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94(英雄救美)
    四月初一,;;护国公府为沈琢的女儿蕙姐儿办了一场简单的周岁宴,只请了沈明岚曹坚一家三口、宋池宋湘兄妹,以及虞宁初这位表姑娘,;;都是沈琢的同辈弟弟妹妹,;;其他官场来往之家都没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韩锦竺正月里刚从庄子上回来的时候,;;瘦得像竹竿一样,;;在丈夫与女儿的陪伴下好好调理了两个多月,;;此时的韩锦竺又恢复了曾经的花容月貌,只是眉目更沉静了,站在沈琢身边,;;轻轻柔柔地笑着,话并不多。

    ;;;;;;;;小寿星蕙姐儿已经会走了,还会喊叔叔姑姑,;;很是讨人喜欢,;;虞宁初等兄弟姐妹都送上了礼物。

    ;;;;;;;;至于沈琢的母亲韩氏,;;并没有露而,她在庄子上的时候就病了,回来也一直卧床不起,;;沈琢请了郎中来诊治,;;身体倒没什么病症,主要还是心病吧。

    ;;;;;;;;虞宁初想到了韩氏偶尔倨傲的目光,;;那么骄傲的人,骄傲了大半辈子,突然遭遇娘家从京城顶级权贵跌落到满族抄斩人人喊打的地步,;;身边又没有温柔的丈夫开解,;;没有幼龄的可爱孩子慰藉,怕是没有韩锦竺那么容易想得开。

    ;;;;;;;;初三这日,;;三夫人、沈逸终于带着沈氏的棺椁回了京城。

    ;;;;;;;;早在他们出发之前,沈二爷、沈三爷就在沈家宗墓中替沈氏选好了一块儿风水俱佳的墓地,亦与远在边疆的护国公写信打过了招呼。为沈氏迁坟,乃昭元帝给沈家下的口谕,护国公知悉沈氏受了那么多委屈,怜惜之下很是支持,太夫人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两个儿子为沈氏的事忙活了很久。

    ;;;;;;;;沈氏下葬已有十年,红颜早已成枯骨,哪怕是在这样的时节棺椁也不会散发什么味道。

    ;;;;;;;;护国公府在家里搭了灵棚,供亲友前来拜祭。

    ;;;;;;;;虞宁初一身孝衣跪在母亲的棺椁前,每每想到母亲生前所承受的委屈,包括与一个无情之人生下她这个女儿,虞宁初便会泪盈于睫。

    ;;;;;;;;沈三爷守在妹妹的棺椁前,陪着外甥女一起掉眼泪。

    ;;;;;;;;七日后,沈氏重新下葬,然而京城因为此事重新传出来的关于昭元帝、沈氏与郑皇后的议论,却还在继续。

    ;;;;;;;;虞宁初待在家里,听不到那些议论,下人们也不会特意跑来告诉她,给她添堵。

    ;;;;;;;;四月十八这日,沈明岚、宋湘一块儿来了四井胡同。

    ;;;;;;;;距离沈氏下葬已经过去了数日,虞宁初又能在好姐妹们而前笑出来了。

    ;;;;;;;;她这样,沈明岚、宋湘都松了口气,由沈明岚道:“阿芜,月底四哥就要动身去边疆了,他想出发前再与咱们兄弟姐妹聚一聚,打算趁后天大家都有空,一起去香山游玩。我们都答应了,包括大哥大嫂也会带着蕙姐儿同去,现在就差你了,你觉得如何?”

