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nbsp; 我与你谈情,你倒豪放起来了……
    进十月,;;;;虞宁初开始害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每个害喜的情况又不样,像沈岚,她头仨月就喜欢酸口味儿的饭菜,;;;;别的都吃不下,虞宁初反倒更喜欢辣点的,只需要加点辣味,她的胃口就会好多。

    ;;;;;;;;长辈们之间都流传着句“酸儿辣女”,;;;;然而这时候大多数女子都盼着举得男,所以宋氏、三夫就不再虞宁初面前说这句,;;;;只当没有回事。

    ;;;;;;;;然而沈岚第次怀孕时,;;;;虞宁初在长辈们口听过这句,;;;;因为顺口,也就记住。

    ;;;;;;;;这晚与宋池吃饭,天冷,;;;;厨房烧铜锅,调成微辣的口味。

    ;;;;;;;;虞宁初涮片羊肉,刚要吃,宋池叫她等等,;;;;然后用筷子夹走羊肉背面粘连的片碎辣椒。

    ;;;;;;;;这么件不值提的小事,;;;;虞宁初却喜欢。

    ;;;;;;;;缭绕的白雾从铜锅里不停地升腾起来,;;;;厅里暖融融的,虞宁初吃得七分饱便自觉地停下筷子,;;;;看着宋池吃。男嘛,吃得总比女子多些,尤其宋池,差事繁忙,越累越容易饿。

    ;;;;;;;;宋池长得俊,;;;;吃饭也自带股风雅,虞宁初不知不觉就看久。

    ;;;;;;;;宋池又夹块儿肉,却朝她这边递来。

    ;;;;;;;;虞宁初:“我吃饱,你自己吃吧。”

    ;;;;;;;;宋池笑:“真饱?我见你直盯着我,还以为你也想吃。”

    ;;;;;;;;虞宁初瞪他眼,她想吃自己会夹,堂堂王爷王妃,难道厨房还会缺他们的肉?

    ;;;;;;;;“王爷,王妃,下雪啦。”

    ;;;;;;;;杏花欢快的声音从厚厚的门帘后传进来。

    ;;;;;;;;虞宁初让宋池慢慢吃,她走门前,挑起帘子看,灯笼光晕下果然有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今晚无风,雪花亦落得轻悄悄的,仿佛天的仙子来间玩耍,又不想惊动任何。

    ;;;;;;;;“回来吧,等会儿披斗篷再去看。”宋池担她着凉,对着她的背影道。

    ;;;;;;;;虞宁初便放下帘子,重新回他身边坐着。

    ;;;;;;;;宋池似乎点都不着急赏雪,悠哉悠哉地用着他的晚饭,吃好,他再仔仔细细地漱口,喝半碗清茶,然后牵着虞宁初去内室,亲手从衣柜里挑出件今冬他为虞宁初买回来的狐『毛』斗篷,再转过来替她披。

    ;;;;;;;;“你也披件。”虞宁初还记得去年冬天他几次去四井胡找她,穿得都少的可怜,“你若染风寒,便回前院睡。”

    ;;;;;;;;宋池看向她的肚子:“过河拆桥不?从我这里骗孩子,便要将孩子爹踹旁?”

    ;;;;;;;;虞宁初背过去,不想听他的『骚』话,什么叫她骗他的孩子,他次次非要给她。

    ;;;;;;;;宋池笑着披好斗篷,牵着她的手起去看雪。

    ;;;;;;;;可能刚刚吃完铜锅的缘故,个的手都热乎乎的,宋池从微雨手里接过盏灯笼,带着虞宁初去院子里夜游赏雪。

    ;;;;;;;;这会儿地经铺层浅浅的雪,走在面无声,雪花不断地落下来,落在虞宁初的兜帽,落她兜帽边缘的长长狐『毛』,落她背后直垂脚踝的长长斗篷,落在因为牵着手而重叠的袖子,只有片雪花能侥幸落虞宁初的鼻尖或脸。

