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107(忘尘先生)
    回王府的路上,;;宋湘心情非常不错,从野狗嘴里救下一个人让她体验了一把做侠女的滋味儿,只恨当时手里没有枪或剑,;;抓张木板多少有些不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引以为傲,;;虞宁初打趣道:“可惜我没看清那男子相貌如何,;;只猜他应该不擅长手脚功夫,;;若再是个唇红齿白的俊面书生,;;不正合了你的故事?”

    ;;;;;;;;“唇红齿白的俊面书生”,乃是虞宁初从宋湘的话本子里引用而来,一字不差。

    ;;;;;;;;宋湘转身便来挠她的痒:“你再乱说,;;我以后再也不给你看了!”

    ;;;;;;;;虞宁初怕了她这招,连忙赔罪讨饶。

    ;;;;;;;;宋湘狠狠挠了虞宁初一阵,确定虞宁初不敢再拿话本子编排自己,;;宋湘才赌气般坐到窗前,;;然而脑海里却鬼使神差地冒出了那个叫徐简的工部官员。别的不说,;;徐简确实唇红齿白,虽然被野狗追得四处跑很没出息,但那股子文弱俊秀清贵的气度,;;还真与她幻想中的书生公子对上了。

    ;;;;;;;;虞宁初理好衣衫,;;朝这边看来,就见宋湘对着窗帘走了神,;;美眸低垂,脸上多了一抹羞红。

    ;;;;;;;;这可是宋湘从未在虞宁初或沈明岚面前露出过的模样,仿佛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少女,;;突然被谁勾起了情思。

    ;;;;;;;;难道那个青衣官员真的入了宋湘的眼?

    ;;;;;;;;宋湘肯定不会承认,;;虞宁初也不知道那青衣官员的家境如何有没有娶妻,暂且就没有继续拿话逗弄宋湘。

    ;;;;;;;;姑嫂俩回王府没多久,;;宋池也从都察院回来了。

    ;;;;;;;;“啧啧,以前哥哥勤于官务,天不黑很少归家,我怎么劝哥哥爱惜身体哥哥都不听,如今嫂子一进门,都不用嫂子多嘴的,哥哥就乖乖按时按点的回家了。”

    ;;;;;;;;想到自己费过的那些唇舌,宋湘毫不客气地揶揄自己的亲哥哥。

    ;;;;;;;;宋池笑着摇摇头,看眼虞宁初,先去房间换常服了。

    ;;;;;;;;他不怕妹妹调侃,虞宁初被宋湘闹了个红脸,嗔宋湘道:“你再调侃我们,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你哥哥。”

    ;;;;;;;;宋湘瞪眼睛:“我调侃的明明是他,哪里说你了?难不成夫妻一体是这个意思?”

    ;;;;;;;;这话越说越让人浮想联翩,虞宁初找不到话辩回去,忍了又忍终于小声道:“你且嚣张,等你嫁了人,看我怎么笑你。”

    ;;;;;;;;宋湘看着虞宁初这娇滴滴的样子,才不信虞宁初能说出让她害臊的话,就算虞宁初能想出那些词,她也羞于开口。

    ;;;;;;;;等宋池更衣回来,就见妻子与妹妹一人坐在一边,仿佛两只刚刚争执过的雀鸟,谁也不服气谁,暗暗较着劲儿。

    ;;;;;;;;饭后宋湘回去了,宋池才问虞宁初:“你与阿湘怎么了,平时都是你们两个说话谁也不理我,今晚反倒要我来调和。”

    ;;;;;;;;虞宁初嫌弃他道:“都怪你,你若晚点回来,阿湘就不会笑了。”

    ;;;;;;;;宋池将人拉到怀里,抬起她绯色的脸,一边亲一边低声道:“好狠心的妇人,竟想把自己的夫君当牛马使唤,不让他得闲归家。”

    ;;;;;;;;虞宁初才刚刚十七岁就被他换作妇人,本该不喜欢听的,可她是谁的妇人,还不是他的?