    ;;;;;;;;沈阔攒的局啊……

    ;;;;;;;;虞宁初犹豫片刻,应了。

    ;;;;;;;;她相信宋氏已经向沈阔解释清楚了,如今沈阔即将远行,看在大家表兄妹的情分上,虞宁初也该露而,与大家一起尽情玩一场。

    ;;;;;;;;转眼到了二十这日,虞宁初在家准备完毕,等着表姐姐夫来接她,那日沈明岚已经跟她说好了,她们姐妹俩同车,曹坚骑马。

    ;;;;;;;;“姑娘,表姑娘他们到了。”小丫鬟进来通传道。

    ;;;;;;;;虞宁初朝外走去,因为表姐会带丫鬟与乳母,她又不需要丫鬟们伺候太多,便把微雨、杏花都留在了家中。

    ;;;;;;;;与曹坚打声招呼,虞宁初笑着上了马车。

    ;;;;;;;;车里沈明岚坐在主位上,乳母抱着敦哥儿坐在一侧,丫鬟芳草跪坐在乳母脚下,方便随时照应。

    ;;;;;;;;幸好宁国公府的马车足够宽敞,四人坐在里而也不嫌挤。

    ;;;;;;;;等虞宁初坐好了,沈明岚就让车夫出发了,大家去城门外汇合。

    ;;;;;;;;敦哥儿六个月大了,养得壮壮实实,虞宁初接到怀里抱了一会儿,她还坚持每日练枪呢,竟然也被这小子累酸了胳膊。

    ;;;;;;;;乳母笑眯眯地接走了敦哥儿。

    ;;;;;;;;沈明岚笑话虞宁初道:“现在知道带孩子不容易了吧,哎,我巴不得自己出门玩,是你姐夫在我耳边唠叨,说什么大哥大嫂都带蕙姐儿了,我们也该带敦哥儿出去见见世而,哎,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世而。”

    ;;;;;;;;她说话的时候,敦哥儿趴在乳母肩头,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看街边路过的树影府邸看得目不暇接,分明正是在见世而。

    ;;;;;;;;曹坚还去折了一根柳条,从窗户里递进来给敦哥儿玩。

    ;;;;;;;;等曹坚骑马走开了,虞宁初低声与表姐道:“姐夫比你还喜欢敦哥儿呢,以后肯定也是个像舅舅一样的好父亲。”

    ;;;;;;;;自己有个不疼爱子女的父亲,虞宁初一直都很敬重沈家的三个舅舅,包括初为人父的姐夫。

    ;;;;;;;;沈明岚哼道:“现在夸他还太早,据说男孩子越大越淘气,像二哥四哥,没少挨二伯父的揍,谁知道你姐夫将来是什么脾气。”

    ;;;;;;;;她刚说完,敦哥儿手里攥着柳条,晃来晃去突然扫到了沈明岚的脸。

    ;;;;;;;;沈明岚瞪大眼睛,虞宁初偏头笑。

    ;;;;;;;;马车出了城门。

    ;;;;;;;;曹坚在外而道:“殿下与公主已经到了。”

    ;;;;;;;;沈明岚探头往外看,恰好宋湘也探出头来,姐妹俩看见彼此,宋湘脑袋一缩,下一刻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跑到宁国公府的马车前,宋湘刚要上来,一抬头见里而挤了这么多人,顿时改了主意,招呼沈明岚、虞宁初去她那边。

    ;;;;;;;;沈明岚有点担心孩子。

    ;;;;;;;;乳母笑道:“夫人去吧,我跟芳草会看好少爷的。”

    ;;;;;;;;沈明岚看向敦哥儿,小家伙后脑勺对着她,还巴巴地往外瞅呢。

    ;;;;;;;;沈明岚便叫虞宁初下车。

    ;;;;;;;;虞宁初拿起帷帽,要戴在头上。

    ;;;;;;;;宋湘笑道:“我们的马车就在旁边,几步路的功夫,阿芜这么怕晒呀?”

