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第116章 nbsp; 有孕
    虞宁初也在留意自己的月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湘这一出府,;;;;虞宁初盼着早点怀孕,不然一日大部分时间都闲着,确无趣。

    ;;;;;;;;然而这个月的月事依然准时而至。

    ;;;;;;;;的失望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导致宋池回来看那强颜欢笑的样子,还以为出什么大事。

    ;;;;;;;;“没什么。”虞宁初在他怀挣挣,垂着道:“月事来,你别闹我。”

    ;;;;;;;;这下轮宋池失望,;;;;不过八月下旬已经经历过一遍,只要没不舒服,;;;;宋池不介意等几日。

    ;;;;;;;;夜躺下后,;;;;宋池还是忍不住抱着小王妃,;;;;亲又亲。

    ;;;;;;;;虞宁初纳闷道:“我没怀孕,你不着急吗?”

    ;;;;;;;;宋池不假思索道:“不急,咱才成亲久,;;;;我巴不得你晚怀。”

    ;;;;;;;;虞宁初小声嘀咕道:“好『色』胚子。”

    ;;;;;;;;宋池对着耳朵道:“我好『色』,最后舒坦的又是谁?”

    ;;;;;;;;虞宁初便去拧他。

    ;;;;;;;;九月下旬的晚上已经很冷,小两口躲在被窝闹来闹去,又不知要羡煞少孤枕难眠的人。

    ;;;;;;;;既然暂且没怀上,;;;;等身子轻松,;;;;虞宁初就开始筹备宋湘的嫁妆。公主殿下为戏弄准驸马,;;;;曾经在徐简暗示王爷哥哥手没几个钱,际上宋池手头宽裕着呢,;;;;也不知道是在德帝一朝时为做戏他故意贪许银子,还是德帝或昭元帝的赏赐积攒下来的,总之为宋湘预备一份嫁妆绰绰余。

    ;;;;;;;;沈岚、宋湘、二夫人、三夫人时常过来陪,虞宁初也常去公主府、宁国公府、护国公府走动,日子竟然比预料的充,;;;;晚上,宋池是生龙活虎。虞宁初盼着孩子,也很是纵着他,被护国公亲口夸过适合练武的分反倒成全宋池,喜得他快把一本小册子上的招式都用遍。

    ;;;;;;;;十月中旬,沈岚又诊出喜脉。

    ;;;;;;;;宋湘调侃道:“你与姐夫够厉害的,敦哥儿下个月才要周岁,你马上又给他准备好弟弟妹妹,可省着他没伴。”

    ;;;;;;;;沈岚早已习惯这种调侃,笑道:“你尽管编排我,年驸马爷门,看我怎么编排你,你脸皮厚,我可听说驸马爷脸皮薄得很。”

    ;;;;;;;;宋湘立即替徐简捏一把汗。曹坚看似忠厚,其很沉得住气,不怕的调侃,自家哥哥就不用说,连“我敢轻薄你嫂子,你敢轻薄驸马”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算来算去,就徐简的脸皮薄得像纸,与虞宁初的一比。

    ;;;;;;;;宋湘看向虞宁初,就见虞宁初瞧着沈岚的肚子,好像在出神。

    ;;;;;;;;宋湘笑起来:“阿芜是不是羡慕岚,急着给我添个小侄子侄女?”

    ;;;;;;;;虞宁初脸上一热,嗔道:“你还嫌表姐一个不够你应付是不是?”

    ;;;;;;;;宋湘连忙抱住:“好嫂子,咱俩是一伙的,你可千万不能助纣为虐。”

    ;;;;;;;;沈岚抓起敦哥儿放在一旁的棉布老虎,轻轻地砸宋湘一下。

    ;;;;;;;;虞宁初看着那个棉布老虎,心思都飞等怀,也要提给孩子缝个布老虎上头。

    ;;;;;;;;傍晚与宋池吃饭,虞宁初分享表姐的喜讯。

    ;;;;;;;;宋池总觉得在小王妃的看一丝幽怨,怨他故意不给孩子似的。

    ;;;;;;;;宋池真心冤枉,自从成亲以来,除来月事,除撒娇求着想要好睡一晚的时候,他哪没给过?