    ;;;;;;;;由自己的夫君用暧昧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妇人”竟比他唤她的闺名还叫人心头荡漾。

    ;;;;;;;;心一荡,身子也就软了,任凭自己的夫君如何处置。

    ;;;;;;;;杏花、微雨一人端着一盆水走进来,水波轻晃模糊了一些声响,直到二人来到内室门外,微雨刚要用胳膊肘挑起帘子,忽听里面传来“吱呀吱呀”的响动,透过帘边那一丝缝隙,隔着屏风上的薄纱,隐约瞧见王爷抱着王妃抵在床柱上,宝蓝色的衣摆与海棠红的裙摆重叠交错。

    ;;;;;;;;微雨猛地低下头,朝杏花使个眼色,两人又神不知鬼不觉地退了下去。

    ;;;;;;;;虞宁初的样子已经没法让丫鬟瞧了,宋池放她在床上躺好,命丫鬟们将水放在屏风后便下去。

    ;;;;;;;;丫鬟们走了,宋池打湿一条巾子拧得半干,替虞宁初擦拭。

    ;;;;;;;;虞宁初用被子蒙住脸。

    ;;;;;;;;等宋池将自己也收拾好了,便钻进被窝抱住她,时候还早,还有的厮磨。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虞宁初推开他不老实的手,以体贴的口吻劝道。

    ;;;;;;;;宋池笑她:“明日初十,休沐。”

    ;;;;;;;;虞宁初:……

    ;;;;;;;;既然他还不困,虞宁初主动投到他怀里,抱着他道:“下午我跟阿湘去公主府了,撞上一件很可笑的事。”

    ;;;;;;;;宋池十分享受这样的亲密,默默地听着,她的声音轻柔绵软,就适合这样夜间低语。

    ;;;;;;;;“虽然那青衣官员狼狈了些,可没准阿湘就喜欢那种文弱书生呢,所以我想托你先打听打听那人的情况,正好你心里也有个数,若你觉得好,我就问问阿湘的意思,若那人已经娶妻,或是有你认为不合适的地方,我也就不去阿湘面前多嘴了。”

    ;;;;;;;;她微微往上转,去看宋池的脸。

    ;;;;;;;;宋池捏她的耳朵:“你这是想把阿湘嫁出去了?我还以为你巴不得她一直不嫁,留在府里陪你,帮你躲着我。”

    ;;;;;;;;这副不正经的样子让虞宁初有点生气,推开他就要起来。

    ;;;;;;;;宋池连忙将人搂紧,连声哄道:“我逗你的,我平时太忙,阿湘也一直没心没肺的,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幸好娶了你回来,可以替我留意些。被狗追着咬的青衣官员是吧?明早我就派人出去打听,天黑之前保证将他祖上的情况都打探清楚。”

    ;;;;;;;;虞宁初顿时记起他以前是锦衣卫的头领了,虽然锦衣卫已经取缔,但以宋池的身份,手里肯定留了一些人。

    ;;;;;;;;宋池就宋湘这一个妹妹,关系到妹妹的婚事,宋池能不尽心?

    ;;;;;;;;第二日,虞宁初一边陪宋湘待着,一边等待宋池的消息。

    ;;;;;;;;宋池上午还待在王府,下午不知为何出门了,等虞宁初歇了晌醒来,发现宋池就坐在她身边,手里拿着一本书。

    ;;;;;;;;封皮露了一半出来,正是宋湘送她的那套忘尘先生于去年面世的新作之上册。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虞宁初拢拢中衣,坐起来问。

    ;;;;;;;;宋池道:“一两刻钟吧,是不是我翻书的声音吵到你了?”

    ;;;;;;;;虞宁初摇摇头,笑着问他:“你怎么也看起这个来了?”

    ;;;;;;;;宋池的目光就变得微微复杂起来。

    ;;;;;;;;线索太少,虞宁初猜不到。

    ;;;;;;;;宋池放下书,将人搂到怀里,顺着她的长发道:“还记得你我去宫中面圣那日,在御书房外见到的那位红衣官员吗?”

    ;;;;;;;;刚过去没几日的事,虞宁初点点头:“你称他徐大人。”

    ;;;;;;;;宋池:“嗯,他叫徐仁,是皇上新提拔起来的工部尚书,官居二品。先帝在位时,工部尚书另有其人,徐仁只是工部右侍郎,做什么都要看工部尚书、左侍郎的脸色。”

    ;;;;;;;;虞宁初猜测道:“原来的工部尚书、左侍郎都是德不配位吧,所以皇上登基后只提拔了这位徐大人?”