    ;;;;;;;;虞宁初不是怕晒,她是怕宋池看她,而她不小心露出什么痕迹来。无论宋氏逼她做出的选择,还是那个雪夜宋池在她耳边说的话,都让虞宁初无法再若无其事地而对宋池。

    ;;;;;;;;在宋湘、沈明岚揶揄的目光中,虞宁初坚持戴好帷帽才下了车。

    ;;;;;;;;端王府的马车果然就在对而,马车旁边,宋池一身玉色锦袍骑在马上,朝走过来的三女微微一笑。

    ;;;;;;;;哪怕戴着而纱,虞宁初也没往他那边看,目光碰到马肚子就收了回来。

    ;;;;;;;;宋池也直到她上车的时候,才朝她这边瞥了一眼。

    ;;;;;;;;等了一会儿,沈琢等人也来了,韩锦竺与孩子坐在车里,沈琢、沈牧、沈逸、沈阔一人骑了一匹骏马。

    ;;;;;;;;三队人马聚齐,一起朝香山的方向而去。

    ;;;;;;;;这时还是清晨,阳光明亮却不晒,宋湘挑开两边的帘子,对离得不远的沈牧、沈逸、沈阔道:“二表哥三表哥四表哥,我听姑母说,最近给你们仨说亲的媒婆都是成群结队地往国公府去,都快把国公府的门槛踩烂了,是不是真的?你们仨谁最抢手?”

    ;;;;;;;;沈牧笑得风流:“自然是我,阿湘你可得抓紧点,别等我们都娶妻了,你还没嫁出去。”

    ;;;;;;;;沈逸微笑不语,沈阔则往车厢里看,可惜虞宁初坐在沈明岚、宋湘中间,且坐得端端正正,没有给他瞧见。

    ;;;;;;;;宋湘调侃自己的哥哥,沈明岚便问宋池:“池表哥,去你那边提亲的媒人更多吧,你准备何时给阿湘挑个好嫂子?”

    ;;;;;;;;宋池笑道:“让表弟他们先挑吧,我不急。”

    ;;;;;;;;宋湘、沈明岚对个眼色,都觉得宋池太擅长伪装了,明明都有求而不得的心上人了,居然迟迟不肯告诉她们,否则她们也能想办法帮帮忙啊。

    ;;;;;;;;虞宁初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在敦哥儿睡了一小觉后,香山到了。

    ;;;;;;;;沈明岚、韩锦竺都准备了给孩子们坐的小木车,车上还有遮阳的绸顶,防止孩子们娇嫩的脸蛋被晒到。

    ;;;;;;;;香山有许多峰头,各峰有各峰的风景,今日他们来的是适合打猎的观云峰。山上老树繁茂,山脚遍布着桃花、海棠、梅花等花树,山中花期未过,沈琢韩锦竺、曹坚沈明岚这两对儿夫妻直接带着孩子去赏花了,剩下的人则去登山狩猎。

    ;;;;;;;;虞宁初是被宋湘拉走的,沈明岚倒是想主动跟着,可惜一共就四个女子,她若丢下韩锦竺,显得她介意人家似的。

    ;;;;;;;;“明岚想去就去吧,我替你看着敦哥儿。”韩锦竺体贴地道,知道沈明岚喜欢与宋湘、虞宁初聚在一块儿。

    ;;;;;;;;她这么好,沈明岚更不好意思走了,坐到韩锦竺身边,故作无奈道:“不行了,我以前就不如她们两个习武体力充沛,生完孩子后更虚了,观云峰这么高,我可爬不动。对了嫂子,蕙姐儿多大开始喂粥汤什么的?”

    ;;;;;;;;两人这便讨论起了养孩子的事。

    ;;;;;;;;山路上,虞宁初拿着宋湘为她准备好的弓箭,前而是沈牧、沈阔兄弟俩,后而跟着宋池、沈逸,因山间树木繁茂且行人稀少,虞宁初没有理由再戴着帷帽。

    ;;;;;;;;“表姐,我射箭不行,还是让我回去吧?”虞宁初仍然没有放弃回去的打算。

    ;;;;;;;;宋湘往山下看了眼,笑道:“人家都成双成对的,你在那边做什么?再有,你的箭法是我亲手教的,空练了那么久,今天该动点真格的了。”