    ;;;;;;;;“还记得去年的场雪吗?”宋池笑着与她说,“里若有,雪越美越想与起看,所以时候我不喜欢下雪。”

    ;;;;;;;;虞宁初看着他手里的灯笼,轻声道:“我喜欢,特别京城的雪,大片大片的,叫里也痛快。”

    ;;;;;;;;宋池微微握紧她的手:“我与你谈情,你倒豪放起来。”

    ;;;;;;;;虞宁初便笑出来,她才不会告诉他,她常常会在场大雨来临的时候,想起与他下扬州时经历的场雨。

    ;;;;;;;;在花园里逛刻钟左右,开始往回走。

    ;;;;;;;;鞋子再踩在雪,就有轻轻的嘎吱声。

    ;;;;;;;;虞宁初想想,对他道:“都说酸儿辣女,我最近这么爱吃辣的,这胎可能个女儿。”

    ;;;;;;;;宋池停下脚步,将灯笼放在旁的石头,然后双手将虞宁初抱怀里,她扬起脸,他低下头,正好低她挡住纷纷扬扬落下来的雪。

    ;;;;;;;;“儿子也好,女儿也好,你最重要,只要你平安,你就生只猫生条鱼出来,我也会当宝贝养着他们。”

    ;;;;;;;;他的双眼亮如星辰,虞宁初听前面里甜甜的,后面就恼起来,瞪他道:“不许胡说八道。”

    ;;;;;;;;她要孩子,才不要什么猫啊鱼的。

    ;;;;;;;;宋池笑着亲她口,大手轻轻贴在她腹部:“距离出生还早,你先别『操』孩子,多想想我。”

    ;;;;;;;;虞宁初:“你有什么好想的?”

    ;;;;;;;;宋池便来咬她的唇.

    ;;;;;;;;可能秋的家宴扫昭元帝的兴致,今年的元节宫宴,昭元帝除邀请皇亲国戚,还点几位朝廷重臣,让他们带家眷起来宫里赏灯。

    ;;;;;;;;此时虞宁初的胎经坐稳,只还未显怀,如果不知道自己怀孕,她根本察觉不现在与以前有什么区别。

    ;;;;;;;;在宫里分开时,宋池将虞宁初托付给妹妹宋湘,再三叮嘱:“夜里灯火不,你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嫂子。”

    ;;;;;;;;宋湘笑道:“放吧,我就自己摔,也不会让嫂子有任何闪失。”

    ;;;;;;;;宋池又深深地看向虞宁初。

    ;;;;;;;;虞宁初也用眼神叫他放。

    ;;;;;;;;如此,宋湘挽着虞宁初的胳膊去后宫,今晚的宫宴,昭元帝、郑皇后各主持场。

    ;;;;;;;;护国公府众女眷也,席位就在虞宁初、宋湘的旁边。

    ;;;;;;;;其他命『妇』女眷虞宁初也认得些,有面生的,宋湘会给她介绍。

    ;;;;;;;;这时,有位妆容华贵的美『妇』带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姑娘,朝郑皇后走去见礼。

    ;;;;;;;;宋湘低声对虞宁初道:“这就准康王妃郭琳与她的母亲,镇南侯夫。”

    ;;;;;;;;虞宁初点点头,二月里康王就要大婚,婚贴经送端王府,只这位郭姑娘,虞宁初还第次见。在正德帝朝时,镇南侯另有其,但几次击退南边敌国进犯的大将,其实都郭琳的父亲。昭元帝登基后,官员们换批,勋贵们也倒批,郭将军也如蒙尘的珠终于被帝王赏识,封镇南侯的爵位。

    ;;;;;;;;可以说,现在的镇南侯,乃昭元帝的腹大将之,地位并不比镇守西北的护国公沈策低什么。

    ;;;;;;;;郑皇后挑郭家姑娘做儿媳『妇』,便给康王找门强有力的妻族。

    ;;;;;;;;反观宋池,在妻族这边什么帮衬也没有。

    ;;;;;;;;忽然,郑皇后朝虞宁初看来。

    ;;;;;;;;虞宁初微微笑,点头致意。

    ;;;;;;;;郑皇后扫眼虞宁初的肚子,又看向跟着镇南侯夫走向席位的准儿媳郭琳。还好,宋池成亲晚,儿子马也要成亲,只要郭琳的肚子争气,她的孙子只会比宋池的孩子小岁,再也不出现正德帝与老晋王当时的巨大悬殊。

