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9(天降绿帽)
    中秋将至,;;虞宁初备好节礼,来了平西侯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今的平西侯府,是二夫人宋氏管家,;;侯夫人韩氏及其儿媳韩锦竺已经在庄子上住了四个多月了。

    ;;;;;;;;太夫人看起来瘦了很多,;;显出几分刻薄来,;;老太太心情不好,;;虞宁初去那边请安,;;没坐多久就被打发了出来。

    ;;;;;;;;虞宁初乐得只与舅母三夫人说话。

    ;;;;;;;;晌午在侯府用的午饭,饭后虞宁初告辞,带着微雨行到侯府前院,;;正好撞见沈琢从外面回来。高大威武的世子爷,神色似乎比以前更冷峻了,眉心有一道浅浅的折痕,;;沉稳坚毅,;;威严远胜同龄男子。

    ;;;;;;;;“大表哥。”虞宁初屈膝福礼。

    ;;;;;;;;沈琢看她一眼,;;道:“表妹这就要走了吗?”

    ;;;;;;;;虞宁初:“是啊,家里还有些事,以后得闲再来。”

    ;;;;;;;;沈琢点点头,;;站在门前,;;看着虞宁初上了马车,他便大步流星地去看女儿了,;;成婚前的一些薄念早已荡然无存。

    ;;;;;;;;虞宁初上了马车,想到大表哥大表嫂昔日的甜蜜,以及才几个月大的小侄女,;;难免也发出一声叹息。如今的平西侯府,;;少了她们这些姐妹,连长媳也不在,;;冷清了很多。

    ;;;;;;;;次日便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宋湘提前与虞宁初打过招呼,说今晚她们兄妹会去宫里赏灯,沈明岚那边大着肚子不能出门,虞宁初便让李管事、温嬷嬷陪虞扬兄妹俩去逛灯会了,她留守虞府。没有好姐妹相伴,虞宁初也就淡了游兴,况且她一个十六岁的大姑娘,夜里单独出去不太合适。

    ;;;;;;;;虞宅里也点了一圈花灯,在院中摆上桌子端来瓜果,虞宁初带着微雨、杏花,一边猜灯谜一边赏月,怡然自得。

    ;;;;;;;;“姑娘看,皇城那边开始放烟花了。”杏花突然道。

    ;;;;;;;;虞宁初抬头,只见一簇簇烟花呼啸着飞上夜空,依次绽放。

    ;;;;;;;;上次看这种烟花盛会,还是初来京城那年,站在朝月楼上看的,去年中秋在运河上飘荡,错过了皇城的烟花。

    ;;;;;;;;“哎,这朵烟花好像猫啊。”杏花养着脖子点评道。

    ;;;;;;;;虞宁初也看见了,不止一朵,第一只猫出现后,又放了几只猫形状的烟花。

    ;;;;;;;;鬼使神差的,虞宁初想到了宋池,宋池便把她画成猫过,此时此刻,宋池应该也在皇宫,难道……

    ;;;;;;;;她低下头,心烦意乱地剥瓜子。

    ;;;;;;;;皇宫,宋池、太子等人都在陪正德帝观赏烟花,另有婉妃、柔妃带着一些新受宠的美人在后宫招待皇亲国戚家的女眷。婉妃便是七月里诊出喜脉的婉嫔,柔妃则是八月月初新有喜的美人,正德帝高兴自己老当益壮,给两个小美人都直接封了妃。

    ;;;;;;;;“这猫形的烟花,谁想出来的?”正德帝笑着问。

    ;;;;;;;;宋池道:“回皇上,是臣,臣最近养了一只猫,一时兴起,让研制烟花的工匠试试能不能做出猫头的烟花来,没想到真成了,便在今晚燃放几朵,给您看个新鲜。”

    ;;;;;;;;正德帝赞许地点点头,他好享受,就喜欢这个,吩咐宋池道:“别只研制猫形的烟花,其他兽类也试试,过年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放个百兽图出来。”

    ;;;;;;;;宋池笑道:“臣遵旨。”

    ;;;;;;;;太子冷眼瞧着宋池,总觉得父皇给宋池的盛宠太过,宋池行事也越来越有韩国舅的风范了,阿谀奉承、外忠内奸。可惜他棋错一着,因为急着提拔心腹王恪而被父皇质疑理政之能,近来收了很多权回去。

    ;;;;;;;;幸好父皇年岁已高,婉妃、柔妃便是生出皇子也成不了气候。

    ;;;;;;;;.

