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95(许嫁)
    因为那条竹叶青蛇,;;这次狩猎是不可能再继续了,宋池、沈逸一前一后地将虞宁初、宋湘保护在中间,沿着原路往回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湘亲昵地挽着虞宁初的胳膊。

    ;;;;;;;;她并没有说什么,;;虞宁初却自己心虚,;;总觉得偶尔对视时宋湘眼中的笑,;;明明就是猜到了什么。

    ;;;;;;;;身后就是宋池的脚步声。

    ;;;;;;;;距离那个雪夜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这么长时间宋池都没有再来找过她,;;再加上经常听宋湘念叨又媒人去端王府提亲,虞宁初难免会想,或许时间长了,;;宋池会慢慢动摇对她的这份感情,会试着去相看京城的名门闺秀,毕竟他是王爷啊,;;当今圣上颇为器重的亲侄子。

    ;;;;;;;;没想到,;;这么久不曾接触,;;宋池还是会不顾危险地来救她。

    ;;;;;;;;脑海里东想西想的,虞宁初一脚踩进了一个小小的洼坑中,要不是宋湘挽着她,;;可能就要摔倒了。

    ;;;;;;;;“阿芜还在后怕那条蛇吗?”宋湘关心地问,;;眼中还是藏着笑。

    ;;;;;;;;虞宁初都快要被她笑得不会走路了,而且,;;上山的时候宋湘也没有挽着她,为何现在非要挽着?

    ;;;;;;;;“我自己走吧。”虞宁初从宋湘的胳膊里抽出手来。

    ;;;;;;;;宋湘没有再来抱她,往后看了眼哥哥。

    ;;;;;;;;宋池一副悠然赏景的姿态,;;仿佛并没有察觉两个小姑娘间的异样。

    ;;;;;;;;宋湘故意走到宋池身边,;;故意用虞宁初能听到的声音悄悄问:“哥哥,我有点想不明白,;;刚刚你明明走在我后面,怎么发现阿芜那边树上有蛇的?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一直在偷偷看阿芜?”

    ;;;;;;;;宋湘嘴上说着话,目光盯着虞宁初微露的侧脸,然后就看见,虞宁初的脸红了,耳垂也红了,红得那么快,简直就像有一团无形的火突然包围了她。

    ;;;;;;;;这一幕,宋池自然也看到了。

    ;;;;;;;;他低声斥责妹妹:“休要胡说。”

    ;;;;;;;;宋湘继续嘀咕着。

    ;;;;;;;;虞宁初已经听不下去了,快步追上了前面的沈逸。

    ;;;;;;;;沈逸对刚刚的惊险心有余悸,光他自己倒没什么,如果真让表妹受伤,他作为兄长,难辞其咎,所以心思都在警惕两侧的树干之上,见表妹突然追上来,面红如霞,沈逸吃了一惊,停下脚步问:“阿芜,你脸怎么这么红?”

    ;;;;;;;;莫非那条毒蛇还咬中了表妹?

    ;;;;;;;;沈逸脸色大变,拦在虞宁初面前,低头开始检查她的衣袖。

    ;;;;;;;;身后传来宋湘不加掩饰的笑声。

    ;;;;;;;;虞宁初恼羞成怒,绕过表哥朝前跑去。

    ;;;;;;;;宋池推了妹妹一把,别真把人气着了。

    ;;;;;;;;他这一推,宋湘越发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递给哥哥一个“回头再审你”的眼神,笑着去追虞宁初了。

    ;;;;;;;;沈逸看看表妹,再看看宋池,明白过来,回想宋池刚刚那奋不顾身地一扑,沈逸心情复杂地问道:“表哥对阿芜……”

    ;;;;;;;;如果宋池不喜欢表妹,怎么会舍身去救,蛇毒难治,这荒山野岭的,果真被咬中,宋池未必能善终,妹妹们不明白,宋池肯定知道竹叶青的危险。

    ;;;;;;;;那么,既然宋池喜欢表妹,为何不去提亲?还是说,因为表妹家中的情况,宋池有所顾忌?

