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97(喜讯传开,满城皆知...)
    天未大亮,;;虞宁初就被窗外啁啁啾啾的鸟叫唤醒了,自打天气暖和后,麻雀们也叫得越来越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赖了会儿床,;;虞宁初换上练功服。

    ;;;;;;;;外间微雨正在铺床,;;见姑娘手里拿着枪,;;这就先去吩咐厨房烧水。

    ;;;;;;;;窗下的花坛里种了芍药与月季,;;此时芍药正值花季,;;翠绿丛中开出粉粉嫩嫩的花,让人瞧了便心中欢喜。

    ;;;;;;;;虞宁初连着耍了两刻钟的梅花枪,她练得认真,;;杏花睡醒了来前边伺候,看到这一幕,不禁坐在门槛上托着下巴看了起来。

    ;;;;;;;;虞宁初刚进京的时候,;;才刚刚十四岁,;;单薄孱弱,;;虽然貌美,却更像个小女孩,过于青涩。如今三年过去,;;她个子长高了一截,;;脸蛋仿佛花坛里的芍药,开出了妩媚艳丽,;;就连身段也比着劲儿地往妖娆了长,该丰的地方丰,该细的地方细,;;手持梅花枪往后下腰时,;;杏花可没心思看姑娘转出来的枪花,眼睛全被姑娘过分柔软的腰肢迷住了。

    ;;;;;;;;真正的美人,;;无论男子还是女子,都喜欢看。

    ;;;;;;;;天色越来越亮,虞宁初收枪时,身上已经香汗淋漓。

    ;;;;;;;;这时候是不能马上就去沐浴的,虞宁初接过杏花递来的巾子,走到花坛旁,一边擦汗一边赏花。

    ;;;;;;;;“等姑娘嫁给殿下,就可以天天与公主练枪了。”杏花笑嘻嘻地道。

    ;;;;;;;;虞宁初嗔了她一眼:“休要胡说。”

    ;;;;;;;;杏花吐吐舌头,姑娘就是脸皮薄,不过,相信这两日王爷就会派媒人正式登门提亲,到时候全京城都知道姑娘要嫁给殿下,她再打趣,姑娘就挑不了她的错了。

    ;;;;;;;;休息了一盏茶的功夫,杏花跟着姑娘进了浴房,照例是先擦洗,再泡澡。

    ;;;;;;;;“姑娘真好看。”

    ;;;;;;;;杏花比较话多,一边伺候着一边嘻嘻笑道,而她这时候夸的地方,自然不是虞宁初的脸。

    ;;;;;;;;虞宁初瞪她道:“你再多话,以后都不让你伺候我沐浴。”

    ;;;;;;;;杏花连忙闭上嘴巴。

    ;;;;;;;;虞宁初泡到浴桶里后,就让杏花出去了。

    ;;;;;;;;水面洒了一些去年晒干的桂花,一簇簇不起眼的小黄花,却散发着绵绵不断地幽香,等虞宁初从浴桶里出来,那丝甜香仿佛已经浸入了她的肌理,离她近些,便能闻到淡淡的桂花香气。

    ;;;;;;;;“姐姐好香。”过来用早饭的虞菱刚在虞宁初身边坐下,便吸了吸鼻子,喜欢又羡慕地道。

    ;;;;;;;;虞扬耳根发热,从桌子下面踢了妹妹一脚,哪有当着男子的面夸女孩子香的,即便姐弟之间也要避讳。

    ;;;;;;;;他已经八岁了,懵懵懂懂地知晓了一些事。

    ;;;;;;;;虞菱经常因为说错话被哥哥用瞪眼、扯袖子或饭桌下踢脚的方式提醒她,挨了这一脚也没有吭声,只瞪了哥哥一眼。

    ;;;;;;;;虞宁初没说什么。

    ;;;;;;;;等两个孩子去读书了,虞宁初喊来虞菱身边的大丫鬟,交待她可以给虞菱讲一些女孩子家的规矩了,有些话在什么场合能说,什么场合不能说。

    ;;;;;;;;大丫鬟背后流汗,跪下认错。

    ;;;;;;;;虞宁初点点头,叫丫鬟退下。

    ;;;;;;;;她想,等她嫁了,就把温嬷嬷留在这边打理内宅吧,虞扬懂事又勤勉,是个读书苗子,将来真能考上功名,无论那时候姐弟关系如何,她栽培幼弟成才的好名声是少不了的。至于虞菱,让温嬷嬷教她些规矩,凭虞菱的容貌,只要她性情上没有大问题,婚事应该也不难。