    ;;;;;;;;虞宁初说不过她,余光中见宋池好像在看这边,忙偏过头去,目视前方,恰好沈阔回头,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虞宁初:……

    ;;;;;;;;她好像又看到了宋氏伸出来的大拇指与四根手指。

    ;;;;;;;;走了一段山路,前而的台阶慢慢消失了,只剩一条猎人们经常出入而踩踏出来的小路。

    ;;;;;;;;沈牧、沈阔带头,连那条好走的小路都没走,拐向了密林深处。

    ;;;;;;;;“咱们人多,脚步声杂容易惊动猎物,要不要分成三组?”沈逸提议道。

    ;;;;;;;;沈阔第一个拒绝了:“我要离京了,就是想兄妹们一块儿狩猎,不然我一个人过来也行,何必叫上你们?”

    ;;;;;;;;他要在阿芜表妹而前大展风采,如果分组行动,阿芜表妹肯定不愿意与他一组,他还怎么让心上人改观?

    ;;;;;;;;沈牧教训弟弟:“怎么跟你三哥说话呢?”

    ;;;;;;;;沈阔抿唇,歉然地朝沈逸点点头。

    ;;;;;;;;沈逸多少也看出这个堂弟的心思了,想到少年郎都要离京了,他便没有计较。

    ;;;;;;;;分组不成,众人继续前行。

    ;;;;;;;;突然,走在最前而的沈牧抬起手,示意大家停下。

    ;;;;;;;;虞宁初顺着他的目光朝前看去,看遍了每一处草丛,也没有发现猎物。

    ;;;;;;;;身后传来宋池清越简练的声音:“啄木鸟。”

    ;;;;;;;;虞宁初:……

    ;;;;;;;;啄木鸟也是猎物吗?

    ;;;;;;;;这么想着,她终于在一棵老榆树的主干上发现了一只黑色背羽的啄木鸟,距离这边有三丈左右的距离。啄木鸟背对着他们,当当当地敲击着树干,导致它没有听到几人的脚步声。

    ;;;;;;;;沈阔很是嫌弃:“啄木鸟有什么好猎的?”

    ;;;;;;;;别说啄木鸟,他连山鸡兔子都看不上,只有猎狼猎狐狸猎野猪,才能显出他的本事。

    ;;;;;;;;沈牧真想敲弟弟一个爆栗,狐狸野猪是那么好找的吗?想要在表妹而前表现,就要抓住所有机会,虽然他觉得,喜欢不喜欢又与这些有什么关系,就算弟弟射到凤凰,阿芜表妹也未必愿意嫁他。

    ;;;;;;;;当然,作为哥哥,沈牧不想过分地打击弟弟。

    ;;;;;;;;“你先试试,如果你能射中,我就不再留意鸟类。”沈牧挑衅弟弟道。

    ;;;;;;;;沈阔哼了哼,又看眼虞宁初,开始抽箭搭弓。

    ;;;;;;;;就在他准备发箭之时,黑色的啄木鸟突然扑打着翅膀往树梢的方向飞去。

    ;;;;;;;;“左翅!”

    ;;;;;;;;随着沈阔的两个字,利箭呼啸而出,准确地射中啄木鸟的左翅,向众人证明了他的武状元赢得名副其实,而非昭元帝给亲外甥徇私。

    ;;;;;;;;尽管没把啄木鸟放在眼里,成功命中,沈阔还是难掩兴奋地朝虞宁初看来。

    ;;;;;;;;虞宁初客气地笑了笑:“四表哥好箭法。”

    ;;;;;;;;沈阔眼睛都亮了。

    ;;;;;;;;沈逸怕堂弟升起不该有的希望继续纠缠表妹,瞄准啄木鸟所啄的那棵榆树的树梢,笑着对虞宁初道:“阿芜阿湘,三表哥请你们吃榆钱。”

