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22章 nbsp; 新生
    郑皇后的病好像来得很突,;;考虑到康王那日的惊厥抽搐,郑皇后作为母亲过于担心而成疾,病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为了让郑皇后安心养病,;;昭元帝下了口谕,只许长公主、王爷王妃、公主驸马等至亲可以进宫探望皇后,其余臣『妇』就免了。

    ;;;;;;;;郑皇后的病讯传出来当日,虞宁初就与宋池一起进宫去探望了。

    ;;;;;;;;此时已经是七月初,;;沈明岚才刚生了次子,虞宁初虽说预计在月中生,;;也说不准就会提前几日。

    ;;;;;;;;进宫的时候他们遇到了长公主宋氏与宋湘、宋沁两对儿夫妻。

    ;;;;;;;;徐简早已见过,;;虞宁初多看了几眼宋沁的驸马,;;那位据说很重欲的贵公子李锡,只见其身材挺拔不输宋池,容貌虽逊『色』几,;;仍玉树临风出类拔萃。

    ;;;;;;;;她打量对方的时候,李锡也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旋即收回视线,目光再不离开身边的宋沁。

    ;;;;;;;;虞宁初也只是认个脸罢了,;;很快就不再关注对方。

    ;;;;;;;;面宫女还在给郑皇后收拾,;;卧病之人难免有不得体之处。

    ;;;;;;;;众人耐心地等着,;;宋沁突看向虞宁初,讽刺道:“大嫂还真是孝顺,;;都快生了还来探望母后。”

    ;;;;;;;;她一开口,驸马李锡而地再次朝虞宁初看来。

    ;;;;;;;;他眼中的虞宁初,虽因为怀孕暂且失去了体态的婀娜轻盈,可那张活『色』生香的脸,实在鲜有男人可以不动心。

    ;;;;;;;;李锡还想多看,;;宋池蓦地将目光对准了他。

    ;;;;;;;;李锡迅速避开。

    ;;;;;;;;虞宁初没有理睬宋沁的挑衅,宋氏警告地看了宋沁一眼,让宫人搬把椅子出来,给虞宁初坐。

    ;;;;;;;;椅子搬来,虞宁初没有客气,大大方方坐下了,宋池守在她身边,无意般挡住了李锡可能透过来的视线。

    ;;;;;;;;一刻钟后,郑皇后身边的公公来请他们入内。

    ;;;;;;;;宋沁看他面生,皱眉问:“魏公公呢?”

    ;;;;;;;;那公公垂首道:“魏公公责没能伺候好娘娘,已经离宫了。”

    ;;;;;;;;宋沁觉得哪不对,进去之后四处看了看,便发现母亲身边的宫人竟全都换过了,没一个眼熟的。

    ;;;;;;;;不过,很快宋沁就顾不得这些了,床上郑皇后奄奄一息动也动不了、话也说不出的样子让她心惊胆颤,亦心疼不已。

    ;;;;;;;;“母后,您这究竟是怎了?”

    ;;;;;;;;充满『药』味的寝殿响起了宋沁呜呜的哭声。

    ;;;;;;;;宋池、徐简、李锡都保持了距离,只让女眷们靠近郑皇后的床榻。

    ;;;;;;;;郑皇后四肢无力,眼睛还能看,她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只死死地瞪着虞宁初,瞪着那边的宋池,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郑皇后早已将虞宁初、宋池杀了千万遍。

    ;;;;;;;;宋氏挡在虞宁初面前,无视郑皇后的敌意,柔声说了很多安慰的话。

    ;;;;;;;;郑皇后只能发出一些困兽般的沙哑声。

    ;;;;;;;;这声音让虞宁初想到了己的父亲虞尚,仔细想来,父亲与郑皇后其实很像,一个娶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一个嫁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不同在于,虞尚并不强求母亲的感情,私凉薄日子过得非常舒服,郑皇后,看她不符合年纪的老相,在昭元帝身边的日子大概是不顺心的。

    ;;;;;;;;“好了,娘娘还要休息,咱们都退下吧。”

    ;;;;;;;;宋氏做主道。

    ;;;;;;;;宋沁不愿离去,宋氏也没有强求,与虞宁初、宋湘两对儿夫妻离开了。

    ;;;;;;;;“接下来就安心养胎吧,不用惦记外面的事。”

    ;;;;;;;;在宫门外开之前,宋氏嘱咐虞宁初道。

    ;;;;;;;;虞宁初着应了,再与宋湘小两口告别,由宋池扶着上了马车。

    ;;;;;;;;.

