪小辈玩耍,直到小郡主玩够了要走了,昭元帝才回发会儿呆,然继续做事。

    ;;;;;;;;康王的儿子还太小,又住在宫外,小郡主就成了昭元帝最宠爱的孩子。

    ;;;;;;;;七月十二,明珠小郡主满周岁,昭元帝也来东宫参加小郡主的抓周礼。

    ;;;;;;;;桌子摆了琳琅满目的堆东西,已经会走路的小郡主会儿爬会儿走的,挑挑拣拣,最选了盒胭脂,选好了就屁.股坐在那里,低着头琢磨如何打开胭脂盒。宋湘在旁帮她,打开之,小郡主像模像样用手指挖了点胭脂,试探着点在自己脸。

    ;;;;;;;;长主宋氏笑道:“呦,我们明珠这么小就知道美了,长大了肯定更美。”

    ;;;;;;;;小郡主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美,笑弯了双眼睛。

    ;;;;;;;;昭元帝负手站在旁,看着被众人包围的女娃娃,不知怎么想到了另个人。

    ;;;;;;;;他也曾送过她胭脂,她打开挖了点涂在手背,觉得满意,才收了,副倨傲的神情。

    ;;;;;;;;昭元帝咳了咳,带着袁走了。

    ;;;;;;;;次日早,昭元帝没能起来,病来如山倒。

    ;;;;;;;;昭元帝让宋池代理朝政,他做了快三年的皇帝,这会儿终于肯休息了。

    ;;;;;;;;『药』也吃着,人也休息着,但如同草木枯败,里面已经坏了,浇再多的水也无济于事。

    ;;;;;;;;中秋的时候昭元帝还能坐在轮椅陪小辈们吃顿家宴,到阳时,昭元帝已经不愿起来折腾了。

    ;;;;;;;;这日,昭元帝突然来了些精神,让袁宣太子家三口、康王家三口、宋湘夫妻、宋沁宫。

    ;;;;;;;;他先见的宋沁。

    ;;;;;;;;宋沁没有眼泪,只是跪在昭元帝的面前。

    ;;;;;;;;父皇说母害死了端太妃,开始宋沁不信,认为父皇已经彻底糊涂了,完全受宋池摆布,直到康王找到他,证明那事确是母做的,宋沁才信了,才明白父皇为何直对宋池兄妹那么好。

    ;;;;;;;;但宋沁无原谅父皇对她与哥哥的忽视,要么别生他们,生了却不养,不给他们应有的位与待遇,这样的男人,算么父亲?

    ;;;;;;;;昭元帝看着女儿冷漠的脸,苦笑道:“父皇对不起你们,也不求你们原谅,只是你还年轻,父皇会交待你二哥,让他新替你『色』个好夫婿,父皇希望你能遇到个真心喜欢你的驸马,你们俩安安稳稳过辈子。”

    ;;;;;;;;直到昭元帝让她退下,宋沁都没有回应半个字。

    ;;;;;;;;昭元帝第二见的是宋湘、徐简。

    ;;;;;;;;宋湘有了身孕,昭元帝没让她跪,也没有说太多,只嘱咐徐简好好照顾宋湘。

    ;;;;;;;;昭元帝第三见的,是康王家三口,然又与康王单独说了几句话:“你大哥是情守义之人,只要你们认命,以不做糊涂事,他不会苛待你们。”

    ;;;;;;;;康王叩首道:“父皇放心,儿臣知道该怎么做。”

    ;;;;;;;;昭元帝很想问问儿子会不会怨恨自己,可问了又有么意义。

    ;;;;;;;;接下来,昭元帝见的是宋池。

    ;;;;;;;;昭元帝有些累了,让宋池扶他躺下,歇了会儿才对宋池道:“子渊,江山交给你朕很放心,只希望你看在伯父真心悔过的份,善待阿澈、阿沁,尤其是阿沁,她不太懂事,若她犯了错,你……”

    ;;;;;;;;宋池接过话道:“伯父,阿沁是您的骨肉,是我的堂妹,无论她如何冒犯我,我都会保她生富贵,二弟亦是如此。”

    ;;;;;;;;他没有说不会责罚二人,只是就算责罚,他也不会赶尽杀绝。

    ;;;;;;;;昭元帝笑着点点头:“叫她们娘俩来吧,你也陪着她们。”

    ;;;;;;;;宋池已经猜到了,外面候着的小辈皇亲当中,只有虞宁初与女儿还未来过。

    ;;;;;;;;他去片刻,然抱着女儿,引着虞宁初来到帝王的龙榻前。

    ;;;;;;;;从虞宁初的瞬间,昭元帝的目光就落到了她的脸。

    ;;;;;;;;他默默看着这张熟悉明丽的脸,直到泪水滑落,直到目光模糊,直到切都归于黑暗。

    ;;;;;;;;是日,在位仅三年的昭元帝因病早逝,太子宋池奉承运,继位称帝。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