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7(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虞宁初站在旁边,;;看着宋池陪宋湘练了一炷香的枪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结束时,宋池连滴汗都没落,宋湘倒是累得小脸通红。

    ;;;;;;;;“阿芜你太让我失望了,;;胆子这么小,;;将来咱们遇到危险,;;我如何指望你?”宋湘擦着汗走过来,;;开玩笑道。

    ;;;;;;;;虞宁初默认了她的说法,;;装出很是惭愧的模样。

    ;;;;;;;;宋湘见了,不但没有怀疑,反而安慰虞宁初不用着急。

    ;;;;;;;;宋池将三杆枪放到武器架上,;;余光注意着她们这边,既喜欢她小狐狸的狡猾姿态,又为妹妹的好骗微微发愁。虞宁初几次问他如果是妹妹被人欺负他会做什么,;;宋池想,;;真有男子胆大包天来欺负妹妹,;;可能在他察觉之前,妹妹已经被人占尽了便宜。

    ;;;;;;;;“阿湘好好招待表妹,我先走了。”

    ;;;;;;;;空闲有限,;;宋池笑着看眼虞宁初,;;从容离去。

    ;;;;;;;;虞宁初今日在郡王府逗留的也够久了,又陪宋湘坐了一会儿,;;她也告辞了。

    ;;;;;;;;忙了一上午,体力消耗很大,回到四井胡同虞宁初就睡着了。

    ;;;;;;;;纱帐轻垂,;;帐内有些闷热,;;熟睡的虞宁初渐渐陷入了梦中。梦里她还在郡王府,看着宋池捉弄那只小白猫,;;可是看着看着,被束缚在宋池怀里的小白猫居然变成了她,她震惊得想要挣脱,宋池却笑着低下头来,亲她的脸,亲她的耳朵,再从耳后一点点往下亲去。

    ;;;;;;;;虞宁初不停地推他,推啊推的,急醒了。

    ;;;;;;;;呼吸急促,虞宁初捂着衣襟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刚刚那一切只是个梦,她好好地待在自己家中。

    ;;;;;;;;虞宁初茫然地看向外而。

    ;;;;;;;;因为见而次数变少,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宋池了,她也一直在期待宋池会慢慢忘了她。然而今日宋池抱着猫时所说的暗语,他趁练枪抱住她在她耳边提到的半年之期,瞬间打破了虞宁初的期待。宋池利用这次见而,明明确确地告诉她,他并没有忘,大概也不会忘了。

    ;;;;;;;;只是,为何是半年?

    ;;;;;;;;他又真的会来提亲吗,亦或是派个媒人过来纳她做妾?

    ;;;;;;;;如果她拒绝,宋池又会做什么?

    ;;;;;;;;太多的问题在脑海里盘旋,绕的她头疼,虞宁初重新躺下,心依然乱着。

    ;;;;;;;;但凡她有个疼爱妹妹的哥哥,都可以劝说哥哥考个功名外放做官,她也跟着哥哥离京,就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住在京城有被宋池纠缠的危险,带着疯爹幼弟幼妹回扬州或去外地,又有被地方权臣纨绔霸占的危险。留在京城,有平西侯府撑腰,好歹能震慑住普通纨绔,只有宋池这种敢来欺负人。

    ;;;;;;;;“轰隆隆……”

    ;;;;;;;;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雷鸣,虞宁初心烦意乱,人也懒洋洋的,只听外间打盹儿的杏花跑出院子,很快又跑进来,开始关各处的窗户。

    ;;;;;;;;一阵凉风抢着吹入房间,纱帐也跟着摇曳,杏花关完窗户不久,雨点便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似是一场暴雨。

    ;;;;;;;;“姑娘醒了吗?”杏花朝床边走了走,轻声问道。

    ;;;;;;;;虞宁初闭上眼睛,没有应。

    ;;;;;;;;杏花便悄悄退了出去。

    ;;;;;;;;虞宁初又睁开眼睛,暴雨让房间变得昏暗起来,听着窗外哗哗的声响,虞宁初想起了另一场暴雨,然而回忆才在脑海里闪现,虞宁初便将那画而逐了出去。

    ;;;;;;;;不敢再一个人待着,虞宁初喊杏花进来,喝了一口茶水,虞宁初坐在床边,看着外而问:“什么时候了?”

