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2(安王之死)
    宋池要喝茶,;;宋湘在洗脸,虞宁初微微犹豫片刻便走到内室门口,唤阿谨进来伺候他主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同样的招数,;;在扬州时宋池已经对她用过,;;这次她不会再上当。

    ;;;;;;;;阿谨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听到传唤就进来了,;;直到端着茶碗送到主子面前,;;被主子斜了一眼,阿谨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就不该站在门口!

    ;;;;;;;;晚饭端进来,;;虞宁初背对宋池那边坐着,哄着宋湘吃饱了,虞宁初也就告辞了。

    ;;;;;;;;宋池趴在床上,;;默默听着她离开的脚步声,;;长睫低垂,;;又仿佛已经睡去。

    ;;;;;;;;宫中,正德帝非常关心锦衣卫审案的进展,他急于知道,;;究竟是谁想刺杀他。

    ;;;;;;;;香山的刺客大多数都死在了当场,;;侍卫们只抓到两个活口,韩国舅心知自己护驾不力膈应到了皇上,;;急着表现,亲自审问那两个刺客,然而一个刺客咬定自己没有受人指使纯粹是想杀了昏君替天行道,;;一个骨头够硬愣是不肯开口。韩国舅审得都心力交瘁了,;;眼看天色暗淡下来,只得沐浴更衣,;;来宫里复命。

    ;;;;;;;;“皇上稍安勿躁,那二人虽然没有交代什么,但锦衣卫的酷刑都不能让他们开口,足以证明他们来谋害皇上之前受过严格的调.教,这种人绝非普通的江湖草莽,定是有官员意图谋反,精心栽培的死士。”

    ;;;;;;;;处理过太多刺客,韩国舅熟练地推断道。

    ;;;;;;;;正德帝还记着韩国舅只顾自己逃命的画面,此时看韩国舅是处处都不顺眼,抓着韩国舅话里的毛病道:“让你这么说,他们连酷刑都不怕,你还怎么审?你审不出来,又怎么知道他们是官员栽培的死士?也许有的江湖草莽天生硬骨头,就是不怕你的酷刑?”

    ;;;;;;;;韩国舅被正德帝器重了太久,多少年都没有挨过这种骂了。

    ;;;;;;;;擦掉额头冒出来的汗,韩国舅跪下道:“请皇上再给老臣三日时间,三日后老臣一定查出真凶!”

    ;;;;;;;;正德帝自然知晓锦衣卫那些逼供的手段,冷声道:“好,朕就给你三日时间,三日后朕要亲耳听他们招供。”

    ;;;;;;;;如此一来,韩国舅就不能杀人灭口,再随便栽赃到哪个官员头上糊弄他了。

    ;;;;;;;;韩国舅冷汗淋淋,不过他也还算有信心,锦衣卫那么多手段,两个死士能扛一天,难道还能扛三天?

    ;;;;;;;;.

    ;;;;;;;;韩国舅在锦衣卫忙着审讯两个死士,第二日,正德帝亲自来郡王府探望宋池了,太子、安王也都跟了过来。

    ;;;;;;;;宋池背上的伤,连正德帝都不忍心多看,越看越后怕,越后怕就越庆幸自己身边有宋池这样的忠臣。

    ;;;;;;;;“这阵子子渊且安心养伤,等你病愈,朕另有重任交付给你。”坐在宋池床边,正德帝关心地道。

    ;;;;;;;;宋池往后瞥眼肩头,遗憾道:“只怕伤势恢复缓慢,误了皇上的大事。”

    ;;;;;;;;正德帝摇摇头:“也没有那么急,你且先养着,等你好了再说。”

    ;;;;;;;;宋池颔首。

    ;;;;;;;;太子也上前慰问了一番,他是个心狠手辣的,宋池在扬州一案中的表现,太子很是欣赏,反倒是韩宗延那种酒囊饭袋,太子一直都看不上眼。

    ;;;;;;;;宋池在太子面前更像臣子,论私交,两个皇子中他与安王的关系更好。

    ;;;;;;;;安王对宋池也有种惺惺相惜之感,所以,正德帝与太子要走了,安王却留了下来,想多陪陪宋池。

    ;;;;;;;;“哎,你说你,好好的一个玉面公子,如今两边肩膀一前一后多了俩窟窿,将来成亲了,还不吓坏我那侄媳妇。”