    ;;;;;;;;她当初既带了兄妹进京,就该负责到底,否则亏的是自己的名声。

    ;;;;;;;;有温嬷嬷帮忙,虞宁初非常放心。

    ;;;;;;;;“姑娘,公主与表姑娘来了。”前面负责传话的小丫鬟来通传道。

    ;;;;;;;;虞宁初一听,就知道宋湘与表姐是来揶揄她的,刚刚还在弟弟妹妹下人们面前摆谱的虞宁初,瞬间变得局促起来,只恨不能找个地方躲开。

    ;;;;;;;;让她意外的是,表姐好像还不知道她与宋池的事,宋湘竟然也没有主动揭穿。

    ;;;;;;;;虞宁初心里藏了事,频频走神。

    ;;;;;;;;宋湘看破不说破,三人加上微雨,一块儿打着牌。

    ;;;;;;;;待到日上三竿,街上忽然传来人语喧哗,声音传过来,好像是有媒人要去提亲,吸引了一些百姓围观。

    ;;;;;;;;虞宁初心中一动,看向宋湘。

    ;;;;;;;;宋湘笑着朝她眨了下眼睛,只有沈明岚,歪头望着外面,有点心动:“好像有热闹看。”

    ;;;;;;;;宋湘放下牌,拉起她的手道:“咱们一块儿去看看吧,躲在门缝后面瞧。”

    ;;;;;;;;沈明岚在宁国公府要做端庄的少夫人,只有在这边还能像出阁前那边贪玩任性,马上同意了。

    ;;;;;;;;虞宁初躲进了房间,不用看,她也能想象出表姐震惊疑惑不解的模样,在那之后,表姐就会反应过来她的隐瞒,跑来收拾她。

    ;;;;;;;;媒人自然是宋池派来的媒人与礼部官员,一切按照王爷成亲的流程走。当一行人停在虞家门前,沈明岚听完媒人代端王来提亲的套话,看看媒人身后的礼部官员,看看那些围观的百姓,看看并不怎么意外的门房,再看看憋着笑看她的宋湘,沈明岚像个终于清醒过来的傻子,扭头便往里跑。

    ;;;;;;;;“阿芜,你给我说清楚!”来到内室门前,发现门从里面关上了,沈明岚又笑又气地叫道,“你个臭丫头,我有什么秘密都告诉你,嫁人这种大事你竟然瞒着我,你,你气死我了!”

    ;;;;;;;;宋湘追上来,嗔她道:“阿芜与我哥哥大喜的日子,你少死啊死的,赶紧说几句吉利话!”

    ;;;;;;;;沈明岚见到宋湘更心塞了,凭什么大家都知道,只瞒着她!

    ;;;;;;;;“阿芜你快开门!”她继续拍门。

    ;;;;;;;;虞宁初知道躲不过,无奈地开了门。

    ;;;;;;;;沈明岚扑过来就要挠她的痒痒,结果被宋湘从后面抱住了,还提醒虞宁初来挠沈明岚。

    ;;;;;;;;沈明岚一边挣扎一边大叫:“好啊,你们俩是姑嫂了,联合起来欺负我!”

    ;;;;;;;;虞宁初自知理亏,哪好意思去挠表姐,劝说两人都住手,也不要再大声嚷嚷,让外人知道她与宋池早就有了牵扯可不好。

    ;;;;;;;;沈明岚不再闹,只是仍然生气。

    ;;;;;;;;虞宁初、宋湘一块儿哄她,赔了许多好话,总算将沈明岚逗笑了。

    ;;;;;;;;温嬷嬷过来提醒虞宁初:“姑娘,媒人他们还在厅堂等着呢。”

    ;;;;;;;;家中没有老爷太太当家,只能虞宁初自己露面应承媒人,婚假大事,无法假手下人。

    ;;;;;;;;沈明岚终于仗着娘家人的底气,丢下宋湘,陪着虞宁初去见客。

    ;;;;;;;;到了前院,虞宁初也看到了小厮们抬进来的纳采之礼,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对儿大雁,体型健硕,毛发油亮,一雄一雌不时啄啄对方的羽毛。

    ;;;;;;;;大雁寓意着夫妻忠贞,乃提亲必备之礼。

    ;;;;;;;;见到媒人,问到是否愿意接受端王殿下的提亲,虞宁初自然应了。

    ;;;;;;;;.