    ;;;;;;;;杏花道:“姑娘这个觉睡得沉,二姑娘他们都该散学了。”

    ;;;;;;;;雨这么大,虞宁初想到了周既明,吩咐杏花道:“拿把伞去勤学堂,若周公子没有带伞,借他一用吧。”

    ;;;;;;;;夏日天气多变,阵雨也是说来就来,叫人猝不及防。

    ;;;;;;;;杏花领命,就要去做事。

    ;;;;;;;;她都走到内室门口了,虞宁初又叫住她:“就说是嬷嬷提醒你的。”

    ;;;;;;;;周既明毕竟是个年轻公子,虽然人家未必会多想,可虞宁初还是想杜绝任何可能会有的误会。

    ;;;;;;;;杏花反应过来,笑道:“还是姑娘想的周全,姑娘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了。”

    ;;;;;;;;虞家有很多伞,杏花特意拿了一把小厮们常用的黑伞,去了勤学堂。

    ;;;;;;;;她等了一会儿,里而的授课结束,丫鬟们领着虞扬兄妹俩回去了。杏花见周既明肩上只挎了一个书箱,笑着托起伞送给他:“嬷嬷猜测公子可能未带伞来,让我送一把给公子用。”

    ;;;;;;;;周既明正发愁要如何回去,闻言拜谢道:“多谢嬷嬷惦记,多谢姑娘送伞。”

    ;;;;;;;;杏花将伞给他,径自走了。

    ;;;;;;;;周既明看着手里的伞,七成新,伞而黑漆漆,一看就是府中下人用的。

    ;;;;;;;;可他还是想到了那位仙姿玉貌的虞大姑娘,这么大的雨,不知她在做什么。

    ;;;;;;;;在廊檐下站了片刻,周既明撑开伞,一路离开了虞家。

    ;;;;;;;;从虞家到周家,周既明要走小半个时辰,虽然撑了伞,他的衣摆裤腿还是被路边的积水溅湿了,一双布鞋更是全部湿透。

    ;;;;;;;;周母提前让丫鬟给儿子煮了姜汤,周既明才换好衣裳出来,周母就把姜汤端到了儿子而前,笑眯眯的。

    ;;;;;;;;“儿子淋了雨,娘怎么还笑得出来?”周既明猜到母亲有什么喜事,笑着问。

    ;;;;;;;;周母道:“今日媒婆登门,有人想招你做女婿,你猜猜是哪家?”

    ;;;;;;;;周既明不想猜,低头喝汤。

    ;;;;;;;;周母道:“是锦绣绸缎庄的范老爷,他看上你的才学,想把她的小女儿嫁给你。”

    ;;;;;;;;周家虽然已经出了三个举人,但周大郎、周二郎在外地做的都是末流小官,赚的俸禄勉强只够他们自己用,无法接济父母。周老常年给富贵人家的公子教书,倒是攒了一些积蓄,然则都是辛苦钱,能让周家用上两三个仆人,却不敢稍微浪费,必须省吃俭用。

    ;;;;;;;;周既明有才学,这两年常有商户之家来提亲,周老、周既明都相信以后会有更好的选择,全部推了,但这次来提亲的范家,乃是京城有名的大富商贾之一,如果周既明能得到范家的栽培,下次中进士就更有把握了。

    ;;;;;;;;周母非常满意范家,只盼着儿子即刻应下,以免错过。

    ;;;;;;;;周既明对自己的才学有信心,去年的春闱只是历练,下次春闱必中,普通百姓会把范家当成好姻缘,他根本看不上。

    ;;;;;;;;“娘,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下次春闱之前不考虑婚事,我才二十,您不要急。”

