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6(还剩半年,乖乖等我...)
    昨日虞宁初才去宁国公府陪沈明岚坐了一上午,;;次日宋湘就派人来请她去郡王府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恰是初七,朝廷官员都在当差,宋池这个新晋权臣肯定也难得清闲,;;虞宁初将府里诸事交给温嬷嬷,;;带着微雨出门了。

    ;;;;;;;;如虞宁初所料,;;宋池果然不在。

    ;;;;;;;;自从去年九月宋池兄妹俩搬到郡王府,;;虞宁初也来这边做了几次客。宋湘知道哥哥不太待见虞宁初,;;虞宁初也不喜欢哥哥,每次她都是特意挑选宋池当差的日子邀请好姐妹,如此一来,;;虞宁初撞不是宋池,到了郡王府也比较自在,不用提心吊胆防备什么。

    ;;;;;;;;夏日炎炎,;;湖边的水榭最为凉快,;;宋湘特意命仆人将水榭里的多余陈设都搬走了,;;空出好大一片地方,方便她与虞宁初练枪。

    ;;;;;;;;那套梅花枪的招式两人都很熟了,难在真正的动手过招,;;宋湘有宋池教导,;;进步很快,而她从哥哥那里学了什么,;;也会倾囊教给虞宁初,虞宁初又是个有慧心的,一对儿好姐妹一边切磋一边进步,;;如今动起手来,;;已经颇有武者风范了。

    ;;;;;;;;过招、休息,过招、休息,;;一个时辰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人都出了一身汗,幸好动手之前先换上了宋湘准备的练功服。

    ;;;;;;;;练武结束,宋湘带虞宁初去了她的院子,两人一起沐浴。

    ;;;;;;;;郡王府还在修缮之时,宋湘就命工匠给她打造了一座浴池,足有一间堂屋那么大,底下铺了火龙。后面有活水专门供应这里,沐浴之前通过竹管将活水引过来,烧温就可以用了,待沐浴结束,将水从另一条管道放出去,清洗也十分方便。

    ;;;;;;;;亲眼见到如此奢华精巧的浴池,虞宁初笑着打趣道:“郡主可真会享受。”

    ;;;;;;;;宋湘道:“都是跟哥哥学的,他那边也有一个这样的池子。”

    ;;;;;;;;虞宁初闻言,对宋池的印象更不好了,女孩子平时娇生惯养,重享受也无妨,宋池一个朝廷官员却把心思放在奢靡享受上,果然是奸臣料子。

    ;;;;;;;;冲洗擦拭过后,虞宁初与宋湘一起下了浴池。

    ;;;;;;;;池水温热恰到好处,虞宁初置身其中,舒服得也不好意思批判旁人奢靡了。

    ;;;;;;;;宋湘刚刚在里面游了一圈,游到另一头,她回头望来,只见水雾蒸腾,虞宁初穿着一件碧色的肚兜坐在那里,一身冰肌玉骨,唯有脸庞被水汽熏得绯红艳丽,妩媚之态,仿佛莲花池里被人倒了酒水,一朵粉荷也醉了,摇曳生姿。

    ;;;;;;;;“阿芜,你这么美,真的不想嫁人了吗?”宋湘游到虞宁初身边问道,这事还是她从沈明岚那里听说的。

    ;;;;;;;;虞宁初点点头:“嫁人有什么好的,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就很舒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我。”

    ;;;;;;;;宋湘:“嗯,我也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不过,如果以后能遇见让我怦然心动的男人,我还是会嫁的。”

    ;;;;;;;;怦然心动?

    ;;;;;;;;虞宁初垂眸,想到了曾经发生过的一些画面,她不知道那样算不算怦然心动,可就算是又如何?一个男人,只要长得俊美,只要会些手段,让女子怦然心动太容易了,问题是,这样的男人就一定是良人吗?倘若明知道不会有善终,还不如忘掉那片刻心动,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

    ;;;;;;;;“阿芜,我教你游水吧?万一以后你掉到水里,自己就能游上来,不用等着英雄救美了。”

    ;;;;;;;;聊了一会儿嫁娶之事,宋湘嬉笑着道,她看过太多话本子,里面不少姑娘都是因为落水被救,便对那人动心了。

    ;;;;;;;;虞宁初欣然应允。

    ;;;;;;;;守在外面的丫鬟们,就听里面不时传来两个姑娘的笑闹声。

    ;;;;;;;;在池子里泡了半个时辰,虞宁初与宋湘尚未玩得尽兴,只是肚子饿了,需要补充体力。

    ;;;;;;;;待长发晾干,恰好到了午饭时候。

    ;;;;;;;;打扮完毕,两人携手去了厅堂,刚刚喝了茶水,宋湘才要吩咐丫鬟传饭,一只毛发雪白的小猫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