    ;;;;;;;;礼部为端王筹备三书六礼,这事直到礼部跟着媒人去四井胡同提亲了,消息传开,宫里的郑皇后才得到消息。

    ;;;;;;;;郑皇后眼角的细纹更深了。

    ;;;;;;;;去年腊月,她与儿女进京,过了一个年,正月的时候,昭元帝终于下旨,封他们唯一的儿子宋澈为康王。

    ;;;;;;;;康王……

    ;;;;;;;;宋澈是唯一的皇子啊,年已十八,为何不直接封太子?难道真如民间一些传闻,昭元帝还想把大位留给侄子宋池不成?

    ;;;;;;;;有官员上书恳请昭元帝早立太子巩固国本,昭元帝却搬出正德帝在位时的太子谋反案,三言两语驳回了臣子的提议。

    ;;;;;;;;后宫不能干政,郑皇后对此敢怒不敢言。

    ;;;;;;;;可如今,宋池娶亲这么大的事,昭元帝竟然也没有跟她这个一国之母说一声。怎么,她不能过问政事,连侄子的婚事都无权知晓吗?

    ;;;;;;;;知道昭元帝午后会休息半个时辰,郑皇后便等昭元帝快用完膳的时候来了乾明殿。

    ;;;;;;;;昭元帝把碗里最后几口饭吃饭,又喝了半碗汤,才让袁公公请郑皇后进来。

    ;;;;;;;;郑皇后入内后,先看向坐在桌案旁的龙袍男人。

    ;;;;;;;;在太原城的时候她便难以见到昭元帝的人,入了宫,他醉心政事,她能见他的次数更少了,少到,她快要不认识自己的皇帝丈夫。

    ;;;;;;;;“皇后找朕有事?”见郑皇后只是盯着他看,昭元帝捏了捏眉心问,他困了,需要休息。

    ;;;;;;;;郑皇后领会到了他这个动作的意思,笑了笑,道:“方才听说端王要成亲了,这是喜事啊,皇上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我好提前替端王准备一份大礼。”

    ;;;;;;;;昭元帝看她一眼,道:“朕已经准备了,你不用再费心。”

    ;;;;;;;;郑皇后只是借礼物开个头而已,走到昭元帝身边坐下,自然而然地问道:“不知端王心仪的女子是谁?”

    ;;;;;;;;昭元帝看向袁公公。

    ;;;;;;;;袁公公弓着腰,替主子回答道:“回皇后娘娘,准王妃乃是护国公的外甥女、新封贞淑夫人的爱女虞宁初。”

    ;;;;;;;;笑话,堂堂皇后,都知道端王提亲的消息了,能不知道女方是谁?非要跑皇上面前来问,既然如此,他便回得清清楚楚,免得皇后继续装糊涂,继续逼皇上亲口说出来。

    ;;;;;;;;袁公公说话的时候,郑皇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昭元帝,看着他因为政事繁忙略显憔悴却依然雍容俊雅的脸上,连丝毫的变化都没有出现。

    ;;;;;;;;郑皇后仿佛为此较起真来:“原来是这位虞姑娘,护国公的外甥女,身份也算尊贵了,不知她父亲是谁,任何官职?”

    ;;;;;;;;此言一出,昭元帝终于抬眼,朝郑皇后看来,目光幽沉,如暴雨来临前半空积聚的层层黑云。

    ;;;;;;;;郑皇后保持着面上的疑惑,心中有恨,亦有戳痛他人伤疤的畅快。

    ;;;;;;;;再惦记又如何,再念念不忘又如何,他深深爱慕的女人还不是被一个寒门进士睡了,还不是替别人生了孩子?

    ;;;;;;;;昭元帝不让她好过,那就互相折磨吧,反正为了青史名声,昭元帝永远都不会休她、废她。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