    ;;;;;;;;秋高气爽,按时服用仙丹的正德帝只觉得体力充沛,想要跑马狩猎。

    ;;;;;;;;鉴于上次去香山遇到了行刺,正德帝短时间不想再出宫,就让人在御花园搭了一个狩猎场,每日放几样野兽进去,供他射箭取乐。

    ;;;;;;;;这日上午,正德帝刚刚舒展完筋骨,宋池来了,恳请正德帝屏退下人,他有要事奏禀。

    ;;;;;;;;正德帝以为晋王那边有了新线索,忙屏退左右。

    ;;;;;;;;宋池跪在正德帝面前,低声道:“皇上,臣最近一直在搜查京城是否有晋王派来的奸细,刚刚于城门抓捕一形迹鬼祟之人,带到锦衣卫后,臣在其中衣的夹层中搜到一封密信。”

    ;;;;;;;;说着,他从袖袋中取出密信,双手奉上。

    ;;;;;;;;正德帝打开密信,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字迹,竟然是韩皇后所书。

    ;;;;;;;;他不禁将密信凑近了一些。

    ;;;;;;;;信是韩皇后秘密写给太子的,韩皇后得知宫中有妃嫔受孕,内心焦灼,终于忍不住,向太子坦诚了一桩陈年秘辛。

    ;;;;;;;;原来正德帝身患不育之症,太医院的御医几乎人人皆知,所以正德帝与元后成亲多年,元后与姬妾才一直没有好消息。韩皇后野心勃勃,嫁给正德帝后,确定正德帝是真的不能让女子怀孕,韩皇后便让韩国舅去寻一个容貌酷似正德帝之人,再趁韩皇后回国舅府探亲时暗中私会,得了一子。

    ;;;;;;;;韩皇后担心只有一个太子不够万全,一直与对方保持着关系,直到安王出生,韩皇后才让韩国舅杀了那人以绝后患。

    ;;;;;;;;如今正德帝不知为何又能让女子怀孕了,韩皇后怕正德帝猜疑太子的身份,于是写了这封密信,希望太子毒杀正德帝,只要正德帝一死,太子登基,母子俩才能安枕而卧。

    ;;;;;;;;正德帝从头看到尾,拿信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

    ;;;;;;;;宋池低着头,心有余悸道:“皇上,韩统掌权多年,不知培养了多少死士,韩统伏诛后,定有死士投奔皇后,往返京城与行宫替皇后传递消息。这次皇后派人进京,倘若不是臣奉皇命加派了锦衣卫隐藏在城门留意进出百姓,那死士乔装成商贾,定能顺利进城,再通过王家秘密见到太子。”

    ;;;;;;;;正德帝全身颤抖,看看宋池,再看看这封密信,既不敢相信,又不敢不信。

    ;;;;;;;;他年轻的时候,还是王爷的时候,婚后多年无子,的确看过不少御医名医,言语之中透露出是他身体的问题,正德帝还为此服了不少药,直到第一任王妃病逝,韩皇后嫁了过来。在他三十四岁的时候,韩皇后喜得麟儿,正德帝终于可以在先帝与老晋王面前扬眉吐气了,也正是因为他有了儿子,最终先帝才会把皇位给他。

    ;;;;;;;;难道太子、安王真的都是野种?

    ;;;;;;;;韩皇后找了一个容貌酷似他的人,她从哪里找来的?哪有那么容易就找到……

    ;;;;;;;;突然,正德帝想到了奸细从晋王那里传回来的消息,晋王那里,也藏了一个与他容貌酷似之人。

    ;;;;;;;;晋王为何要藏此人?

    ;;;;;;;;或许,晋王不是为了调.教一个傀儡再刺杀他,而是韩国舅当年做的好事被老晋王察觉了,老晋王暗中看戏,再在韩国舅意图杀人灭口时救下那个野男人,藏起来以图大事?