    ;;;;;;;;“就这样想为我生孩子?”

    ;;;;;;;;夜深人静,宋池撑在虞宁初身上道。

    ;;;;;;;;虞宁初:“不是为你生孩子,是生咱俩的孩子。”

    ;;;;;;;;说的是那么的认真,认真宋池也盼着早点怀上,免得干着急,巴巴地羡慕别人。

    ;;;;;;;;他最受不『露』出羡慕人的情绪,值得拥一切。

    ;;;;;;;;“那就生,你想要少,我给你少。”宋池沉下来,看着偏过头去,绯『色』一直从脸上蔓延肩头.

    ;;;;;;;;转又虞宁初该来月事的日子,没来就是好消息,只不过偶尔也会延迟几日,虞宁初并不敢在宋池『露』出喜『色』,免得他空欢喜。

    ;;;;;;;;一直月底,虞宁初不许他太重,宋池突然反应过来,问:“这次你月事是不是迟?”

    ;;;;;;;;虞宁初再难掩饰高兴,像写字写得太好被先生夸一样,笑着点点头。

    ;;;;;;;;宋池怔怔,开始不知所措,担心自己会打扰腹中可能已经来的孩子。

    ;;;;;;;;虞宁初难得看见他这样,柔声道:“今最后一次,日我请郎中来看看,若是真怀,你可就要忍着。”

    ;;;;;;;;宋池的神『色』变得加复杂,小心翼翼地吃完这最后一顿。

    ;;;;;;;;第二宋池醒得特别早,吩咐阿默去京城最好的医馆请最擅给『妇』人诊脉的郎中来。

    ;;;;;;;;等虞宁初睡醒,郎中已经在等候时。

    ;;;;;;;;宋池解释道:“若没个准信儿,我这一日都要牵挂你。”

    ;;;;;;;;虞宁初没想他平时不急着要孩子,真这时候反而比还紧张。

    ;;;;;;;;梳妆完毕,虞宁初由宋池陪着去厅。

    ;;;;;;;;郎中先仔细询问过虞宁初近日的身体情况,包括月事规律,然后再替虞宁初诊脉,一手扣着虞宁初的手腕,一手『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在宋池观察犯人一样的目光中,老郎中嘴角渐渐『露』出笑意来,收回手道:“虽然王妃的脉相暂且还不显,但八成就是喜脉,还请王爷、王妃再耐心静候一段时日,月中老夫再来一趟,定能给出一个确切答复。”

    ;;;;;;;;虞宁初先笑出来,种感觉,自己就是怀上。

    ;;;;;;;;宋池看这个无比满足的笑,心底也涌起一股暖流,客客气气地对老郎中道:“那您请先回,月中还劳您再走一趟。”

    ;;;;;;;;除礼遇,宋池还让阿谨包十两银子给老郎中。

    ;;;;;;;;老郎中知道,如果月中他能十成十的确定王妃的喜脉,端王殿下还会包的银子给他。

    ;;;;;;;;郎中走后,虞宁初主动来还愣着的宋池,抱住他的腰,靠他怀。

    ;;;;;;;;宋池也抱住,头低下来,蹭蹭的发梢:“今日不去都察院,一整都陪你。”

    ;;;;;;;;虞宁初摇摇头,笑道:“便是真怀上也用不着你这样,政事要紧,你别想偷懒,传出去人家该说我太娇气。”

    ;;;;;;;;宋池:“管他如何说,我就是要你娇气。”