    ;;;;;;;;宋湘与虞宁初都惊讶地站了起来。

    ;;;;;;;;小白猫长了一双碧蓝如洗的眼睛,跑进这个陌生的地方,小白猫四处看看,忽然窜到了桌子底下。

    ;;;;;;;;宋湘蹲下去看猫,虞宁初也低头,就在此时,一道长长的影子从门口投射进来。

    ;;;;;;;;虞宁初偏头,看到了一身锦衣卫官服的宋池,耀眼的阳光被他挡在身后,很难让人看清他的表情,她也不想看,马上坐正了,目不斜视。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宋湘顾不得猫,站起来问。

    ;;;;;;;;宋池走进来,阳光重新涌入,让厅堂恢复了明亮。

    ;;;;;;;;四四方方的桌子,宋池径直坐到虞宁初对面,取下官帽交给丫鬟,喝了口茶,才看眼虞宁初,对宋湘道:“今日广东那边上供的第一批荔枝送来了,皇上赏了我一筐,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便趁晌午回来一趟。”

    ;;;;;;;;宋湘闻言,口中生津,雀跃道:“荔枝呢?”

    ;;;;;;;;宋池道:“送去厨房了,洗好就拿来。”

    ;;;;;;;;说完,宋池吩咐丫鬟再去准备一副碗筷,然后,他仿佛才注意到虞宁初似的,客气笑道:“早知表妹也在,我该换过常服再来的,这般倒是失礼了。”

    ;;;;;;;;虞宁初信他才怪,不提王府的门房,阿谨在前院伺候,会不告诉他府里今日有客?

    ;;;;;;;;“是我叨扰了。”她低着眼道。

    ;;;;;;;;宋池不置可否,再次端起茶碗,视线却始终留在她脸上。小姑娘应该才沐浴过,乌发蓬松轻软,脸颊透着薄红,清新香甜如一颗刚刚采摘下来的蜜桃。

    ;;;;;;;;距离上次匆匆一面又过去了两个多月,她好像更美了一些,仿佛一朵即将盛开的花,散发出阵阵幽香,吸引人来赏。

    ;;;;;;;;宋湘没注意到哥哥的眼神,她重新落座,一边低头看桌子下的小白猫,一边好奇道:“哥哥,这猫是你带回来的?”

    ;;;;;;;;宋池:“嗯,路上遇见的,一直跟在马车后面,我便带了回来。”

    ;;;;;;;;似是要印证他的话,小白猫来到他脚边卧下,很是乖巧听话的样子。

    ;;;;;;;;这么漂亮可爱的小猫,宋湘很喜欢,与兄长商量道:“哥哥,把这猫给我吧?我来养。”

    ;;;;;;;;宋池瞥眼虞宁初,道:“萍水相逢,它跟着我,这便是我与它的缘法,你若喜欢养猫,我再去挑一只给你。”

    ;;;;;;;;能有猫就行,宋湘同意了。

    ;;;;;;;;这时,厨房那边将洗好的荔枝端过来了,摆在桌子中间。

    ;;;;;;;;宋湘招呼虞宁初:“阿芜吃吧,不要跟我们客气。”

    ;;;;;;;;虞宁初笑笑,伸手捏了一颗荔枝,鲜红的荔枝壳硬硬的,幸好她经常握枪,指腹养了一层薄茧,才不觉得疼。

    ;;;;;;;;作为贡品的荔枝颗粒饱满,虞宁初小口小口地咬着果肉,吃了好几次才吃完一颗,再将亮晶晶的果核放到面前的小碟子上。

    ;;;;;;;;宋湘又递了一颗过来。

    ;;;;;;;;虞宁初去接的时候,看见宋池竟然将那只小白猫抱到了怀里,他修长的手指剥了一颗荔枝,撕下一点果肉递到小白猫嘴边,小白猫舔了两下,没什么兴趣,反而前爪扒着宋池的衣襟,想要爬到他的肩上去。

    ;;;;;;;;宋池并不介意。

    ;;;;;;;;宋湘也在看着哥哥逗猫,稀奇道:“原来哥哥这么喜欢猫,以前怎么没见你养过。”

    ;;;;;;;;宋池将小白猫放到肩膀上,伸手去拿荔枝,自然而然地朝虞宁初看去:“养猫如同娶妻,有缘才可,不合眼缘的猫,养来何用。”

