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111(中秋宫宴)
    重新坐上马车,;;;;宋湘的笑容别说写在脸上了,连她绕在指尖的头发丝好像都在笑,快快活活地给主人把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虞宁初好笑地问,;;;;感情二字,;;;;真是叫人千回百转,;;;;宋湘这两日的表现便是最好的例子。

    ;;;;;;;;宋湘没有再隐瞒,;;;;将徐简的那些话都告诉了虞宁初,;;;;只略去了她的动手动脚。其实早在徐简送上那张改建的舆图时,宋湘就察觉了几分,不敢确定罢了。

    ;;;;;;;;虞宁初看着宋湘艳若蔷薇的脸,;;;;一点都不怀疑徐简的情意,如此至情至性的美人,谁不喜欢呢?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宋湘难得脸红了下,;;;;看向车窗道:“他好像还不知道我也喜欢他,;;;;让他先去回绝那位闺秀吧,;;;;然后我再与他一起把话本子写完,若他能开窍,自会去与哥哥提亲,;;;;他不开窍……”她就拧得他开窍。

    ;;;;;;;;虞宁初想想她与宋湘讨论话本子时的并肩而坐低声细语,;;;;换成徐简,同样相处半个来月,;;;;徐简得多傻才不会开窍?

    ;;;;;;;;“阿芜,这些事你不要与哥哥说,只让他不要掺和就行。”

    ;;;;;;;;快到王府,;;;;宋湘好生交待虞宁初道,;;;;而她对虞宁初的称呼,也是在嫂子、阿芜中间变来变去的。

    ;;;;;;;;虞宁初笑着应下,;;;;兄妹俩再亲,终究隔了男女的差别,正如曾经宋池不会告诉妹妹他经常欺负她,如今宋湘也不想告诉哥哥她的情./事。

    ;;;;;;;;担心哥哥多嘴过问,宋湘提前与虞宁初打了招呼,今晚也不过来用饭了。

    ;;;;;;;;所以黄昏宋池回府,没看见妹妹,眉头便是一皱:“她还在因为徐简的事不肯出门?”

    ;;;;;;;;虞宁初想的却是,原来宋池也不是什么事都尽在掌握的,还不知道今日她们去过公主府。

    ;;;;;;;;“已经好了,就是不想见你。”虞宁初解释道。

    ;;;;;;;;宋池眉头皱得更深:“为何不想见我?”又不是他招惹了妹妹。

    ;;;;;;;;丫鬟们早退出去了,虞宁初低声道:“姑娘家脸皮薄,感情上的事我问可以,你问她便不喜欢听,都是人之常情。”

    ;;;;;;;;宋池看着她秀美的脸,道:“你脸皮薄我是知道的,却不知道阿湘竟然也有薄脸皮的时候。”

    ;;;;;;;;虞宁初瞪他:“让阿湘听到你这话,又要跟你置气,阿湘比我还大一些,既然动了情思,你就不要再把她当小孩子看了。”

    ;;;;;;;;宋池不置可否,拉着虞宁初陪他去更衣。

    ;;;;;;;;虞宁初拗不过他,只好不太熟练地帮他宽衣解带,成婚才几日,这种事之前都是宋池自己做,她还没经验。

    ;;;;;;;;屏风挡住了外面的夕阳,当宋池浑身只剩中衣,虞宁初将脱下来的官袍放在专门装待洗衣物的竹篓里,准备去柜子里帮他取长袍。

    ;;;;;;;;她才转身,宋池从后面抱了过来。

    ;;;;;;;;虞宁初的心便猛地一跳,她发现,宋池似乎特别喜欢白日里这样。

    ;;;;;;;;“都要用饭了,你别乱来。”她按着他的手道。

    ;;;;;;;;宋池笑:“我只是抱抱你,乱来是何意?”

    ;;;;;;;;虞宁初就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靴面。

    ;;;;;;;;宋池松开手,坐到床上,没有乱来是因为他还在思考妹妹的事:“徐简都要去相看别人了,阿湘不会还没死心吧?”

    ;;;;;;;;虞宁初也不能什么事都瞒着宋池,让他做哥哥的干着急,一边挑衣裳一边道:“今日公主府的工匠搬砖时意外失手,伤了小徐大人,我跟阿湘过去看了看,他们两个单独谈了会儿话,后来阿湘告诉我,小徐大人是故意受伤的,好回绝与顺安伯府的相看。”

    ;;;;;;;;宋池立即反应过来:“徐简喜欢阿湘?”

    ;;;;;;;;虞宁初笑着默认。

    ;;;;;;;;宋池却不太高兴:“才见过一两面,他能对阿湘有多深的感情,该不会是看中阿湘的公主身份,故意与顺安伯府毁约。”

    ;;;;;;;;虞宁初反驳道:“小徐大人若是这种心性,早就劝徐大人与韩国舅等人同流合污了,何必自己写书赚钱补工部的亏空,你不要关心则乱,将好人往坏了想,小徐大人一看就是淳朴憨厚之人,没有你那么多花花心思。”

    ;;;;;;;;宋池讥笑:“淳朴憨厚?真淳朴憨厚,能这么快想出苦肉计?”