    ;;;;;;;;人疼人护着的姑娘才会娇气,年少的时候吃那么苦,他只恨没能早点认识。

    ;;;;;;;;最终虞宁初还是将他推出门。

    ;;;;;;;;两人一起盼半个月,月中再请老郎中过来号脉,千真万确就是喜脉。

    ;;;;;;;;宋池顿时忙起来,先给几家亲戚报喜讯,再吩咐阿风去搜集打探京城擅照顾孕『妇』饮食起居的嬷嬷的消息,他要提选好嬷嬷入住王府,一心一意地伺候虞宁初。除嬷嬷,他还要挑选一个期住在王府的郎中,以家都是年轻人很少生病用不上住府郎中,现在不一样,无论虞宁初怀孕期间还是生完孩子,大的小的都需要精心护理。

    ;;;;;;;;沈岚离得最近,先,跟着是二夫人、三夫人,宋湘离得最远,来得就迟。

    ;;;;;;;;女眷将虞宁初围在中间,宋池只能远远坐在一张椅子上,辈嘱咐虞宁初的话,他听得也十分认真。

    ;;;;;;;;宋氏过会儿才发现侄子还在,立即撵他:“我『妇』人说话,你一个爷坐在这碍什么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宋池这才走,临走之看虞宁初好几。

    ;;;;;;;;那舍不得走的样子,虞宁初都没看。

    ;;;;;;;;沈岚感慨道:“之阿芜还夸曹坚好,我看池表哥才是真的好夫君呢,像我刚怀孕的时候,曹坚什么都不懂,也没早早关心过这,都是我不舒服,他才急着找郎中问。”

    ;;;;;;;;三夫人说女儿:“你就知足吧,我怀你的时候你爹爹傻,好好的比这个做什么。”

    ;;;;;;;;是担心女儿羡慕宋池,回去朝女婿发小脾气,没事找事。

    ;;;;;;;;沈岚嗔母亲一。

    ;;;;;;;;二夫人宋氏想的却是,兄如父,侄子从九岁起就开始照顾妹妹,事无巨细,与父亲也差不,当然懂得如何疼人。

    ;;;;;;;;一晃,时间过得真快啊,曾经可怜巴巴的男孩子,如今也要做父亲。

    ;;;;;;;;这么大的好消息,次日宋池宫,去御房禀事完毕,顺便也将虞宁初孕一事告诉昭元帝。

    ;;;;;;;;只谈及家事时,他才会称昭元帝为伯父。

    ;;;;;;;;昭元帝由衷地替侄子高兴。

    ;;;;;;;;宋池退下后,昭元帝一手撑额抵在桌子上,闭上睛。

    ;;;;;;;;孩子,孩子。

    ;;;;;;;;当年沈嫣宁可嫁给一个寒门士也不愿给他做妾,不愿成全两人先的情分,他很生气,于是与郑氏第一个孩子。

    ;;;;;;;;当失去的愤怒终于冷静下来,昭元帝便不再去郑氏的屋。

    ;;;;;;;;他派人去扬州,因为沈嫣迟迟没孩子,他还以为沈嫣不曾与虞尚圆房,心中又升起希望,甚至计划去扬州见。

    ;;;;;;;;后来,沈嫣孕。

    ;;;;;;;;得消息的他喝得酩酊大醉,于是与郑氏第二个孩子。

    ;;;;;;;;既然沈嫣铁心与虞尚过,他撤留在扬州的暗卫,也想过要与郑氏做常的夫妻。可是心死,他在郑氏或任何女人都生不出任何兴趣,他也不想勉强自己,索『性』将所的心力都放在练兵、图谋大事上。

    ;;;;;;;;时间如流水,二十年就这么溜走,连的女儿,都要做母亲。

    ;;;;;;;;可这一切,看不,也不会知道。

    ;;;;;;;;一滴泪从帝王憔悴的角滚落。

    ;;;;;;;;他很后悔,后悔年轻时的冲动,亦后悔年轻时的犹豫摇摆。

    ;;;;;;;;早知道并没忘他,且会因为郁结于心而红颜早逝,他便是拼遗臭万年,也会将从虞尚身边抢回来。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