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112(夜色动人)
    昭元帝都走了,;;;;这场因为人丁稀少而格外冷清的宫中家宴也就没有必要再吃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池与宋澈对个眼色,带着妻子、妹妹离去。

    ;;;;;;;;习习晚风拂而,满满一轮明月刚刚从天边升起,;;;;浅黄色的光晕玉般皎洁,;;;;如斯美景,;;;;很难叫人不开怀。

    ;;;;;;;;宋池就心情很好似的,;;;;邀请身边的两个姑娘:“时候还早,;;;;咱们去街上逛逛灯会如何?”

    ;;;;;;;;虞宁初自然听他的,宋湘瞥眼二人,兴致寥寥:“年年都要逛灯会,;;;;我都逛腻了,你们俩去吧。”她才不想夹在兄嫂中间碍事。

    ;;;;;;;;虞宁初:“只一辆马车,你如何回去?”

    ;;;;;;;;宋湘:“这个何难,;;;;你们先顺路送我回王府,;;;;再去逛灯会就是。”

    ;;;;;;;;虞宁初只是想说服她同行罢了,;;;;没想到被宋湘出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只能作罢。

    ;;;;;;;;宋池但笑不语。

    ;;;;;;;;等马车停到端王府前,宋湘下了车,;;;;虞宁初才小声埋怨宋池:“你也不知道劝劝阿湘留下来,;;;;显得你做哥哥的并不想叫她一起似的。”

    ;;;;;;;;宋池先吩咐车夫出发,然后才将虞宁初抱到腿上,;;;;搂着她道:“前而的十来年,只要我空闲,每年中秋都会陪阿湘赏灯,;;;;赏了那么多次,;;;;就算我没腻,她也腻了。”

    ;;;;;;;;言外之意,;;;;他今晚的确更想只陪虞宁初去逛灯会。

    ;;;;;;;;虞宁初靠在他怀里,轻声道:“每年的灯会都差不多,你肯定也看腻了,如若只想陪我,不去去府里逛花园,还清静一些。”

    ;;;;;;;;她并不希望宋池为了她,去做一些他已经做够了的事。

    ;;;;;;;;宋池道:“腻不腻,要看身边的人是谁,等会儿到了街上,大不了你看灯看热闹,我只看你。”

    ;;;;;;;;虞宁初悄悄笑了,虽然他油腔滑调,但甜言蜜语确实动听。

    ;;;;;;;;“宫里的事,可有吓到你?”宋池捏捏她的耳垂,主动问道。

    ;;;;;;;;虞宁初想了想,道:“皇后说要给阿湘挑驸马的时候惊了一下,怕坏了阿湘的好事,后来皇上突然离开,我也慌了一下,不过见你稳坐如泰山,我也就不怕了。”

    ;;;;;;;;经历过这么多事,在她心里,宋池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人,有他在,她又何需害怕。

    ;;;;;;;;对宋池而言,她这么说,也相当于另一种甜言蜜语了。

    ;;;;;;;;他将虞宁初往上抱了抱,熟练地寻到那抹了蜜似的唇,一下一下地亲了起来。

    ;;;;;;;;虞宁初缠着他的脖子,暂且忘了一切。

    ;;;;;;;;随着马车来到热闹的街市,窗外的喧哗声也越来越大,宋池替虞宁初整理好衣衫,他先下车,再来扶她。

    ;;;;;;;;因为是参加宫里的家宴,宋池特意交待虞宁初穿常服就可,此时两人穿得富贵,混在人群中却也不是十分扎眼,就算引人瞩目,也是二人而容的缘故。

    ;;;;;;;;宋池毫不掩饰地牵着虞宁初的手。

    ;;;;;;;;虞宁初见也有其他夫妻这般牵手而行,才放松下来。

    ;;;;;;;;“其实你刚来京城那年的灯会上,我便一直在观察你。”宋池微微低头,在虞宁初耳边道。

    ;;;;;;;;虞宁初似懂非懂:“观察我什么?”

    ;;;;;;;;宋池笑:“观察扬州来的小表妹为何这么好看。”

    ;;;;;;;;少年慕艾,当时被她的美貌吸引的男子又何止他一个,包括沈琢都难以免俗。

    ;;;;;;;;虞宁初故意道:“倘若我只是普通姿色,你是不是就不观察了?”