    ;;;;;;;;虞宁初懒得与他辩解,小声嘀咕道:“怎么样都比你憨厚。”

    ;;;;;;;;宋池耳力好,一字不落地听见了,等虞宁初抱着一套常服走过来,他连人带衣裳都揽进了怀里。

    ;;;;;;;;虞宁初红着脸挣扎,然则踢掉了一双软底绣鞋,也没能甩开身上的男人。

    ;;;;;;;;幸好宋湘不会过来,夫妻俩腻歪多久都不用担心什么。

    ;;;;;;;;次日是八月十四,端王府的三个主子带上节礼,一起去了护国公府,对虞宁初而言,沈三爷夫妻就像她的父母,对宋池兄妹而言,沈二爷二夫人也是一样的慈爱长辈。

    ;;;;;;;;沈明岚、曹坚也过来了,护国公府很是热闹。

    ;;;;;;;;天气晴朗,阳光也好,与长辈们说过了话,虞宁初、宋湘、沈明岚又携手去花园里逛了。

    ;;;;;;;;虞宁初向沈明岚分享了宋湘的喜事,宋湘虽然想阻拦,可有沈明岚护着虞宁初,今日她的威胁便无法得逞。

    ;;;;;;;;只是宋湘很不老实,平时她最喜欢缠着虞宁初、沈明岚打听这个打听那个,如今要被审的人变成她,宋湘竟然仗着自己功夫好,鱼儿一般溜走了,跑得那么快,虞宁初姐妹俩根本追不上,而且毕竟嫁了人身份不一样了,她们也不好意思放开手脚去跑闹。

    ;;;;;;;;“让她跑,就算她回来了咱们也不理她。”沈明岚捂着胸口,瞪着宋湘远去的背影道,见前面莲花池边有张长椅,沈明岚拉着虞宁初走过去,一边看鱼,一边晒太阳。

    ;;;;;;;;“阿芜,池表哥对你怎么样?”宋湘堂堂公主,又有宋池护着,沈明岚不担心她会吃亏,更想知道小可怜表妹婚后过得好不好。

    ;;;;;;;;虞宁初先红了脸。

    ;;;;;;;;成亲时日不多,两人没经历过什么事,宋池早出晚归的,回来便是与她腻在一起。

    ;;;;;;;;沈明岚见了,笑起来,靠近虞宁初说悄悄话:“你们俩,是不是房事很勤?”

    ;;;;;;;;虞宁初羞得偏头。

    ;;;;;;;;沈明岚抱住她道:“不用不好意思,我刚嫁给你姐夫的时候也是一样,有丫鬟们在时还规规矩矩得像个人,丫鬟们一走,他就成了狗,哎,怎么个狗法,你现在肯定也明白了。”

    ;;;;;;;;虞宁初明白,就是被表姐的比方逗笑了。

    ;;;;;;;;沈明岚看看她的肚子,以过来人的口吻嘱咐道:“你自己留意着月事,若是月事迟了几日不来,多半就是怀上了,敦哥儿好多衣裳我都留着呢,回头给你们家的小世子穿。”

    ;;;;;;;;虞宁初还没有想那么远,不过,宋池那么热衷于此事,孩子大概很快就会有了吧?.

    ;;;;;;;;八月十五的傍晚,昭元帝在宫中设家宴,宋池、虞宁初、宋湘都要参加。

    ;;;;;;;;虞宁初终于见到了郑皇后以及她的一双子女,康王宋澈、公主宋沁。

    ;;;;;;;;因为母亲与昭元帝的旧事,虞宁初下意识得认为郑皇后不会喜欢自己,想象中的郑皇后也会是个面容严肃的人,没想到真的见了面,才发现郑皇后竟然是一副菩萨相貌,鹅蛋脸细长眸,微微笑起来,简直就像画中的观音。

    ;;;;;;;;康王宋澈更像昭元帝一些,导致他与宋池也很像亲兄弟。

    ;;;;;;;;宋沁则继承了昭元帝、郑皇后两边的优点,既有郑皇后的端庄雍容,又有昭元帝的昳丽过人。

    ;;;;;;;;看起来,帝后举案齐眉、膝下子女承欢,很是融洽的一家人。

    ;;;;;;;;朝昭元帝行过礼后,宋池便带着妻子、妹妹去落座了,视郑皇后为无物。

    ;;;;;;;;郑皇后好像也习以为常一般,笑容不改。

    ;;;;;;;;虞宁初暗暗心惊,郑皇后得有多大的胸怀,才能笑着面对一个不敬她的侄子、一个与丈夫有过深深牵绊的女人所生的侄媳?

    ;;;;;;;;这样滴水不漏的郑皇后,要么是个圣人,要么就是城府太深。

    ;;;;;;;;昭元帝径自与宋池、宋澈说起话来。

    ;;;;;;;;郑皇后便问虞宁初:“婚后的日子可还习惯?”

