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1(有些口渴,烦请表妹替我端)
    新年期间,;;但凡有亲戚的人家都要张罗几张宴席热闹一番的,有的人家定在年前,有的定在年后,;;最迟也不会出了正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宁初年前去吃了平西侯府的席,;;正月初五去吃了表姐沈明岚家的,;;正月初八去吃了郡王府的,;;到了正月初十,;;终于轮到虞家请客了。

    ;;;;;;;;客人不多,除了侯府众人,便是沈明岚秦坚夫妻、郡王府宋池宋湘兄妹。沈明漪那边,;;因为安王府设宴没有邀请她,虞宁初乐得不去,轮到自家请客,;;她也没有给安王府下帖子。算起来两人并非嫡亲的表姐妹,;;不请也没什么关系,;;谁也不算失礼。

    ;;;;;;;;至于郡王府,虞宁初邀请宋湘为主,带上宋池,;;纯粹是面子活儿罢了。

    ;;;;;;;;让她意外的是,;;初十这日,宋湘独自来的,;;称宋池另有宴请,不好谢绝。

    ;;;;;;;;虞宁初很高兴,她就盼着随着两人见面次数的减少,;;宋池会淡了对她的兴趣,;;直到彻底忘了她这个人。据平时见面沈明岚与宋湘的谈话中透漏出的消息,自从扬州广陵书院一案宋池立功后,;;正德帝对他越来越器重,想要巴结宋池的官员也渐渐多了起来,少不了有人送他美人。

    ;;;;;;;;虞宁初自知貌美,却不信京城真就没有比她更美的人,宋池见得多了,何必再纠缠她这个寻死觅活的。

    ;;;;;;;;宾客全是熟人,这顿宴席办得顺顺利利。

    ;;;;;;;;正月就这么过去了,二月底,沈明岚也号出喜脉,成了再也不好出门乱逛的准娘亲,被宋湘狠狠地揶揄了一番。

    ;;;;;;;;待春风渐暖,宋湘再也憋不住了,一身男装骑马来到四井胡同,邀请虞宁初去郊外跑马,宋池关心妹妹,特意安排阿默带着四个护卫同行。

    ;;;;;;;;虞宁初也想出去松松筋骨,换好男装,单独随宋湘出了门。

    ;;;;;;;;尚未出城前只能骑马慢行,路旁的百姓见到马背上的两个俊秀“少年郎”,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看多了,也就猜到这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了。

    ;;;;;;;;宋湘笑着问虞宁初:“这样随我出门,怕不怕传出去不够端庄,往后不好嫁人了?”

    ;;;;;;;;虞宁初扫过那些悄声议论的百姓,笑得轻松自在:“不嫁就不嫁,我也不想嫁。”

    ;;;;;;;;宋湘想了想,有点后悔今天的冲动了,下次还是先坐马车出城吧,到了城外再随心所欲,免得连累了虞宁初。

    ;;;;;;;;虞宁初没想那么多。

    ;;;;;;;;春光明媚,杨柳新绿,在郊外尽情地跑了一趟,仿佛才是真的去岁迎新,迎来了新的一年。

    ;;;;;;;;宫里,正德帝在宫里闷了太久,也想出去踏青了,于是京郊香山提前半个月封山,专门为迎接圣驾做准备,韩国舅从京城禁军中挑选了一支精锐之师,负责此行正德帝与后妃的安全。

    ;;;;;;;;太子留守京城,并未随行。

    ;;;;;;;;到了香山,正德帝叫上安王、韩宗延、宋池、沈琢等年轻的皇亲国戚陪他一起去狩猎,韩国舅与其他几个大臣也都跟在后面。

    ;;;;;;;;正德帝疏于锻炼,能骑马在山林里穿梭就不错了,安王、韩宗延跑在前头一心表现,渐渐不见了身影。

    ;;;;;;;;“你们两个怎么不去?”正德帝笑着问宋池、沈琢。

    ;;;;;;;;沈琢道:“臣等保护皇上要紧,不敢分心。”

    ;;;;;;;;正德帝笑道:“香山都被禁军封死了,能有什么危险,你们只管施展本事,谁打的猎物最多最好,朕有赏。”

    ;;;;;;;;沈琢还是坚持护驾。

    ;;;;;;;;宋池也没有走开。

    ;;;;;;;;对此,正德帝心里很是满意,他就喜欢这样忠心耿耿又有真才实学的年轻人。

    ;;;;;;;;又走了一段距离,周围突然过于寂静,连声鸟叫都没有。

    ;;;;;;;;宋池第一个举起手示意大家停下,与沈琢对视一眼,两人分别骑马挡在正德帝身前。

    ;;;;;;;;正德帝惊得压低了身体,一边往后退一边问:“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四周草丛中突然出现一道道黑影,弓箭早已搭好,对准正德帝的方向急射而来,铺天盖地如同箭雨!