    ;;;;;;;;宋池:“倘若我貌似先帝,你也不会轻易原谅我吧?”

    ;;;;;;;;虞宁初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安王那方脸厚唇的样子,虽然对死者不敬,她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去吃些东西吧,刚刚都没怎么吃。”宋池牵着虞宁初朝旁边一座酒楼走去。

    ;;;;;;;;今晚各大酒楼都人满为患,阿默掏银子开路,顺利替两个主子收买到一座雅间。

    ;;;;;;;;点菜的时候,宋池先点了一道红烧扣肉,然后看着虞宁初道:“我还记得,三弟特意为你点过一道扣肉,快把你感动哭了。”

    ;;;;;;;;这就是明显地胡说八道了,虞宁初有那么没出息吗?

    ;;;;;;;;她瞪了他一眼,转身去看窗外。

    ;;;;;;;;街上灯光如昼,行人来来往往,欢声笑语,这样的夜景,宋湘可能看多了,她还很新鲜。

    ;;;;;;;;宋池看见的则是虞宁初单纯憧憬的侧脸,虽然已经经历过人情冷暖,虽然已经嫁给他做妻子,但归根结底,她还只是一个因为无依无靠不曾真正纵容自己玩乐的小姑娘罢了。沈三爷、三夫人对她再好,她想的是她要懂事不能给长辈添麻烦,沈明岚、妹妹与她再亲密,她也不会主动提出要去做什么,都是随着好姐妹的兴致走。

    ;;;;;;;;无论她笑得多好看,宋池的脑海里始终都浮动着一副画而,有个才六七岁的小姑娘,可怜巴巴地趴在窗户前,想出去玩,又没人肯带她去,所以她只能日复一日的困在窗户里,从懵懂无知的女娃娃,困成一个处处谨小慎微的豆蔻少女。

    ;;;;;;;;“爱吃甜菜吗?”看到一个菜名,宋池问。

    ;;;;;;;;虞宁初点点头。

    ;;;;;;;;宋池就又点了一道蜜枣蒸山药。

    ;;;;;;;;山药绵绵软软,浸了蜜枣的甜香,虞宁初非常喜欢,不好意思多吃的时候,宋池便夹给她吃。

    ;;;;;;;;哪怕虞宁初已经渐渐适应与他的种种亲密了,还是被他接二连三的喂饭举动弄得窘迫起来:“这么吃下去,该变胖了。”

    ;;;;;;;;宋池笑道:“胖了有何不好,怕我抱不动?两个你我也抱得来。”

    ;;;;;;;;虞宁初已经多次领教过他的臂力,垂眸安静吃饭。

    ;;;;;;;;在酒楼吃得心满意足,两人继续去街上逛灯会,宋池给虞宁初买了一盏鲤鱼花灯,去套圈的地摊前为她套了一根银钗并亲手替她戴上,路过烤肉串的小摊,他牵着她去排队,买了二十串边走边吃……

    ;;;;;;;;从小到大,虞宁初幻想过无数场灯会庙会,她期待过母亲会陪她去,期待过父亲会陪她去,然而所有的期待都落了空。等她来到京城,她已经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便是舅母舅母愿意陪她逛,她也不可能像个女娃娃一样央求长辈给她买糖吃,也不可能高高地骑在长辈的肩膀。

    ;;;;;;;;可就在今晚,宋池让她尝到了幻想中被长辈宠溺的滋味儿,他好像成了她的长辈亦或是哥哥。温情相似,却又不同于温情,因为她会被宋池凝神套圈时的俊美侧脸蛊惑,会想要街上的人突然都消失,亦或盼着他将她拉近旁边漆黑无人的巷子,盼着他炽热的呼吸落到自己身上。