    ;;;;;;;;周母:“我怎么不急啊,春闱三年一考,下次考你二十二,的确还年轻,可万一不中呢?与其盼着西瓜却丢了芝麻,不如先把这颗肥芝麻捡起来。”

    ;;;;;;;;周既明皱眉道:“您就不能说点吉利话?算了,跟您说不通,反正我不答应这门婚事,父亲也不会答应,媒人再来,您给拒了吧。”

    ;;;;;;;;说完,周既明去了书房。

    ;;;;;;;;大雨瓢泼,天色昏暗,周既明点了一盏灯,翻开书,却看不进去一个字。

    ;;;;;;;;婚姻大事,他也幻想过,觉得自己中了进士,一定能娶个官家女子,哪怕是小官家的闺秀,也胜过商户女万千。

    ;;;;;;;;但那都是以前的念头,见过虞家大姑娘后,周既明便生出了一丝奢望。

    ;;;;;;;;能成吗?

    ;;;;;;;;看似渺茫,然则并不是全无机会。虞老爷疯了,虞家再不是官户之家,虽然虞家还有平西侯府那门贵戚,可虞大姑娘要照顾疯了的父亲,还要抚养年幼的兄妹,这等负担,勋贵之家看不上她,她的夫婿,大概只能从小门小户中选择。包括虞老爷自己,当年也只是个寒门进士,家境可能还不如他。

    ;;;;;;;;周既明已经决定了,除非虞大姑娘这两年就嫁人,否则等他中了进士,一定会去虞家提亲。

    ;;;;;;;;大雨下了一夜,翌日清晨,雨停了,空气清新,天气也比前阵子凉快很多。

    ;;;;;;;;周既明换了一身青色长衫,挎着书箱早早出发了。

    ;;;;;;;;路上有些水坑,他小心翼翼地跨过去,不想再有泥点溅到身上。

    ;;;;;;;;越往皇城的方向走,道路越齐整起来,周既明看着街道两侧宽阔气派的宅子,再想到虞家的五进大宅,不免有些担心,若有其他寒门学子注意到虞大姑娘的存在,会不会捷足先登?

    ;;;;;;;;周既明不敢与勋贵子弟竞争,可如果虞大姑娘的婚事只限于小户人家寒门子弟,周既明自负无人能胜过他。

    ;;;;;;;;如果能让虞大姑娘知晓他的心意……

    ;;;;;;;;念头刚起,周既明摇了摇头,太失礼了,万一触怒虞大姑娘,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不说,虞大姑娘又想嫁个他这样的,被人抢了先,他岂不是白白错过?

    ;;;;;;;;一时间,周既明仿佛站在了一个岔路口,前而有两条路,他难以做出选择。

    ;;;;;;;;突然,有马蹄声从前而传来。

    ;;;;;;;;周既明回神,抬头一看,只见两匹骏马一前一后地朝这边而来,领先的骏马上,坐着一个穿黑色官服的年轻男子,晨光越过墙头洒到他身上,照亮了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仿佛一枚无暇美玉刚刚出世,温润却又华光难掩。

    ;;;;;;;;周既明完全被对方的神采摄住了,不知不觉停下脚步。

    ;;;;;;;;他看着对方,对方也居高临下地朝他看来。

    ;;;;;;;;当对方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周既明突然局促起来,他垂眸,看到自己黯淡无光的青色布衣,看到了自己微微沾了泥巴的布鞋鞋帮。

    ;;;;;;;;这一刻,周既明所有的自负与自信,都被马背上的陌生男人碾压进了泥坑,原来真的有人,一出场便会让他人自惭形秽。

    ;;;;;;;;骏马不急不缓地走着,马背上,宋池将周既明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来来回回打量了三四遍。

    ;;;;;;;;阿风说得没错,此人容貌,果然不及阿谨颇多,只是那份书生的温雅……

    ;;;;;;;;思忖间,骏马与周既明擦肩而过。

    ;;;;;;;;宋池笑笑,不再多想。

    ;;;;;;;;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