    ;;;;;;;;宋池见他眉峰紧锁,不知道想哪里去了,失笑道:“三弟不必胡思乱想,去年我便向三爷三夫人提过亲,求娶阿芜,是她当时恼我,没有同意。”

    ;;;;;;;;沈逸的愁容顿时变成了震惊!

    ;;;;;;;;宋池叹道:“原本不该告诉你,但今日之事,就算我不说,你可能也会猜到,与其你误会,不如我直接告诉你。只是,阿芜脸皮薄,若她依然不愿嫁我,你们去问她,她反而烦恼,所以,三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光明磊落,沈逸便确定了宋池对表妹的心,只是,为何表妹会拒绝?宋池又是何时喜欢上表妹的?

    ;;;;;;;;沈逸有无数个问题想问,只可惜他与宋池的关系不如沈牧兄弟那么亲。

    ;;;;;;;;宋池拍拍他的肩膀:“走吧。”

    ;;;;;;;;沈逸只好装着满腹疑惑跟着他继续前行。

    ;;;;;;;;前面,虞宁初一口气跑出好远,可心慌意乱的她,还是被宋湘追上了。

    ;;;;;;;;“阿芜你别躲,你个大骗子,你早知道哥哥求而不得的那人是你,对不对?”宋湘从后面抓住虞宁初的手臂,两个姑娘脚步一乱,一起跌坐在了地上,又因为刚刚的奔跑,两个都喘得脸颊通红。

    ;;;;;;;;不等虞宁初否认,宋湘一手抓紧虞宁初,一边瞪着她道:“怪不得你平时躲着哥哥,言语间也不愿意多谈,可上次我猜哥哥喜欢的人是青楼女子,你竟马上替他说起了好话,其实你不是帮哥哥,是在恼我把你猜成那种人呢,啊,你这个大骗子,亏我那么信任你!”

    ;;;;;;;;回想自己当时的傻样子,宋湘气急败坏地扑过来,按着虞宁初挠起了痒痒:“你快跟我说实话,不然我不放过你!”

    ;;;;;;;;宋湘与沈明岚玩闹时最擅长的就是这招,无论按人还是挠人都运用地炉火纯青,虞宁初被她扑倒时就处于了劣势,再也躲不开了,笑得她眼泪都掉了出来。

    ;;;;;;;;“你快老实交代!”宋湘对准虞宁初的腰窝不停地挠。

    ;;;;;;;;虞宁初受不了了:“我说我说,我,我是对不住你。”

    ;;;;;;;;宋湘见她终于肯说实话,暂停动作,坐在虞宁初的身上,按着她的手继续问:“我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虞宁初目光一转,宋湘马上就又朝她的腰间下手。

    ;;;;;;;;虞宁初忙道:“别,我说还不行吗,你,你先让我起来。”

    ;;;;;;;;宋湘就不起,朝后面看看,道:“放心,哥哥他们离得还远,够你回答我五个问题的,若你不配合,我就一直挠你。”

    ;;;;;;;;虞宁初能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这里又没有外人,宋湘不必顾忌什么,或许真能做出那种事来。

    ;;;;;;;;宋湘开始提问:“第一个问题,我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虞宁初望着头顶茂密交错的树梢,望着更高处的碧蓝天空,喃喃道:“我也不清楚,他,他说他对我是一见钟情。”

    ;;;;;;;;宋湘一怔,一见钟情?也就是说,哥哥喜欢虞宁初快三年了,她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第二个问题,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诉衷情的?”