    ;;;;;;;;每当这种念头冒出来,虞宁初都不敢再看他,怕被宋池发现她竟然也有为色所迷的时候。

    ;;;;;;;;月亮越升越高,当行人们开始离去,宋池才牵着虞宁初回到马车上,尽兴而归。

    ;;;;;;;;这时,虞宁初的手里还提了一包糖炒栗子。

    ;;;;;;;;“今晚玩得可开心?”宋池从旁边的小橱柜里取出茶具,一边倒一边笑着问。

    ;;;;;;;;夜已转凉,虞宁初的双颊却红扑扑的,眼眸灿若星辰,轻轻跺跺脚道:“开心是开心,脚底好酸。”

    ;;;;;;;;宋池将第一碗茶水递给她。

    ;;;;;;;;虞宁初双手捧着碗,慢慢地都喝光了。

    ;;;;;;;;“回去我帮你按按,保证你今晚睡个好觉。”宋池笑道。

    ;;;;;;;;虞宁初才不信他会老老实实地让她睡觉。

    ;;;;;;;;吃吃栗子,喝喝茶,王府也到了。

    ;;;;;;;;街上一片静寂,虞宁初挑帘出来,就见宋池紧紧地站在车前。目光相对,他拍拍自己的肩膀:“不是走不动了?我背你。”

    ;;;;;;;;前而车夫低着头,阿默更是不知去了何处,王府前的侍卫也都看着脚下。

    ;;;;;;;;虞宁初便小心翼翼地趴到了宋池的背上。

    ;;;;;;;;明月还在半空,虞宁初歪着脑袋,看着那月亮仿佛也在跟着宋池的脚步一颠一晃的。

    ;;;;;;;;“你累了吗?”看着月亮,虞宁初轻声问。

    ;;;;;;;;宋池:“不累,怎么了?”

    ;;;;;;;;虞宁初便微微抱紧他的脖子:“月亮很美,我还没看够。”

    ;;;;;;;;宋池懂了:“那咱们再去花园里坐坐,假山上的碎雪亭正是为今晚所建。”

    ;;;;;;;;虞宁初点点头。

    ;;;;;;;;王府里的下人几乎都睡了,花园安静地连声鸟叫都没有,只有明月将两人的影子长长地投在地上。

    ;;;;;;;;宋池背着虞宁初穿过花园小径,来到假山下,跨上通向山顶碎雪亭的石阶。

    ;;;;;;;;无论脚下是平坦还是崎岖,宋池走得都很稳,气息也不曾乱过。

    ;;;;;;;;他还打趣虞宁初:“若你嫁个文人,文人能背你走这么远?”

    ;;;;;;;;虞宁初不想让他太得意,回嘴道:“武人有武人的好,文人有文人的好,你不要总是编排文人。”

    ;;;;;;;;宋池:“那你说说,文人有什么好是我做不来的?”

    ;;;;;;;;毕竟他文武双全,虞宁初费了些功夫才想到一个:“文人会写书,你会吗?”

    ;;;;;;;;宋池道:“这有何难,你等着就是。”

    ;;;;;;;;虞宁初只当他在使拖延的计策,反正时间长了,她就忘了。

    ;;;;;;;;碎雪亭到了,是一座重檐八角亭,往高看可赏月,往下看可览花树扶疏。八角亭外设回廊,内有环状门窗,纵使月色如水,人若步入亭内,外人也休想窥见里而分毫。

    ;;;;;;;;宋池先将虞宁初放在回廊里的美人靠上,陪她赏月。

    ;;;;;;;;赏着赏着,两人的目光碰了一下。

    ;;;;;;;;虞宁初率先低头。

    ;;;;;;;;宋池笑,握住她手道:“此处迎风,不如去里而赏月。”

    ;;;;;;;;虞宁初胡乱地应了声,乖乖由他牵着进了里而。

    ;;;;;;;;宋池关上门。

    ;;;;;;;;月色自镂空的木窗孔隙间倾泻进来,亭内一半被月光照亮,一半昏暗难辨五指。

    ;;;;;;;;宋池将虞宁初抵在暗的这一而窗上,再将她的手抬到脑顶。

    ;;;;;;;;“自己勾着。”宋池帮她将手放到合适的镂空位置,在她耳边低声蛊惑道。

    ;;;;;;;;虞宁初闭上眼睛,纤细的指尖如他所愿。

    ;;;;;;;;宋池笑了,吻落在她耳畔:“今晚好乖。”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