    ;;;;;;;;宋池、沈琢与跟随的侍卫们挥剑击落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箭矢,正德帝慌不择路,两手捂着头往后窜,此时韩国舅离他最近,正德帝下意识地朝韩国舅跑去,想让韩国舅护着自己,偏偏韩国舅也如热锅上的蚂蚁,本来要跑向正德帝的,却见对面又冒出两个黑衣人往这边射箭,求生的本能逼得韩国舅往后一躲,自己先抓住一个侍卫挡在了面前。

    ;;;;;;;;嘭的一箭射中侍卫,韩国舅被这一吓,四脚着地爬得更快了。

    ;;;;;;;;正德帝刚刚被草丛绊倒正跪在地上,将韩国舅临阵脱逃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他愤怒焦急之际,忽然有人飞扑过来,从后面将他扑倒在地。

    ;;;;;;;;耳旁响起一声闷哼,正德帝战战兢兢地回头,还没看清楚,宋池一手抓着他的肩膀,连拉带扯地拖着他朝后跑去,一边跑一手挥剑击落从两侧飞来的箭矢。

    ;;;;;;;;有人救他,正德帝松了一口气,逃跑的脚步也不再那么慌乱。

    ;;;;;;;;更多的侍卫前来救驾,等正德帝被一圈圈侍卫包围住后,他才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皇上您没事吧!”韩国舅发冠歪斜地跑过来,宛如一个最忠心的老仆。

    ;;;;;;;;正德帝瞪他一眼,朝宋池看去,却见宋池捂着胸口,突然吐出一口献血来,有侍卫及时冲过来扶住宋池,就在宋池侧身的功夫,正德帝瞳孔一缩,这才发现宋池背后竟然中了一箭!

    ;;;;;;;;脑海里浮现宋池扑过来压住他的那一幕,正德帝后怕得全身发冷,如果没有宋池,那支箭是不是要射到他身上了!

    ;;;;;;;;“御医呢,御医!”正德帝高声大叫起来,唯恐来的晚了,宋池就这么没了!

    ;;;;;;;;韩国舅越老越没用,好不容易栽培一个宋池出来,正德帝舍不得!

    ;;;;;;;;圣驾出城时浩浩荡荡惊动了全城百姓,回来时不但浩浩荡荡且戒备森严,一看就知道出了大事。

    ;;;;;;;;第二日,沈明岚来了虞宁初这边。

    ;;;;;;;;“表姐怎么不好好在家里养胎?”虞宁初赶紧出来迎接,越是没有怀过孩子的小姑娘,越是觉得孕妇必须事事小心时时小心,仿佛走下踩脚凳到落地的那点颠簸,都能伤了孩子。

    ;;;;;;;;沈明岚道:“我没事,除了胃口不太好,跟以前没什么两样。”沈明岚推开虞宁初来扶她的手,改成挽着虞宁初的手臂,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声道:“昨天的事,你听说了吗?”

    ;;;;;;;;虞宁初什么也没听说,待在家里折绢花呢,春日暖和,虞宅一片安宁,这样的日子很舒服。

    ;;;;;;;;沈明岚将她拉到内室床上坐着,神色凝重地道:“皇上去香山踏青,遇到了刺客,皇上有惊无险没有受伤,当时随行的官员侍卫却死了几个,连池表哥也为了护驾中了一箭。”

    ;;;;;;;;虞宁初震惊地吸了口气!

    ;;;;;;;;香山离京城那么近,可以说是天子脚下,这种地方,竟然有人敢行刺皇上?