    ;;;;;;;;虞宁初睫毛颤了颤,想到了去墨香堂寻灯的那个晚上:“……就是那晚,他第一次说会娶我,我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以为他只是欺负人,并不曾信。”

    ;;;;;;;;宋湘暗暗咬牙,哥哥居然是这样的哥哥,那晚她哭得那么伤心,哥哥居然还抓住机会欺负阿芜,别说阿芜不信,她都不信,想来哥哥继续用这种不合规矩的手段欺负了阿芜很多次,于是阿芜越来越恼哥哥,哥哥自酿苦果,求而不得。

    ;;;;;;;;“第三个问题,后来哥哥有没有履行诺言,向你提亲?”

    ;;;;;;;;虞宁初闭上眼睛:“提了,只是我介意他以前的无礼,没有答应。”

    ;;;;;;;;宋湘一听,虽然是哥哥做的坏事,她也心虚了,忙把虞宁初扶起来坐着。见虞宁初发髻散了,一头青丝垂落下来,上面还沾了几片枯叶,宋湘便跪坐在虞宁初身后,一边熟练地帮她整理头发,一边轻声道:“阿芜受委屈了,早知道哥哥那么坏,我肯定会帮你教训他,他虽然是我的哥哥,但我帮理不帮亲的。”

    ;;;;;;;;虞宁初笑笑:“嗯,我知道,我不想你难过,才没有告诉你。”

    ;;;;;;;;可毕竟是兄妹,宋湘还是不愿意相信哥哥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混蛋,小声问:“这么久了,哥哥就没有做过什么讨你喜欢的事吗?”怕虞宁初误会她想帮哥哥说话,宋湘马上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没做过好事,居然还有脸去提亲,那脸皮也太厚了!”

    ;;;;;;;;虞宁初被她逗笑了,看着地上新绿的青草与去年的枯叶,她顿了顿,如实道:“也有好的时候,他给我送过药,替我挡过剑,为我遮过雨……包括刚刚,他还救了我一命。”

    ;;;;;;;;宋湘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哥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虞宁初忽然偏头,提醒她道:“已经问了四个问题了,表姐说话算数,再问一个,以后都不要这么审我了,好吗?”

    ;;;;;;;;宋湘看着她低垂的长长睫毛,竟无法拒绝。

    ;;;;;;;;所以,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余光中,宋池与沈逸的身影又出现了,宋湘先加快手上的速度,帮虞宁初重新插好簪子,扶虞宁初起来,再小丫鬟似的围着虞宁初替她拍去衣裙上的浮土。

    ;;;;;;;;虞宁初很不好意思,拦住她道:“我自己来吧,表姐别把我当小孩子。”

    ;;;;;;;;宋湘笑了,握住虞宁初的手,直视她的眼睛道:“我哪再敢把你当小孩子,阿芜,我的最后一个问题,还请你看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上,你如实回答,可以吗?”

    ;;;;;;;;虞宁初看着宋湘清澈纯净的眼,点点头。

    ;;;;;;;;宋湘眼睛一弯,凑在虞宁初耳边道:“那,看在哥哥舍身相救的真心,看在咱们好姐妹的情意上,如果哥哥再去提亲,你愿不愿意给我当嫂子?”

    ;;;;;;;;虞宁初的脸,再次红透。

    ;;;;;;;;“阿芜,好阿芜了……”宋湘撒娇般晃着她的手。

    ;;;;;;;;“阿湘,你又在闹什么?”宋池训斥妹妹道。

    ;;;;;;;;宋湘瞪他:“跟你没关系,你少多管闲事。”

    ;;;;;;;;虞宁初:……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宋湘明明是在央求她嫁给宋池。

    ;;;;;;;;眼看宋池走得越来越近,虞宁初不敢面对他,胡乱地点点头,拉着宋湘往前走了。

    ;;;;;;;;宋湘太高兴,跳起来抱住虞宁初,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宋池:……

    ;;;;;;;;.