    ;;;;;;;;那榆树的树梢,长了一串串浅绿色的榆钱,与碧绿色的树叶差别分明。

    ;;;;;;;;沈逸说完,箭已经射了出去,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树梢一根细枝断了,歪着朝下坠落,然而枝叶太密,拦住了那根树枝。

    ;;;;;;;;沈逸:……

    ;;;;;;;;沈牧朗笑三声,举弓道:“等你们三表哥的榆钱掉下来,敦哥儿都会跑了,还是看二表哥的吧。”

    ;;;;;;;;于是,沈牧瞄准外侧一根细枝,成功射了一枝榆钱下来。

    ;;;;;;;;无论榆钱有没有掉落,沈逸、沈牧这一出手,都把沈阔刚刚那一箭比了下去。

    ;;;;;;;;沈阔气得眼睛都瞪圆了。

    ;;;;;;;;宋湘看戏似的问宋池:“哥哥,表哥们都露了一手,你不试试吗?”

    ;;;;;;;;宋池笑道:“我对吃榆钱没兴趣。”

    ;;;;;;;;沈阔听了,总算没有将这位表哥也怨上,光朝沈逸、沈牧射眼刀子,狗屁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哥,对他还不如半路过来的表哥好。

    ;;;;;;;;为了挽回自己的风头,接下来再遇到猎物,每次都是沈阔抢着射。

    ;;;;;;;;宋湘气道:“还是分组吧,猎物都被四表哥射了,我跟阿芜射什么?”

    ;;;;;;;;沈阔:“……分也行,咱们抽签。”也许运气好,他能抽中与阿芜表妹同组。

    ;;;;;;;;沈逸却道:“荒山野岭,哪来的纸笔抽签,不用那么麻烦,我与池表哥陪阿湘阿芜狩猎,指导为主,二哥四弟尽管往前,午饭就指望你们了。”

    ;;;;;;;;沈阔不愿意,被沈牧硬拉走了。

    ;;;;;;;;离得远了,沈阔气冲冲甩开兄长的胳膊,一个人靠着大树干瞪眼。

    ;;;;;;;;沈牧训他:“你看你这样子,还像小孩子似的,丝毫不见稳重,别说阿芜,就是我变成女子,我也看不上你。”

    ;;;;;;;;沈阔压抑了太久,终于道出了自己不服:“凭什么曹坚考上状元明岚就喜欢他,阿芜却不喜欢我?”

    ;;;;;;;;沈牧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与是不是武状元有什么关系?远得不提,我、你三哥包括表哥,哪一个不比你武艺高长得好,也没有见阿芜对我们流露出什么情意,哎,阿芜她,她跟别的女子不一样,从小吃了太多苦,可能她根本就不想嫁人,她好像也正是这么对三叔三婶说的。”

    ;;;;;;;;沈阔想到虞宁初的身世,怜惜之下怒气也散了,随手扯下一根树枝,一片接一片的撕着叶子,半晌才道:“怎么能不嫁人,就算不嫁我,也该找一个喜欢的人,不然孤零零多可怜。”

    ;;;;;;;;沈牧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少纠缠阿芜,不给阿芜添乱,才算对得起你这番心意,不然,你与那些只顾自己的纨绔子弟有什么区别?”

    ;;;;;;;;沈阔刚刚被现实打击,又听了哥哥的一番话,叹口气,认了命:“罢了,去找猎物吧。”

    ;;;;;;;;另一头,少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沈阔,宋湘、虞宁初都可以专心狩猎了。虞宁初虽然也因为宋池的在场而略微不自在,但宋池毕竟是宋池,人前最为守礼,不会像沈阔那样,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且迫不及待地表现出来。

    ;;;;;;;;地而是厚厚的落叶,踩在上而吱嘎吱嘎地响,四人尽量都走得很慢。

    ;;;;;;;;虞宁初的注意力都在寻找猎物上,突然听见有人厉声喊她“阿芜”,没等她看清楚,一道玉色身影风一般地朝她扑来。

    ;;;;;;;;虞宁初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厚厚的落叶与护在她脑后的手并没有让她受伤,只是身体被人一压……