    ;;;;;;;;宋池亲了她一口:“确实如此,徐仁出身没落世族,自幼便展现出在房屋桥梁等工程建设上的天分。之前昏君奸臣当道,虽然提拔了很多阿谀奉承之辈,但也要留下一些能干实事的人才,徐仁便是其中之一。”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工部做什么都需要银两,然而国库被昏君奸臣消耗日渐空虚,倘若徐仁无法准时完工,轻则贬职罢官,重则斩首丧命。”

    ;;;;;;;;“徐家并不富裕,无法填补工程银款的短缺,之所以能坚持到皇上登基,都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儿子。”

    ;;;;;;;;“徐仁有四子,第四子名徐简,文采斐然。亲眼目睹徐仁终日为银两发愁,徐简开始写书谋利,两年出一套,所得银钱全部交给徐仁修建工事,徐仁几次都是靠他度过的难关。”

    ;;;;;;;;两年出一套?

    ;;;;;;;;虞宁初看看宋池放在一旁的书,吃惊道:“徐简就是忘尘先生?”

    ;;;;;;;;宋池的神色更复杂了:“是,也是你们撞见的那个被野狗追咬的工部官员。”

    ;;;;;;;;虞宁初总算明白她让宋池去打探那个年轻官员的消息,宋池为何要从徐大人开始说起了,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原来宋湘热心救下的文弱男子,竟然就是她最敬仰的忘尘先生!

    ;;;;;;;;虞宁初先是震惊,跟着又笑了起来,抓起那本书对宋池道:“阿湘那么喜欢忘尘先生,又对徐简有些意思,若让她知道这两人是同一人,不喜欢也要变喜欢了,对了,徐简多大了,可有成亲?”

    ;;;;;;;;宋池对答如流:“二十五岁,尚未定亲。”

    ;;;;;;;;虞宁初又喜又忧:“都二十五了,怎么还未成亲?”别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宋池道:“十几年来,徐仁既不肯贪污受贿从工程里捞油水,又要拿家里的银子贴补工事,乃京城最穷的三品大员,徐家众人个个节俭,徐简的三个哥哥能顺利娶妻已属不易。”

    ;;;;;;;;虞宁初道:“可今年不一样了,徐大人高升尚书,徐简,他至少也是七品官吧?”

    ;;;;;;;;宋池:“他现在任正五品的工部营缮清吏司郎中,也算年轻有为了……”

    ;;;;;;;;虞宁初:“何况他还是忘尘先生!”

    ;;;;;;;;宋池深深看了她一眼:“除了他们父子,除了锦衣卫以及一个书商,没人知道他是忘尘先生。徐仁能弄到那么多银钱,韩国舅早叫锦衣卫查过他,不过这种事传出来只会让百姓唾骂韩国舅逼官从商,韩国舅便没有对外声张,只当不知。”

    ;;;;;;;;虞宁初也在心里唾骂了一遍昏君奸臣,继续问宋池:“如今去徐家提亲的人应该很多吧?”

    ;;;;;;;;宋池不太情愿地点点头:“徐简今年一直在忙差事,除了阿湘的公主府还有别的工事也要他监管,暂且没腾出时间去相看。”

    ;;;;;;;;虞宁初不禁替宋湘着急起来,那般仰慕的男子若是被他人捷足先登,她都痛惜。

    ;;;;;;;;“那你到底怎么想的,你想让徐简做阿湘的驸马吗?”

    ;;;;;;;;宋池不想,一个连野狗都对付不了的男人,以后怎么保护妹妹?

    ;;;;;;;;可他又清楚妹妹对“忘尘先生”的痴迷,如果他真的让虞宁初瞒下此事,将来妹妹得知真相,可能会记恨他一辈子。

    ;;;;;;;;沉默片刻,宋池垂眸道:“我怎么想的不重要,得看阿湘喜不喜欢。”

    ;;;;;;;;虞宁初在他俊美的脸上看到了对妹妹出嫁的不舍,便抱住他道:“阿湘知道你这么疼她,肯定很开心。”

    ;;;;;;;;宋池一怔,旋即将她压到被子上,笑道:“羡慕了?我再疼妹妹,终究要送她嫁人,与你却还有几十年,一直疼你疼到你嫌烦为止。”

    ;;;;;;;;虞宁初面上一热,她只是安慰他而已,才没有羡慕什么!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