    ;;;;;;;;皇帝老子不在,安王又恢复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一手摇着折扇,一手扒拉着宋池的中衣点评道。

    ;;;;;;;;宋池浑不在意:“堂堂七尺男儿,当以建功立业为先。”

    ;;;;;;;;安王最不耐烦提什么建功立业,他觉得宋池比韩宗延更雅,却又多了几分正经,不如韩宗延完全与他臭味相投。

    ;;;;;;;;阿谨忽然进来,要为宋池换药。

    ;;;;;;;;安王移到床尾看着,啧啧道:“子渊啊,你真是没沾过女子不知道女子的好,这种时候,若是换上两个温柔似水的美人伺候,手上温柔话也温柔,保证你的疼都能削弱七成。”

    ;;;;;;;;宋池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在扬州那日,虞宁初替他更换打湿的中衣的场景,她身上的香,她羞红的脸,她拂过来的温热气息,的确让他忘了肩膀的疼。

    ;;;;;;;;等阿谨退下,宋池才重新趴稳,苦笑着自嘲道:“伤成这样,有美人也只能看着,岂不是火上浇油?”

    ;;;;;;;;安王不知想到什么,哈哈一笑,凑到宋池耳边道:“那可未必,你不能动,自有美人效劳。”

    ;;;;;;;;宋池一怔,待反应过来安王的意思,只摇头不语。

    ;;;;;;;;又聊了一会儿,宋池忽然问起韩宗延来:“王叔与他形影不离,今日怎么没见他同来?”

    ;;;;;;;;安王嗤道:“他刚得了一个美人,恨不得时时刻刻溺在温柔乡,哪肯来你这里浪费功夫?”

    ;;;;;;;;宋池想起来了,神色复杂道:“莫非就是前几日王叔与我夸赞的那位丹蕊姑娘?”

    ;;;;;;;;安王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摇着扇子道:“你啊,光是纸上谈兵,还是太单纯了,殊不知那种事越刺激越有劲儿,说起来,我还真期待哪日与你一同去会会丹蕊姑娘。”

    ;;;;;;;;宋池:“……此等乐事,王叔还是去找宗延吧。”

    ;;;;;;;;安王大笑,不过还真起了兴致,嘱咐宋池好好养伤,他便告辞,坐马车前往国舅府去了。

    ;;;;;;;;这两日国舅府的气氛比较凝重,韩国舅掌管锦衣卫,此次皇上出游香山,封山等事宜也是韩国舅亲自亲为,如今出现刺客,哪怕正德帝器重韩国舅,韩国舅的压力也很大,没有查出背后真凶之前,国舅府上上下下恐怕都难以放松。

    ;;;;;;;;早上韩国舅出门前才把韩宗延骂了一顿,韩宗延不敢出去鬼混,在家也不敢去寻歌姬美妾,索性坐在书房看话本子打发时间。

    ;;;;;;;;得知安王来寻丹蕊,韩宗延直接让安王在他的寝室等着,再派人去请丹蕊。似他们这等沉迷酒色之人,除了妻子不能共享,其他妾室歌姬都能随意交换玩弄。

    ;;;;;;;;“你不一起?”安王摇着扇子问道。

    ;;;;;;;;韩宗延一脸苦色:“我爹忙着查案,我哪敢在这时候胡来,被他知道还不打死我。”

    ;;;;;;;;等丹蕊来了,韩宗延交代丹蕊好好伺候安王,他又回了书房。

    ;;;;;;;;安王有美人相伴,带来的两个侍卫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一些男.欢女爱的动静。

    ;;;;;;;;两个侍卫习以为常,只是默默地吞咽着口水,那位丹蕊姑娘的声音,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哎,王爷的袍子被我弄脏了呢。”

    ;;;;;;;;“无碍,等会儿跟你们公子借一身。”