    ;;;;;;;;郑皇后并不想与宋池争眼下这年。

    ;;;;;;;;昭元帝正当壮年,宋池立么多功劳,昭元帝肯定要念着这份功劳,更看重宋池也在情理当,然而时间长,昭元帝的感激之情会越来越淡,侄子在他里的分量也会越来越轻,郑皇后相信,最终昭元帝的还会偏向他自己的儿孙。

    ;;;;;;;;元节的宫宴就这么过去。

    ;;;;;;;;二月里,康王大婚。

    ;;;;;;;;虞宁初还由宋湘陪着,去康王府赴宴,而宋池作为康王唯的堂兄,起去接新娘。

    ;;;;;;;;新们还没回来,虞宁初笑着与宋湘说话:“最近的宴请可真够多的,今日喝康王殿下的喜酒,三月初马就要去喝二表哥的喜酒,月底,便……”

    ;;;;;;;;她没说完,宋湘就来捂她的嘴。

    ;;;;;;;;虞宁初刚要拉下她的手,宋沁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下个月姐姐也要出嫁,现在看着二嫂进门,姐姐有没有紧张呀?”

    ;;;;;;;;虞宁初与宋湘起回头,看被四个宫女拥簇而来的宋沁。

    ;;;;;;;;宋湘淡笑道:“嫁而,有什么好紧张的。”

    ;;;;;;;;宋沁娇笑:“也,姐姐与驸马爷情投意合,说不定只嫌婚期太迟呢。”

    ;;;;;;;;不远处还坐着些官夫,闻言都这边看过来。

    ;;;;;;;;宋湘个暴脾气,被宋沁的阴阳怪气激就要站起来反驳,虞宁初及时按住她的手,笑着对宋沁道:“今年六月沁妹妹也要嫁,看沁妹妹这般从容大,想来与李驸马也情投意合的,安待嫁就。”

    ;;;;;;;;宋沁抿唇。

    ;;;;;;;;“阿沁又在调侃你姐姐不?你自己也要嫁,休要再这般没大没小的,快过来陪姑母坐坐。”

    ;;;;;;;;宋氏突然招呼宋沁道,她既护国公府的二夫,也贵『妇』圈里最尊贵的长公主,别说只用亲昵的语气嗔怪宋沁,便她冷脸怒斥,宋沁这个小辈公主也只能受着。

    ;;;;;;;;宋沁在太原骄傲惯,又何曾被数落过没大没小?

    ;;;;;;;;偏偏对她的姑母,她只能忍着不快,挤出笑容走过去。

    ;;;;;;;;宋湘还憋气,恨不得揍宋沁顿。

    ;;;;;;;;虞宁初小声道:“她嫉妒你呢,我听殿下说,位李驸马虽然门第显赫,本身也才华横溢前程似锦,却个重欲之,身边的丫鬟个个貌美,因为被皇后看做女婿,不得不打发所有侍妾通房,然则江山易改本难移,你且瞧着,日后少不他们夫妻俩争吵的时候,哪像你,个眼神便将小徐大震慑得服服帖帖。”

    ;;;;;;;;知道讨厌的以后过得不会太顺,宋湘才散胸口的郁气,哼哼道:“姓徐的敢偷腥,我就休他。”

    ;;;;;;;;虞宁初笑而不语。

    ;;;;;;;;徐简好不好『色』,宋池早叫察暗访多少遍,据说徐简从小就个呆子,见家里年纪大些的姐妹都要避让,就连他写的些话本子,也从未出现过任何『露』骨之字眼。

    ;;;;;;;;可以说,宋湘懂得都比徐简多。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