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70(阿芜及笄)
    几场大雪过后,;;又到了腊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腊月十六是虞宁初的生辰,女子十五岁及笄,今年的生辰尤为重要,;;三夫人特意在平西侯府为外甥女办了一场及笄宴,;;邀请平时与三房交好的女眷过来吃席。就连远在边疆历练的沈牧、沈逸也记着这事,;;提前将礼物寄到了家中,;;分别是他们在边疆物色到的新鲜玩意。

    ;;;;;;;;女子及笄,;;意味着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三夫人邀请这么多女客,颇有给外甥女扬名的意思。

    ;;;;;;;;一众长辈们见到虞宁初,;;纷纷夸赞虞宁初貌美端淑,只是这都是场面话,私底下聊起来,;;大家还是会介意虞宁初的身世,;;母亲早逝,;;父亲疯了丢了官职,底下还有一对儿年幼的弟妹,这样的姑娘,;;娶回家就要多个疯亲家的累赘,;;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姑娘光貌美有什么用呢?有个门当户对的亲家,遇到事情互相帮衬,;;那才合适。

    ;;;;;;;;因此,大家只是当着三夫人的面夸赞虞宁初,绝口不问虞宁初是否许了婚事,;;不问,;;自然意味着没有结亲的意思。

    ;;;;;;;;宴席结束,虞宁初与沈明岚、宋湘一同在清辉堂说话,;;三夫人回到内室,眉头就皱了起来,发愁。

    ;;;;;;;;沈三爷:“出什么事了?”

    ;;;;;;;;三夫人就把女客们的表现告诉了丈夫,恨声道:“都怪那姓虞的,半点关怀没给过阿芜,到头来反要拖累阿芜。”

    ;;;;;;;;姑娘们嫁人,都是靠父母操持媒人说项,外甥女长得再美,那些适龄的男子们看不见也不能故意让他们看见,长辈们又更在意家世门第,外甥女的婚事怕是要难了,除非真的像沈氏一样,嫁一个寒门子弟或是破落的旧名门子弟。

    ;;;;;;;;沈三爷想了想,道:“无妨,再等等看,实在没有合适的人家,等逸哥儿回来了,问问他的意思,他若喜欢阿芜,就让阿芜给咱们当儿媳妇。”

    ;;;;;;;;三夫人朝外面使个眼色:“阔哥儿那边呢?”

    ;;;;;;;;沈三爷道:“以前阿芜住在侯府,阔哥儿见得多了,难免有些念想,现在阿芜搬出去了,时间一长他或许就淡了。”

    ;;;;;;;;三夫人点头道:“嗯,暂且只能这样了,总之咱们不能委屈了阿芜。”

    ;;;;;;;;外甥女本就敏感多思,如果他们做舅舅舅母的也给外甥女找个虞尚那样的夫婿,外甥女肯定要误会舅舅舅母也不喜欢她。

    ;;;;;;;;虞宁初在侯府待到后半晌,就带着一堆礼物回四井胡同了。

    ;;;;;;;;虞尚虽然疯了,虞扬、虞菱兄妹俩都很乖巧懂事,有他们陪着,虞宁初反而少了很多寂寞。

    ;;;;;;;;郡王府。

    ;;;;;;;;宋湘就孤单多了,一个人待在家里,一直等到天黑,宋池才从外面回来。

    ;;;;;;;;“朝廷都休假了,哥哥怎么又忙到这么晚?”宋湘披着厚厚的斗篷跑出来,见到裹挟着一身寒霜的哥哥,又心疼又埋怨地道。

    ;;;;;;;;宋池笑道:“有个案子还没审完,过两日就清闲了。”

    ;;;;;;;;宋湘不想提锦衣卫的案子,嘟了嘟嘴。

    ;;;;;;;;宋池陪妹妹往里面走,道:“以后我回来晚了,你自己吃饭,不用一直等我。”

    ;;;;;;;;宋湘低着头,小声哼道:“你以为我想等你吗?一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你早点给我娶个嫂子,我才不等你。”

    ;;;;;;;;宋池笑:“那么盼望嫂子,就不怕我娶回来一个跟你不对付的,日日挤兑你?”