    ;;;;;;;;虞宁初应道:“都很好,多谢娘娘关心。”

    ;;;;;;;;郑皇后多看了一眼虞宁初在月色下越发清美艳绝的脸,目光就投到了宋湘身上,笑道:“阿湘十七了,眼看公主府都要修好了,是不是也该挑个驸马了?”

    ;;;;;;;;宋湘自有心事,佯装害羞般低下头。

    ;;;;;;;;郑皇后继续与虞宁初道:“阿湘害羞,我便与你说吧,阿沁也十六了,我与皇上商议要为她挑选世家公子做驸马,正好趁此机会,也替阿湘挑一个,不知你与王爷意下如何?”

    ;;;;;;;;昭元帝朝这边看了过来,他的确想为侄女、女儿都挑选一位好驸马。

    ;;;;;;;;虞宁初则看向宋池,夫妻俩对了个眼色,虞宁初心领神会,刚要起身回话,想起宋池对郑皇后的态度,虞宁初便继续坐着,神色歉然地回道:“多谢皇上与娘娘的美意,只是关于阿湘的婚事,我与殿下已经有了人选,只待考察过对方的品行,若无差错,便要请皇上帮忙赐婚的。”

    ;;;;;;;;昭元帝喜道:“是吗,你们看上了哪家才俊?”

    ;;;;;;;;宋池接过话道:“八字还没有一撇,等侄子确定了要他做妹婿,再来禀报您吧,现在说了,阿湘该急了。”

    ;;;;;;;;昭元帝再去看宋湘,小姑娘果然一副不想叫任何人知道的羞急面容。

    ;;;;;;;;昭元帝笑道:“好好好,朕先不问,阿湘放心,你哥哥嫂子的眼光肯定没错,定会为你挑个如意郎君。”

    ;;;;;;;;宋湘心想,才不是哥哥嫂子帮她挑的,是她自己看上的。

    ;;;;;;;;宋沁瞥眼宋湘,心里有些乱,京城的世家子弟有限,堂兄又久住京城,万一堂兄捷足先登,先把最好的世家子弟抢走给宋湘怎么办?她才是真正的公主,未来驸马难道还要输给宋湘?

    ;;;;;;;;郑皇后想到了沈牧。

    ;;;;;;;;沈牧是长公主的长子,又封了世子是未来的护国公,其人也仪表堂堂文武双全,宋湘与沈牧从小长大青梅竹马,如果宋池先与长公主商议好,她便不好再去抢了。

    ;;;;;;;;所以,郑皇后笑着猜测道:“王爷看上的,该不会也是牧哥儿吧?”

    ;;;;;;;;一个“也”字,先告诉众人,她看上了沈牧。

    ;;;;;;;;昭元帝抿唇,斜了郑皇后一眼,连他都不知道,郑皇后已经有了女儿的驸马人选。

    ;;;;;;;;宋池、虞宁初、宋湘也都没有料到郑皇后会看上沈牧。

    ;;;;;;;;可转念一想,如今京城尚未成婚的世家子弟,哪个能越过沈牧去?

    ;;;;;;;;宋湘急了,她虽然没想过要嫁给二表哥,但兄妹情分是真的,宋沁明显不喜欢她,她可不想宋沁给自己做表嫂。

    ;;;;;;;;就在此时,宋池开口道:“皇后多虑了,阿湘与表弟只有一起长大的兄妹情意。”

    ;;;;;;;;郑皇后马上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笑道:“不是牧哥儿啊,真是奇了,京城难道还有比牧哥儿更优秀的世家子弟?”

    ;;;;;;;;这是个好台阶,只要宋池或虞宁初敷衍一下,事情就过去了。

    ;;;;;;;;宋池却正色答道:“作为哥哥,我更想替阿湘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夫君,只要他有真心,是否出身世家是否优秀,都不重要。”

    ;;;;;;;;情投意合、真心……

    ;;;;;;;;这些字眼,像两把刀子先后扎进了郑皇后的心脏。

    ;;;;;;;;她习惯地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却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不去看身边的昭元帝,亦或是故意戳她伤口的宋池。

    ;;;;;;;;她嫁的是曾经的晋王府世子,是现在的皇帝,家世显赫无人能比,结果呢,她得到了什么?

    ;;;;;;;;众人为不同的理由沉默之际,宋沁突然开口了,玩笑似的问宋池:“婚嫁素来讲究门当户对,大哥的要求未必也太低了,难不成随便来个寒门进士,大哥都要把湘姐姐嫁给他?”

    ;;;;;;;;宋沁并不清楚昭元帝与沈嫣的旧情有多深,她只是想讽刺一下宋池,讽刺一下虞宁初的出身。

    ;;;;;;;;出口之时,宋沁认为自己的回应非常巧妙,宋池夸赞寒门进士,会得罪妹妹,否认寒门进士,则会得罪妻子。

    ;;;;;;;;可就在她笑盈盈地等着看热闹的时候,昭元帝突然重重放下手里的酒碗,沉着脸走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