    ;;;;;;;;山脚,敦哥儿在乳母怀里睡着了,单独坐在一棵海棠树下。蕙姐儿大些,对山里的一些都很新鲜,沈琢亲自抱着女儿在周围走来走去。曹坚跟在沈琢身边,不时朝熟睡的儿子看去,一副恨不得儿子也快点会走,他好陪儿子玩的表情。

    ;;;;;;;;韩锦竺见了,对沈明岚道:“妹夫肯定也会是个好父亲。”

    ;;;;;;;;沈明岚笑道:“阿芜也这么说呢,希望如此吧。”

    ;;;;;;;;提到虞宁初,韩锦竺奇道:“阿芜今年也十七了吧?还没定好人家吗?”

    ;;;;;;;;沈明岚摇摇头,刚要说话,就见山路上走下来四道身影,领头的正是虞宁初与宋湘。

    ;;;;;;;;待大家坐到一起,沈明岚好奇道:“不是去打猎吗?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沈逸道:“二哥四弟去猎了,我们没走多远碰到一条竹叶青,怕有危险,提前下来了。”

    ;;;;;;;;沈琢、曹坚也过来了,曹坚最先注意到宋池右臂衣袖上的两个破洞:“殿下,这……”

    ;;;;;;;;宋池笑道:“被蛇咬了,还好只咬破了衣裳,没有伤到皮肉。”

    ;;;;;;;;曹坚脸色变了变,转身去了自家乳母那边,提醒乳母看好儿子。

    ;;;;;;;;虞宁初在表姐身边坐下,目光频频看向宋湘,她可跟宋湘约定好了,那些话不许对任何人提,就算要告诉宋池,也要等兄妹俩回到端王府再说。

    ;;;;;;;;宋湘用眼神让她放心。

    ;;;;;;;;姑娘们坐一块儿说话,宋池四人去另一棵树下坐,如此休息了半个时辰,沈牧、沈阔提着两只山鸡下了山。

    ;;;;;;;;沈阔幽幽地看了眼虞宁初,随即去河边收拾野味,没有继续纠缠。

    ;;;;;;;;沈逸等人搭起篝火,用树枝串好两只烤鸡,兴致勃勃地烤了起来。金红色的火苗绵绵不断地炙烤着拨光毛的山鸡,那色泽渐渐变得金黄,诱人的香味散发开来,蕙姐儿坐在爹爹怀里,双眼亮晶晶地看着烤鸡,隔一会儿就流下一道口水,被沈琢温柔地用软软的棉纱巾子擦去。

    ;;;;;;;;“没想到还能看见大哥慈父的一面。”沈牧调侃道。

    ;;;;;;;;沈琢笑了下:“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那可未必。”宋湘突然插嘴道,“我哥哥还比二表哥大几个月呢,要成亲也是我哥哥先。”

    ;;;;;;;;别人不知道,虞宁初一下子听懂了宋湘的言外之意,忙从食盒里拿出一块儿酸甜可口的山楂糕,埋头吃了起来。

    ;;;;;;;;宋池坐在对面,目光越过火焰上方滋滋冒油的烧鸡,落到了虞宁初微红的耳垂上。

    ;;;;;;;;“我看表哥不着急娶媳妇,倒是着急吃鸡了。”沈牧见宋池盯着烧鸡看,揶揄道。

    ;;;;;;;;宋池目光微微下移,笑道:“嗯,确实饿了。”

    ;;;;;;;;野炊结束,众人准备回去了。

    ;;;;;;;;宋湘还是将沈明岚、虞宁初拉到了端王府的马车上。

    ;;;;;;;;一上车,虞宁初便装成困倦的样子,闭上眼睛假寐。

    ;;;;;;;;宋湘看看沈明岚,决定先瞒着此事,等哥哥提亲成功了,她再去欣赏沈明岚必然会出现的目瞪口呆的样子。

    ;;;;;;;;入城前,沈明岚回到了宁国公府的马车上,宋湘挽着虞宁初的胳膊,说兄妹俩会把虞宁初送到家门口。

    ;;;;;;;;其实都是一条路,沈明岚没有怀疑什么。

    ;;;;;;;;到了四井胡同,宁国公府的马车先过去了,端王府的马车来到了虞家门前。

    ;;;;;;;;门房听到马蹄声,出来悄悄,在那辆气派的马车上发现了端王府的标记。门房心里一咯噔,端王殿下还真是锲而不舍的,晚上来不管用,竟然白日公然登门了?