    ;;;;;;;;顺着这个思路,正德帝想的越来越深。

    ;;;;;;;;假如真有这个野男人,等他驾崩太子继位,晋王便可推出野男人揭发太子的身世,如此朝臣百姓必然拥护晋王正统,晋王轻而易举地坐拥天下。怪不得晋王这么多年只是蛰伏,原来臭小子一心盼着他驾崩呢,等他死了再扣他一定绿帽子!

    ;;;;;;;;正德帝怒发冲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宋池身体微颤,紧张道:“皇上息怒,或许臣抓到的死士是假的,信也是假的,有人意图挑拨您与太子也有可能,容臣再仔细审问那藏信之人,明早再给您一个准确答复!”

    ;;;;;;;;正德帝看向宋池:“与朕说实话,你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宋池额头触地,惶恐道:“兹事体大,臣不敢妄加揣测,只是,只是皇上年少时不曾得过皇子皇女,如今却接连令后妃受孕,确实蹊跷。”

    ;;;;;;;;正德帝冷笑,将密信拍在桌案上:“有何蹊跷的,凌霄仙师仙法了得,赐朕神丹治好了朕的顽疾,朕自然可以开枝散叶。”

    ;;;;;;;;信可能是假的,那仙丹却掺不了假,自从凌霄仙师进宫,正德帝服用丹药后身体越来越好,简直比四十岁时还要健硕。

    ;;;;;;;;宋池震惊地抬起头:“皇上的意思是,您,您相信这封密信?”

    ;;;;;;;;正德帝好歹做了这么久的皇帝,迅速冷静下来,看着桌子上的密信道:“也信,也不信,与其去审问那些来历不明的死士,不如将计就计,你重新安排一个心腹假扮皇后的人,将此信送到太子手里,朕倒要看看,太子是信还是不信。”

    ;;;;;;;;如果太子不信,将密信交给他,正德帝再慢慢调查密信来历也不迟。

    ;;;;;;;;如果太子信了,真的要毒杀他,这种太子,就算是亲生的,正德帝也不稀罕要了。

    ;;;;;;;;“此事朕就交给你了,切勿走漏任何风声。”正德帝阴沉着脸重新折叠好密信,交给宋池道。

    ;;;;;;;;宋池收好密信,眉头紧锁,仍有顾虑:“皇上,如今朝里不少人都、都效忠太子,太子对您忠心不二还好,若,若……”

    ;;;;;;;;正德帝哼道:“放心,朕会提前布置好,绝不给任何人机会。”

    ;;;;;;;;宋池领命,倒退着离开了。

    ;;;;;;;;守在外面的大太监想要进来伺候,正德帝摆摆手,他要一个人静一静。

    ;;;;;;;;闭着眼睛,正德帝想到了后宫刚刚怀孕的两个美人,初次侍寝,两个小美人都有落红,进宫后除了他,再也没有机会接触外男。反倒是当初的韩皇后,以王妃之便经常回娘家,真想跟野男人厮混,有大把的机会。

    ;;;;;;;;真有野男人,韩皇后知道,韩国舅肯定也知道。

    ;;;;;;;;可锦衣卫审问韩国舅、方管事时,为何没有招出此事?

    ;;;;;;;;对了,当时主审此案的,正是太子,也许方管事说了什么,太子故意隐瞒不报。

    ;;;;;;;;正德帝继续回想韩国舅死后太子的种种表现,太子啊,他撤了很多官员换上了自己的人,他还想撤掉宋池,将锦衣卫握在手里。这一切,太子真的只是喜欢掌权吗,有没有可能,太子已经在为夺位做准备了?

    ;;;;;;;;另一头,太子安插在正德帝身边的眼线,也将宋池进宫与正德帝密谈一事禀报了太子。

    ;;;;;;;;眼线不知道宋池与正德帝谈了什么,但太子已经将宋池视为眼中钉,一想到父皇与宋池藏了秘密却不肯告诉他,太子的危机感便越来越重。

    ;;;;;;;;过了几日,太子妃的母亲进宫给太子妃请安,趁机带给太子一个消息,有人自称是韩皇后的心腹,想要面见太子禀报大事,除非见到太子,他不会将来意告诉任何人。

    ;;;;;;;;太子也想知道母后要与他说什么大事,便安排那人假扮太监,混进了东宫。

    ;;;;;;;;皇宫这么大,很多侍卫都被太子收拢了,做这种事简直易如反掌。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