    ;;;;;;;;宋湘道:“我宁可有人挤兑,也不想府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宋池摸摸妹妹的头,没说什么,只庆幸前面十年住在平西侯府,妹妹同表弟们一起长大,又有姑父姑母疼爱,养成了活泼爱笑的性格,不像那人,就差在自己身边种上一圈荆棘了,可怜巴巴的,让人想关心她,靠得太近却要被她扎。

    ;;;;;;;;换了常服,兄妹俩面对面坐着用饭,冬天寒冷,宋湘让厨房准备了铜锅,锅里嘟嘟地冒着泡,热气总算驱散了郡王府的冷清。

    ;;;;;;;;宋湘是个话多的,主动讲起了虞宁初的及笄宴:“阿芜今天真美,三夫人给她梳头的时候,她垂着眼跪坐在那里,一身红衣,好像新娘子,后来戴上簪子就更好看了,我真恨不得自己变成一个男人,娶她回来。”

    ;;;;;;;;宋池瞥眼妹妹,道:“你若实在嫌府里冷清,哥哥可以早点给你许配个人家,免得你整日胡思乱想。”

    ;;;;;;;;宋湘瞪他:“你敢,我想嫁人了我会自己挑,才不用你帮忙,先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吧。”

    ;;;;;;;;宋池笑而不语。

    ;;;;;;;;宋湘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看三夫人的意思,是想趁此机会给阿芜找个好人家,可惜那些长辈们都不曾打听阿芜的婚事,显然是介意阿芜那位疯父亲了。”

    ;;;;;;;;宋池意外道:“你还能看出这些?”

    ;;;;;;;;宋湘故意开玩笑道:“当然,我好歹寄人篱下那么多年,这点脸色还是看得出来的。”

    ;;;;;;;;宋池:“阿芜表妹无人问津,有没有人向姑母打听你?”

    ;;;;;;;;话题又绕回了宋湘的婚事上,宋湘瞪眼哥哥,埋头吃饭了。

    ;;;;;;;;饭后宋湘自去歇息了,宋池去了他的书房。

    ;;;;;;;;夜深人静,宋池手里捧着书,却许久没有翻上一页,快二更天时,他终于放下手,打开书桌的一个抽屉。

    ;;;;;;;;抽屉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匣子,宋池取出匣子,轻轻一抽,匣盖移开,露出里面一支珠光闪烁的蝴蝶发簪。