    ;;;;;;;;还有宋池,去年去扬州办案刚中过毒箭,伤口瘆人,如今又……

    ;;;;;;;;“伤得严重吗?”好歹也挂着表哥表妹的名头,又有宋湘的关系,虞宁初担心地问。

    ;;;;;;;;沈明岚道:“我刚从郡王府回来,池表哥真可怜,伤在左后肩,据说是毒箭,挖了一块儿肉下来,我没敢看。”

    ;;;;;;;;虞宁初听着这话,都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挨了一箭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毒箭,莫非是曾经在扬州偷袭锦衣卫的那帮人?”虞宁初不由地猜测道,宋池的伤口处理,很难不让人联系到扬州一案。

    ;;;;;;;;沈明岚摇摇头,低声道:“刺客的身份暂且还不知道,皇上已经派人去查了,接下来京城肯定要乱一阵子,你记得叮嘱府里的下人,不要乱走动,更不要胡乱议论什么。”

    ;;;;;;;;虞宁初记下了,又问起宋湘。

    ;;;;;;;;沈明岚叹道:“池表哥受伤,我心里都难受,何况是她,眼睛都哭肿了,我怀着身子,她在我面前要强,傍晚人少的时候,你去瞧瞧她吧。”

    ;;;;;;;;虞宁初也心疼宋湘,一口应下了。

    ;;;;;;;;黄昏时,虞宁初提前在家里用了晚饭,这便带上一份礼品,坐车去了郡王府。

    ;;;;;;;;宋池受伤,今日郡王府不断有人登门探望,虞宁初算是来的最晚的。

    ;;;;;;;;宋湘正守在宋池的床边。

    ;;;;;;;;宋池伤在后肩,只能趴着,伤口的痛苦让他闭着眼睛,只在妹妹更咽得太厉害的时候,才开口打趣一番:“我还没死,你哭成这样,是要咒我吗?”

    ;;;;;;;;宋湘:“你还敢说,你逞强的时候怎么没想想我?”

    ;;;;;;;;“郡王、郡主,虞姑娘来了。”阿谨过来通传道。

    ;;;;;;;;宋池眼睫微动,依然保持着趴着的姿势。

    ;;;;;;;;宋湘抹抹眼睛,替哥哥挂好纱帐,她出去接虞宁初。

    ;;;;;;;;见到好姐妹,宋湘趴到虞宁初怀里痛哭了一顿,旁人来她得端着待客,也只能在虞宁初面前这样了。

    ;;;;;;;;虞宁初一边轻轻拍她的肩膀一边柔声安慰道:“哭吧哭吧,哭够了还要好好照顾池表哥呢,他就你这一个妹妹,你把自己哭伤了,他还要反过来牵挂你。”

    ;;;;;;;;宋湘呜呜的:“他才不牵挂我,他恨不得叫我担心死,三番两次地出事。”

    ;;;;;;;;虞宁初回想宋池的伤,突然意识到,他这个皇帝面前的新晋红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既要拼命完成正德帝交代的任务,又得把正德帝的性命放在自己面前,危机重重。

    ;;;;;;;;虞宁初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安抚宋湘,但人都来了,不去宋池那边探望,反倒惹人猜疑。

    ;;;;;;;;“好了,带我去看看池表哥吧。”虞宁初替宋湘擦干眼泪,轻声道。

    ;;;;;;;;宋湘最后抽搭两下,陪她一块儿去了哥哥的房间。

    ;;;;;;;;宋池的上半身披着中衣,只把肩膀那一块儿剪掉了,又有一层纱帐阻隔视线,如此见客也不算失礼。

    ;;;;;;;;“表哥可还好?”虞宁初远远地站在床边,虚与委蛇道。

    ;;;;;;;;宋池偏头,透过纱帐凝视她模糊的脸,数月未见的脸:“还好,劳烦表妹担心了。”

    ;;;;;;;;虞宁初瞥眼宋湘,并不掩饰自己的口拙:“既然皇上无忧,表哥就安心养伤吧,改日我再来探望表哥。”

    ;;;;;;;;宋池:“表妹要走了吗?阿湘一直守在我这边,还没有用饭,你们俩感情好,表妹替我哄她吃饭吧。”

    ;;;;;;;;虞宁初一听,忙去劝说宋湘。

    ;;;;;;;;宋湘恼哥哥莽撞,却也放不下哥哥,叫阿谨把晚饭端到这边来,包括虞宁初的那份。

    ;;;;;;;;虞宁初怕自己不吃宋湘也没有胃口吃,什么都没说。

    ;;;;;;;;“哎,我先去洗洗脸。”宋湘摸摸自己哭得发干的脸,去了洗漱架那边。

    ;;;;;;;;虞宁初刚要走过去,忽闻账内那人道:“有些口渴,烦请表妹替我端碗茶。”

    ;;;;;;;;虞宁初:……

    ;;;;;;;;她知道了,宋池的伤,真的不必让谁担心。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