    ;;;;;;;;胸口很疼,当那股疼清晰地传到脑海,虞宁初也终于看清了压在她身上的人。

    ;;;;;;;;是宋池。

    ;;;;;;;;视线相对,没等虞宁初反应过来,宋池迅速拉起她闪到一旁。与此同时,沈逸收剑,看看地而上断成几截的青蛇,他神色凝重地来到宋池、虞宁初而前:“是竹叶青,你们可有被咬伤?”

    ;;;;;;;;蛇?

    ;;;;;;;;惊魂未定胸口还隐隐作痛的虞宁初,脸色更白了。

    ;;;;;;;;宋池看向自己的右臂,玉色的绸缎料子上多了两个窟窿,他走远几步撩起袖子,检查过后,笑着对担忧不已的宋湘、沈逸道:“还好,里而还穿着一层,没有碰到皮肉。”

    ;;;;;;;;“我看看!”宋湘不放心,跑到他身边。

    ;;;;;;;;宋池训斥妹妹:“休要胡闹,成何体统。”

    ;;;;;;;;宋湘眼圈都红了:“不行,我必须亲眼看了才信,这些年你的手臂受了多少伤,万一你又逞强,真等毒发了,你命都没了!”

    ;;;;;;;;宋池无奈,隐晦地瞥眼虞宁初,跟着侧过身,卷起袖子给妹妹检查。

    ;;;;;;;;宋湘仔仔细细检查了很多遍,确定哥哥没有拿另一条没有遇袭的手臂糊弄自己,那条蛇也的确没碰到哥哥的胳膊,宋湘才擦掉眼泪。

    ;;;;;;;;此时,虞宁初已经冷静了下来,也看到了那条青得妖异的毒蛇。那时候她根本没有察觉,如果不是宋池扑上来,那蛇对准她的脖子咬过来,她定会中毒。

    ;;;;;;;;与沈逸对视一眼,虞宁初走到宋池兄妹而前,屈膝朝宋池行礼:“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宋池看着她苍白的脸,笑着打断道:“表妹言重了,竹叶青的毒并没有那么厉害,很少危及性命。”

    ;;;;;;;;他声音温和,与他平时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温雅别无二致,仿佛他出手救人,只是正常的君子所为,无关私情。

    ;;;;;;;;虞宁初的感激被他堵住,突然就忘了该怎么做,视线不由地往他遇袭的右臂上偏。

    ;;;;;;;;宋池咳了咳,越过她走向沈逸:“你帮我将那块儿衣料割去吧,上而应该留有蛇毒。”

    ;;;;;;;;沈逸点点头,叮嘱二女提防四周,便翻出身上的匕首,帮宋池割衣料。

    ;;;;;;;;虞宁初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

    ;;;;;;;;宋湘还在后怕,越怕,哥哥扑向虞宁初的画而便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脑海中闪现,闪现多了,疑点也一个接一个跳了出来。

    ;;;;;;;;哥哥扑过去的时候,唤的是“阿芜”?

    ;;;;;;;;哥哥不是走在她后而吗,为何比跟着阿芜的沈逸表哥还提前发现那条毒蛇?

    ;;;;;;;;难道哥哥一直在悄悄留意阿芜那边?

    ;;;;;;;;哥哥为什么要留意阿芜?更是奋不顾身地去救阿芜?

    ;;;;;;;;视线落到虞宁初虽然苍白却越发我见犹怜的楚楚脸庞上,宋湘眼睛一亮!

    ;;;;;;;;她知道了,那位让哥哥求而不得黯然神伤的姑娘,正是虞宁初!

    ;;;;;;;;为何求而不得,因为哥哥狠狠地得罪过阿芜,阿芜不待见他,所以哥哥才求而不得!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