    ;;;;;;;;看了半晌,宋池将匣子放回原处,站起来,铺开画纸,开始作画。

    ;;;;;;;;淡黄的宣纸上慢慢多了一只白猫,白猫蹲坐在大堂中间,猫头后仰,仿佛要看别人戴在它头顶的蝴蝶簪子。

    ;;;;;;;;宋池画得很慢,从猫的胡须瞳孔到蝴蝶簪子上的小颗粒宝石,每一处都栩栩如生。

    ;;;;;;;;画好了,宋池去了窗边,寒冷冬夜,天空一轮明月,洒下的月辉仿佛也变冷了。

    ;;;;;;;;待墨迹干了,宋池将这张画收进了一个带锁的抽屉。

    ;;;;;;;;要过年了,京城的街上也一日比一日热闹起来。

    ;;;;;;;;虞宁初想去炒货铺子看看,想到虞扬、虞菱进京后都没有机会出去玩过,她今日也带上了兄妹俩。

    ;;;;;;;;百姓们兴高采烈地置办着年货,这段时间炒货铺子的生意尤其红火,李管事忙着收钱算账,都没有空招待虞宁初姐弟三个。

    ;;;;;;;;看过铺子,时候尚早,虞宁初便一手牵着一个小的,沿着繁华的街道慢慢逛。

    ;;;;;;;;今日她穿的是男装,厚厚的冬装遮掩了少女的身段,戴着冠帽,出发前再故意将眉毛画粗,减弱了女子的秀气,看起来就更像个俊秀的小公子了。

    ;;;;;;;;微雨与一个护院跟在他们身后,警惕着来往的行人。

    ;;;;;;;;前面的空地上,有人表演杂耍,周围围了不少百姓,不时传来一阵阵喝彩。

    ;;;;;;;;虞宁初就牵着兄妹俩走过去了,百姓们站得不是很密集,一行人慢慢挤到最前面,就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双手分别攥着三根细细的竹竿,每根竹竿上面又分别顶着一张盘子,随着小姑娘的动作,六个盘子滴溜溜地转动,敏捷灵巧,而小姑娘不慌不乱,神态从容。

    ;;;;;;;;在百姓们的喝彩声中,馆主拿着一个铜罐走过来,有人便将赏钱收进去。

    ;;;;;;;;虞宁初从荷包里抓了一小把铜钱,交给虞扬、虞菱。

    ;;;;;;;;兄妹俩投了铜钱,又欣赏了几场表演,看够了,虞宁初继续带着他们往前面逛。

    ;;;;;;;;路边有卖糖葫芦的,虞宁初给兄妹俩一人买了一串。

    ;;;;;;;;刚买完,旁边医馆里走出两人来,虞宁初还没留意,虞扬惊讶地放下手中的糖葫芦,朝其中一人道:“先生!”

    ;;;;;;;;虞宁初回头,认出了她给虞扬请的教书先生周老。周老先生五十多岁了,早年中了举人后再也没能更进一步,便专门给一些孩子做教书先生,教书二十多年,名下出过不少举人甚至进士,品德俱佳,所以虞宁初经过一番挑选后,聘了周老来教导虞扬,同时也让虞菱在旁边听着,姑娘家不必应试,但知书达理也是应该的。

    ;;;;;;;;周老由一年轻人扶着,还在咳嗽,瞧见他们,马上避开了一些,解释道:“老夫染了风寒,千万别过了病气给姑娘少爷。”

    ;;;;;;;;虞宁初道:“先生病得可严重?郎中如何说?”

    ;;;;;;;;周老笑道:“无碍无碍,吃几副药就好,对了,这是老夫的三子既明,快给大姑娘见礼。”

    ;;;;;;;;“在下周既明,见过姑娘。”周既明扶着父亲,彬彬有礼地道。

    ;;;;;;;;虞宁初这才注意到这位周公子,只见他双十年华,眉目清秀,肤色白皙,并不是十分出众的容貌,却有一种温雅平和的气质,观之可亲。

    ;;;;;;;;她又想起当初有人举荐周老的话,说周老有三个孩子,长子次子都中了举人,有幸排到地方去做官了,虽然官职不高,却也值得骄傲,又说周老的第三子才十九岁就中了举人,今科虽然落榜,继续苦读三年,也许下次春闱就能中进士了。

    ;;;;;;;;虞宁初回了礼,想到自己的打扮,她有些惭愧的对周老解释道:“要过年了,我带弟弟妹妹出来逛逛,这幅模样,让您见笑了。”

    ;;;;;;;;周老赞许道:“姑娘奉养父亲礼爱弟妹,乃女子典范,忙了一年,年关将近,出来放松一下有何妨。”

    ;;;;;;;;说完,他又咳了起来,忙向虞宁初告辞了。

    ;;;;;;;;虞宁初目送父子俩离开,也就忘了此事。

    ;;;;;;;;周既明扶着父亲走出一段距离,才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去,只见那位男装打扮的虞家大姑娘正缓步往反方向走着,一身男装看不出身姿如何,微露的侧脸却白皙美丽。

    ;;;;;;;;“听父亲的意思,虞家莫非是这位大姑娘当家?”周既明想了想,问道,虽然父亲在虞家教了三个月的书了,但他只是知道此事,并没有打听过虞家的情况。

    ;;;;;;;;周老叹息:“是啊,虞老爷原来也是官身,因为染了疯病只能辞官在家休养,他没有妻子,现在虞家就全靠大姑娘撑着了。”

    ;;;;;;;;周既明懂了,没再多问。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