    ;;;;;;;;端王府人少事少,非常清静,在虞宁初随时可能生产的这个节骨眼,无论外面有什谣言传言,都传不到她的耳中。

    ;;;;;;;;府的郎中每日早晚都会给虞宁初把脉,确保母子俩都无虞。

    ;;;;;;;;不知不觉就到了七月初十,又轮到宋池休沐了。

    ;;;;;;;;早上夫妻俩都赖了床,人醒了,只是不想起来。

    ;;;;;;;;虞宁初靠着宋池的胳膊,有担心:“你说这孩子,该不会十五那日出生吧?”

    ;;;;;;;;宋池把玩着她的发:“十五怎了?”

    ;;;;;;;;虞宁初嘟嘟嘴,七月十五是中元节,因为要祭祀亡,民间常有人管这日叫鬼节,怎听都不吉利。

    ;;;;;;;;宋池道:“那都是无知之人的说法,早的时候,七月半乃大吉之日,因为在秋收之季,百姓于这日祭祖并非为了怀念祖先,而是拿出五谷杂粮孝敬祖先,祈求祖先保佑子孙年年丰收。你想,人人都在庆贺秋收,高兴还来不及,与鬼怪有何关系?这孩子真能在七月半出生,那是他的福气,说明他一辈子都不会挨饿。”

    ;;;;;;;;虞宁初不知道宋池说的是真是假,宋池侃侃而谈的语气,十令人信服。

    ;;;;;;;;既宋池不介意,虞宁初也就不在乎孩子到底哪天出生了。

    ;;;;;;;;七月十二这天早上,宋池刚离开王府,虞宁初的肚子突疼了一下。

    ;;;;;;;;她慢慢地坐到椅子上,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种短暂的抽痛前几日也发生过,她以为要生了,整个王府都紧张地筹备起来,阿谨还派人去请了宋池回来,结果根本就没有要生,弄得虞宁初怪不好意思的。

    ;;;;;;;;这一次,虞宁初耐心地数着,确抽痛的规律对上了产婆说的产前阵痛,虞宁初才让微雨去请府预备的两个产婆过来,并且交待微雨,先别急着去请王爷,据说生孩子要生好几个时辰,也许黄昏的时候宋池回来,她还没生呢,请早了还耽误宋池的差事。