    ;;;;;;;;无论他含笑的眼神还是他的话,都似乎意有所指,就是不知道在宋池眼中,她究竟是一只合他眼缘的猫,还是其他。

    ;;;;;;;;总之不是什么好话。

    ;;;;;;;;虞宁初避开他的视线,用力捏碎手中的荔枝,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宋湘指责兄长道:“你拒绝了那么多大家闺秀,现在又拿猫比喻人家,这话若传出去,小心那些官员们联合起来针对你。”

    ;;;;;;;;宋池抓住在他肩头乱动的小白猫,重新放到怀里,一边揉着圆鼓鼓的猫脑袋,一边看着虞宁初,笑道:“阿湘言之有理,还请表妹替我保守秘密,别叫那话传出去。”

    ;;;;;;;;虞宁初眼也不抬:“表哥放心,我一心吃荔枝,什么都没听见。”

    ;;;;;;;;宋池笑了笑。

    ;;;;;;;;丫鬟们将饭菜端了上来,虞宁初始终不去看宋池,要么只与宋湘说话,要么听兄妹俩交谈。

    ;;;;;;;;吃着吃着,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的绣鞋。

    ;;;;;;;;虞宁初这才瞥向宋池怀中,那只猫不见了。

    ;;;;;;;;是猫吗?

    ;;;;;;;;虞宁初朝桌子下看去,就见宋池的官靴抬起来,又碰了碰她的腿。

    ;;;;;;;;怒火沿着脚底涌向心头,虞宁初只恨手中无枪,不然定要在他脚上扎个窟窿!

    ;;;;;;;;怒归怒,这种场合虞宁初无法发作,只好缩回双脚放到椅子下面。

    ;;;;;;;;“说起来,还不知道表妹的枪法练到了什么地步。”宋池忽然开口道。

    ;;;;;;;;虞宁初懒得理他,宋湘心中一动,提议道:“哥哥若不急着回去,陪我们练一会儿枪如何?我与阿芜同时攻击你。”

    ;;;;;;;;虞宁初心里憋着火,闻言就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能趁此机会扎宋池一枪也不错,未开锋的枪头定不会伤到他,但总会让他吃痛。

    ;;;;;;;;宋池想了想,勉强答复道:“只能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就是两刻钟,也不算很短了。

    ;;;;;;;;饭后稍作休息,宋池带两人去了他的练功房,这里空间开阔且通风凉快,无论什么时节都方便练武。

    ;;;;;;;;为了避免伤到人,阿默带着丫鬟们在外面守着。

    ;;;;;;;;宋池点好香,手持一杆木枪,示意姐妹俩可以动手了。

    ;;;;;;;;宋湘与虞宁初商量好战术,从前后两侧同时朝他攻去。

    ;;;;;;;;宋湘毕竟经常与宋池练手,胆子也更大,一下子就冲到宋池面前,花枪耍的很是漂亮。

    ;;;;;;;;宋池淡笑,枪头一转,毫不留情地将妹妹的枪挑飞到她后面。

    ;;;;;;;;宋湘懊恼地叫了一声,跑回去捡抢了。

    ;;;;;;;;就在此时,虞宁初的枪从后面刺了过来,宋池身体微微一偏,同时转身,一手抓住虞宁初的枪朝后一拽,一手伸开,将被他拉扯过来的虞宁初搂到了怀里。

    ;;;;;;;;虞宁初:……

    ;;;;;;;;身体接触的瞬间,宋池抱紧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道:“还剩半年,乖乖等我。”

    ;;;;;;;;说罢,他将虞宁初推出去,只夺了她的枪,速度快到仿佛两人从来没有抱到过。

    ;;;;;;;;虞宁初被他推得往前跑了几步才停下,一回头,先去看宋湘。

    ;;;;;;;;宋湘正弯腰捡枪。

    ;;;;;;;;确定宋湘没有看见什么,虞宁初才目光复杂地瞪向宋池。

    ;;;;;;;;宋池笑着将她的枪抛了过来。

    ;;;;;;;;虞宁初本能地接住,只是被宋池抱了一下,她再也不敢去攻击他了。

    ;;;;;;;;“阿芜你别怕啊,就是要与强者过招才能进步,哥哥难得有空,你别浪费机会!”越挫越勇的宋湘单纯地鼓励道。

    ;;;;;;;;虞宁初没动。

    ;;;;;;;;她宁可没有进步,也不想再自投罗网。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