    ;;;;;;;;紧跟着,骑马的端王从马车另一侧露了出来,与此同时,车窗、车帘同时挑开,宋湘靠在窗口,看着丫鬟扶虞宁初下马。

    ;;;;;;;;“阿芜好好休息,回头我再过来玩。”宋湘喜笑颜开地道。

    ;;;;;;;;虞宁初戴着帷帽,朝她点点头。

    ;;;;;;;;“告辞。”宋池朝这边颔首,毫不留恋地调转马头。

    ;;;;;;;;门房见了,暗暗腹诽,殿下还挺能装的,有本事以后夜里再也别来。

    ;;;;;;;;巧的是,这天夜里,门房便又在虞宅门外见到了白日才见过的端王殿下。月光如水,殿下穿了一件墨色的锦袍,这是很冷的颜色,可门房总觉得,或许是因为初夏天气好的缘故,今晚的殿下,反而是几次夜访之中神色最为温和的一次。

    ;;;;;;;;门房熟练地将人请到院中,再熟练地派小丫鬟去传话。

    ;;;;;;;;夏日天黑的晚,为了不被人发现,今晚宋池来的也很晚,虞宁初都睡下了,只是还没睡着而已。

    ;;;;;;;;又怎么睡得着呢?宋湘肯定将两人的问答告诉了宋池。

    ;;;;;;;;脑海里便全是宋池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反应,好的坏的,任何一种虞宁初都想到了。

    ;;;;;;;;初夏的夜晚清凉舒适又安静,她的脑袋里却比京城最繁华的街道还要热闹,都可以提出来写好几个话本子了。

    ;;;;;;;;直到杏花跑过来告诉她,说宋池来了,虞宁初心中的纷乱才戛然而止,只剩下即将面对他的紧张。

    ;;;;;;;;“把帷帽拿来吧。”梳头时,虞宁初吩咐杏花道。

    ;;;;;;;;杏花不解:“晚上戴帷帽作何?”晚上又没有日头。

    ;;;;;;;;虞宁初垂眸梳头:“去取就是。”

    ;;;;;;;;无论宋池说什么,戴着帷帽,她会自在很多。没见到他心都很慌了,真面对面,虞宁初怕自己会昏倒。

    ;;;;;;;;前院厅堂,宋池坐在左边的客椅上,侧耳倾听外面随时可能传过来的脚步声。

    ;;;;;;;;终于,她来了。

    ;;;;;;;;宋池站了起来。

    ;;;;;;;;门帘挑开,宋池看过去,却见她戴着帷帽走了进来,灯光本就昏黄,再被白色的薄纱一挡,他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宋池想笑,也真的笑了:“表妹是怕我再过了病气给你?”

    ;;;;;;;;说完,他以拳抵唇,轻轻咳了咳。

    ;;;;;;;;虞宁初惊道:“你病了?”白日不还好好的吗?

    ;;;;;;;;宋池示意她去主位上坐着,等虞宁初坐好了,他才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凤眸幽沉地看着她道:“风寒好了,被表妹留下的心伤一直未能痊愈。”

    ;;;;;;;;虞宁初:“……你再胡言乱语,我走了。”

    ;;;;;;;;宋池:“好,我不逗你,与你说些正经的。”

    ;;;;;;;;虞宁初双手放在膝盖上,洗耳恭听。

    ;;;;;;;;宋池看看自己的右臂,垂眸道:“今日事发突然,我不小心露出痕迹,害你被阿湘纠缠,你是不是又怨了我一笔?”