    ;;;;;;;;各种动静持续了两刻钟左右,安王仰面倒在床上,脸色潮.红,神游太虚,胸膛高高地起伏着。

    ;;;;;;;;丹蕊靠在他怀里,温柔小意。

    ;;;;;;;;安王想着晌午前还要回宫,让丹蕊去韩宗延的衣柜里给他拿身袍子。

    ;;;;;;;;丹蕊撒娇:“奴家没有力气了,王爷自己去。”

    ;;;;;;;;安王看她一眼,捏捏她的脸蛋,自己下了床。

    ;;;;;;;;他打开衣柜,还在挑选的时候,美人如蛇一般从后面抱住了他,哼哼唧唧地缠人。

    ;;;;;;;;安王一边挑选衣袍,一边笑道:“今天没功夫了,下次……”

    ;;;;;;;;话没说完,一根簪子突然狠狠地插进了他的脖子!

    ;;;;;;;;安王瞪大双眼,一手捂住脖子,艰难地转身。

    ;;;;;;;;丹蕊迅速将手里的明黄龙袍扔到衣柜里,再将脖子喷血的安王往衣柜里面一推,旋即衣不蔽体地朝外跑去。

    ;;;;;;;;她脸上还沾着安王喷溅出来的血,见到门口的侍卫,丹蕊更慌了,捂住嘴就要往里面退。

    ;;;;;;;;两个侍卫愣了片刻,反应过来,立即跑进内室。

    ;;;;;;;;此时二皇子还没有完全断气,他一口徒劳地捂着脖子,一手抓着那件明黄龙袍,死死地朝侍卫递来,仿佛要说什么。

    ;;;;;;;;一个侍卫已经吓傻了,另一个还算冷静,抓起二皇子手中染血的龙袍,对同伴道:“我进宫去通报皇上,你在这里守着王爷!”

    ;;;;;;;;说完,他火速朝外跑去。

    ;;;;;;;;韩宗延在书房听到一些动静,疑惑地走出来,只瞥到那侍卫的背影,慌慌张张的。他皱皱眉,去了内室,还没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失魂落魄浑身带血的美人突然冲过来,跪在他脚边紧紧抱住他的腿,哭诉道:“公子,王爷发现了您的大事,我,我一时情急……”

    ;;;;;;;;就在此时,守在衣柜前的侍卫难以置信地转过身来,同时也露出了安王死不瞑目的尸体。

    ;;;;;;;;韩宗延腿一软,跪了下去。

    ;;;;;;;;宫中,正德帝正在与韩皇后说话。

    ;;;;;;;;韩皇后乃韩国舅的亲妹妹,听闻皇上有点迁怒哥哥,韩皇后是专门来替韩国舅说好话的。

    ;;;;;;;;正德帝后宫有无数美人,只有韩皇后成功替他生了两个龙子,所以正德帝十分宠爱韩皇后,耳根子慢慢开始发软的时候,安王身边的侍卫回来了,抱着染血的龙袍跪下,痛哭道:“皇上,韩宗延私藏龙袍,被王爷无意中发现证据,没等王爷走出来,人就被他们杀了!”

    ;;;;;;;;正德帝、韩皇后俱是一晃,尤其是韩皇后,眼泪已经滚滚落下:“你再说一遍,我儿怎么了?”

    ;;;;;;;;侍卫托起那染血的龙袍,涕泪横流:“王爷,王爷他没了……”

    ;;;;;;;;韩皇后眼前一黑,朝正德帝倒了下去。

    ;;;;;;;;正德帝本能地扶住韩皇后,只是想到唯二的两个儿子竟然死了一个,正德帝目眦欲裂:“来人!来人!”

    ;;;;;;;;平西侯前往边疆任职后,沈琢也被调到宫中担任御前侍卫统领,刚刚安王的侍卫便是他带过来的,此时就在外面候着。

    ;;;;;;;;见到沈琢,正德帝咬牙道:“即刻捉拿韩统,带人包围国舅府,没有朕的命令,韩家上下一个都不许出来!”

    ;;;;;;;;而他口中的韩统,正是本朝第一权臣,韩国舅。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