    ;;;;;;;;三夫人、宋氏都来了,陪着虞宁初在院子慢慢动。

    ;;;;;;;;虞宁初也觉得这会儿躺着阵痛更疼,站着还舒服些。

    ;;;;;;;;每隔两刻钟,她会躺到产床上让产婆看看宫口开了多少,可能周围人多了心,虞宁初觉得好像还没过去多久,其实已经晌午了,宫口开了四指。

    ;;;;;;;;“王妃好福气,开得这快,约莫再有一个时辰就能生了。”产婆扶着虞宁初在床上躺好,接下来就不要了。

    ;;;;;;;;一躺着虞宁初就觉得时间变得煎熬起来,只是她不擅长叫长辈们担心己,无论多疼,她都尽量忍着。

    ;;;;;;;;宋池得到阿谨的消息匆匆赶过来时,疾步跑到院子,却只见丫鬟们在外间候着,面一声音都没有。

    ;;;;;;;;随着他距离产房越来越近,终于听到了一些人语,还是没有她的声音。

    ;;;;;;;;微雨从面出来,要去水房端水,一抬就看到了朝这边来的王爷,平时清风朗月的王爷,这会儿脸比蒸包子用的面还白,怪吓人的。

    ;;;;;;;;“殿下不必担心,王妃快生了,您在外面安心候着就是。”微雨下意识地安慰道。

    ;;;;;;;;宋池无法安心候着,继续往。

    ;;;;;;;;宋氏听到声音出来查看,让他先去换身常服,手脸脖子洗干净了再进来。

    ;;;;;;;;宋池以快的速度完成这一切,终于来到了虞宁初身边。

    ;;;;;;;;虞宁初的鬓发已经汗水打湿了,刚刚她并没有听见宋氏交待宋池的话,也就不知道宋池已经回来了,才忍下一波疼痛,突看见宋池,两汪泪水便下雨似的滚落下来。

    ;;;;;;;;宋池怔在原地,在她面前从来游刃有余的男人,突也有了不知措的一刻,不知道该怎哄她,不知道该怎减轻她的痛苦。

    ;;;;;;;;“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冷静片刻,宋池坐到三夫人让出来的小凳子上,握紧虞宁初的手道。

    ;;;;;;;;她的手在抖,疼了抖,忍的时候也抖。

    ;;;;;;;;宋池紧紧地握着她,知道她不能浪费力气说话,他主动给她讲今天都察院才流传的一件趣事来,说是有个官员的妻子也怀孕了,怀的是第二胎,夜妻子如厕,官员贪睡没有管,妻子在面叫他他也没有听见,直到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吵醒,原来他的妻子发动快,如个厕的功夫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邓大人说,他的妻子一直因为此事埋怨他,他一气之下,就给孩子起了“阿臭”的『乳』。”

    ;;;;;;;;虞宁初不信,趁不那疼的时候问:“你胡编的是不是?”

    ;;;;;;;;宋池道:“我为何要骗你?你若不信,等咱们孩子摆满月酒的时候,我请冯大人一家过来。”

    ;;;;;;;;虞宁初还想再说,产婆喜道:“开了开了全开了!王爷先出去吧,别王妃的心!”

    ;;;;;;;;虞宁初也不想让宋池看见己使劲儿的狼狈样子,撵他出去。

    ;;;;;;;;宋池只好一步三回地去了外面。

    ;;;;;;;;外间与内室明明只隔了一堵墙,宋池却觉得他与虞宁初隔了千万,他想去想一些好消息,她与孩子都没事,可脑海冒出来的全是让他浑身发冷的一幕。

    ;;;;;;;;产婆们一声接一声的鼓励与指听得他越发焦躁,宋池开始在外间转来转去,什少年老成什权臣威严,在这一刻全部离开了他,剩下的,只是一个才刚刚二十二岁盼着爱妻幼子平安的年轻男人。

    ;;;;;;;;“生了生了,王妃快收劲儿!”

    ;;;;;;;;几乎产婆才喊完,一道中气十足的嘹亮婴啼便传了出来,那哭声之响亮尖锐,连宋池这个亲爹都觉得刺耳,却也高兴,孩子长得好,才会哭成这样!

    ;;;;;;;;“哎呦,小郡主可真有力气,铜盆都差踢翻了,不愧是皇家的千金!”

    ;;;;;;;;宋池情不禁地了,女儿,这一胎原来是个女儿。

    ;;;;;;;;可是宋池马上又担心起来,力大无比的女儿,难道脾气随了妹妹?

    ;;;;;;;;罢了,随妹妹也好,傻是傻了,舞刀弄枪的不会有男人敢来欺负,若像虞宁初,再遇到个他这样的,女儿就吃亏了。

    ;;;;;;;;东一个念西一个念,胡思『乱』想着,宋氏抱着襁褓出来了。

    ;;;;;;;;“阿芜如何?”宋池急着问道。

    ;;;;;;;;宋氏:“阿芜很好,再收拾收拾就可以进去看她了,先来抱抱咱们的小郡主吧。”

    ;;;;;;;;宋池这才看向襁褓之内。

    ;;;;;;;;哭得中气十足的小郡主这会儿十安静,乖乖地闭着眼睛。

    ;;;;;;;;宋池一眼就在女儿的脸上看到了虞宁初的影子。

    ;;;;;;;;初为人父的心,几乎要化成了水。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