    ;;;;;;;;虞宁初回想他扑过来的那一幕,攥着手指道:“你救我性命,免我被毒蛇所伤,我再怨你,岂不成了是非不分的小人?”

    ;;;;;;;;宋池:“那你可怨阿湘逼你回答那五个问题?”

    ;;;;;;;;虞宁初摇摇头:“表姐一直都很照顾我,这点小事算什么。”

    ;;;;;;;;宋池:“那你说愿意给她做嫂子,可是真的?”

    ;;;;;;;;虞宁初没有再回答了,低下头,帷帽也朝下偏了偏。

    ;;;;;;;;宋池自嘲:“我就知道,你那么恨我,怎么可能轻易应了,答应阿湘,不过是打发她的违心之举罢了。早知如此,我推开你后就该原地不动,让那蛇咬得再深一些,或许我将命赔你,你才肯原谅我。”

    ;;;;;;;;虞宁初皱眉,朝他看去:“我……”

    ;;;;;;;;宋池站起来,神色清冷地打断了她:“表妹放心,我会与阿湘说清楚,不会再让阿湘因为此事打扰你,告辞。”

    ;;;;;;;;说完,他快步朝门口走去。

    ;;;;;;;;“我没有!”

    ;;;;;;;;身后传来小姑娘微微颤抖的声音,宋池脚步一顿,缓缓偏头。

    ;;;;;;;;虞宁初湿了眼眶,视线模糊地看着他已经靠近门口的背影:“我,我没有对表姐说违心话。”

    ;;;;;;;;宋池定定地看着她,然后转过身,一步一步地靠近。

    ;;;;;;;;虞宁初紧张得全身都在颤抖,看着他停在她面前,看着他抬起手,来取她的帷帽。

    ;;;;;;;;灯光再无屏障地洒过来,虞宁初闭上眼睛,挂在睫毛间的泪倏然坠落。

    ;;;;;;;;宋池鬼使神差地接住了那对儿泪疙瘩,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忍不住又逗起她来:“被你拒亲,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虞宁初听出他的笑意,立即把眼泪憋了回去。

    ;;;;;;;;宋池单膝跪在她的椅子前,虞宁初睁开眼睛,看到他如此近的脸,忙偏开头。

    ;;;;;;;;宋池哑声问:“你说,你没有对阿湘说违心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虞宁初紧紧抿着唇。

    ;;;;;;;;宋池仿佛已经被她折磨得失去了耐心,突然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等虞宁初慌乱地看过来,他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问:“所以,你愿意嫁我了,是不是?”

    ;;;;;;;;虞宁初低头,说不出口。

    ;;;;;;;;宋池笑了:“我给阿湘当了那么多年的哥哥,也曾在锦衣卫审过无数嫌犯,没想到还有偷师阿湘的时候。”

    ;;;;;;;;说着,他突然起身,双手按住虞宁初的纤腰两侧。

    ;;;;;;;;“不要!”

    ;;;;;;;;虞宁初鱼儿一般跳起来,这一跳,却正好跳进了宋池的怀中。

    ;;;;;;;;宋池抱紧她的腰,再抱着她站直。

    ;;;;;;;;虞宁初怕他挠自己,抓着他的手要把他推开,可那双文人般的白皙修长的手却纹丝不动,虞宁初推着推着,忽然反应过来,他根本没想挠她的痒。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下来,周围的一切都不见了,只剩他宽阔的怀抱,只剩头顶他温热的呼吸。

    ;;;;;;;;虞宁初手足无措,完全呆住了。

    ;;;;;;;;宋池这才将人压到怀中,薄唇贴上她耳侧:“明日我再来提亲,好不好?”

    ;;;;;;;;那气息撩得她全身轻颤,可这具怀抱,让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他或许不是京城最好的男子,却一定是在她遇到危险时,最奋不顾身地来救她的那个。

    ;;;;;;;;“嗯。”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